神締造了生命的奇蹟(有聲讀物)

李 綺

  我經歷過一次不幸的婚姻,2007年又重新組建了一個家庭。婚後,因我的身體不適,導致習慣性流產。到了2011年,我已超過了生育年齡,但幸運的是我又一次懷孕了。為了能順利生下寶寶,我嚴格按照醫生的囑咐吃補品、休養,定時到醫院檢查,打保胎針,唯恐稍不小心又會流產。可六個多月後,還是出現了問題:羊水破了,孩子早產,體重只有三斤六兩。醫生還診斷說孩子患有先天性膽道閉鎖,病情很危險,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聽到這個消息,我感到像天塌下來一樣,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好不容易才有了這個孩子,怎麼還會得先天性疾病呢?不行,一定得想辦法治好孩子的病。現在科學這麼發達,報紙、電視上常常宣傳依靠科學什麼病都可以治好,我相信科學一定能治好孩子的病。

孩子出生後,醫生把孩子放在保溫箱裡,每天按時給孩子打營養針,用的都是進口的好藥品,24小時心電圖不停地測試,還有專人照看。就這樣,孩子在保溫箱裡呆了23天,只長了四兩重,我的心很是焦急。看到孩子難受得不能入睡,鼻孔喘著微弱的氣息,哭得滿臉發紫,肚臍眼脹得鼓鼓的,我的心都碎了,眼淚一天都沒有乾過,心想:治療這麼多天了,什麼先進的藥品治療法都用了,怎麼就不見效果呢?不都說現在的醫學發達嗎?為什麼就不能減輕我兒子的痛苦呢?是不是這家醫院的醫術不過硬?設備不先進?也許大醫院的醫術、設備要好一些,能治好我兒子的病。

我與丈夫商量後,決定到省城的大醫院治療兒子的病。我不顧身體的極度虛弱,很快辦理了出院手續,當天我們就坐上了去省城的車。到了省城醫院,孩子再一次被送進保溫箱,每天也是抽血化驗,幾經周折,檢查出來的還是同樣的病情,醫生還是用同樣的辦法醫治。九天下來,孩子的病不但沒有得到好轉,反而因著化驗抽血太多病情還加重了。孩子的哭聲越來越微弱,肚臍眼也越來越鼓,吃奶也很困難,體重也下降了。醫生看此情況,怕孩子死在醫院,就對我們說:「你們出院吧,孩子無法醫治了,再治下去毫無意義。」我與丈夫聽完專家的話,心裡極度難受,心想:難道孩子幼小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嗎?現在的科學不是沒有治不了的病嗎?為什麼我孩子的病就治不了呢?我還是不死心,哭著央求專家:「醫生,你再想想辦法救救我的孩子,只要有一線希望,不管花多少錢,我都願意。」專家無奈地搖搖頭,丈夫也勸我說:「連專家都醫治不了孩子的病,現在只能看孩子的造化,聽天由命了。」我與丈夫在萬般無奈之下,將孩子抱回了家。

回到家的第二天,姑姑來看望我和孩子,並給我見證神的國度福音,她拿出一本神話書《話在肉身顯現》,給我讀了一段神的話:「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無論你的背景怎麼樣,也無論你的前方旅途怎麼樣,總之,沒有一個人能逃脫上天的擺佈與安排,沒有一個人能掌控自己的命運,因為只有那一位——宰萬物的能作這樣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讀完後,姑姑交通說:「神是造物的主,是萬物生命的源頭,我們人類是神造的,神也在主宰安排著人的一切。每個人一生的命運都在神的手中掌握,不是哪個人能掌握、決定的,孩子的病在這家醫院治不好,到那家醫院醫治也沒有效果,這就看到靠科學救不了孩子,咱就把孩子的病交給神,跟神禱告,多多依靠神、仰望神,孩子的病好與不好都讓神來掌管、決定,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聽到姑姑的這番話,我愣了一下,心想:姑姑說的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聽過,說得很在理呀!回想我從懷上孩子就用科學的方法——打針、吃藥、保健來保胎,就是想讓孩子一切都好,誰料想孩子早產,還患有先天性疾病,這家醫院不行我們又到大醫院治療,錢也花了不少,但孩子的病就是不見好轉。看來,科學掌握不了更改變不了人的命運啊!莫非兒子的一切真由神掌管?可是,兒子患的是先天性疾病,連省城最大的醫院都治不好,神能治好孩子的病嗎?姑姑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對我說:「神的權柄、能力是人無法測透的,你實際地去經歷,就會看見神的奇妙作為。」聽姑姑這樣說,我就想試試看,或許信神孩子的病就會有點希望。於是,我開始跟著姑姑信神,有時間就看神的話,弟兄姊妹也隔三差五來我家跟我聚會交通,我也常常把兒子的病交在神的手中,讓神掌管,讓神安排。

一天晚上,孩子又不舒服了,哭得很厲害,肚臍眼脹得很大,滿身是汗。看著孩子痛苦的樣子,我又開始擔心起來:孩子又小又瘦,也不想吃奶,這樣下去怎麼能承受得了呢?還是讓丈夫把兒子抱到醫院再治療一下,也許還有一線希望。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丈夫,丈夫看了看孩子,垂頭喪氣地說:「孩子是先天性疾病,最好的專家都已經拒絕給兒子醫治,我們即使去醫院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我一想,丈夫說得也在理,連省醫院的專家都說孩子無法醫治了,靠科學也救不了孩子,我該怎麼辦呢?這時,我來到神面前禱告,求神帶領引導我。之後,我看到這樣兩段神的話:「自從人類有了社會科學以來,科學與知識就佔據了人類的心靈,進而科學與知識就成了統治人類的工具,使得人類沒有足夠的空間去敬拜神,沒有更多的有利條件去敬拜神,神在整個人類心中的地位越來越下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主宰著全人類的命運》)「人類只是用肉眼可以看得到、頭腦可以理解的科學知識來麻醉著心靈……不管你能否認識到神的作為,也不管你是否相信神的存在,你的命運毫無疑問地都是在神的命定之中,而神也毫無疑問地永遠都是主宰萬物的那一位。他的存在與他的權柄並不是根據人類能否認識、能否領會得了而決定的。只有他知道人類的過去、現在與將來,也只有他能決定人類的命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這時我明白了,原來我一直很崇尚科學,也很信賴科學,認為科學是萬能的,能解決人的諸多難處,包括醫治人的各類疾病等。就像當初兒子沒出生時,我就靠著科學的方法盡力保胎,以為這樣兒子就會順利出生,但沒想到兒子早產,還患了先天性的疾病;在醫治期間,我又一次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科學上,認為現在科學發達,有先進的儀器設備,還有進口的藥品,再加上有專家的治療,兒子肯定能恢復健康,結果花費了大量的精力、財力,卻仍是無濟於事。這時我才明白,科學不是萬能的,它並不能主宰人的命運。只是因著我被科學蒙蔽了心靈,內心深處只相信科學,卻不承認神的主宰,不相信人的命運掌握在神的手中,所以,孩子一有不良反應,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科學,就想靠著科學來救孩子的命。這時,我才看到自己心裡信的是科學,靠的也是科學,我根本不是真實信神的人!從現在起,我要真心信靠神、仰望神,讓神來做主掌權,掌管、安排兒子的命運,以後不論兒子是死是活,我都順服神,決不埋怨神。

四個月後,兒子身體的症狀仍然沒有多少好轉,臉還是又黃又瘦,沒有氣血,氣息也很微弱。我心裡又開始盤算起來:孩子總是這樣難受,沒有一點兒好轉,我是不是還要去找更好的醫院呢?想到這些,我焦慮不安,心裡感到特別痛苦、無助。痛苦中,我來到神的面前向神呼求:「神啊,我的孩子這麼長時間沒有好轉,不知道該不該去醫院,神啊,我願意依靠你,求你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又看到兩段神的話說:「全能神是全能的醫生!……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人的肉眼看不見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觀念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對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時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這個立場,站住這個見證。……你對神失望,那你還怎麼經歷神呢?所以說你有信心了,對神不疑惑了,不論神怎麼作,對神都有真實的信,在經歷中他才開啟光照你,你才能看見他的作為……信心指什麼說的?就是當人看不見、摸不著,神的作工不符合人的觀念,人達不到時,人所該具備的真實的信,人所該有的真誠的心,這就是我所說的信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被成全的人都得經受熬煉》)看了神的話語,我回想自己沒信神時,只相信科學,結果求醫無效;今天我信神了,卻對神心存疑惑,還是想依靠科學,不相信神的主宰,也不相信人的生命在神的手中。我對神還存在疑惑,這樣是不會看到神的作為的,只有真實地相信神,才能看見神的奇妙作為。認識到這些後,我不再疑惑了,而是從心裡堅定了對神的信心。於是,我每天把兒子的病情禱告交託在神手中,任神擺佈。

當我真心把兒子交託在神手中時,過了一段時間,不知不覺兒子的臉上有了一點紅潤,氣色有了好轉,哭聲也不像以前那樣微弱了。丈夫看到兒子的病情有所好轉,就把兒子抱到醫院去複查。經醫生檢查確定兒子的病已經恢復正常了,連醫生都說:「這真是奇蹟啊!」當時我簡直不敢相信,兒子的病就這樣奇蹟般地好了,能與正常的孩子一樣地成長了。我激動得熱淚盈眶,高興地對丈夫說:「感謝神!感謝神!神真是太奇妙了!」丈夫看著孩子,樂呵呵地點了點頭。

藉著兒子的病痛,讓我親身經歷、親眼看到:神用他超凡的權柄與能力締造了生命的奇蹟!這些年,每當看到兒子活潑可愛的樣子,能與其他孩子一樣健康地成長,我就會想到神的拯救,從心底感嘆:科學根本救不了人,也改變不了人的命運,只有神才是人生命的源頭,只有神在掌管著人類的命運,人的生死都由神說了算!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