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進天國的路了!(上)

秦皇島 陳艾

  我從小隨父母信,眼看著就要步入老年,雖然信主信了一輩子,但到底怎樣才能脫罪進天國,這個問題就像一個解不開的謎團一樣一直困擾著我,令我感到迷茫、痛苦。我多麼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脫罪進天國的路,這樣到死時也能給自己的一生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最後能安然見主。

主耶穌叩門

為了解決這一困惑,我努力地查考聖經,從舊約翻到了新約,又從新約翻到了舊約,聖經翻了一遍又一遍,但終究沒有找到準確的答案。無奈之下,我只好努力地按照主的教導行事為人,因為主說:「天國是努力進入的,努力的人就得著了。」(太11:12)可在現實生活中我卻發現,無論我如何努力,還是達不到主所要求的標準。就像主說的:「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太22:37-39)主要求我們達到愛神,弟兄姊妹之間也要彼此相愛,但就這一個「愛」字,我怎麼也達不到,因為我愛家庭的心大過愛主的心,對弟兄姊妹也不能做到真正的愛人如己,相反,我還經常為了利益與人斤斤計較,不能做到包容、忍耐,像我這樣的人怎麼能得救進天國呢?而且關於進天國,主耶穌還說了很多的話,如:「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8:3)「我告訴你們,你們的義若不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斷不能進天國。」(太5:20)等等這些話我都行不出來,我還常常說謊,遇到不順心的事時還能埋怨主,心思意念裡還有詭詐、欺騙,整天在罪裡打滾,犯罪認罪、認罪犯罪。主是聖潔的,經上也記著「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來12:14),像我這樣滿身污穢的人怎麼能得救進天國呢?為此我感到很苦惱。但每當看到羅馬書、加拉太書、以弗所書中保羅所講的因信稱義的道:信而受洗,必然得救,我們信主心裡相信口裡承認就已經因信稱義,永遠得救了,主再來我們肯定能被提進天國,我心裡就特別高興,覺得自己不必為進天國犯愁。可又想起主說過的天國是靠人努力才能進去的話,心裡就感覺不踏實,進天國真的因信稱義這麼簡單嗎?尤其是每當看到那些很虔誠的老前輩在臨終前都感到忐忑不安,甚至淚流滿面,沒有一個是高高興興走的,我不禁思考一個問題:如果真如他們所說因信稱義就可以進天國,為什麼他們在面對死亡時會神色惶恐?看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沒得救,死後又將去向何方!我反覆琢磨著主耶穌的話,又琢磨著保羅說的話,發現保羅的話和主耶穌的話大不一樣!如果按保羅所說的,人因著信主就被稱為義,那沒有一個不得救的。但主耶穌為什麼又說「天國又好像網撒在海裡,聚攏各樣水族,網既滿了,人就拉上岸來,坐下,揀好的收在器具裡,將不好的丟棄了」(太13:47-48)這話呢?為什麼主末世再來的時候還要分別麥子稗子、綿羊山羊、善僕惡僕呢?從主的這些話中,不就證明信主的人並不是都能進天國嗎?對於「我到底得救了沒有,我以後能不能進天國」這個問題,仍像謎一樣縈繞在我心頭,令我困惑不解。

撒網的比喻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又查閱了各個時期屬靈名人的著作,可是書裡的內容大多是羅馬書、加拉太書、以弗所書中有關因信稱義方面的解讀,沒有一本書能夠解決我的困惑。之後,我開始四處拜訪主內有名的老前輩,又參加了很多派別的聚會,但發現他們說的都是大同小異,進天國的奧祕誰也說不清楚。後來我找到一個外國的新興教派,心想:新興教派也許有新的亮光。於是,我興致勃勃地參加了他們的聚會。剛開始聽的時候,我覺得他們講的有亮光,但聽到最後,發現他們講的還是因信稱義的道,我感到很失望。聚完會我找到主講牧師,問道:「牧師,您講的『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我沒聽明白,你能再給我交通交通嗎?」牧師說:「這個問題很好明白,羅馬書記著說:『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誰能定他們的罪呢?』(羅8:33、34)主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我們作了永遠的贖罪祭,擔當了我們一切的罪,也就是說,我們過去的罪、現在的罪以及將來未犯的罪全被赦免了。所以我們在基督裡永遠被稱為義了,主都不定我們的罪了,又有誰能控告我們呢?所以咱們不要對進天國失去信心哪。」牧師的話讓我更加不解,我繼續問道:「可我記得希伯來書中說:『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來10:26)那這句話該怎麼解釋呢?」牧師的臉紅了一陣,沒有再說什麼,這個問題也就不了了之了。這場聚會不但沒打開我的心結,反而加增了我的煩惱:「我信主幾十年,難道最終也要白信一場嗎?如果弄不明白將來我的靈魂是否會歸到主那裡去,那我不還是稀裡糊塗地信了一輩子嗎?」於是,我又踏上了四處尋求的路。

2000年3月,我參加了神學院學習,這個神學院是外國人辦的,我滿以為外國人講的道高,一定能解決我的困惑,於是我下決心一定要把得救進天國的問題弄明白。可沒承想,我滿懷信心地學習了兩個多月後,發現牧師講道都是一些老生常談的內容,一點新意都沒有。在這兩個月的學習中,我根本沒聽到一場生命的道,也沒看著一篇屬靈的文章,我的困惑不但沒有得到解決,反而使我的心更加煩亂,我不禁感到困惑:「我來了兩個多月究竟得到了什麼?信神如果得不著生命,再繼續學下去又有啥價值?」

宗教祷告

一天晚飯後,我向牧師尋求交通。我說:「牧師,我們上神學就講這些呀?能不能講講生命的道啊?」牧師信誓旦旦地說:「我們上神學不講這些講什麼?你就安心在這裡學習吧!我們這兒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組織,在國際上是公認的。在這裡培養你三年,發給你國際牧師證書,你走到哪兒,哪兒都承認,到時你就可以拿這個國際牧師證書到世界各國傳福音、建立教會。」牧師的話讓我感到很失望,因我不想當牧師,我只想知道怎麼才能進天國。於是我問他:「牧師,這個牧師證書這麼好使,那我拿牧師證能進天國嗎?」牧師一聽這話立馬就不吱聲了。我繼續問他:「牧師,聽說您從小就信主,到現在已經幾十年了,那請問您得救了嗎?」他回答道:「得救了。」我又問:「那您能進天國嗎?」他胸有成竹地說:「當然能進了!」「那請問您根據什麼說您能進天國了?您勝過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了嗎?您愛人如己了嗎?您聖潔了嗎?想想咱們還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違背主的教導,天天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光景中,咱們這樣渾身是罪能進天國嗎?神是聖潔的啊,您說非聖潔能進天國嗎?」經我這麼一問,牧師的臉憋得通紅,半天說不出話來。牧師的表現讓我特別失望,我覺得再在這裡學下去也無法明白得生命進天國的奧祕,於是便離開神學院返鄉了。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極點,覺得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心想:「我到外國牧師辦的神學院也沒有尋求到脫罪進天國的路,我還要到哪裡尋求呢?」想到這兒,我真是感覺自己已經走投無路了。這時老父親和老牧師臨終前淚流滿面的畫面不由得又浮現在我的眼前,想想他們講了一輩子因信稱義、死後進天國的道,最終卻抱憾而終,如今我信主一輩子也天天給別人講死後進天國,可到現在對於怎麼進天國我還是模糊不清,難不成我也要像他們一樣帶著遺憾走嗎?傷心之餘,我突然想起主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7:7)對啊,主是信實的,不行!我不能放棄!只要我一息尚存,我還要尋求進天國的路。於是我來到主面前禱告:「主啊!我四處尋求脫罪進天國的道,卻沒有人能解決我的問題。主啊!我該怎麼辦呢?作為一名講道人,我天天給弟兄姊妹講要好好追求,忍耐到底,當我們死後主就會把我們接到天國,可現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怎麼才能脫罪進天國,那我不就成了瞎子領瞎子,把弟兄姊妹都帶到坑裡了嗎?!主啊!我該去哪兒尋找進天國的路呢?求你引導我!」

回到家後,我聽說許多教會中的好羊、頭羊都被「東方閃電」偷走了,好多人說他們的道有新的看見、新的亮光,就連老牧師聽了都特別佩服。每每聽到這些,我總會想:「看來『東方閃電』的道講得的確是高,可惜我怎麼就沒有遇到過信『東方閃電』的人呢?如果有一天我能接觸到他們那該有多好啊!到時候我一定得好好聽聽,尋求尋求,看看他們的道到底高在哪兒,能不能解決我多年的困惑。」

有一天,一教會帶領告訴我說:「某某教會又有很多好羊被『東方閃電』偷走了,現在各個派別都在加緊封鎖教會,咱們也要叮囑弟兄姊妹千萬不要接待『東方閃電』的人,更不要聽『東方閃電』的道,要是信徒都去信了『東方閃電』,那咱們還給誰講道啊?」聽了這些話我心裡很反感,心想:「教會是敞開的,為什麼要封鎖呢?你們為什麼不讓接待遠方的陌生人呢?經上說:『不可忘記用愛心接待客旅;因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來13:2)亞伯拉罕接待了陌生人,得到神的祝福,百歲得子;羅得接待了兩個天使被救出了所多瑪;妓女喇合接待了以色列的探子,全家得救;一個窮寡婦接待先知以利亞,避開了三年半的飢荒。這麼多人沒有一個因接待遠方陌生的客旅而受害的,反而都得到了神的祝福,可見接待陌生人是合主心意的。可你們為什麼卻違背主的心意大肆封鎖教會呢?」想到這些我搖了搖頭,對姊妹說:「咱們這樣做不合主的心意,我們的教會是神的教會,是敞開的,無論是誰只要是交通信主的事我們都應該接待,虛心尋求、共同探討,這樣做才符合主的教導。」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