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偷」著了無價之寶(下)

河北省 李忠

  從那天起,只要妻子不在家,我就偷著看那本書。有一天,我提前兩個多小時幹完了活兒,就急忙騎車往家趕,心想:妻子早上說今晚要加班,那今天我就可以多看會兒書了。我越想越高興。回到家,我打開房門就直接去拿那本書。我看到書中說:「現在作的工作是將恩典時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個六千年經營計劃中的工作向前發展了,恩典時代雖結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進深了。為什麼一再說這步工作是在恩典時代、律法時代的基礎上作的?就是說,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時代工作的繼續,也是律法時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緊緊相聯,一環緊扣一環。為什麼還說這步工作是在耶穌那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若不在耶穌那步作工的基礎上,這步還得釘十字架,還作上步的救贖的工作,這就沒有意義了。所以,不是工作徹底結束了,乃是時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說,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時代的基礎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穌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來的,並不是這步工作是另外又起頭了,三步工作的綜合才可稱為六千年的經營計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兩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義》)

看著這些話我思索著:全能神作的這步工作是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三步工作才是神完整的經營?難道真是一位神作的三步工作?耶穌真的回來了?恩典時代的作工真的向前推移了?這些疑問使我對這本書既好奇又渴慕,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抓緊時間偷偷地看這本書。

讀神話

隨著我看書上的話多了,明白的真理也越來越多,原來神為了拯救人類作了三步工作,分別是律法時代的工作,恩典時代的工作,還有國度時代的工作。全能神國度時代的工作是在前兩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一步更新、更拔高的工作,這三步工作合在一起才是神完整的經營。特別是看到書中說:「人若能從三步作工中看見神自己所作的這三步工作是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不同的人身上作的,雖然作的工作各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既是一位神作的工作,那就定規是正確無誤的,即使是不合人的觀念,但也不能否認是一位神作的工作。」(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三步作工是認識神的途徑》)全能神的話讓我進一步明白了,耶和華神在以色列作的律法時代的工作,主耶穌在猶太作的恩典時代的工作,末世,全能神在中國作的國度時代的工作,這三步工作的時間、地點不同,所作的工作不同,神的名也不同,但無論神的工作、神的名怎麼變,神拯救人的心意始終沒有變,神的實質也沒有變,三步工作都是一位神作的拯救人類的工作。這時我恍然大悟:原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跟隨全能神並不是信了另外一位神,而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但不是背叛主耶穌,反而是對主的忠心。認識到這些,我心裡很激動,就更加如飢似渴地看神的話。

後來,妻子看我不像以前那樣反對她信神了,她看書也就不背著我了,有時還在我面前故意讀出聲來讓我聽。有一次,我下班回來,她正在看神的話,見我坐下後,她高興地對我說:「李忠,你也信全能神吧!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這本書是全能神親自發表的話語,把咱們以往不明白的奧祕全打開了,我給你讀一段,你聽聽。」我心想:「我早就開始看全能神的話了,讀神話語不一定比你少,先不跟你說,到時給你個驚喜。」於是妻子就開始讀了起來:「我曾經叫過耶和華,也曾經被人稱為彌賽亞,人也曾經愛戴我叫我救主耶穌,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認識的耶和華和耶穌,而是在末世重歸的、結束時代的神,滿載著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滿有權柄、尊貴、榮耀地興起在地極的神自己。人並沒有接觸過我,也不曾認識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從創世到如今,無一人見過我,這就是末世向人顯現的但又隱祕在人中間的神,活靈活現住在人的中間,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滿能力,滿帶著權柄,無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話中被審判,在火的焚燒之下無一人一物不被潔淨。最終,萬國必因著我的話而得福,也因著我的話而被砸得粉碎,讓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救世主的重歸,我是征服全人類的全能神,也讓人都看見我曾經作過人的贖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燒萬物的烈日之火,也是顯明萬物的公義的日頭,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這名又帶有這樣的性情,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都看見我是公義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讓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獨一真神,也讓人都看見我的本來面目:並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並非只是救贖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滄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救主」早已駕著「白雲」重歸》)

交通神話

讀完這段神的話,妻子問我:「聽了這話你怎麼想的?」我笑著說:「沒什麼想法,要不你給我說說吧。」她高興地說:「咱們都知道,自從咱們的始祖亞當、夏娃被撒但敗壞後,我們人就都遠離了神,失去了神的看顧保守,被撒但愚弄,活得特別痛苦。神憐憫我們,為了把我們從撒但的權下徹底拯救回來,根據人類的需要作了三步工作。律法時代,耶和華神頒布律法、誡命,發表了憐憫、咒詛的性情,帶領初生的人類在地上生活,使人知道了什麼是罪,該怎麼敬拜神。但到了律法時代末期,人們都守不住律法,犯的罪越來越多,以至於在祭壇上獻劣祭,面臨著被律法定罪處死的危險。神不忍心看著他所造的人類都被咒詛、懲罰,就道成肉身為我們釘了十字架,在律法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救贖的工作,發表了慈愛憐憫的性情,賜給我們豐豐富富的恩典。我們犯了罪,只要來到主面前認罪悔改,罪就能得著赦免。但主耶穌只是把我們從罪中贖了回來,犯罪的本性還在我們裡面根深蒂固,我們受狂妄自大、彎曲詭詐、自私卑鄙、邪惡貪婪的敗壞本性支配,仍活在罪中無法自拔,甚至在臨到大的試煉如天災人禍時還能埋怨主,遇到不合觀念的事還能悖逆主,尤其在對待主再來的事上,還能隨意地論斷、定罪、抵擋。神為了把我們從罪中徹底拯救回來,第二次道成肉身在主耶穌救贖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話語審判刑罰除去人罪性的工作,發表了公義、威嚴、烈怒、咒詛的性情。我們藉著讀神的話語,經歷神多次的審判刑罰,就能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達到被潔淨、成全,最後被神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雖然神在每個時代所發表的性情不同、作的工作不同,名字也不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拯救人類的工作。三步作工一步比一步拔高、進深,每步工作都是在上步工作的基礎上作的,一環緊扣一環。所以,我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並不是背叛了主耶穌,而是跟上了神的新工作。」

我聽後笑著說:「現在我確定了,耶和華、主耶穌、全能神是一位神,只是在不同的時代作了不同的工作。你信全能神是跟上了神的新工作,不是背叛了主耶穌。其實,我早就看全能神的話了,只是沒讓你知道而已。」這時妻子驚訝地說:「哎呀!你什麼時候看的?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啊!」我沒有直接回答妻子,有些慚愧地低下了頭,小聲說:「唉,想想那時你信了全能神,我不光自己攔阻你,還唆使女兒攔阻你,又買通兒子監視你是去幹活還是信全能神……現在想起來,我真是後悔呀!我這麼做就是在抵擋神,是在跟神對著幹。可是神憐憫了我,帶領引導我看到了神的話,還開啟我從神的話中明白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現在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我們盼望的主耶穌回來了,全能神就是獨一真神!感謝神,今天我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這真是神的愛臨到了我!」妻子聽後點點頭,高興地說:「真是感謝神!你終於來到全能神的面前了,這真是神的大愛呀!」

就在這個幸福的夜晚,我跪在了全能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心情無比激動,以前我總是偷著看全能神的話,今天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讀神的話了。從那以後,我積極參加教會生活,和妻子每週參加三次聚會。通過讀神的話和過教會生活,我明白的真理越來越多,像神道成肉身的奧祕,神末世作審判工作的意義,神怎樣定規各類人的歸宿結局,等等。我越看全能神的話心裡越敞亮,靈裡越得供應,我深深地體會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不久我也在教會裡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