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門悄悄打開(上)

臺灣 慕真

  我從小乖巧懂事,在家裡父母、親友們都特別疼愛我,在學校因為我成績優秀,對人親切隨和,也深得師長和同學們的喜歡。那時我覺得自己是天之驕女,很幸運,也很幸福。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中學考試時,我竟以0.5分的差距從第一女中滑到了第二中學,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挫敗。收到成績通知單那天,我因接受不了事實,也覺得沒臉面對寄予我厚望的父母、師長,就把自己關在房裡兩天不吃不喝,因為我對自己的期望越高痛苦也就越深,那一次我跌進了痛苦深淵。

開學後,我懷著沮喪的心情參加了新生訓練。培訓期間,學校給每位新生都安排了一位學姐,帶領我的學姐爽朗健談,對我也非常照顧,不久,我們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有一次我問學姐:「為什麼你總是那麼快樂呢?好像沒什麼事可以難倒你!」學姐笑笑說:「我也會有傷心難過的時候,但我知道不管我遇到什麼難處,有與我同在,他會扶持我,帶領我走出困難與痛苦。」聽著學姐的話,當時我就有了想認識主的念頭,於是我放學後就跟著學姐一起參加了教會的聚會,後來我又參加了教會的青年團契、唱詩班等。有一次在查經小組上,講道人跟我們分享了幾段經文:「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腓4:6)「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23:4)「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這些聖經章節很安慰當時處在低谷中的我。通過弟兄姊妹的分享見證,我覺得主的恩典很信實可靠,相信只要在耶穌基督裡,藉著禱告祈求就能得到主的保守看顧,心裡得享平安踏實。因青年團契的弟兄姊妹都是中學生或大學生,我們年齡相仿,大家相處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樣,不僅在屬靈的生命上共同成長,學習上也互相幫助扶持,所以我的成績也總是名列前茅。在弟兄姊妹的陪伴下,原本苦悶沮喪的我變得開朗積極起來,於是在高中二年級時我就受洗成為一名基督徒了。

為了能明白更多聖經中的真理,大學我念的是教會學校,大一我還特別選修了牧師開的一門「宗教概論」的課。牧師每次上課都帶我們查考聖經上一些重要的教義內容,還有歷代著名的聖徒故事,通過學習,我的確裝備了許多聖經知識,心裡感到喜樂滿足。但時間久了,牧師、長老的講道漸漸變得形式化和表面化,講道內容也都是老生常談,根本沒有新的亮光,我的靈裡絲毫得不到供應。不僅如此,我還看到教會裡的一些弟兄姊妹在聽講道時打瞌睡,散會後就跟弟兄姊妹推銷產品或保險,有些人還幫選舉的候選人拉票。我心想:信主不追求屬靈生命的長進,只追求個人利益的人還是基督徒嗎?而且牧師、長老看到這些現象竟然不阻止,這合乎主的心意和要求嗎?有些真心追求的弟兄姊妹靈裡得不到供應,都活在軟弱中不來聚會,卻也沒有人幫助、扶持,這樣的教會光景真讓我感到生氣又失望!

心門悄悄打開(上)

幾年過去了,教會的光景依然如此,我也常常因守不住主的教導活在罪中感到痛苦萬分。結婚後,和丈夫在一起相處時,我總是不能包容忍耐他,還經常因一些小事與丈夫起爭執,有時我的脾氣一上來,為了佔上風,還不自覺地說些傷人的話。我每天都過著白天犯罪晚上認罪的生活,心裡很痛苦,沒有平安喜樂,靈裡也感到很貧乏、軟弱。隨著工作越來越忙碌,週末還得經常加班,再加上我在教會也得不到供應,後來我就乾脆不去聚會了,只是遇到難處了才讀經禱告,但我心裡卻一點都不踏實,感到沒有盼望、沒有目標,對以後的生活也很迷茫。

2016年10月,我在網上認識了全能神教會的王弟兄,通過王弟兄我又認識了其他弟兄姊妹,尤其是金弟兄的分享使我明白了聖經中許多不明白的真理,特別是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他交通得很實際,也很透亮,讓我獲益匪淺。想想我信主多年了,研讀過聖經,也聽過屬靈人物或者牧師長老的許多講道,但沒有人能交通明白這方面的真理。藉著和王弟兄他們在一起聚會交通,我覺得自己的靈裡得到了澆灌,信主多年所不明白的問題得到了解決,於是,我產生了尋求的念頭。此後,我就經常和他們在網上聚會。

一次聚會,金弟兄交通說:「神為了徹底拯救人類,展開了六千年經營計劃,分了三個時代,在每個時代神都會作一步新的工作,神的名也會隨著工作的不同而更換。就如律法時代神的名叫『耶和華』,『耶和華』這個名只是代表神在律法時代所作的工作。當神作了一步新的工作,結束了律法時代開闢了恩典時代,神的名也就隨之改變了,恩典時代神的名叫『耶穌』。如今末世已到,神又在主耶穌工作的基礎上作了一步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帶來了國度時代,神的名也要更換,不再叫『耶和華』,也不叫『耶穌』,而是叫『全能神』。」聽到金弟兄交通說神的名更換了,我心想:主耶穌基督為人類作了贖罪祭,並復活升天,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聖經上有不少經文都有記載,如希伯來書13章8節:「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啟示錄1章8節:「主神說:『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臘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全能者。』」我所掌握的聖經知識告訴我,我所信仰的是主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我也只有一個主叫耶穌,只有信靠主耶穌的名才能得救,如果禱告不說「耶穌」的名,而呼喊另一個名,那怎麼能合乎聖經呢?金弟兄的交通很挑戰我這一觀念,雖然金弟兄還打了一個比喻跟我說:「慕姊妹,如果公司因為業務需要讓你去擔任一年的策劃部長,然後又因為業務的需要讓你去擔任一年的經理,不管是策劃部長還是經理,都是因為工作的需要而必須換職稱。以前別人叫你慕部長,現在叫你慕經理,雖然名稱不一樣,職位也不一樣,但你這個人變了嗎?你不還是你嗎?」我嘴上回答「沒有變」,也沒有提出質疑,但心裡卻接受不了,心想:「我還是持守我的觀點,不會輕易被你們說服的,反正我不理會你們就好。」聚會結束後,我便一一拉黑了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

奇妙的是,在拉黑全能神教會弟兄姊妹的第二天晚上八點左右,我正在廚房洗碗,聽見有人按門鈴,我走過去打開門一看是兩位陌生的女子,其中一位拿著一份資料遞給我。我起初對她們很客氣,但當看到資料上面寫著大大的字「基督的再來——主耶穌已駕雲重歸」時,我心裡頓時明白她們是來傳福音的。因當時我持守自己的觀念,對這兩位姊妹有些反感,便將資料還給她們,拒絕和她們交談。她們感到很無奈,其中一位姊妹臨走時勸我說:「姊妹啊,是因為你不信神還是因為宗派不同,所以你接受不了?但你有仔細考察尋求過真理嗎?」無論姊妹說什麼我都不想再理會她們,於是我就又回到廚房繼續洗碗。在洗碗時,我的耳邊一直縈繞著姊妹剛才說的那句話「你有仔細考察尋求過真理嗎?」細細琢磨著這句話,我心想:是啊,我的確沒有!想起昨天王弟兄他們給我交通神的名更換了,這和我的領受不同,但我在不明白的情況下都沒有一顆渴慕尋求真理的心,還用自己裝備的聖經知識來分析研究,對於他們交通的合自己意的我就接受,不合自己意的我也不尋求、不提問,還覺得自己有選擇權,我不認同的就不聽、不理會。這時我才發現,過去的信仰基礎、所受的教育、社會歷練讓我已經失去了一顆單純的心,我總用一種自以為是的態度在抵擋神,我忘了弟兄姊妹曾經說過「信仰是生活,還攸關著生命的成長!」我這樣消極傲慢的態度,哪裡是真心尋求真理的人呢?

冷靜下來時,我想到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總交通說:「神的羊聽神的聲音,我們要想迎接主的再來,就必須得會聽神的聲音,分辨神的聲音,必須得明白什麼是真理。」弟兄姊妹的交通合乎聖經呀,聰明的童女就得聽神的聲音,恩典時代的彼得能跟隨主耶穌不就是因為他聽見主的話是神的聲音就跟隨主了嗎?想到這兒,我趕緊翻開聖經看到啟示錄3章20至22節中說道:「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得勝的,我要賜他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坐一般。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細細揣摩這幾節經文,我心想:我既然能有幸聽到主回來的消息,能有機會認識神的末世作工,為什麼要受自己的觀念轄制,對於不明白、不符合自己觀念想像的就掩耳不聽呢?關於神的名更換了,就算我一時通不過,那也得尋求考察明白了再作決定。我又看到聖經馬太福音7章7節中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如果神真的來叩門了,我卻被自己的觀念想像蒙蔽了心眼,摀住了耳朵,成為瞎眼耳聾的人把神擋在門外,錯過了神的末世救恩,那不是太可憐了嗎?

那一晚我輾轉難眠,將晚上發生的事從頭到尾回想了一遍:我在這裡住了都十八年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來給我傳福音啊!姊妹還詢問我仔細考察尋求過真理了嗎,難道這兩位陌生姊妹給我傳福音是神的安排?而且當我感到這樣拒絕福音不平安,想從聖經中找到答案時,神卻引導我看到關於主來叩門的經文,難道我盲目抵擋錯了?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再來?想到這兒,我立即從床上爬起來向神禱告,願神來引導、開啟我。之後,我打開電腦搜索了全能神教會「國度降臨福音網」,然後找了關於神名方面的話語來讀。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有人說神的名不變,那為什麼耶和華的名又變成耶穌呢?說彌賽亞要來,怎麼來了一個名叫耶穌的呢?這神的名怎麼會變呢?這些不是早已作過的工作嗎?難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嗎?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換,耶和華的工作可由耶穌來接續,耶穌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來接替嗎?耶和華的名可變為耶穌耶穌的名不也可以更換嗎?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頭腦太簡單造成的。神總歸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麼變,也不管他的名如何變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遠也不變,你認為神只能叫耶穌的名,那你的見識就太少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將神定規在「觀念」中的人怎能獲得神的「啟示」呢?》)看完這段神的話,我明白了神在每個時代都作新的工作,也因為工作的需要而取了不同的名,想想主耶穌來作工時,神的名不就由耶和華更換成耶穌了嗎?如今全能神的話語把這方面的問題揭示得這麼透亮,如果不是神來發表真理,誰能打開這些奧祕呢?我是不是得仔細尋求考察?現在我因神的名不合乎我的觀念想像而拒絕神,不願意考察,如果全能神真是主耶穌的顯現,主一次次向我叩門,我卻關閉心門,到時失去迎接主來的機會,那不是太可惜了嗎?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