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爭戰:孩子得病 我卻看到神別樣的恩典

連燕

「忍受試探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他經過試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那些愛他之人的。」

雅各書一章十二節

窗外,一輪明月掛在夜空,寂靜的夜晚沒有了白天的喧鬧和嘈雜,顯得格外寧靜。床上的女兒早已酣然入夢,我看著女兒臉上掛著甜甜的笑容,回想她這段時間生病的一幕幕,心裡百感交集……

有幸迎主歸

2018年4月,我有幸聽到了主回來的消息,通過一段時間的尋求、考察,我高興地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看到神發表的話語和見證神末世作工的很多福音電影、各種視頻都已經公布在網上,供世界各國各方的人閱讀、觀看,我才知道神的末世審判工作就快結束了。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每天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語,看福音電影,也積極參加聚會,心裡感到特別踏實有享受。

一次聚會時,弟兄姊妹讀了一段講道交通:「在末世神的作工中,人臨到的試煉更多了,為什麼要臨到試煉?就是因為撒但敗壞了人類,它想要把人類從神手裡奪走來達到破壞神的經營計劃,這是撒但的目的;神是要拯救人類,把人類從撒但手裡奪回來,把人類作成,重新歸於神。這樣,靈界的爭戰就顯得異常的激烈,爭戰的焦點就在人身上,所以在神作工中人經歷試煉就顯得正常了。神要拯救人,而撒但非要敗壞人,撒但不甘心失敗,那神還要拯救人,怎麼辦?就得允許撒但的試探臨到人,藉著撒但的試探,神再揭露撒但的詭計讓人識破撒但的詭計,能夠接受神的話,站到神一邊達到歸向神、順服神,這樣敗壞人類才能真正蒙拯救,這是神拯救人類的方式。」(摘自《講道交通(十)·關於神話〈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的講道交通(二)》)

讀完後,景顏姊妹交通說:「今天我們能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這是神破例的高抬與恩待呀!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了使人類蒙拯救的一切真理,作了審判從神家起首的工作,我們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敗壞性情得著變化、潔淨,才能徹底脫離撒但權勢被神成全。神對我們是愛、是拯救,可撒但不甘心失敗,它興起各種各樣的環境、人事物來攻擊、試探我們,有時藉著家人攔阻我們,有時藉著牧師長老釋放謠言迷惑我們,或是讓家裡臨到不平安的事給我們帶來禍患,企圖讓我們離開全能神失去神的救恩,繼續被它愚弄、殘害。但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許可撒但的試探臨到我們,也是神對我們的試煉,使我們的身量得以長大,也能看透撒但敗壞人、吞吃人的邪惡實質,從心裡棄絕撒但,更加堅定信心跟隨神。所以,屬靈爭戰對我們來說也是拯救和愛啊!」

聽完姊妹的交通,我雖不是十分透亮但心裡很受感動,想想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迎接到的重歸,有機會得著神的潔淨成全,這是太大的恩典!以後無論臨到什麼樣的環境,我都要好好信神,不向撒但妥協,站在神的一邊接受神的拯救。

女兒雙雙生病

一天,小女兒突然生病了,一直高燒咳嗽,原以為吃點藥就沒事了,誰知到了晚上咳嗽又加重了。我意識到是撒但的試探臨到了我,也是神對我的試煉,我不能埋怨神,但我還是有些軟弱,心裡又著急又害怕,心想:「神啊!為什麼不換成是我生病呢?女兒剛一歲,發高燒會不會燒壞呀?咳嗽得這麼厲害會不會得肺炎呢?丈夫也不在身邊,出了事我該怎麼辦哪?……」一連串的擔憂湧上心頭。這時,我又接到十三歲大女兒的越洋電話,她用虛弱的聲音說道:「媽媽,我生病了,很難受,很想哭……」兩個女兒在同一時間都病了,我非常軟弱,心裡不停地爭戰著:「怎麼兩個孩子都生病了?吃藥也不管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此時,我心裡的最後一點信心也垮了,埋怨神為什麼不保守女兒,我的眼淚也止不住地流了下來……

姊妹的小孩生病了

景顏姊妹知道了我和女兒的情況後,馬上來看望我們,並為孩子禱告,又跟我讀了兩段神的話:「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它的目的是什麼?它不想讓神得著任何人,它想得著神要得著的人,讓它佔有,被它控制,被它掌管,來敬拜它,與它一同行惡,這是不是撒但的險惡用心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在你們身上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背後都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背後都有爭戰。……撒但與神在靈界爭戰的時候,你該怎麼滿足神,該怎麼為神站住見證?你該知道每一件事臨到對你都是一次大的試煉,都是神需要你作見證的時候。你從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這些事臨到就能看出你這個人到底愛不愛神,若愛神就能為神站住見證,如果沒實行愛神,說明你不是一個實行真理的人,沒有真理,也沒有什麼生命,是糠皮!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姊妹交通說:「從神的話中我們明白了,撒但是神的仇敵,神作工拯救誰,撒但就想方設法攔阻、攪擾誰,這是由它的邪惡實質決定的。今天我們臨到孩子生病這件事,就是撒但在試探我們,它知道我們對孩子的情感重,就抓住我們的致命處,讓孩子們臨到病痛,以此來攪擾我們,使我們埋怨神,對神失去信心,遠離神、背叛神,從中看到撒但太卑鄙、太邪惡了!姊妹,我們所臨到的這些事涉及一場靈界的爭戰,是撒但的試探,需要我們識破撒但的詭計,為神站住見證。同時,這也是神的試煉,是我們每一個被提來到神寶座前的人都得經歷的,人到底是真信還是假信,是籽粒飽滿的果實還是沒有分量的糠皮,只有在試煉中才能顯明。沒有苦難的環境臨到時,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對神最忠心、最有信心的,但在試煉面前我們的實際身量就顯明出來了,讓我們看到自己的缺少與不足,身量得以長大。所以,神允許撒但試探我們,這樣的作工對我們太有意義了!姊妹,孩子的命運是神在掌管,孩子的病也在神的手中,我們把孩子交託給神,無論孩子的病怎樣都不埋怨神,順服神的安排才能羞辱撒但滿足神啊!」

我說:「姊妹,你這樣的交通提醒了我,這是撒但的攪擾,它想藉著孩子生病讓我懷疑神、背叛神,撒但真是太邪惡了!今天若不是看了神的話,說不定我還會活在對神的埋怨中真背叛神成為撒但吞吃的對象了,真是感謝神的帶領啊!」

景顏姊妹點點頭,高興地說:「感謝神!臨到這個事雖然孩子肉體受了一點苦,我們心疼受熬,但藉著這樣的環境我們能看透撒但邪惡卑鄙的實質,這也是收穫呀!姊妹,不用擔心,孩子的命在神手中,只要我們有信心,願意為神站住見證,撒但就蒙羞退去了。」

藉著讀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我明白這個環境該怎麼經歷了,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藉著姊妹給我交通真理,使我看到撒但的卑鄙邪惡。神啊!我因明白真理太少才中了撒但的詭計,對你產生了埋怨之心,現在我願意向你悔改。神啊!孩子的命運由你掌管,我願把兩個女兒都交託在你手中,願你加給我力量與信心,使我能為你站住見證。阿們!」禱告後,我心裡踏實了許多。

當天夜裡,小女兒又發高燒了,剛開始我心裡有點慌,但藉著禱告神我的心安靜下來了,給小女兒餵了退燒藥,過了一會兒她就退燒了。第二天,大女兒也退燒了,而且病也好了一些。看到兩個女兒的病有了好轉,我對神有了一些信心。

女兒再次得病 顯明我的得福存心

幾天後,我發現小女兒的大腿內側長了個腫塊,去醫院檢查,醫生說是淋巴結,但給孩子做了血液檢查後卻找不到病因。看到孩子哭得沒聲音了,我的心都快碎了。無奈之下,丈夫找了老家的土方子,把鹽巴炒熱每天敷在孩子的淋巴腫塊上,兩天後,淋巴腫塊小了一點,可孩子全身又長出好多紅疹子。我又急忙帶著孩子去醫院,醫生檢查後說是病毒引起的,病毒發出來淋巴結就快好了,但如果紅疹出現水泡,那就麻煩了。聽了醫生的話,我的心揪到了一起,對神的埋怨又出來了:「孩子病了這麼久怎麼還不好呢?我也禱告悔改了,撒但怎麼還這麼苦害孩子呢?神怎麼不保守孩子呢?……」

聚會時,我把自己的情形說了出來,景顏姊妹關心地對我說:「姊妹,作為母親看到孩子受痛苦,心裡承受的壓力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但咱們是信神的人,得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咱們得認識神的全能主宰,沒有神的許可,撒但再猖狂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我們來看一段神的話吧!」

我讀道:「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無論它的本性多麼惡毒,無論它的實質多麼邪惡,然而,它唯一能作的就是本本分分地守住它的功用——為神效力——作好襯托物,這就是撒但的本質與它本來的位置。它的實質與生命無關、與能力無關、與權柄無關,它只是一隻神手中的玩物,是神用來效力的一部機器罷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4個姊妹在聚會

景顏姊妹交通說:「從全能神的話中,我們看到了神的權柄、能力,看到了撒但的無能、卑鄙與邪惡。在我們看來,撒但能苦害我們,能讓我們生病、遭禍,能讓我們痛苦、難受,似乎也能做點人做不了的事,但在神眼中它連地上的蛆蟲都不如,它只是個效力品、襯托物,只能攪擾、打岔神的工作,沒有絲毫的能力,沒有神的許可,它不敢把我們怎麼樣。就像聖經記載約伯受試煉的經歷,雖然撒但恨約伯敬畏神遠離惡事,恨不得讓約伯馬上死去,讓神得不著榮耀,但沒有神的許可撒但再猖狂也不敢傷害約伯的性命,這是神的權柄決定的。咱的孩子也在神手中,如果神不允許,撒但也不敢苦害她。所以,臨到這樣的環境,咱們得對神有信心呀!」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心想:「是啊!沒有神的許可,撒但也不能把我女兒怎麼樣,這是事實呀!這些神的話我也看過,怎麼臨到環境就把這些話給忘了呢?我對神的信心真是太小了!」

景顏姊妹又接著交通說:「神不作無意義的工作,神許可這樣的試煉臨到我們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藉著事實的顯明看到我們的身量太小,對神還沒有多少真實的信心,同時也顯明了我們信神的觀點不對,信神總想追求得福,交易、摻雜太多。姊妹,我們再來看一段神的話吧。」

我認真地讀道:「雖然你們說信神就該愛神,不求得福,只求滿足神的心意,但你們的生活之中所表現的卻與之相距太大,摻雜太多。多數人信神都是為了平安,為了得利,你是沒利就不信的人,是得不著恩典就噘嘴的人,那你所說的怎麼能是你的真實身量呢?就平時難免的家庭事故,比如孩子得病、親人住院、莊稼減產、家人逼迫等等,這些日常生活中經常發生的事你都經不起,遇到這些事總是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而且多數都是埋怨神。埋怨神說的話都是欺騙你,埋怨神的作工都是捉弄你,這些不都是在你們心裡存在的嗎?你以為這些事在你們中間發生得還少嗎?你們整天就活在這些事裡,根本沒有心思想如何把神信到家,如何做到滿足神心意,你們真實的身量太小了,簡直沒有一隻小雞那麼大。」(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 三》)

景顏姊妹交通說:「神的話揭示了我們信神不對的觀點和存心,我們認為既然信神了,神就應該保守我們,家裡不應該臨到不如意的事,自己和親人不應該臨到病痛,這樣信神才有勁,否則,我們就活在消極中埋怨神。即使有時我們向神禱告反省自己的敗壞,把這些不如意向神仰望交託,但我們心裡還是希望神滿足我們的要求,賜給我們平安祝福,如果神不按著我們的意思作,我們還會埋怨神,嚴重到一個地步甚至還能棄神而去。從中看到,我們信神就是在跟神搞交易,是為了得恩典、得平安,有太多的摻雜。神是造物的主,我們是受造之物,不管神是否賜給我們平安、祝福,信神、敬拜神都是天經地義的,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可我們臨到不如意的事為什麼埋怨神呢?撒但是敗壞人類的總根源,總是苦害人、折磨人,我們的一切痛苦都是從撒但來的,我們沒信神前不也常被撒但苦害,臨到各種病痛嗎?為什麼我們不恨撒但?這是不是太沒良心、太沒理智了呢?想想如果不信神,小孩生病了我們只會驚慌失措,不知道怎麼辦,痛苦只會越來越大。但我們信神了,就有了依靠,我們憑信心經歷這些環境,就能從中明白真理,看透撒但苦害人、殘害人的邪惡實質,對神的全能主宰越來越有認識,對神的信心也能增加,身量逐漸長大。這是神對我們特殊的恩待與祝福,是我們學功課、得真理的寶貴機會啊!」

神的話和姊妹的交通使我感到既蒙羞又難過,我點了點頭,看到自己的確沒有良心理智、沒有人性,信神就是為了得恩典、得福氣,神祝福時滿心歡喜,可試煉臨到孩子得病遲遲不好,我就埋怨、誤解神。撒但為了攔阻我蒙神拯救,讓我女兒接連不斷地得病,可我不恨撒但反倒埋怨神,真是太沒有理智了!想想這段時間,因為孩子生病我聚會、讀神的話都心不在焉,被撒但攪擾得心神不寧,真是沒有一點身量!

景顏姊妹關切地對我說:「姊妹,看了神的話明白了神的心意,現在對孩子臨到病痛還擔心嗎?」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搖了搖頭說:「不擔心了,我明白了女兒在神手中,是我信心太小了。這次試煉中雖然我對神發了怨言,但神憐憫我,依然帶領引導我,使我明白了一些真理。感謝神!我得加緊追求真理預備好身量接受神的試煉,不能再埋怨神中撒但詭計了。」

景顏姊妹微笑著點了點頭,說:「我們信心小也是因為我們對神的全能主宰還沒有真實的認識,對神獨一無二的權柄與能力只是口頭承認,並沒有實際的經歷……」景顏姊妹一邊說一邊打開電腦,「我們一起來看新上傳的合唱紀錄片《主宰一切的那一位》吧!」

我高興地點點頭,眼睛盯著電腦,看著姊妹在Youtube裡找到題目輕輕點擊,「嘩!」的一下,氣勢恢宏的畫面瞬間映入眼簾,同時震撼著我的心……

後記

夕陽西下,落日的餘暉映紅了半邊天,公園裡有的人在漫步,有的人在打球,小孩兒在草坪上追逐打鬧……我坐在公園的草坪上聽著神話語詩歌,看著小女兒一臉燦爛的笑容、活潑可愛的樣子,蹣跚地學走路,摔倒了又爬起來,我開心地笑了……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