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靈爭戰:家人的攪擾使我更有信心跟隨神

Cindy

我是一名基督徒,如果你問我「在你信神的歷程中,有沒有遇到過什麼苦難?」我會說「家人的攔阻是我經歷到的最大苦難」,這也是許多基督徒初信神時將會面臨的問題。經歷家人的攪擾、逼迫時,我雖有軟弱、痛苦,但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帶領,我對撒但的邪惡實質與險惡用心有了一些認識、分辨,同時我也深深地體會到:不管撒但怎麼攔阻、攪擾,神一直都在我身邊,用他的話語帶領引導著我,使我一步步得勝撒但,活在神面前……

第一次的爭執

2015年3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福音,藉著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我逐漸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神末世發表話語作審判工作就是為了變化、潔淨我們裡面的撒但性情,使我們徹底擺脫罪的捆綁轄制蒙神潔淨拯救。尤其聚會時聽弟兄姊妹談對神話語的經歷認識,我更看清了我們敗壞人類只有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試煉熬煉,反省認識自己,才能脫去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每次聚會讀神的話,我心裡都特別有享受,也立定心志: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脫去敗壞。然而,就在我享受神話語的澆灌供應體嘗神的愛時,撒但的試探臨到了我。

一天傍晚,我在廚房做飯,丈夫下班回來,看到我在聽神話語詩歌,就直接走進廚房關掉了我的手機,氣洶洶地說:「你知道你信的是全能神嗎?」我被丈夫突如其來的架勢嚇了一跳,從結婚到現在我從沒見他發過這麼大的火,就急忙問他怎麼了。丈夫板著臉生氣地說:「我已經上網查了,中共政府嚴厲打擊全能神教會,網上還有很多針對全能神教會的反面言論,以後不准你再和他們聚會!」看著丈夫我心想:「前段時間丈夫看我信神後與嬸子的關係越來越和睦,不像以往總因一點小事產生成見,他很高興也支持我信神,怎麼現在突然變成這樣了呢?」正當我困惑時想到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神話語的開啟使我明白了,今天臨到我的是一場靈界的爭戰,從表面上看是丈夫在攔阻我信神,其實是撒但的攪擾臨到我了,撒但想藉著丈夫攔阻我信神、跟隨神,而神的心意是希望我能從靈界看事,識破撒但的詭計,在這樣的環境中為神站住見證。

想到這兒,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丈夫被中共散佈的謠言迷惑了,我該怎麼與他交通讓他有分辨呢?神啊!求你加給我智慧,使我能把中共的詭計揭露出來,將你的作工見證出來。」禱告後,我壓著內心的波動對丈夫說:「不管你在網上看了什麼反面宣傳,都別亂下定論。這段時間我與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接觸,看到大家在一起都是讀神的話,交通各自的領受認識,在神的話裡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按神的要求做誠實人,哪個弟兄姊妹有問題、難處,大家都找神的話交通、解決,相互扶持、彼此幫助,就像一家人一樣,沒有做任何違背法律、道德的事。我們信全能神走的是人生正道,追求真理,嚮往公平公義,你沒讀過神的話,不了解事實真相,不要盲目聽信中共的謠言……」丈夫見我態度堅決,生氣地回房間去了。

晚飯後,丈夫又讓我看一個專訪,裡面說信全能神的人經常出去傳福音,家都不要了。聽到這些無中生有的話,我十分氣憤地對丈夫說:「這是顛倒黑白、栽贓造謠!我信全能神後咱家到底是分裂了還是和睦了,你最清楚不過啊!沒信神前我跟嬸子常因一些家庭瑣事產生矛盾,對你也總有要求;信神後,我從神的話中認識到我和你們吵架是受狂妄性情支配,總是想讓你們按著我的意思來,沒有正常人性該有的理智,我就開始按照神話語的要求放下自己,學會尊重人、體諒人,遇事多站在對方的角度上考慮,現在咱家不但沒散反而越來越和睦了,這是不是事實啊?那我們信神的人傳福音是為了什麼?我們是個受造之物,我們享受到了神的愛,把神的末世作工見證給更多活在黑暗中盼望神顯現的人,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不是最榮耀的事嗎?還有弟兄姊妹,他們通過讀神的話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願意放下肉體享受盡自己的本分,把神的末世福音傳揚出去,讓更多的人得到神的救恩蒙神拯救,這是最大的善行義舉,怎麼能說是不要家了呢?當初主耶穌來作工時,那些跟隨的門徒、使徒為了傳揚主耶穌的福音,撇家捨業到處奔波,最後把神的福音傳到了世界各國,這在基督徒中間是效法的榜樣,有人定罪、誣陷他們是不要家的人嗎?如果沒有那些門徒、使徒傳揚主耶穌的福音,我們能接受主的救恩嗎?同樣,主耶穌回來作了新的工作,如果沒人起來傳揚、見證,我們又怎麼能得到神的末世救恩呢?現在中共政府誣陷、定罪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說他們傳福音不要家了,這不是顛倒黑白、歪曲事實嗎?……」可丈夫根本聽不進去我的話,他火氣非常大,警告我以後不准再去教會了,還讓我把書還給弟兄姊妹。

和丈夫爭執

反面宣傳 再掀波瀾

之後,丈夫見我還堅持信神就不上班了,專門呆在家裡盯著我,不讓我出去聚會,不允許我看神的話,也不讓我聯繫弟兄姊妹,還把我的手機沒收了。最過分的是,丈夫每天晚上還硬讓我看網上的反面宣傳,但不管是什麼邪說謬論,我默默地禱告依靠神,在神的帶領下都一一反駁了。丈夫看我說得有道理也無話反駁,態度沒那麼激烈了,但他還是說:「全能神教會既然那麼好,你們信神為什麼要隱祕,不像大教堂一樣公開?」

我知道丈夫是故意這樣問的,心裡很生氣,也想反駁他,但因我明白真理太少,不知該怎樣跟他說,只想快點見到弟兄姊妹交通交通,可丈夫天天盯著我,我根本沒有一點機會。我被丈夫逼得欲哭無淚,不知何時才能過上教會生活,而且我還要天天聽丈夫說網上那些定罪、污衊的話,心裡特別痛苦難熬。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每天只能跑到洗手間禱告,求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使我靈裡得以剛強,也求神加給我智慧,賜給我當說的話,使我能用真理回擊撒但的詭計,勝過丈夫的攔阻。

神在中國隱祕作工的意義

後來,神為我開闢了出路。我跟丈夫說想要去外面報學習班上課,丈夫同意了,之後他以為我天天出去上課就上班去了。我趕緊聯繫弟兄姊妹,他們得知我的情況後,就在我家附近給我聚會。一次聚會時,我把神末世在中國為什麼要隱祕作工這個問題提了出來,姊妹們和我一起禱告神尋求真理,一姊妹交通說:「神末世道成肉身在中國顯現採用隱祕的方式,這是神作工的需要,也是為了更好地拯救人類,這裡隱藏著神的智慧與神對我們人類的愛啊!我們先來看兩段神的話,全能神說:『因為神這次作工是來在肉身,而且是降生在大紅龍群居之地,所以神此次來在地上更是帶著極大的危險,面臨的是刀槍、棍棒,面臨的是試探,面臨的是滿臉殺氣的人群,隨時都有被殺的危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 四》)『道成肉身的神對他們是隱祕的,向這道流裡的人可以說是公開的,雖然說在神全是公開、全是顯明、全是釋放,但這只是針對信他的人說的,對其餘的外邦人卻不公開。現在在這裡所作的工作封閉得很嚴,就是不讓他們知道,他們若知道了只能是定罪加逼迫,他們是不會相信的。在大紅龍國家就是在這最落後的地方作工,不是容易的,若將工作公開了也就沒法作下去了,這步工作在這地方根本行不通,若是公開作這工作它們怎能容讓呢?不是擔更大的風險嗎?這工作如果不隱祕,還像耶穌那時轟轟烈烈地醫病、趕鬼,不早就被魔鬼給「繳獲」了嗎?它們還能容讓神的存在嗎?若是現在進會堂裡講道、教訓人,那我不早就粉身碎骨了嗎?這樣,工作又怎能開展下去呢?現在不公開顯一點神蹟奇事,就是為了隱祕,所以說外邦人就是看不著、不知道、發現不了。如果這一步還像恩典時代耶穌那樣作工,那就不能這麼安穩了,所以這樣隱祕作工對你們有益處,對所有的工作有益處。』(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 二》)」

讀完後,姊妹交通道:「主耶穌曾說過:『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約翰福音3:19)約翰一書5章19節也說:『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手下。』這個世界黑暗、邪惡,早已被撒但敗壞、掌控,人類都崇尚暴力、邪惡,越來越敗壞、墮落,沒有人喜愛光明、正義,也沒有人渴慕真理、主動尋求神的顯現,當神道成肉身來到人間時,沒有人歡迎神的到來,許多人都仇恨真理、仇視神的作工,這是事實。就像當初主耶穌在猶太作工時,人不認識神、不認識神的作工,憑觀念想像論斷、定罪主耶穌,抵擋主的作工,最終還勾結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猶太——一個信神的國家都如此對待神道成的肉身,更何況神二次重返肉身降臨在中國,不更面臨極大的危險嗎?中國是信奉馬列主義的無神論國家,崇尚暴力,鼓吹武裝奪取政權,自中共建國以來沒收、銷毀《聖經》無數,抓捕、監禁基督徒無數,甚至有許多基督徒遭受酷刑折磨致殘、致死。末世神道成肉身在中國這個瘋狂與神為敵的國家顯現作工,如果公開發表真理拯救人,豈不是隨時都面臨被抓捕、殺害的危險嗎?所以,神末世在中國採用隱祕的方式顯現作工,這是神作工的需要,也只有這樣作才能更好地拯救人類。

其實,恩典時代主耶穌正式開始作工後,雖然是公開傳講天國的福音,但也採取了隱祕的方式作工。就像主耶穌醫治好一個大痲瘋病人後,對他說:『你切不可告訴人,只要去把身體給祭司察看,獻上摩西所吩咐的禮物,對眾人作證據。』(馬太福音8:4)還有,主耶穌帶著門徒到了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後,問門徒:『人說我人子是誰?』(馬太福音16:13)當西門彼得說主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後,主耶穌囑咐門徒,不要對別人說他是基督。從這幾處經文中看到,主耶穌採取了隱祕的方式,主要是因為法利賽人的實質仇恨真理,如果主耶穌公開說他就是彌賽亞,是基督,就會遭到法利賽人更加瘋狂的抵擋、定罪,甚至抓捕、陷害。但因主耶穌在地的工作還沒作完,釘十字架的時候還沒到,所以為了更好地開展工作,主耶穌醫病趕鬼、行完神蹟後就切切地囑咐人,不要把所看到的和所聽到的告訴人,以免打岔神的工作。同樣,末世神以隱祕的方式作工在中國,所有跟隨神的人也都隱祕地聚會讀神的話,作教會的各項工作,這也是工作的需要,更隱藏著神的智慧以及神對我們的愛與拯救啊!姊妹,神的意念高過我們人的意念,神末世隱祕作工意義太深了,我們真是無法測透啊!」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心裡敞亮多了,明白了神隱祕作工的意義。我們人類敗壞至深,都不認識神,也不歡迎神的來到,當初主耶穌在信神的國家顯現作工都遭到宗教界和羅馬政府的定罪、毀謗,若神在中共這個無神論掌權的國家公開作工,豈不是會受到更大的攔阻?神隱祕作工是為了他的工作更好地開展,為了使更多的人有機會來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拯救,這充分體現了神作工的智慧與神對人真實的愛啊!

試煉隱藏神的美意

當我揣摩這段時間丈夫想盡一切辦法不讓我信神的事時,突然想到一段神的話說:「神作工作,神看顧一個人,鑒察一個人,撒但就尾隨其後,神看中誰,它也去看,它也尾隨其後,神想得著這個人,它就極力地阻撓,用各種邪惡的方式試探、攪擾、摧毀神作的工作,達到它不可告人的目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撒但就是想藉著丈夫來試探、攪擾我,破壞我與神的關係,企圖讓我背叛神離神而去,重新回到它的權下被它愚弄、踐踏,最後與它一同滅亡,撒但真是太卑鄙了,我可不能中撒但的詭計啊!不過神允許撒但的試探臨到我,這裡有神的美意,神就是藉著這個環境讓我對撒但吞吃人的險惡用心有真實的分辨,能恨惡、背叛撒但,鐵心跟隨神到底。

感謝神的帶領,我對撒但的詭計看清楚了一些,有心志背叛撒但,也有信心去經歷接下來的環境了,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願你加給我信心與力量,當撒但再次攪擾我時,使我能憑真理與撒但爭戰,能站住見證滿足你的心意。」

屢次攪擾不成 拿離婚威脅

一天,丈夫下班回來一改往日凶巴巴的態度,勸我說:「你想信神,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教堂信,只要你不信全能神,到哪處教堂我都陪你去。」我心裡清楚撒但的試探又臨到我了,就回絕了丈夫,並對他說:「神在末世早已作了新的工作,聖靈作工也隨之轉移到神的末世作工上,恩典時代的教堂已經沒有聖靈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能得到生命活水的澆灌,才是跟上了羔羊的腳蹤。就如恩典時代,當主耶穌來作救贖工作時,聖靈就不在聖殿裡作工了,神的靈維護主耶穌的工作,只有接受主耶穌作工的人才能得到聖靈的開啟帶領,得著主的救恩。如今,末世基督——全能神發表了數百萬字的真理,揭開了聖經裡的一切奧祕,也給我們人類指出了如何做才能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的路途,我們只有跟上神的腳蹤,經歷神現時的作工與說話,才能獲得聖靈作工。現在整個宗教界都陷入荒涼中,早已失去了聖靈作工,我再去那兒聽道又有什麼意義呢?」丈夫聽後不搭理我,之後我又勸說丈夫:「你總是想方設法攔阻我,是因你對神的作工不認識,只要你考察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多讀讀全能神的話語,就會看見全能神的話都是真理,神的作工的確能變化、拯救我們。」

丈夫見我仍不動搖,便威脅我說:「如果你再信全能神,我們就離婚。」聽了丈夫的話,我的心彷彿被針扎了一樣,我怎麼也沒想到丈夫竟然說出如此絕情的話,我不由得想:「如果我和丈夫離婚了,兩個孩子怎麼辦?」想到這兒,我的心便如刀絞一般,說不出的難受,我跑回房間趴在床上痛哭起來。

過了一會兒,我想到神的話說:「信心就是一根獨木橋,貪生怕死難通過,豁出性命能踏實通行。人有膽怯害怕的意念,正是撒但的愚弄,怕我們越過信心的橋梁進入神裡面。撒但是想方設法總送意念,時時求神光照開啟,時時靠神潔淨我們裡面撒但的毒素,靈裡時時操練和神親近,讓神掌權佔有全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六篇》)神的話給了我信心和力量。是啊,萬事萬物都是神在主宰安排,我的婚姻也在神的手中,丈夫跟我離不離婚也由神說了算,我的擔心害怕不正中撒但詭計了嗎?撒但真是無孔不入,它就是想抓住我的軟弱處,利用情感來要挾我,讓我因害怕失去家庭而放棄真道背叛神,撒但真是太邪惡、卑鄙了!今天我臨到這個環境也有神的許可,神藉著撒但施行的詭計來檢驗我對神是否有真實的信心與愛心,看我在試探中能否不受情感轄制站住見證滿足神。雖然一想到丈夫要跟我離婚我有些軟弱、消極,但越是這個時候我越得來到神的面前禱告依靠神,站在神一邊,否則很容易讓撒但鑽空子做出背叛神的事。

想到這兒,我擦乾眼淚,強忍著內心的痛苦對丈夫說:「我們結婚十年了,也是有感情的,但你若想以離婚來逼我放棄真道,我是不會聽你的,神我是一定要信的!雖然我心裡很難受,也無法理解你為何變得這樣絕情,但如果你決定離婚,我尊重你的選擇。」說完我已泣不成聲,心痛得難以忍受。

苦難是神的祝福

面對丈夫的攔阻、逼迫,我心裡很軟弱也很困惑:「我只是想信神追求真理走人生正道,為什麼就這麼難?」聚會時我把自己的困惑說了出來,姊妹給我讀了兩段神的話:「不要灰心,不要軟弱,我會向你顯明,國度路上不是那麼一帆風順的,哪有那樣便宜的事!輕而易舉就想得福,不是嗎?今天人人都要有苦的試煉,否則你們愛我的心不會加強,對我不會有真正的愛,哪怕是一點點的環境,人人都要過關,只不過是程度不同罷了。環境就是我的祝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四十一篇》)「要有我的膽量加在你的裡面,在不信的親人面前也要有原則,但你還要為我的緣故不向一切黑暗勢力屈服,憑我的智慧行完全的道,不讓撒但的陰謀得逞。盡其所能將你心擺在我面前,我必安慰你,使你心得平安喜樂。不求在人面前如何,讓我滿足不是更有價值、更有分量的嗎?不更是永永遠遠的終生喜樂平安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篇》)

姊姊讀神話

讀完神的話,姊妹跟我交通說:「咱們信神臨到一次次的苦難環境,這裡面有神的智慧,也有神的良苦用心啊!在我們來看受苦不是好事,只有在安逸中信神,什麼事都平平安安、順順利利,沒有攪擾攔阻、沒有定罪逼迫、沒有病痛熬煉才好,但如果在安逸的環境中信神,我們真能得著真理生命長大嗎?聖經上說:『愚頑人安逸,必害己命。』(箴言1:32)我們活在肉體安逸的環境裡,根本不會主動來到神面前依靠神、仰望神,對神的信心、愛心也只是字句道理,一旦神作工不符合我們的觀念,有苦難臨到的時候,我們就能誤解、埋怨神,嚴重的還能做出抵擋神、背叛神的事,所以,安逸的環境對我們的生命沒什麼益處。就像竹子,如果不經歷風吹、日曬、雨淋,即便長大了也特別脆弱,根本不能成材。同樣,我們信神的人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苦難試煉,我們在這樣的環境裡真心地依靠神尋求真理,經歷神的作工,裡面的脆弱、懦弱等消極成分才能磨掉,我們追求真理、追求正義、嚮往光明的心志、毅力才能得到增長,對神的信心與忠心才能更真實。就像你一次次臨到丈夫的逼迫,雖然心靈受了很多苦,但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們才能看清中共的實質,看到它為了攔阻人信神採用各種卑鄙伎倆,編造各種謠言使我們的家人受迷惑,看到中共就是抵擋神與神為敵的惡魔,因此對中共產生了真實的恨惡,追求真理的心也更加強烈。同時我們也體會到,不管我們身處什麼樣的苦境,神時時都陪伴在我們身邊,用他的話語帶領我們一次次勝過撒但的詭計,我們更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威力,對神的信心更大了,與神的關係也更近了。現在我們是不是看到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其實啊,苦難的環境正是神的祝福,是神為了加給我們真理,使我們身量長大而精心安排的啊!所以,我們今天經歷這樣的苦難是神的試煉,也是撒但的試探,需要我們多多禱告依靠神,為神作美好響亮的見證啊!」

聽了姊妹的交通,我對苦難中神的美意有了清楚的認識,心裡有了信心和力量,願意依靠神繼續經歷這些環境。我又想到中共在網上編造謠言說我們信全能神不要家了,心裡就很氣憤,明明是中共編造謠言挑撥我們基督徒與家人的關係,讓家人對神產生觀念,攔阻我們來到神面前,導致我們的家庭破裂,可它竟然顛倒黑白、厚顏無恥地說因為信神導致家庭破裂,還想藉此讓我們放棄信神,中共真是太陰險惡毒、太卑鄙了!想到這些,我心裡更加痛恨中共,同時也立定心志,無論前面的苦多大,我都要堅決跟神走。雖然一想到兩個孩子我心裡還會隱隱作痛,眼淚也總是不住地流下來,但我深知神主宰一切,我只有將自己的牽掛向神仰望交託。

苦難成就信心

後來,丈夫果真向我提出了離婚。簽了離婚協議後丈夫又對我說,只要我不信神了,以後什麼事他都聽我的。丈夫的話讓我有些動搖,如果我妥協了,就可以跟孩子在一起了,但轉念一想:「我信神走的是人生正道,若放棄信神就是背叛神,沒有良心、人格,我是不可能不信神的!」可一想到和丈夫離婚的事,我心裡還是很痛苦,甚至內心時常盼望丈夫能轉變態度支持我信神,那該有多好啊!每每想到這些,我就感到很軟弱,常常流著淚向神禱告。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每個跟隨神的人,如果想要蒙拯救,如果想完全被神得著,就必須面臨來自撒但的大大小小的試探與攻擊,從這裡走出來能完全勝過撒但的人就是蒙拯救的人了。就是說,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歷經神試煉,歷經撒但無數次試探、攻擊的人;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明白神心意、明白神要求,能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在撒但的試探之中不棄掉『敬畏神,遠離惡事』之道的人;一個蒙了神拯救的人是一個誠實、善良、愛憎分明、有正義感、有理性,能體貼神、寶愛神的一切的人。這樣的人沒有了撒但的捆綁、窺視、控告、殘害,是完全獲得自由的人,是完全得以釋放、解脫的人,約伯就是這樣的自由之人,這也就是神為什麼要將約伯交與撒但的意義所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二》)我想到約伯之所以能擺脫撒但對他的控告與試探,是因他對神有真實的信心、順服和敬畏。約伯相信神主宰一切,相信他所擁有的都是神賞賜的,不管神是祝福還是收取,他作為受造之物都應當接受、順服,因此當他失去兒女、財產,甚至渾身長瘡,他妻子還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嗎?你棄掉神,死了吧」(約伯記2:9),約伯也不埋怨神,還斥責他的妻子說「你說話像愚頑的婦人一樣。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不也受禍嗎?」(約伯記2:10)約伯在試煉中一直持守對神的忠心,他的完全正直是我該效法的。我又想到自己的經歷,撒但知道我的致命處是情感,就一直利用情感來攪擾我、試探我,讓我因放不下孩子、丈夫而活在消極軟弱中,沒信心走信神的路。但神的心意是要藉著這個環境,使我對神有真實的信心與愛心,最終能把自己的一切交給神,順服神的主宰安排,脫離撒但的愚弄、苦害,得著釋放自由。

明白神的心意後,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雖然我很痛苦、軟弱,但我願意順服你的主宰安排,把自己的婚姻、家庭交託給你,不管臨到任何的試煉,我都要為你站住見證。」

沒想到過了一段時間,丈夫突然打來電話說:「我們去法院取消離婚協議書吧!」聽到這話我很詫異,問他怎麼改變主意了,他說:「之前與你離婚只是嚇唬你,想讓你放棄信神,但沒想到你信神的心那麼堅定!以後我也不攔阻你了,你只要照顧好孩子們就可以了。」聽到丈夫的話我心裡別提多高興了,我知道這都是神的作為,就在心裡默默感謝神。

結 語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沒有神的許可,地上的一滴水、一粒沙它都不能輕易觸碰;沒有神的許可,連地上的螞蟻它都不能隨意亂動,更何況是神所造的人類呢?在神的眼中,撒但不如山中的百合,不如天上的飛鳥,不如海裡的魚類,也不如地上的蛆蟲,它在萬物中的角色就是為萬物效力,為人類效力,為神的工作、神的經營計劃效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

經歷了這一次次的攪擾逼迫,我真實地看到神的智慧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撒但只是神作工的襯托物、效力品,同時我也看到神話語的權柄、能力,神是我真實的依靠。在我軟弱、消極時,是神的話加給我信心、力量,使我剛強起來;當我臨到試探時,也是神的話帶領我一步步識破撒但的詭計,使我站住見證羞辱撒但。雖然撒但一直在想方設法攔阻我跟隨神、敬拜神,但神一直在我的身邊帶領保守我,用他的話語引導我走前面的路。

雖然這一次次的苦難使我受了一些苦,但我的生命卻長大了許多,我體會到苦難就是神的祝福。如今,我又過上了教會生活,盡上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現在我每天活在神愛的照耀之下,感到幸福無比!感謝神!

發表評論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