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壓線觸電 生死一線間

山西省 劉誠

  2002年,我和妻子一起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了人的生命來源於神,每個人一生的命運都由神宰安排,但在實際生活中,因忙於掙錢,我聚會、讀神的話都很少,所以我對神的主宰沒有多少認識。直到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我親身經歷了神對我奇妙的保守,才對神的全能主宰有了一些認識,感受到神的的確確是我隨時的依靠。

危難中 誰是我的依靠

  2006年9月的一天,我給鄰村一家人蓋房子。中午十二點,我們在二層樓上支好了鋼模,房頂上只留下了我、包工頭和兩個小工。包工頭站在牆頭上幹活,我站在房簷邊一邊等小工給我遞鋼管,一邊探出身子低頭研究房簷的關卡怎麼安裝。這時,小工拿著一根鋼管從左側給我遞了過來,我心一驚:「左側離房頂五十公分處就是高壓線,這萬一觸碰到高壓線,可是要命的事……」我剛要開口提醒他,瞬間一股強電流傳遍我的全身,我的雙腿立刻發軟「撲通」一聲跪了下去。倒下時,我出於本能左手抓住了房簷邊的一根鋼管,可我萬萬沒想到,此時整個鋪滿鋼模的房頂已全部通電,電流穿過我的全身,我趴在房頂的邊沿,渾身不斷地抽搐著,心揪成一團,像有數萬支針刺一樣,那種急劇疼痛的感覺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當時我除了大腦有點意識外,身體其他部位一點知覺都沒有了,我有個清晰的意念:「壞了,這是鋼管碰到了高壓線導致走電,這是要命的事啊!」恐慌無助中,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更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來,我不想死,誰能來幫幫我呀?這時,我真切地感受到死亡正在向我逼近。情急之下,我想伸手抓住鋼管,穩住下滑的身子,可胳膊軟軟的根本使不上勁。我心裡充滿了絕望、無助,只能被動地忍受著電流在我的身體裡來回穿梭,那種蟲噬般的痛苦真是生不如死。

忽然,我想到聚會時弟兄姊妹交通說神是全能的,臨到難處的時候得依靠神,神是我們堅強的後盾,他會幫助我們排憂解難。是啊!我怎麼把神給忘了呢?頓時,我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趕緊向神迫切地呼求:「神啊!求你救救我,我現在很恐慌、害怕,願神保守我渡過這個難關!」禱告後,我害怕、恐懼的感覺減輕了一些。大約兩三分鐘後,我感到有人在後面拽我的衣服,拼命地喊我的名字,我猛然反應過來,原來是站在牆頭的包工頭拽住了我的後衣擺。我在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藉著包工頭的手拽住我,延緩了我下滑的速度。雖然包工頭在竭力地拽著我,但我被電擊後的身子呈U型弧度,上半身已經順著模板滑出屋簷邊一大截懸在了半空中,隨時都有掉下去的可能。我驚恐萬分,因我清楚地知道不管是自己還是包工頭都沒有對抗電擊的能力,包工頭只能站在牆頭拽著我,可他也使不上勁,沒法把我拽到平房頂上。我絕望地想:「今天我恐怕不是被電擊死,就是從九米高的房上掉下去摔死,看來我是難逃一死了。」一想到死,我痛苦極了,我不想死,可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只能被動地等待著命運的宣判。此時,我才深深地感受到,人真的很渺小,我們的生命在災難面前是如此的脆弱、不堪一擊,自己追求半輩子的錢財,此刻在災禍面前也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我又想起妻子常叮囑我的話:「你在高空幹活,危險性大,萬一發生什麼事故,記得多禱告神、依靠神,只有神是咱們的避難所,神主宰掌管著一切,只要你呼求神,神肯定能給咱開闢出路的!」想到妻子說的話,我知道這是神的帶領,是啊,我的生命是從神來的,生死也在神的手裡,我應該依靠神把生死向神交託。於是我再次呼求神:「神啊!萬事萬物都由你主宰擺佈,我今天是死是活也在你手中掌握,願你能保守我,我的命交在你的手中了……」大概兩分鐘後,我突然感到一股猛勁兒把我從屋簷邊拽回到了平房上,等我反應過來才知道是包工頭把我拽了上來。好大一會兒我才緩過神兒來,真沒想到我還能活著,以往聽說人一旦被高壓電擊中那是必死無疑,可我觸電這麼長時間竟還能好好的,真是奇蹟呀!我激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個勁地感謝神,特別慶幸自己因著信神,在危機時刻有神作我的依靠,是神在我最痛苦無助、絕望時搭救了我,使我奇蹟生還。

脫離險境 喜看神作為

  脫離險境後,我看到給我遞鋼管的小工一動不動地仰面朝天躺在模板上,他的眼睛和嘴巴都張得好大,嘴角還流著血,右腳穿的休閒鞋被電擊穿爛了個洞,露出燒焦變黑的小腳趾。眼前的這一幕把我嚇呆了,心想:這小工不是被高壓電電死了吧?這時,包工頭臉色蒼白、聲音顫抖地對我說:「哥,你可不知道剛才多危險,鋼管一下子勾到了高壓線上,當場就把你和那個小工電倒在鋼模板上,我都嚇矇了,眼看著你就要掉下去了,我才猛然回過神兒來,站在牆角緊緊地拽住了你的衣服,幸好他們挑開了鋼管斷了電。你在這麼強的電流電擊後,還能活過來,真是萬幸,這小工可能就沒你幸運了!」包工頭的話使我更加印證在我命懸一線之際,是神以他的大能和權柄保守了我,我心裡特別感謝神對我的拯救。這時120救護車來了,包工頭把小工背了下去,而我慢慢地站起來,試著走了走,覺得沒什麼異樣,身體沒什麼大礙,就沒有去醫院。之後,我慢慢地從房頂走了下來,我激動萬分,高壓觸電後我居然一點事都沒有,這可真是神的奇妙作為啊!感謝神!這完全是神的看顧保守呀!

當我下樓後,滿院子的人都不可思議地問:「被高壓電電了之後,你真的沒事嗎?這可真是奇蹟啊!」「高壓觸電竟然還活著,這真是老天的保佑啊!」

幡然醒悟 悔上心頭

生命的脆弱

村民們都走了,我獨自一人靜下心來回想著他們說的話,又看了看安然無恙的自己,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我今天能存活下來,是神垂聽了我的禱告,在危急時刻將我從死亡的邊緣救起。這使我真實地體嘗到,人的生死都在神的手中掌握,在危難之時只有神是我們真實的依靠,也只有神能拯救我們脫離險境。只要我們真心呼求神,神必保守我們在災難中剩存下來。藉著這次的經歷,我深深地體會到在災難面前,人是多麼的渺小、無能,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無奈地等待死亡。想想自己以往只顧著掙錢,認為「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有錢就有了一切」,而對信神總感覺沒時間,沒有認真對待信神的事,也不追求真理,不知道人活著到底該追求什麼最寶貴,把錢看得比命還重要,可在生死關頭,才看到金錢根本沒用,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再多的金錢也救不了我的命,我們的生命來源於神,只有神能給我生命,讓我繼續存活下去。想想自己一直不明白神的心意,不把神的話放心頭,可當我臨到禍患真心呼求神時,神差派人事物來救我,我真不配享受神的憐憫呀!想到這裡,我心裡猶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樣,感激、愧疚、懊悔一齊湧上心頭,我向神禱告立志:以後要好好地聚會、讀神的話,在現實生活中注重按神的話實行,來滿足神的心意,不能再稀裡糊塗地信神了。

晚上,包工頭和其他人從醫院回來看望我。包工頭激動地對我說:「小工沒有生命危險,只是小腳趾被電流燒乾了,骨頭也燒黑了,做了切除手術。醫生還說高壓觸電能活下來簡直就是奇蹟,真是老天爺保佑啊!」包工頭又感激地對我說:「大哥,你知道嗎?白天差點兒把我的膽給嚇破了。多虧你信的神保護了咱們幾個(之前我給小工和包工頭傳過福音),不然這次要出三條人命啊!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賠不起呀!」我感慨地點點頭說:「是呀!以往給你們傳福音讀神的話,你倆都願意聽,也願意信,這才蒙了神的保守。正如神說的:『凡是來到你們這裡得著神佳音的都蒙神祝福,這樣的國家、這樣的人都是蒙神祝福的,都是蒙神看顧的。』(摘自《千年國度已來到》)人是神造的,生命也都是從神而來,信神、敬拜神是天經地義的,只要我們願意接受神的末世作工,來到神的面前聽神的話,信神敬拜神,神都時時看顧保守!」其他工頭也驚訝地說:「怪不得你們的運氣那麼好,原來是信了神,你們才在高壓電下大難不死。看來,你信的神是真神呀!」聽了這話,我感慨萬分,從心裡感謝神對我們的憐憫與拯救。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沒有人能測透全能者的行蹤,更沒有人能感覺到全能者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他的超凡在於他能感覺得到人所不能覺察得到的東西,他的偉大在於他是被人類棄絕卻又是拯救人類的那一位。他知道生與死的意義,他更知道受造人類該有怎樣的生存法則,他是人類生存的依據,也是人類再次復活的救贖者。」(摘自《全能者的嘆息》)揣摩著神的話,回想我和小工觸高壓電卻還能存活下來的經歷,我看到了神的權柄無時不在、無刻不在,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每個人的命運以及生死存亡也都在神的手中主宰、掌握,不管我們承不承認,這是任何人無法改變的事實。

回到神面前 心中歡喜無限

  之後,我開始積極參加聚會,和弟兄姊妹一起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唱詩歌讚美神,心裡感到特別踏實、平安。經歷了高壓線觸電,到現在回想起來還心有餘悸,但我卻親身體會到神的真實可信,看到神就在我的身邊,是我隨時的依靠和幫助。

第二年,我們在出事故的房主家裝修房子時,聽他同村的人說:「去年,我們村蓋房子的工人不小心觸碰了照明線,結果一個當場被電擊死,一個被電擊得從房子上摔下來,到醫院花了二十多萬,雖保住了命,但成了一個廢人。你們可真幸運呀,同樣是觸電,你們是高壓電,他們是照明電,你們沒事,他們卻死的死、傷的傷。」聽了這話,我更加感謝神的拯救,心想:「不是我幸運,而是因為我有幸來到了神面前接受神的末世作工,才能在臨到禍患時得到神的看顧和保守。」我不由得想起神的話說:「全能神實際神!你是我們的堅固台,你是我們的避難所,我們都伏在你的翅膀底下,災害卻不得挨近我,這是你神聖的保守和看顧。」(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這次的經歷讓我收穫到:我們只有來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才能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中,活得平安、幸福!是神憐憫、寬容了我,使我在這次的意外災禍中能存活下來,這一切都是神的看顧和保守。今後,我願好好讀神的話,經歷神的作工,追求性情變化,力所能及地盡上自己的本分來滿足神!

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