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血氣的「良藥」

山東 張燦

一天,林杰坐在電腦前正專心地審閱著弟兄姊妹寫的講道稿,負責人推門進來,急火火地對林杰說:「誒!李莉這次修改的講道稿你看了嗎?」林杰搖搖頭說:「沒有啊!她上次寫的講道稿我粗略地看了一遍,比上幾次好一些……」負責人皺著眉頭說:「李莉這次修改的講道稿,裡面寫了她的看法,她好像對你們回覆的建議不太滿意,你們再看看,揣摩尋求一下吧!」

「嗯。」林杰邊答應著邊快速打開了李莉的講道稿。講道稿的前面是兩個弟兄給李莉寫的回覆建議,李莉在旁邊寫了自己的看法。林杰看到李莉寫的話裡透露著不服、不滿,還提出幾個問題讓他們給解答,他越看心裡越犯堵:「李莉有的地方說的也是對的,是兩個弟兄寫的建議不夠全面,沒有給她指出路途來,但她寫的稿子也存在問題啊……」

負責人走後,林杰就開始琢磨:「到底怎麼處理這件事呢?李莉以前寫的講道稿都是我負責審閱的,就這次是剛盡這項本分的兩個弟兄回覆的,她就提出這樣那樣的看法,她應該不僅僅是對這次的建議不服,之前回覆建議時也給她指出不少問題,她也不一定能接受,聽說李莉姊妹挺狂妄,看來的確是這樣的。我得藉這次回覆建議的機會,好好殺殺她的狂氣,這樣她也能老實點,不至於再對我們有這樣那樣的看法了。」

晚上,林杰還沒處理完手頭的工作,心裡就又開始琢磨給李莉回信的事,怎麼寫既能讓她看到我們的謙虛、誠懇,還能讓她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低頭服氣。此時,林杰陷入了沉思……

一旁工作的配搭弟兄看出了林杰的心思,開玩笑地說:「你的思想現在在哪個頻道啊?」林杰抬起頭笑了一下說:「我這邊的工作快作完了,正琢磨著怎麼給李莉回覆建議呢?」配搭弟兄笑著說:「哦,我看也是,那你給她寫回信吧,剩下的工作我來處理。」

於是,林杰專心地看李莉寫的講道稿,他心想:「我得認真看,然後再回信,這次指點問題一定要準確、恰當,不能再讓李莉挑出毛病來了……」林杰看完李莉的講道稿,又仔細看她對回覆建議提出異議的地方,林杰發現她果然不是只對這次回覆的建議不服,她對之前林杰給她回覆的建議也有不服的地方。這時,林杰的心更不能平靜了,心想:「你這個李莉真是太狂妄了,自以為有點素質,就誰都不服,我今天如果不把問題給你交通得全面、透徹,你還狂得不知自己是誰了!」但轉念又一想:「李莉她狂妄,我不能和她針鋒相對,我開頭得說幾句檢討自己的話,後面再有理有據地一一指出她的錯誤之處,這樣既顯出了我的大度,還讓李莉蒙羞,讓她自己承認不管在生命進入上,還是在業務上都自愧不如!……」這樣想著,林杰心裡美滋滋的,他覺得自己這個辦法太好了,真是兩全其美。

牆上的時鐘「嘀嗒嘀嗒」地響著,林杰抬頭看看時鐘,快到休息時間了,於是他趕緊在電腦上「噼里啪啦」地給李莉寫回信。他打打停停,絞盡腦汁地琢磨有些話應該怎麼說能讓李莉心服口服,還找不到紕漏,沒有一點反駁的餘地。因著林杰回覆這份信件,比平時更用心、更認真,所以耗時也比較長,配搭弟兄和林杰打了招呼先休息了,剩下林杰一個人還在挑燈夜戰。回信終於寫完了,可想到李莉以前盡過文字本分,如果自己在業務上不能高她一籌,還是不能打消她的狂氣,於是林杰把信件又重新檢查了一遍,發現裡面有些話還是沒有表達具體、到位,他又再三琢磨,反覆修改,直到確定了所寫的每一句話表達的都比較完善為止。

晚上弟兄在寫文章

林杰滿意地看著自己精心寫的回信,打著哈欠伸了個懶腰,準備休息了。可就在這時,林杰突然想到李莉信中還要求把她這篇講道稿轉交上層文稿組審閱,那還要不要轉交呢?林杰猶豫了,他心想:「李莉這不是明擺著信不過我們嗎?她是怕我們看得不準確才要求轉交上層文稿組的,好,那我就給你轉,到時你看到上層文稿組的意見和我給你指點的是一致的,那你就服氣了!」

為了確保回信萬無一失,林杰把李莉的講道稿又看了一遍,這一看不要緊,林杰的心立馬收緊了,他瞪大眼睛小聲嘟囔著:「怎麼會這樣呢?我明明看到稿子中沒有交通神的話見證神的部分,怎麼這會兒看又有了呢?」林杰心裡嘀咕著,責怪自己不夠仔細,同時慶幸信件還沒發出去,這問題要看得不準確,若讓李莉抓住了,不更得不服、小瞧我們啊!到時她還不知得狂成什麼樣呢!

林杰看看時鐘,雖然已經很晚了,但他還是決定重新給李莉寫回信,可到底怎麼回覆呢?林杰有些摸不著頭緒了,無奈,他只得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神啊!這件事臨到,你的心意是什麼,我該學什麼功課呢?願神開啟帶領我……」

禱告後,林杰想到神的話說:「要想進入真理實際,首先得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做起,從身邊的人事物開始做起。你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你身邊的人對待你怎麼樣,或者你每天臨到什麼事,臨到什麼樣的環境,你都能從中學到功課,你就長大了,就進入正軌了。有些人常常在外面找原因,說這事有這個原因,那事有那個理由、這個藉口……這就太麻煩,沒有順服的態度,沒有尋求真理的態度。這樣的人一方面愚昧,另一方面頑固,再一個就是身量太小了……所以這樣的人長進就很慢。為什麼長進慢呢?他不會尋求真理,他也不尋求真理,他凡事就是在別人身上找原因,找理由,找茬。」(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從神的話語中林杰明白了,進入真理實際的表現是在臨到的環境人事物中尋求真理,學自己的功課,而不是在外面找原因,用人的辦法來解決處理。想想自己今天的表現,從聽到負責人說李莉的講道稿這事後,就開始在琢磨怎麼給李莉回覆建議,一直在為這事傷腦筋,想怎麼才能把李莉的狂氣打下去,讓她服氣,根本沒想到要在這件事上尋求神的心意,自己該學哪些功課,該實行進入哪方面真理。林杰看到自己心裡沒有神的地位,臨到事就論事講理,活在事裡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不尋求自身的進入,真是缺少太多了,沒有一點兒真理實際。

林杰想到神的話說:「你做錯了,有一個姊妹揭露你,對付你,這個時候該怎麼順服神哪?該怎麼尋求真理呀?有功課可學了吧?你琢磨:『她平時就看不上我,這可讓她找著茬了,我稍不留神就讓她鑽了空子,她針對我了。哼,我也不客氣,你針對我,我也會針對人,我是那麼好惹的嗎?我得讓你看看我馬王爺三隻眼,別想在我太歲頭上動土,我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這是什麼呀?(惡毒。)惡毒叫什麼呢?這是不是血氣呀?……當有人做事說話損害到一個人的利益、顏面的時候,他如果不明白真理,沒有真理,他的表現流露出來的就是血氣。血氣這東西好不好?這是正面事物還是反面事物?(反面事物。)很明顯,這是反面事物。那人憑血氣活著是好事還是壞事啊?(壞事。)那臨到一個事,人暴露血氣、天然,這是不是順服神、尋求真理的人呢?很顯然,在這個事上他如果暴露了血氣,那肯定對神就沒有順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在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中,林杰羞愧地低下了頭,他看到自己所流露的這一切都是血氣,都是反面事物。當聽到李莉不服兩個弟兄回覆的建議時,林杰不由得就想到以前聽說李莉狂妄的一些表現,對李莉就沒有好印象,還沒看她寫的內容,就已經對她有了看法,並猜測李莉那麼狂妄,應該不只是不服兩個弟兄,對以前他給回覆的建議可能也有不服的地方,當證實了自己的想法後,林杰更是看李莉不順眼了,就想藉著這個機會治治她,滅滅她的狂氣,使她不再小瞧別人,讓她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林杰看到自己完全是憑「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撒但毒素活著,你不服氣我,我就要針對你,就得想方設法把你治服,讓你知道我比你強、比你高,使你俯首帖耳,甘拜下風,不得再有這樣那樣的看法。林杰看到自己所表現流露的沒有一點是正面的,全是狂妄、惡毒、卑鄙、邪惡的撒但性情:李莉觸及到我的利益、尊嚴,我就利用職務之便,憑藉自己掌握的業務知識與其爭鬥、較量,達到把其治服的卑鄙目的,我這哪是在盡本分?分明是在彰顯撒但,憑敗壞性情活著,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妄想讓人都認可自己所做的,讓人提不出任何問題,沒有任何異議……反省到這兒,林杰不禁對自己這樣的表現流露感到恐懼、害怕,自己竟然狂妄到了如此沒有理智的地步,卻毫無一點覺察,還打著盡本分的幌子為達到自己的野心目的做事,這不是作惡抵擋神嗎?

晚上弟兄在看神話

林杰從神的話中認識到自己憑撒但敗壞性情,帶著天然血氣盡本分給李莉寫回覆建議,不但不能見證神,反而是羞辱神,自己所思所想的都是黑暗邪惡的,根本不是為整理好講道稿見證神,使更多的人來認識神的作工,得著神末世的救恩,也不是在本分上精益求精,藉著弟兄姊妹提點缺少尋求真理原則,力求達到更好的果效。此時,他心裡倍受譴責,起身來到窗前,望著浩瀚的夜空,懸掛著一輪明月,周圍佈滿了小星星,它們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盡自己的所能彰顯神的榮耀。林杰再看看自己的所做所行,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他回到電腦桌前,看到神的話說:「你在神家信神,你是神家中的一員,你做事憑血氣,總暴露天然,總流露敗壞性情,憑人的辦法、憑著撒但敗壞性情做事,處理事,最終給你自己帶來的惡果是什麼?神厭憎,神厭棄,不喜歡你這個人。給別人帶來的麻煩是什麼?給別人帶來痛苦,甚至有時會讓人消極,讓人軟弱,給人帶來很大麻煩。」(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

林杰認識到憑血氣做事,不但讓神厭棄,也容易傷害人,給別人帶來痛苦,使別人消極軟弱,而且遇到不合自己觀念的事,如果總是不能從神領受,常常流露血氣,在外面找原因,就是否認神主宰萬有的事實,不是順服神,這樣的人性情太狂妄,不可理喻,如果不悔改,神一旦放棄對這樣的人的拯救,這是很可怕的事。林杰想到自己每當臨到弟兄姊妹提意見的事,他多數都是用人的辦法來處理解決,假裝謙卑說幾句認識自己的話,然後找出相關原則有理有據地將其駁倒,達到讓對方認可自己的觀點看法。雖然表面上維護住自己的地位、尊嚴了,但自己的內心卻沒有真正的平安喜樂,也沒有從中明白哪方面真理,有什麼真實收穫。林杰看到自己這種解決問題的方式,其實就是憑血氣在變相地打壓、整治別人,自己流露的這些惡毒、奸詐、邪惡的表現,怎能不讓神厭憎呢?再想想李莉一直在寫文稿方面比較積極,雖然寫的還有些缺欠,但確實一次比一次有進步,看到她也是在本分上付了代價,下了功夫的。而林杰在回覆的建議中,沒有一點肯定、鼓勵的話,只是一味地指點問題,總以自己的觀點、看法為標準來過高地要求李莉,使得她因沒有實行路途而產生了反感、抵觸的情緒。當李莉提出看法時,林杰不反省查找自己的原因,還把眼光盯在李莉身上,帶著血氣、敗壞性情說話做事,強行壓制姊妹,給她造成了傷害,致使她說出「你們看有可取之處就用,不能用就作廢吧,我也不知怎麼修改了」這話。在神的審判顯明中,林杰看到自己是在打擊李莉盡本分的積極性,給李莉帶來的是消極、痛苦,這無形中也是在打岔攪擾教會工作,是作惡抵擋神啊!

林杰回想信神這些年來,多少時候臨到事,他都像處理李莉這事的方式一樣,不是先順服下來尋求真理,而是憑著天然和血氣去做,雖然也在點燈熬油、絞盡腦汁地做,可因不是憑神話語活著,不是根據真理原則盡本分,源頭、目標錯了,不管下多少功夫,也是在悖逆神、抵擋神,與神的心意要求是背道而馳的。所以一直到現在,他還受著這方面敗壞性情的轄制,沒有活出真理實際,也沒有一點真實的見證可言,如今神還給自己悔改的機會,若再不醒悟回轉,背叛天然血氣,尋求真理、實行真理,那定規就是被神厭棄的對象了。

此時,林杰心裡充滿了內疚與感激,感謝神及時的審判和顯明,制止了他作惡的腳步,才沒造成更嚴重的後果,帶來更大的麻煩,這是神對他的拯救與保守啊!林杰想想自己這一天的流露,越發看到自己的醜陋不堪,有了一些厭憎、恨惡自己的心,下定決心要實行真理,不再憑敗壞性情活著。藉著反省,林杰從神的話中也認識到自己之所以臨到事就爆發血氣,憑天然血氣盡本分,這都是撒但「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毒素深種在他裡面導致的後果,那到底該怎樣解決這方面敗壞性情呢?

林杰想到神的話說:「他有恨這個思想、這個惡念,但是不做事。因為懼怕神,不願意得罪神,害怕得罪神,有敬畏神的心,一句過格的話都不說,心裡跟他合不來,對他有想法,有點看法,但是從來不做事,不在這事上得罪神。這是什麼表現?為人處事有原則,公事公辦,『我雖然跟他這個人人性合不來,性格合不來,但是在一起做事公事公辦,不拿本分出氣,不犧牲本分,不拿神家的利益出氣。』雖然不喜歡這個人,但是能按原則辦事,這就有基本的敬畏神之心了。再好一點就能幫助他,看他有什麼毛病,有什麼弱點,雖然他得罪過你,他觸犯過你,或者他傷害過你的利益,但是你還能幫助他,這就更好了,這就是有人性、有真理實際、有敬畏神之心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林杰有了實行的路途,在解決血氣的問題上,除了要學會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凡事尋求真理學功課,還得有敬畏神的心,當有惡毒的意念和恨人的想法時,能不抱私人成見打擊報復人,不做傷害人的事,而是按原則辦事,公事公辦,能維護教會利益,不耽誤、影響教會工作,而且能幫助的儘量地幫助,讓別人得些益處,這才是有人性的人,是有真理實際的表現。林杰想到李莉姊妹雖然性情有些狂妄,但她是個真心信神、願意維護教會工作、積極盡本分的人,她在寫講道稿上有缺少,理應正確對待,盡力幫助扶持,不能因為她說句有損自己臉面的話,就憑血氣對待她,這是沒有敬畏神之心的表現,是得罪神、遭報應的事。

想到這兒,林杰把李莉的文稿又重新看了一遍,這次再看時,林杰看到李莉寫的這篇講道稿雖有不足,但確實有些亮光,能給人帶來一些幫助和造就。林杰一方面憑著愛心給李莉指出缺少之處,並為前幾次回覆建議中給李莉帶來的轄制、傷害,真誠地和李莉說了一聲「對不起!」同時他把李莉的這篇文稿也轉交給了上層文稿組。這次轉交,林杰抱的心態不是等著看李莉的笑話,等著上層文稿組給自己撐腰、出氣,而是希望通過上層弟兄姊妹的指導,使他和李莉能更好地掌握原則、進入原則,寫出好的講道稿來見證神。當林杰這麼實行時,他心裡踏實,良心平安,這都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達到的果效,他體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威力,看到神的話就是解決人血氣的良藥。

晚上弟兄在禱告

當一切都整理就緒時,夜已經很深了,但林杰一點睡意都沒有,他來到院子裡,看著滿天的星星,感觸到神的胸襟就像這星空一樣,太博大、太寬廣了,正是因為神博大的胸懷,使他有了悔改的機會,也因著神話語的審判使他認識了自己的敗壞醜相,而他僅僅是按著真理實行了一點兒,就感受到胸懷坦蕩,釋放了很多,看到真理的權柄和威力,更看到實行真理的價值和意義。林杰在心裡默默向神獻上感謝與讚美,他下定決心以後要在盡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滿足神!

林杰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氣,感到愜意、舒暢……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