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病變使她暴露了真相

趙 薇

  本文人公十年如一日,熱心撇棄花費,無論風霜雪雨、嚴寒酷暑,甚至遭受逼迫抓捕都未動搖過,仍一如既往地「為神花費」著,主人公便以為自己如此順服必蒙神稱許,得進天國。沒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病變顯明了事實的真相……

1993年春,在我不惑之年一個朋友傳我信了耶穌。從此,我便認真讀聖經,遵守主的教導,按著主的要求去做。後來,我成了教會一名講道人,為傳揚主的福音我熱心為主作工牧養教會,不管颳風下雨、嚴寒酷暑,受多少苦,跑多少路,從不埋怨,我就覺得自己是順服主的人,所做的一定能蒙主的稱許,只要往這個目標追求,主來的時候肯定不會撇棄我,天堂的福氣就是為我們這些真心信主、聽主的話、順服主的人預備的。

2008年初春,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從神發表的話語中,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之後,我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讀神的話語,也積極傳福音。後來,神家安排我盡傳福音的本分,我特別高興,擴展國度福音是神最急切的心意,我能盡上這個重要本分,這真是神對我的高抬恩待呀!我在心裡暗立心志,無論教會安排我到哪裡盡本分,不管路多遠或有多大的難處,我都會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就這樣,我夜以繼日地為神花費著。幾年後,我被調到上層盡文字本分,心裡甭提多高興了,每天起早貪黑地盡著本分,雖然與弟兄姊妹在一起也會有摩擦、有修理對付,但能藉此尋求真理,得著些實際的變化,每天過得都很充實,心裡滿有平安喜樂,我覺得自己能為造物主盡本分很榮幸,也是最幸福的事。

一天,教會安排我們組的弟兄姊妹檢查身體。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向身體健康的我卻被檢查出得了高血壓。教會為我的健康考慮,想讓我回家調養身體,並力所能及地盡上自己的本分。面對這突然的變故,我雖知道是神的愛,也知道弟兄姊妹體諒我身體的軟弱,但我卻順服不下來,心裡翻江倒海般地難受,心想:「我這病也不是三天兩天就能好的,現在正是福音大擴展的關鍵時刻,弟兄姊妹都在為此奔波忙碌,而我卻盡不上本分,這樣還能得著神的應許嗎?還會有好的歸宿嗎?……」我越想越消極。正當我痛苦軟弱之時,負責人來和我們聚會,我便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負責人笑著問我:「你相不相信身體有病這事臨到有神的主宰、安排?」我點頭稱是。負責人又說:「既然知道每天臨到的人、事、物都有神的許可,都是神在主宰安排,我們就得順服下來,尋求神的心意,揣摩神擺設這個環境是要讓我們進入哪方面的真理,我們明白神的心意了,才能順服神所擺佈的環境,那才是真實的順服。可你現在臨到這個環境不尋求神的心意,還消極、抵觸、埋怨、誤解神,那就是對神還沒有真實的順服……」聽了負責人的話,我知道她交通的都對,但心裡還是有些不服氣,覺得自己信神以來一直按著神的話實行順服神,不管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我都順服,現在有病讓我回去,我也沒說不回去,這不是已經順服了嗎?怎麼能說我還沒有順服呢?於是,我把我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負責人聽後笑著說:「聽你這麼說,就說明我們對什麼是真實的順服神這方面的真理還不明白呀!真實順服是心裡的順服,不是外表的順服,如果咱外表好像順服了,但心裡對神擺設的這個環境還能埋怨、講理,那就證明咱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咱們看段講道交通吧:『順服神就是順服一切出於神的,順服神的一切說話及所有的真理,順服聖靈的作工,順服神的一切主宰安排,這是順服神的真意。真正順服神的人在順服神上沒有個人選擇,沒有個人的摻雜,毫無條件地絕對按著神的意思、神的要求去實行,就像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一樣去順服神,這是真正順服神的人。能絕對地順服在神話的權柄之下,順服至死、毫無怨言,這是順服神的最高境界。……真正順服神、實行真理的人,他是在心裡順服神,完全是存著順服神的心來實行真理,他的心已經順服神了,然後再守住實行的原則,這樣實行順服神達到的果效是生命性情有變化,是心裡在順服神、有敬畏神之心。這樣實行真理是用心,同時也是在用行動來滿足神,這樣實行的果效是讓人能看見這個人的確是敬畏神的人,這個人的心的確是在體貼神的心意,是在滿足神。』(摘自《生命的供應·進入實際必須解決守規條的問題》)」聽了這些交通,我心想:「是呀,真實的順服神是不管神提出什麼樣的要求,擺設什麼環境,人就應該沒有任何條件、毫無選擇的順服,無論受多大痛苦也要滿足神,這才叫真實的順服。可我為什麼臨到這事卻不甘願順服呢?我首先流露的就是抵觸、埋怨、誤解,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總怕有病盡不上本分,沒有了好的歸宿,所以就不願意順服神這樣的擺佈和安排。」藉著負責人的交通,我認識到自己以往的順服都是外表的順服,是在守一個規條,並沒有真實的順服。我就立下心志不再有自己的選擇,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雖然我現在還達不到完全順服,那我就從現在開始追求,讓我回本地去我就順服,不再發怨言,什麼時候安排我走我就走,不安排我走我就安下心來好好盡本分。

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

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我也沒告訴說你們沒前途了,更沒告訴要把你們滅了,要讓你們沉淪,我這樣公開宣布了嗎?你說沒希望了,這還不是你自己定規的嗎?不是你的精神作用嗎?你自己定規的能算數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你看不見神的公義性情,對神總是誤解,扭曲神的意思,導致自己總是悲觀失望,這不是自作自受嗎?……你根本就不認識神的作工,不明白神的心意,更不明白神六千年經營工作的良苦用心。」(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看到神的話我明白了,神六千年經營工作就是為了拯救人,對每一個來到神面前的人,神都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代價,不管是開啟引導,還是話語帶領,甚至擊打管教等,都是為了愛人、拯救人;神對每一個信他的人不會輕言放棄,只要人有一點喜愛真理、追求真理的心,神都不會輕易丟棄人、淘汰人的。而且給每個人很多次的悔改機會,最終都是因人實在不喜愛真理、不追求真理,神才不得已放棄的。神擺設人事物、環境顯明人不是要定人的罪,而是讓人經歷刑罰審判試煉熬煉,來認識自己與神為敵的敗壞本性及悖逆神、抵擋神的撒但性情,知道人活在撒但的權勢下,被撒但苦害愚弄已到了什麼程度,看清自己的真實面目,從而恨惡自己、背叛撒但,追求真理,追求對神更進深的認識,走上信神的正軌。想想自己因不明白神的心意,對自己的敗壞本性不認識,對神的公義性情也不認識,才導致自己有了病不能盡上本分時,就認為神是要顯明、淘汰我,因此活在消極情形裡誤解、埋怨神。神把我當拯救的對象,我卻把神當仇敵,我真是瞎眼、愚昧不認識神的作工,不明白神的良苦用心,神的刑罰審判正是我生命的急需,是神對我更真更實的愛!神的引導、勸勉、牽掛、眷顧、憐惜……神的愛遠遠超出我的所思所想。審判刑罰是為了潔淨我,顯明也是為了拯救我,都是為了讓我能脫去敗壞,得著潔淨蒙神拯救。今天我才有所明白,憐憫慈愛是神的愛,刑罰審判更是神的愛!想起神說過:「人若真有渴慕神的心,神是不會丟棄人的。……哪有一個愛神愛不夠的人活在了神的懲罰之中了呢?哪有一個甘心為神捨棄一切的人而一無所有了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神的話字字句句溫暖著我的心,更使我感到蒙羞,看到自己太詭詐、太自私了,只為自己的肉體利益考慮,不明白、體貼神心意。自從得知自己得了這種病,我就認為這關鍵時刻若盡不上本分,就不能得著好歸宿了,所以就猜測、定規自己被神顯明淘汰了,活在消極誤解中,看到我太沒有良心理智了。回想自己剛盡文字本分時,我不會電腦,什麼也不懂,弟兄姊妹不嫌棄我年齡大、學東西慢,一點一點地教我,現在我學會了使用電腦,也掌握了一些盡本分的基本原則,獲得聖靈的開啟帶領,和弟兄姊妹一起盡本分心裡真快樂,我享受神的愛太多了!從神在我身上所作的這些工作當中就能看到神的心意,神哪有一點要撇棄我的意思,這不都是我自己的猜想、定規嗎?我不能再沒有良心理智了。主耶穌說過:「你們白白地得來,也要白白地捨去。」(馬太福音10:8)不管在哪裡,我都應該盡本分還報神的愛。神的話說:「你信神追求真理如果能達到這個,說:『神讓病痛臨到我,或者讓任何的不如意臨到我,不管神怎麼作,我得順服,把我受造之物的位置擺好。首先,我得把順服這方面的真理實行出來,落到實處,活出順服神的實際;另外,神給我的託付,神讓我做的,我該盡的本分我不能扔下,哪怕有最後一口氣,我的本分我得守住。』這是不是有見證了?你有這心志,你有這樣的情形,你還能埋怨神嗎?(不能。)你就不能埋怨神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揣摩著神的話語,我感到非常受激勵。想到約伯臨到試煉時,他渾身長瘡活在痛苦中,雖並不完全明白神的心意,但約伯不埋怨神只咒詛自己。現在我有病回本地教會這也是神主宰、許可的,雖然我還不完全清楚該學哪方面功課,但我應順服神,不應該埋怨、誤解神。神無論怎麼做,神拯救人的心意不會變,對人都是愛,我有病讓我回家調養,這是教會對我的關心照顧,也是神對我實實際際的愛呀!想到這兒,我便暗立心志一定要站住見證,即使回本地也要力所能及地盡上自己的本分,相信神給人的擔子是按人的身量加給的。

當我有了這些淺顯的認識後,就認為只要順服教會的安排,回本地盡上本分,就是站住見證順服神、滿足神了。但我對自己為什麼臨到病痛就流露消極、難受、痛苦的根源並沒有反省認識,對到底受什麼本性支配信神多年還會埋怨神、誤解神、不順服神沒有認識。神深知我的敗壞,知道我在順服神這方面真理上並沒有真實進入,接下來又給我擺上了實際的人事物、環境來拯救我。

神擺上了實際的人事物來拯救我

(圖片來源:Fotolia)

  幾天後,我回到了家裡,心想自己在上層文稿組操練了這麼長時間,本地教會肯定會安排我盡這方面的本分,於是我在家左等右盼地等通知。每當兒媳聚會回來,我都著急地問:「有給我的信嗎?」結果都令我大失所望。神的作工不合人觀念,處處都回擊我的觀念,一天兒媳回來說:「媽,現在中共政府抓捕基督徒很緊,你之前被抓過,現在身體還有病,教會讓你先在家一邊養病,一邊靈修裝備真理……」聽到這樣的結果,我心裡感到很失落,心想:「現在福音擴展工作緊急,也急需文字人員來整理傳福音的資料,我雖然有病,可我也沒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啊!我還可以盡這方面本分啊!這在家裡什麼本分盡不上,還上哪蒙拯救啊?信神這麼多年不就白信了嗎?……」嘴上沒說什麼,但我心裡滿了自己的觀念、想像、埋怨、誤解,怎麼也順服不下來。特別是看到兒媳出去聚會、盡本分,而我卻不能接觸弟兄姊妹,我更是焦慮不安,不知該怎樣面對每一天的生活。晚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覺,常常想起以往和弟兄姊妹在一起盡本分時快樂、幸福的時光,腦海中常浮現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神的話、讚美神的畫面,可如今……每想到這兒,我的眼淚就不知不覺流下來。漸漸地,我的情形越來越不好了,看神的話沒有開啟光照,聽完講道交通記不住,禱告也沒有感動,想拿起筆來寫靈修筆記,大腦一片空白,不知該寫什麼,這時我心裡特別害怕,就極力禱告:「神哪!我現在感到自己情形不對,靈裡黑暗摸不著你的心意,我不知道該怎樣做才能脫離撒但的捆綁。神啊!我不願這樣墮落下去,求你開啟、引導我,使我明白你的心意……」我想到無論什麼時候都要保持正常的靈生活,守規條也得守住,就堅持每天禱告、讀神話、聽上面的講道交通。一天,我聽到講道交通中說:「經歷神的作工凡事千萬別根據人的觀念、撒但邏輯來衡量,你只能根據神的話尋求真理,人如果有理智的話就得學會順服,有些順服是有原則、有道理的,有些順服就是守規條,得不著答案了就只能先這麼實行,這是沒辦法的辦法,就按這個原則來。等你順服一段時間,你可能就得著一個結果,『我這一順服還挺好,那時我要是不順服就犯大錯誤了,就抵擋神了,這一順服免了災了,免了禍了』,你就慶幸。經歷神的作工可千萬別用人的觀念衡量,你要是用人的頭腦一推理,推出個錯誤結論,走上錯路,那就不可挽回了。」(摘自上面的交通《真實的信心是經歷出來的》)聽了講道交通中這些話,我有了信心去經歷神的作工,雖然對神擺設的環境看不透,還不明白神的心意,但我不能用自己的觀念、想像猜測神,免得對神產生疑惑,更不能根據撒但邏輯來衡量,我先順服下來,相信神會帶領我的。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得看清楚,神不管在哪個期間、哪個階段作工作,都需要一部分人來配合,這一部分人配合神的作工或者配合傳福音,這是神命定好的。……你們哪個人盡現在的本分是偶然發生的,像抓鬮似的,抓到哪個算哪個?不是偶然的,那是神萬世以前就命定好的。什麼是命定好的?細節是什麼?在神的整個經營計劃當中,神早就計劃好了,你來人間多少次,最後末世你生在哪個家族哪個家庭裡,你的家庭是什麼條件,你是男性還是女性,你有什麼特長,你是什麼文化,你有什麼樣的口才,你是什麼素質,你是什麼長相,你多大年齡來到神家開始盡本分,到一定時間你開始盡神託付你的那個本分的時候你該做什麼,一步一步神早就給你定好了。在你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在你前幾代來的時候,神就把最後這一步你要盡的本分都給你安排好了。這可不是玩笑啊!連你現在能坐在這兒,神都給你命定好了,這都不是小事啊!你梳什麼髮型,你長多高,你眼睛多大,你身體狀況怎麼樣,你多大歲數有哪些閱歷,神讓你做什麼事你能承擔起來,你有那個能力,你具備那個才幹,神早就給你定好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的實行原則》)神的話使我看到神作事有計劃、有原則,有時間、有步驟,特別的實際,一步步都給人安排好了,神作事是對人最負責任的,這是由神的性情決定的。我們每個人的一生都由神擺佈安排,自己根本掌握不了自己,我什麼時候來到神面前,什麼時候盡什麼本分,我的素質、文化、身量如何,能擔起什麼責任,這些神早已命定、安排好了。我不能憑自己的意思無理智地要求神,讓我在家養病、裝備真理我就應進入順服神的真理實際。此時我反省自己:我總以為自己在外地盡本分能堅持好幾年,這次安排我回家盡本分我也接受順服了,而且有病還願意盡本分,就覺得自己是順服神的人了。可因著環境暫不安排本分讓我在家靈修時,我心裡就抵觸順服不下來了,覺得自己不盡本分前途歸宿不就沒有了嗎?猜疑心也出來了,回來時向神立下的心志「不再有自己的選擇,不再發怨言,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成了欺騙神的謊言。這個時候,我才看到自己不但不能順服神,還能講理埋怨、不服不滿,自己信神這麼多年撒但性情並沒有變化,自己的本性仍是與神不相合的。生命進入的交通中說過:「『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有些人說他信神多年了,也明白不少道理,也沒作大惡,就是性情沒有變化,這是怎麼回事啊?能說他們是抵擋神的嗎?不管你信神多少年,你的性情如果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一十三輯》)此時,我才感到自己的情形很危險,看到自己在臨到的事上不注重尋求真理、順服神,還能硬著頸項與神對抗,妄想讓神按著我的觀念想像來作,這是最悖逆神的表現。信神的人不順服神,卻悖逆、抵擋神是觸犯神性情的事,後果非常嚴重。認識到這些,我感到恐懼戰驚,晚上睡不著時,我就起來禱告、看神的話,我看到了一段神的話說:「多少時候你們誤解我所作的,但你知道我是何等地愛你們嗎?唉!就是不理解我的心,無論你們以往怎樣地疑惑、虧欠於我,我都不記念,但我揀選你們為的是照我的心意去行。……你可知道周圍的環境都有我許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給你的環境裡來滿足我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六篇說話》)神的話使我體會到神對我的愛,感受到神就在我身邊看顧保守、帶領著我,神審判我的悖逆敗壞,同時神還用話語提醒、勸勉、鼓勵著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不誤解神,我有悖逆,有敗壞,曾抵擋過神,但只要認識後能醒悟回轉,以往的過犯神並不紀念、也不追究,神只希望我能認識神的作工,學會在所在的環境中尋求真理順服神,達到滿足神的心意。明白神心意後我感到很自責、虧欠,看到自己太沒有良心理智了,不理解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不體會神對我的愛,我也暗立心志不能再傷神的心了。

向神立下的心志

於是,我順服下來,放下自己的虛榮臉面和兒媳交通了自己的情形,我說:「現在環境特別緊,我出去聚會不安全,咱們倆在家裡聚會吧!咱們一起交通真理,互相幫助、扶持,你看到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就給我指出來。」兒媳很高興地說:「好啊!看到你自從回來,就一直盼著出去盡本分,總認為盡不上本分就會被神撇棄,你這種想法是錯謬的,是誤解神,你應該在神擺設的環境中,尋求神的心意。我記得神的話說:『不合你觀念的事要順服起來就像嚥沙子,難以下嚥,難受啊,扎心哪,痛苦啊,有理不能講,心裡憋屈,一肚子全是委屈,沒處訴說……』(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當神擺設的環境不合我們的觀念時,肯定很難順服,會覺得委屈,甚至還會有很多的理由,但不管怎樣我們得相信,神擺設這樣的環境肯定有咱該學的功課,你先順服,安靜下來反省這些年你能放下家中的一切在外邊盡本分,到底追求的是什麼?受什麼撒但毒素和看事觀點支配,又是什麼導致你在神擺設的環境中不能順服下來?你禱告尋求尋求神的心意吧!」聽完兒媳交通後,我靜下心來到神面前開始反省認識自己,在神擺設的環境中為什麼沒有順服?信神這麼多年到底追求的是什麼?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信神並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為了獲得某種利益,或者逃脫災難之苦,人才有了一點點順服的成分,這種順服都是有條件的,都是以個人前途為前提而順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若你的存心不是為了順服神,而是有別的目的,那麼,你的所說所做以至於你在神面前的禱告,甚至你的一舉一動都屬於抵擋神的,即使你話語溫柔、態度溫和,你的一舉一動、你的表情在人看來都合適,似乎是一個順服者,但就你的存心來說,就你信神的觀點來說,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抵擋神,都是作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信神就當順服神》)「現在多數人都是這種情形:為著得福我得為神花費呀!為得福我得為神付點代價呀!為得福我得為神撇棄一切,為得福我得完成神的託付盡好我的本分。這是受得福存心支配的,完全是為得神的賞賜、為得著冠冕才為神花費的,這種人心裡沒有真理,肯定只明白一些字句道理到處炫耀,所走的路正是保羅的路。這種人信神就是一個勁兒地作工,在他的心中好像工作作得越多證明對神越忠心,作得越多肯定神越滿意,作得越多肯定在神面前越該得冠冕了,保證在神家得福最大。他認為如果能為基督受苦,能為基督傳道,能為基督死,性命都不顧,並且把神所託付的本分完成好,這就是神最祝福的人,這就是得福最大的人,肯定就是得冠冕的人。這正是保羅所想像的、所追求的,正是保羅所走的路……雖然你沒打算走保羅的路,但是你的本性就這麼支配,你也是身不由己正是這麼往前走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神的話把我信神的卑鄙存心揭示得淋漓盡致,反省自己信神跟從神的確是帶著得福的存心目的,並不是追求認識神,得著真理,達到性情變化,也不是為了順服神,還報神的愛,盡到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我盡本分帶有自己的存心與摻雜,注重外表受苦,撇棄花費,完全是為了自己的前途命運,為了得著一個好歸宿,有好的結局,享受天國的福分。這樣的勞苦作工,付出花費,根本沒有體貼神心意的成分,對神沒有愛,沒有理解,沒有體貼,而是在欺騙神,與神搞交易,這樣的追求觀點不對,走的正是保羅的路,永遠也不可能得著神的稱許。因著我的存心不對,所作出來的在神看盡都是惡,這樣的人在神的眼中就是作惡的人,是抵擋神的人,讓神厭憎、恨惡!想想我信主時能熱心傳福音、牧養教會,完全就是為了自己將來能夠進天國、享受天國的福氣。接受了全能神的作工之後,我為了得到神的祝福與美好的歸宿,更是撇家捨業地傳福音,盡各方面本分。當讓我盡文字本分時,雖然年齡大但我不受轄制,照樣和弟兄姊妹一樣點燈熬油,積極學習電腦,掌握寫文稿的原則,努力地把這方面本分盡好,其目的就是為了能夠得到神的賞賜。當我身體有病讓回家調養盡點力所能及的本分時,雖然我外表也能接受順服,但這種順服只是一種假象,不是為了維護教會的工作,也不是為了滿足神,只是建立在自己的前途、歸宿的基礎上的順服,當神主宰安排的人事物不合我的觀念時,就立刻消極軟弱了,我能有這樣的表現不正顯明了我的順服與盡本分中的摻雜與存心嗎?正如神的話說:「人以前憑什麼活著?人都是為自己活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人本性的概括。信神也為自己,得福更為自己,為神撇棄是為自己,為神花費還是為自己,為神忠心也是為自己,總之,都是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上都是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為了自己得福,是為了得福撇下一切,為了得福能受許多苦,這些都是人敗壞本性的實證說明。」(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外表的改變與性情變化的區別》)「他所作所為盡佔便宜,時時處處都在搞交易,那麼可以肯定他的本性就是唯利是圖,他處處為自己,他是無利不起早,他是最自私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揭示出事情的真相,在真理與事實面前,我感到無地自容。不禁回想自己信神一路走到今天的點點滴滴,這些年來,我常把「神家的事再小也是大事,自己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應以神家利益為重」這些話掛在嘴上,家裡無論有什麼事我都能放下,一直注重勞苦作工、跑路花費、傳福音,特別是有幸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知道全能神就是重歸的主耶穌,是來提接我們進天國的那一位,我付出花費的勁頭更大,不管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再難也順服,從來不打折扣,甚至遭受中共逼迫抓捕,我也從未動搖過,仍一如既往地盡上自己的本分,在外盡本分有時也會想家,臨到病痛也曾多次灰心軟弱過,但一想到神給人的應許,我就有「信心」背叛肉體……因著自己這麼多的花費與付出,我自認為自己是順服神、合神心意的人,想到將來能享受天國的福分就有使不完的勁,覺得受再大苦也值。然而今天藉著身體有病又加上環境不好不能盡本分,就把我這麼多年為神花費的實底徹底暴露了出來,我外表打著「為神、愛神」的幌子,其實全是為自己,我是為逃脫末世大災難,怕下硫磺火湖受地獄之苦,才信神跟從神、為神撇棄花費的,並不是為順服神、滿足神。我的付出只是交易換取、假象與欺騙,正如神話所揭示的一樣,完全是受自私卑鄙、唯利是圖的本性支配的。神的話說:「我對人歷來要求都很嚴格,若是你的忠心裡有存心、有條件,那我寧可不要你的所謂的忠心,因為我厭憎人用存心來欺騙我,用條件來勒索我,我只希望人能對我忠心無二,做任何事只是為了一個『信』字,都是為了驗證一個『信』字。」(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真是信神的人嗎?》)神是聖潔的,神絕不允許有污穢敗壞存留。我信神跟隨神的存心、對神的信中滿了摻雜與交易,又怎能不讓神噁心、厭憎呢?我想到神說過:「我是向聖潔之國顯現,向污穢之地隱藏……」(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九篇說話》)面對神的審判,我特別蒙羞,現在想想:我為什麼願意去文稿組盡本分?我真是在急神所急、想神所想,是為愛神、體貼神心意嗎?我裡面的存心到底是什麼?為什麼聽到讓我在家靈修就心裡痛苦難受,滿了埋怨,不就是怕自己盡不上本分,神工作結束後自己沒有預備上善行,沒有好的歸宿嗎?我原以為能在上層文稿組盡本分,只要跟從到底就能蒙拯救,當有病回本地就想只要能盡上本分也能有機會蒙拯救。可當安排我在家裡養病什麼本分盡不上時,就擔心自己不能蒙拯救,為此便活在消極中,甚至誤解神不拯救我了,也沒有信心追求真理了,心裡想的是自己的前途命運,信神多年卻沒有得著真理,在神所擺設的人事物、環境中,對神的心意不明白,對神的主宰也沒有真實的認識,根本就沒有真實的順服,還能埋怨、誤解神,看到自己沒有性情變化,盡本分是為自己,預備善行也是為自己,怕盡不上本分還是為自己,我自私卑鄙想用外表的撇棄花費盡本分來和神搞交易。這時,我不禁想起了神的話說:「未經撒但敗壞的人本是順服神的,本是聽神話就順服的,本是理智、良心健全的,本是人性正常的。當人經撒但敗壞之後,人原有的理智、原有的良心、原有的人性都麻木了,都被撒但破壞了,這樣人對神的順服、對神的愛也都失去了。人的理智失常,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對神的悖逆越來越多、越來越重,但人還不知道也不認識,只是在一味地抵擋、一味地悖逆。……正常的理智是指對神有順服、有忠心,對神有渴慕,對神能絕對,對神有良心,是指對神一心一意而不故意抵擋。不正常的理智就不是這樣了,人經撒但敗壞之後就對神產生觀念,對神無忠心、不渴慕,更談不上良心,故意抵擋神、論斷神而且還背後謾罵神,明知是神還背後論斷,根本沒有一點順服的意思,只是一味地向神索取、向神要求。」(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藉著神話語的揭示與事實的顯明,使我認識到人類被撒但敗壞之後,都失去了原有的良心理智,常常對神產生觀念、誤解、埋怨,人的性情都變成了畜生一樣的性情,完全都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等各種撒但的生存法則、處世哲學活著,自私卑鄙、唯利是圖,滿了交易、摻雜,對神根本就沒有順服,更沒有忠心。想想我信神多年,雖經歷了一些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但還會身不由己地悖逆神,不能完全地順服神,根源就是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撒但毒素支配,致使我失去了人該有的良心理智。為神花費本來是一個受造之物應盡的本分,但我憑自私卑鄙、唯利是圖的撒但本性活著,打著為神花費的旗號滿足自己得福的慾望,這樣盡本分的實質就成了與神搞交易了,我這樣的花費不是在悖逆神、欺騙神嗎?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啊?我這才看到自己以往所做的都是些外表的順服,是憑著自己的天然個性、憑著熱心做出來的,根本不是憑神的話實行出來的順服。我的生命性情沒有變化,根本不可能活出順服的實際來,我這樣的追求絕不會得到神的稱許,若不是神今天擺設這樣實際的環境顯明我,我憑著「只要追求盡上本分就有好的歸宿」這樣錯謬的觀點走下去,即使現在能盡上本分,最後還會因著自己性情沒變化被神淘汰。就像保羅一樣勞苦作工多年,但抵擋、悖逆神的本性絲毫沒有變化,最後因抵擋神被打入地獄之中,他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呢?揣摩著神的話,我認識到這次病痛的臨到是神對我的愛與保守,藉著這個病把我不對的存心與所走的錯誤道路顯明出來了,使我來到神面前尋求明白神的心意,認識自己脫去敗壞得著真理,這才是神讓我經歷病痛的良苦用心,我心裡滿了對神的感激和愧疚,更恨惡自己太瞎眼,太愚昧!若不是神擺設這樣的環境,我若還在上層文稿組盡本分,或回到本地教會就馬上安排我盡本分,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走保羅道路的實質還看不透,真走上與神為敵的道路,到那時後悔也晚了。這時我才明白神雖然作的不合我的觀念,但這正是我生命的需要。在神的審判中我看到了神對我的愛,對我的保守與拯救,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這樣走下去,最終必然沉淪滅亡。我從心裡感謝神,同時也恨惡自己的悖逆,更覺得虧欠神,我流淚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擺設這樣的環境,顯明我的敗壞性情,才使我認識到自己的順服都是有條件、有選擇的,是在與你搞交易,是抵擋你的。神啊!我願悔改,不再憑自己的觀念想像、撒但邏輯來衡量你的作工,我願接受你的審判刑罰,順服你的擺佈與安排,追求性情得變化。」

追求性情變化

接下來,我尋求神的心意,在這樣的環境中該怎樣經歷,看到神的話說:「盡本分做些正面的事屬於什麼?是不是在實行真理呀?(不是。)那是在做什麼呢?是不是在出力呢?這就等於神僱了一個勞力,為神出力。你不追求真理,你沒進入真理實際,你就是在出力!神願不願意看到他要拯救的人光在那兒為他出力而不能按照他的話實行,滿足他的要求,達到蒙拯救呢?神願不願意看到這一幕?(不願意。)為什麼不願意呀?(神造人是為得著人。)這話對了,神造人是為得著人,神造了萬物都是給人享受的,不是讓人出力的。為什麼說人能為神這樣出力,這樣賣力,神還不滿意呢?(這不是神所要的。)神要的是什麼?(要的是人的真心。)難道人在這兒出力不是真心嗎?這些話題你們說不清楚。就是說,你在這兒出力無論是真心的還是實意的,不管你的出發點是什麼,神沒得著你這個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話使我明白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就是要成全得著一班與神同心合意、真心順服神愛神的人,為神作見證。神不願意看到我信神這麼多年不明白他的心意,只知道外面出力而不追求真理,更不願意看到我私存盼望,只知一味地向神索取,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卻不能真正體貼神心意,為見證神而做而活,這樣即使我為追求自己的理想跑斷腿、累斷腰,最後仍是作惡的,必落在黑暗中哀哭。神作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智慧、神的心意在其中。這次的試煉對我就是一個顯明,暴露了我為神花費的存心是只為得福,也暴露了我信神的摻雜,這樣信神、為神花費根本就不符合神的心意、神的要求,我裡面有這樣的摻雜,又怎麼能成為真實順服神的人?交通講道中說:「什麼人才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呀?什麼人才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來盡自己的本分?這是認識神的人才能做到的,這是最有良心理智、具備正常人性的人才能做到的。……真實的信心、真實的順服都是因認識神而達到的,要是沒有真實的認識能有這樣的順服嗎?不可能。……那今天我們盡本分該不該真實奉獻自己為神作工啊?該不該把自己交給神,接受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哪?無論臨到什麼事任憑神的擺佈安排,不求自己的前途命運,是死是活任神擺佈。這好不好?(好。)這就是為奉獻自己而作工,為遵行神旨意而作工。……如果只為了將來的歸宿,為了得福、進天國而撇棄而作工,後果是什麼?你還能不能追求真理了?能不能追求被成全?這就不好說了。你如果不是為了得著真理,不是為了被神成全活出一個有意義的人生,那你也不可能追求真理,也不可能走上被成全的路,是不是這麼回事啊?(是。)如果人只是為了前途命運、為了得福氣而作工,後果是什麼?那你就是在憑自己為神效力,你的為神花費作工就有摻雜了,如果這個摻雜不解決,你不管作工多少年、受多少苦都得不著真理,不能被神成全,這樣的人就屬於效力者了。神就是藉著人的存心,藉著撒但的詭計來效一步力,人的存心裡就帶著撒但的詭計,那個詭計就是出於撒但的,是出於敗壞肉體的。如果你明白神心意了,你背叛肉體、背叛撒但了,那咱就追求愛神,追求真理,追求被成全,為了得著真理奉獻自己,為了還報神的愛奉獻自己,為了被神成全奉獻自己,這樣我們在作工中就能得到神的成全。」(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五十九輯》)我從中明白了對神真實的信心、順服都是在認識神的基礎上而有的,對神沒有真實的認識就不可能有真實的順服,交通中也把受造之物盡本分應該追求什麼,怎樣追求,人為前途命運而盡本分的後果是什麼,等等這些交通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在乎自己怎樣選擇了。感謝神又給了我一次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機會,我願好好珍惜、把握,決不再辜負神。我願意順服神擺設的環境,不管教會安不安排我盡本分,最終神給我一個什麼結局,不再自己考慮、打算了,只管順服神擺設的環境,不再傷神的心。我想到自己雖然不能出去盡本分,但見證神是作為每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我就在家裡寫見證文章,把自己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神對我的愛與拯救寫出來見證神,這就是盡本分。雖然為躲避中共的追捕、迫害,我不能和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流、盡本分,只能自己一個人看神的話、聽講道交通、寫文稿,但我也接受神的鑒察,禱告依靠神。臨到不合自己觀念的事,自己不甘願接受時,能注重反省自己的存心、流露,尋求順服神的心意,盡本分擺正心態,不再為得福而盡本分,只為盡一個受造之物該盡的本分,這是我當有的良心理智。就在我放下自己不對的存心,願意實行真理、順服神時,我體會到了原來按神的話實行這麼好,越與神親近、尋求、揣摩神話,神越開啟,明白得著的真理越多,每一天實行真理的機會太多了,這是我以前沒有體嘗過的,我心裡感到踏實、平安、喜樂。

一天,兒媳回來說:「媽,有你的信!」我急忙打開看到是教會通知我到文稿組盡本分。那一刻我心裡滿了對神的虧欠,想到自己這麼敗壞、悖逆,傷透了神的心,神還憐憫拯救我,等待著我回轉,並給我盡本分的機會。此時我感動地流下眼淚,想起神的話:「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揣摩著神的話語,我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我是你所造,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你賜給的,我享受你的愛太多、太多,我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的選擇。神啊!我只願順服你的一切擺佈安排,珍惜你給我這次盡本分的機會,盡好本分來還報你愛!」

第二天,我就去了文稿組盡本分。在盡本分中看到自己缺少太多,對各方面的真理原則都沒有掌握,素質差、身量小,真的不配擔當這麼重要的託付,但我知道這是神的恩待、高抬,更是我一個受造之物該盡到的責任。我立志不管遇到什麼難處都和弟兄姊妹一起禱告依靠神,尋求摸神的心意,尋求真理原則,共同把本分盡好滿足神心意。就如神的話說:「神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代價,都付諸心血代價,都有他的心意,在每一個人身上都有期盼,都寄託了希望,他的心血代價白白地賜給這些人那是神心甘情願的,他的生命、真理供應給每一個人那是心甘情願的,所以,神這樣作的目的是什麼人如果能理解,神就感到欣慰了。你如果能接受,能順服,一切從神領受,神就覺得這心血代價沒有白付,就是你沒有辜負神的良苦用心,你在每次的環境當中都有所收穫,沒有辜負神對你的期望,神在你身上要作的達到了預期的果效與目標,神的心就滿足了。如果你總不接受,總拒絕,總對抗,神的心著不著急呀?神的心會擔憂、著急,說:『這麼給你擺設環境,付了這麼多心血代價,在你那兒怎麼收不到果效呢?怎麼不見效呢?怎麼作不到你裡面去呢?』看不到結果,所以神會傷心。他傷心的原因是什麼?是因為你麻木、愚昧、遲鈍、頑固,他為你的生命負責,擔憂,著急,上火,神傷的是這個心。」(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揣摩著神的話,我心裡感到特別的虧欠神。回想信神這麼多年,是神一步步帶領、保守我走到今天,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太多、太大了,神的心意是巴望我能明白他的良苦用心,追求真理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活出神話語的實際,最終達到蒙拯救、被成全。我明白了神精心擺設這些環境來熬煉我,是為了使我認識自己自私卑鄙、唯利是圖的撒但敗壞本性,也是為了潔淨我裡面得福的存心,更是為了使我放下前途命運,能真實的順服神。經歷了神的顯明與審判,使我對信神、盡本分不對的存心與追求有了些認識與扭轉,對神的性情和神的愛也有了一點真實的體會,明白了受造之物盡本分是天經地義,應不講理由、沒有條件,盡心盡力、盡職盡責地順服完成,也認識到自己不追求進入真理實際,性情不變化太危險,隨時都會因做出悖逆、抵擋神的事而遭受神的懲罰。感謝神!今天我能在病痛的顯明中、在神所擺設的這樣的環境中學到功課,對自己的敗壞能有些認識,對神的心意能理解明白一些,也有了實行的方向與路途,這是神對我的憐憫、恩待。神的心真是太美善了,神所作的一切都是我生命的需要,都是對我的拯救和成全!在這樣實際的經歷中我才能對神、對神的作工越來越有認識,對自己悖逆、抵擋神的實質也能看透一些,敗壞性情也逐步得著變化,因著明白真理接受真理作生命,對神才有了真實的順服。我知道就自己現在所認識明白的真理還太少、太膚淺,能實行出來的還太有限,遠遠達不到真實的順服,需更多地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從中明白得著更多的真理,早日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來榮耀、見證神。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