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為地位賣命了

楊 軍

  編者按:她叫楊軍,是一個特別喜歡追求名譽地位的人,曾經把出人頭地看得高於一切。在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這十年期間,她因追求地位經歷了多次審判刑罰,慢慢明白了一些真理,看清了追求名譽地位就是虛空,帶給自己的全是痛苦,楊軍醒悟了,她不再為地位賣命了,從此走上了正確的人生道路。

為得到高的地位受苦付出,卻臨到慘痛的失敗教訓

  2016年7月,我被選為教會中層負責人,心裡既高興又有點受寵若驚,想著在那麼多弟兄姊妹之中選中了我,那說明我比別的弟兄姊妹追求,比他們都強。此後,我整天活在自我欣賞中,覺得誰都不如我,跟弟兄姊妹聚會也是誇誇其談,當別人交通完自己的經歷後,我就把自己的經歷交通一遍,讓弟兄姊妹按照我的經歷去實行,當看到弟兄姊妹都向我投來讚賞的目光時,我心裡別提多美了。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有一次,上層負責人過來持選舉,要從我們幾個人之中選出兩名組長,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便蠢蠢欲動:「這次我能不能當選組長呢?」同時又在心裡衡量著四個候選人:A姊妹信神有根基特別穩重,臨到事有敬畏神的心,而且盡這個本分時間最長,其中一名組長應該非她莫屬;我與B姊妹年齡相當,在工作上我沒有B姊妹有負擔,可我在別的方面比姊妹強,另一個組長人選可能會是我吧!可事不遂人願,A姊妹與B姊妹當選了組長。結果出來時我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難受:弟兄姊妹沒有選我,說明我在他們心裡並沒有好的印象。我越想越失落,甚至約好跟弟兄姊妹見面的事也不想去了。到了下午,一個弟兄過來與B姊妹熱情地打招呼,沒有招呼我,我心裡更失落了,心想:「唉!人家是組長啊,有了地位就是不一樣,我這沒名沒分的,就跟空氣一樣沒人看得見!」為了讓弟兄姊妹也能高看我,哪裡有路程遠的、需要出力的本分,我就爭著幹,再苦再累我也不發怨言,用「實際」行動讓弟兄姊妹看看我多有負擔!「雖然我不是組長,但我有能力獨立盡好本分,而且盡得比組長還要多,這樣,下次我不就有機會當選組長了嗎?或許她們兩個做不好被撤換也說不定呢,到時不就非我莫屬了!」想到這兒,我盡本分更有勁了。過了一段時間,帶領來信要從我們幾個姊妹中挑一個比較追求真理、有負擔的人去參加上層帶領的選舉,先讓我們推選。看完信我心裡美滋滋的,心想:「我這段時間的『付出』相信你們也都看在眼裡了,這次說什麼也該輪到我了吧?」正想著,B姊妹對我說:「這次打算讓你去。」我一聽,心裡別提多高興了,可又故作鎮靜地說:「那也得大家都推選我才能去呢。」為了打探另外兩個姊妹的意見,我又單獨去問她們推選的是誰,她們都說:「我們推選的是B姊妹……」我一聽急了,還沒等姊妹把話說完就打斷了她們的話,說:「我感覺B姊妹不合適,她對人都沒有分辨……你們是根據什麼原則推選的?」她們就心平氣和地對我說:「我們根據神家選舉的原則推選的,B姊妹是個追求真理的人,她在本分上有負擔,我們遇到難處的時候她也能跟我們交通神的話,解決我們的一些現實難處,從這裡看到她具備一些工作能力,我們覺得B姊妹是最合適的人選。」聽完姊妹們的評價,我心裡酸溜溜的,對B姊妹即羨慕又嫉妒,心想:「這下你可出風頭了!沒想到我這麼努力表現自己也得不到大家的認可,唉!即使再吃苦又有什麼意思呀?」我既灰心又失望,盡本分也沒有以前那麼主動了,而是被動地等著別人安排工作,有時連已經安排好的本分都能忘了,整天丟三落四。不僅如此,臨到事也不會學功課了,總盯人鑽事不認識自己;落實工作的時候對弟兄姊妹不是卡就是壓,以致弟兄姊妹都受我轄制;B姊妹根據我這段時間的表現給我交通真理幫助我,我不但不接受,還認為她在故意跟我過不去。此時,我靈裡已麻木黑暗到一個地步,早已失去聖靈作工。在教會選舉期間,雖然我外表上也在跟弟兄姊妹交通選舉的原則,可只是在守規條、走過程而已,導致選出的帶領同工都不合用,打岔攪擾了教會的工作。當B姊妹向我了解情況時,我不但不反省認識自己,還理直氣壯地說是根據原則選舉的,拒不承認自己作惡的事實。我的剛硬悖逆激起了神的怒氣,不久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我負責的兩個小區都出現了嚴重問題:選出的帶領作不了實際工作,致使弟兄姊妹過不上正常的教會生活,而且我不按原則隨意撤換澆灌新人的人員,導致新人得不到及時澆灌,很多新人都消極了……兩個小區被我搞得烏煙瘴氣。帶領來了解工作,看到我已沒有聖靈作工,就把我撤換下來靈修反省。

枫叶飘落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失去地位後,我心裡特別痛苦,一想到姊妹們還在盡著本分我卻沒有機會了,眼淚就不由自主地往下流,特別聽到講道交通中說:「還有的人追求地位,地位越高野心越大,做了教會帶領覺得『教會帶領太小,我得做區帶領,按我的才幹那是區帶領的才幹』,做了區帶領呢,不說把工作作好,把本分盡好……一看別人也不比他強多少,還想做聖靈使用的人,最後還想當神,說活著就是基督,這等人走的是什麼道路啊?老想控制神選民與神爭奪權力,這犯了死罪了。神給你本分,你不接受託付,你老追求地位,這是不是有點邪門啊?神給人的是託付,是本分,你要啥地位呀?那地位值啥錢哪?你要地位是死,你接受託付那是活,這是祝福,而你把託付沒接受,把地位接來了,你寶愛的是地位而不是託付,這是不是背叛神的表現哪?這樣人最後敗在什麼地方了?敗在地位上了。」(摘自《講道交通(八)·實行認識自己必須解決的偏差與誤區》)交通中的字字句句都是對我的審判刑罰,把我追求地位、為地位奔波的表現與醜態揭示得淋漓盡致。我反省自己自從盡上中層帶領的本分就覺得自己不得了,還總想繼續被提拔,臨到選組長時我就競爭當組長,結果沒有被選上,就活在消極軟弱中,甚至破罐子破摔;當上層帶領來信讓推選人去參選帶領時,我便蠢蠢欲動充當急先鋒;當看到推選的是另一個姊妹時,我就心存嫉妒並有意貶低她;因沒有得到地位,我開始灰心失望,失去了盡本分的動力,滿了應付糊弄,坑害了弟兄姊妹,也給教會工作帶來了一些虧損和攔阻。看到自己這一路走來,不在神給的託付上下功夫,處處為地位患得患失,活得真是苦不堪言。我寶愛地位不寶愛神給我的託付,為得到更高的地位處心積慮地樹立自己,走的不正是敵基督滅亡的道路嗎?此時我更加消極,躺在床上像散了架一樣,動都動不了了,呆呆地望著天花板,喃喃自語:我真的就敗在地位上了嗎?我該怎麼走以後的路呢?痛苦中我來到神面前禱告:「神啊!我知道我的所做所行令你厭憎、恨惡,但我不願活在消極中,願神帶領、開啟我,使我能明白您的心意。」禱告後,我打開神的話看到:「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叫信神』。多少年來,人賴以生存的思想腐蝕著人的心靈,以至於人變得奸詐、懦弱而又卑鄙,人不僅沒有毅力、沒有心志,而且變得貪婪、驕縱,根本沒有一點超脫自我的心志,更沒有一點擺脫這黑暗權勢轄制的勇氣。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於人信神的觀點仍是醜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觀點一說出來簡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無能、卑鄙而又脆弱,對黑暗勢力不感覺厭憎,對光明、真理卻不感覺喜愛,而是盡力驅逐。」(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看完神的話,眼淚已模糊了我的雙眼,神的話說得太明白了,今天我能臨到這些環境,正是神對我的拯救。想想自己被選上負責人後,整天想的都是怎樣能穩固自己的地位,當聽到弟兄姊妹誇B姊妹時,我心裡怎麼也平靜不下來,就想與她爭,每天挖空心思地想怎麼做能得到大家的贊成。看到我盡本分接受的是地位,把神的託付丟在一邊,我已經走上了錯誤的道路,再這樣走下去就是死路一條。神及時的審判刑罰制止了我作惡的腳步,神這樣的作工才是對我最實際的拯救。想到這兒,我懊悔不已,恨自己太瞎眼,不明白神的心意還誤解神,我真是太沒良心了。我來到神面前悔改:「神啊!我錯了,我不該為了追求地位,喪失了人格尊嚴、失去理智,我願向您悔改,如果以後還有機會,我願好好盡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來滿足你。」之後藉著我實際的配合讀神的話、尋求真理,慢慢地,我的情形也有了好轉,又恢復了聖靈作工。

向主祷告

禁不住地位的誘惑,老病重犯後的反思

  一段時間後,教會又給我安排了新的本分。當聽說又可以盡本分了,我興奮得一夜都沒睡著,心想:「我一定要抓住這次機會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不能再悖逆神傷神心了。」可因我追求地位的本性太頑固了,臨到合適的環境我又老病重犯。2017年10月,我到了文稿組,因我特別喜歡用電腦打字,給我安排這個本分我很感恩,好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又想:「以往那麼多的帶領工人撤換後重新盡本分時,都有了一些成果,我也得做出個成果給弟兄姊妹看看。」於是,我加班加點地整理文稿,別人都睡了我還不睡,別人都沒起床我就起來了,經過兩個月的努力,我終於整理出一篇合格的文稿。負責人看我們工作有些果效,又把一個比較重要的本分交給我們負責,我心裡興奮不已,沒想到自己剛進組沒多長時間就得到負責人的器重了,我要好好幹,到時候這項本分也有果效了,不就有我的一份「功勞」了嘛,那多風光啊!之後,我就鉚足了勁盡本分,當工作稍有點成果,眼看著離自己出頭露臉的機會不遠的時候,帶領突然來對我說:「姊妹,現在有處教會的一個帶領和兩個同工被惡人舉報,她們現在不能再拋頭露面盡本分了。現在那處教會的人員很薄弱,傳進來的一些新人還沒有根基,有的新人臨到一點事因不明白真理就活在消極中,需要及時澆灌扶持。我們準備近期安排你到那邊教會盡這個本分。」聽了帶領的一番話,我心裡有些不樂意,心想:「我盡本分的效率還是很好的,而且我在這裡還挺重要的,你怎麼讓我走呢?負責人要知道了肯定也捨不得讓我走。最主要的是,眼看著這項重要的本分都快要做出成果了,我要是走了,之前的努力不都白費了嗎?還上哪兒露臉去!」可轉念又一想,帶領這樣安排也不是出於她個人的意思,每天臨到的事都有神的主宰安排,我無奈地說:「姊妹,你們根據工作的需要來安排吧,你們看我適合盡這個本分那我就接受。」之後,我回到屋裡往電腦前一坐,心裡空落落的,也不知該幹什麼了,心裡特別亂。姊妹們看出我的情形不對了,就關心地問我怎麼了,我很難過地說:「我要調本分了……」話還沒有說完,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她們安慰我說:「不就是調本分嗎?又不是沒有本分盡了,只不過是換一樣本分罷了。」我哭著說:「我不想失去這個本分。」心裡難受的同時還有嫉妒的意念:你們倒好,還能繼續在這裡盡本分,我卻沒有機會再盡這個本分了。等她們都走了,屋裡空空的就剩我一個人,我趴在床上哭了起來,邊哭邊跪在床上禱告:「神啊!我現在心裡特別痛苦,不知道接下來該幹什麼,願神開啟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打開機子看到神的交通說:「哪個人活著都受了許多苦,但人卻都不知道是為什麼,也沒有人細琢磨人受這些苦的根源是什麼、到底值不值,也沒人琢磨人的這種活法到底對不對。小時候,人就想著能有好衣服穿,能吃到好的,這就活得很快樂;再大一點,人就琢磨好好上學讀書,能出人頭地,自己以後有好日子過,有名有利;再大一點就想掙到財產,在這個世界當中混到一席之地,有名有利,有權有勢,沒人敢欺負,做人上人,不做人下人,不做賤人,不想做平民,想當官,想統治、控制別人,不被別人欺負……人這一步一步的都是為了什麼?為什麼人這樣想?為什麼人是這樣活著的?人沒路,是吧?」「人這一輩子活著做什麼來了,外邦人不明白,你們是不是明白一些了?現在你們盡的這些本分有價值啊,也可能暫時你看不到效果,暫時沒有收到很好的效應,但是長遠來看,這些如果做好了,對這個人類的貢獻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這比任何東西都寶貴,都值錢,都有價值,它要存到永遠,這就是每一個人的善行,是值得紀念的東西。人這一輩子除了信神走正道,為什麼活著都是虛空,都不值得紀念。你就是做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上過天,登過月球,沒用,你就是搞一項科研成果,對人類有點好處、幫助,沒用,這一切一切都要廢去,唯獨什麼不廢去呀?唯獨神的話,唯獨對神的見證,見證造物主的所有所有的這些產品、見證,人的善行,都不會廢去,這些東西要存到永遠,這些東西太有價值了。所以你們就放開手腳做吧,把自己這點精力、心血都用上,這個值啊!」(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活得才有價值》)神的話把盡受造之物本分的價值與意義向我們打開了,更把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憑撒但毒素活著的痛苦根源揭示了出來。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追求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有價值,憑著撒但的哲學活著與世人追求的觀點一樣,總為名利追求只能越來越痛苦不堪,活得沒有真正的人生價值。回想當帶領讓我到教會盡本分時,我就傷心難過,覺著自己盡這個重要的本分離出頭露臉只有一步之遙了,在這緊要關頭帶領卻這樣安排,這要是讓弟兄姊妹知道了會怎麼看我?我傷心難受的主要原因就是因自己的慾望沒有得到滿足,覺得回到教會扶持新人帶領也看不到,那是一個不起眼的本分,沒法出頭露臉了。從這些流露中看到,我所追求的都是自己的奢侈慾望,為了地位、臉面拼死拼活地爭,越爭我嫉妒的心越大,靈裡越黑暗,最後失去了聖靈作工。明知道地位、名利給我帶來的都是痛苦,卻無力擺脫,看到撒但的毒素種到我裡面太深了,已成了我的生命,使我硬著頸項走上抵擋神的道路,這不正是撒但的本性嗎?走的不正是沉淪滅亡的道路嗎?今天藉著調本分正是神對我的保守,是為了讓我不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這是神對我的愛啊!這時我才明白,神及時的審判正是對我的拯救,我需要什麼場合只有神知道。到教會扶持人也正是我的缺少,是神交給我的託付,也是我的義務和職責,我應該迎合。這時我的情形扭轉過來了,從心裡願意順服神這樣的主宰安排。

尋求真理,看透名利的實質,擺脫名利的枷鎖

  到了這處教會後,我發現兩個帶領因工作上出現的各類問題正活在消極的情形中。我心裡為自己抱屈:「我不比她們兩個強嗎?讓我做教會帶領還差不多。」轉念又一想:「是不是先讓我扶持弟兄姊妹,等工作有果效了,隨時提拔我也說不定!」想到這兒,我又有勁了,之後就風風火火地投入到本分中。為了能有成果,我就有計劃、有目標地安排本分,比如教會還有多少需要扶持的新人,他們的觀念是什麼,該找哪些神的話和視頻幫助解決,我都做了充分準備。可是因我的存心不對,努力了半個月的時間也沒有解決弟兄姊妹的實際問題。看到自己這樣的作工成果,我心裡特別消極,不知該怎麼實行了。靈修時,我聽到一段講道交通:「有些人名義上是盡本分,『我是盡澆灌的本分』『我是盡帶領的本分』『我是盡傳福音的本分』,但只是掛個名,沒實際果效,這算不算盡受造之物本分哪?(不算。)也去做了,該說的話也說了,就是什麼果效也沒有,那這樣的盡本分算不算合格啊?(不算。)效力都不合格,盡本分一點果效沒有,連忠心的效力者都稱不上。保羅他夠不上盡受造之物本分這個原則,所以神不承認他是盡受造之物的本分,但是保羅效力效得好不好?他效力效得還是不錯的,對當時的教會有一定的果效,效力還算合格,是不是啊?保羅在恩典時代效力是合格的,如果拿到國度時代效力那就不合格了,就沒什麼果效了。」(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二輯》)交通中揭示的正是我現在的情形,想想在扶持弟兄姊妹時我該說的也說了,該做的也做了,但為什麼就沒有果效呢?這豈不說明我沒有盡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嗎?當我反省盡本分沒有果效的根源時才意識到,為了把本分盡好,使自己能出頭露臉,我起早貪黑地忙碌著,只注重出力幹活,卻忽略了自己的生命進入,即使流露敗壞也不尋求真理解決,成了一個純粹出力幹活與真理無關的人,若不是神擺設實際的環境,制止了我為名利追求的腳步,我肯定會一直錯下去的,感謝神對我及時的拯救。同時我也認識到,今天讓我盡扶持新人的本分,才是真正檢驗我實際身量的時候,在盡本分的過程中,當新人有問題自己卻幫助不了時,才看到自己的確沒有真理實際,不會高舉神、見證神,還不能把人帶到神的面前,真是太貧窮可憐了!這更使我認識到追求真理太重要了。看到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神話就是真理,神拯救人、定規人結局的唯一標準就是根據人有無真理,只有注重在真理上下功夫,最終明白、得著真理,這樣的追求法才是最合神心意的。而我卻鬼迷心竅,一味地追求地位名譽,雖信神十年,自己的身量還小得可憐,這不都是因我不務正業、不實行神的話造成的嗎?現在自己的追求法該轉變了,不然就算跟隨到最終也是一場空啊!之後在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實際上不管人的理想有多遠大,不管人的願望有多現實,多正當,人所要實現的,人所要追求的離不了兩個字,這兩個字在人的一生當中對每一個人都是至關重要的,這就是撒但要灌輸給人的東西。哪兩個字呢?一個字是『名』,一個字是『利』,那就是『名』和『利』,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也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任何的偉人,任何的名人,包括所有的人,一生所追隨的只有這兩個字——『名』和『利』,是不是這樣?(是。)在人看,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享受榮華富貴、享受人生的本錢;有了名和利,人就有了尋歡作樂、肆無忌憚地享受肉體的本錢。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裡,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麼是光明,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說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有的人會說:我們學習知識啊,無非就是讀讀書,學習點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別被時代淘汰,別被世界淘汰;學習知識無非就是為了自己的飯碗、自己的前途,為了溫飽。那你說有沒有一個人為了溫飽,為了解決吃飯問題,僅僅是解決吃飯問題而寒窗苦讀十年呢?(沒有。)沒有這樣的人吧!那他能受這些苦,吃苦這些年為的是什麼?為的是名和利。因為名和利在前面等著他,在召喚他,他認為得通過自己的努力、自己吃的苦、自己的奮鬥才能走上名利的道路,才能得著名利。為了自己以後的道路,為了自己以後的享受與更好的生活,他就要吃這個苦。你們說所謂的知識到底是什麼?是不是撒但在人學習知識的過程中讓人明白的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人生道路?是不是撒但灌輸給人的人生的『遠大理想』呢?比如說偉人的思想,名人的操守,英雄人物的英雄氣概,那些武俠小說當中俠客、劍客的俠骨柔腸。這些思想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人,也讓一代又一代的人接受這些思想,為這些思想而生存,而追求,不斷地追求,這就是撒但用知識敗壞人的方式、途徑。那撒但把人領上名利這條道路之後,人還能不能信神、敬拜神?(不能。)撒但灌輸給人的知識與它的生存法則,這裡有沒有敬拜神的思想?有沒有屬於真理的思想?(沒有。)那有沒有敬畏神遠離惡的實際呢?(沒有。)你們好像說得不是太肯定,但是不要緊,凡事只要尋求真理,就能得到正確的答案,有了正確的答案,才能走上正確的道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一个姊妹在桌前看神话书

通過揣摩神的話我明白了,撒但利用一個很溫和的方式把它的生存法則灌輸到我裡面,「人過留名,雁過留聲」「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等撒但毒素早已成了我的生命,支配著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從小到大我一直憑著撒但灌輸的這些毒素活著,幻想著自己也能像那些名人、偉人一樣幹出一番事業流芳千古。上學時,為了出人頭地,我刻苦學習、點燈熬油,但因素質有限沒能如願考上大學;到了神家,我依然不放棄追求名譽地位,為了達到自己出人頭地的願望,我每天不辭勞苦奔走在教會中,吃苦付代價也願意。當我的付出得到回報,成績一路直線上升時,我更認可了撒但的話「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當我得到高的地位後,看到弟兄姊妹不誇我而誇別的姊妹時,我心裡就嫉妒、排斥姊妹,深怕姊妹的存在蓋住了我的鋒芒,導致姊妹處處受我的轄制,在盡本分中不得釋放。看到姊妹消極我不但不反省自己,心裡還沾沾自喜,巴望姊妹不行才能顯出我來……回顧自己這一路走來,憑撒但的毒素活著使我越來越沒有人樣:自私卑鄙、詭詐、惡毒,活在沒有神祝福的黑暗之中痛苦不堪,每天都渾渾噩噩如同行屍走肉,沒有目標、沒有方向。想想我的所作所為與天使長有什麼區別呢?回想天使長總想牢籠控制眾天使,企圖讓人都聽它的,便公開與神分庭抗禮,處處與神爭奪地位,最終因觸犯了神的性情被神打到半空中。但它死不悔改變本加厲,神造了人類,它又要掌控整個人類,敗壞、殘害人類,處處與神為敵,最後受到神公義的懲罰。我也是一直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走的正是悖逆神的敵基督道路。雖表面看我勞苦花費,任勞任怨,可我的所做所行都是在搞自己的經營,處處維護在人心中的形象、地位,排斥、打壓對自己不利的人,弟兄姊妹處處受我轄制,不能全身心投入到本分中,嚴重打岔了神家工作。而我自己也常常活在黑暗中痛苦不堪,失去了神的同在。我再這樣走下去,不跟天使長一樣的結局嗎?等待我的也將是神公義的懲罰。想到這些,我心裡才感到害怕,自己已在危險的邊緣了,我該怎樣才能從這裡走出來呢?後來我看到神話說:「現在人如果真認識自己的實質,認識自己的地位,還追求什麼前途、盼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二)》)「你的地位再高,不也是一個小小的糞土中的臭蟲嗎?還能長上翅膀化作天空中的白鴿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落葉歸根之時,你會後悔你所行的一切惡行的》)「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這國家裡面,命定我生在這邦族裡,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麼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脫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說得太明白透亮了,一方面把放下名譽地位的實行路途給指出來了,另一方面看到只有神這樣的審判才能使我對神有真實的認識與順服。神的話把我們人的身分與地位的實質揭示的特別透亮,我再爭奪不也是一個臭蟲嗎?事實上,神造的萬物都盡善盡美,都在各自的位置上盡受造之物的本分見證神的作為。一棵小草雖不起眼,但它也有存在的價值與意義,為大地增添了一片綠意。我雖不如別的姊妹有特長、素質好,但我今天能在自己的本分上盡上忠心,體貼神的心意,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這是合神心意的。神對我的一切都瞭如指掌,我需要什麼樣的環境只有神知道,藉著扶持新人才使我認識到自己的缺少與不足,以往的誇誇其談都是道理,今天實際的工作卻作不好,從中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正如神說:「現在無論是公義的審判,還是無情的熬煉與刑罰,都是為了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這時我才注重在每天神所擺設的環境中學功課。這樣經歷了一段時間後,我感覺心裡特別踏實平安。當帶領工人在盡本分中遇到難處時,我也不受地位的轄制,明白多少就交通多少;當他們有不明白的向我尋求,我也毫不保留地把自己明白的都交通出來讓他們借鑑。一段時間後,我心裡有了平安喜樂,靈裡特別踏實,我也更加明白了神把我安排到這裡盡本分的心意,雖然我不是帶領,但我能毫無保留的盡上自己的功用,感覺這樣盡本分才算有點人樣了。經歷了這次神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到追求地位不是「好道」,是撒但捆綁人、控制人的一個無形的枷鎖,追求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才是最正確的。從今以後不管我盡什麼本分,在哪個位置上,不管有沒有地位,我只願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本本分分地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注重實行真理滿足神。當我的觀點轉變以後,情形也扭轉過來了,不再嫌棄這個本分不起眼、不露臉了,之後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不注重能不能出頭露臉了,只注重腳踏實地地盡自己的本分,明白進入各方面的真理。再臨到扶持新人遇到難處,或是扶持幾次都沒有解決新人的問題時,我也不灰心,不受名譽地位的轄制,我心裡清楚這些環境都是神為了成全我得著真理而擺設的,就跟神禱告,查找問題的根源,再實際地與新人交通,直到問題得到解決。經歷了這次的刑罰審判,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激與讚美,看到神太全能了,使我從扶持新人的本分中明白、進入了一點真理。感謝神!雖然我的生命進入還太膚淺,我願繼續朝著這個目標去追求,以後無論盡什麼本分,只願盡上全部精力來安慰神的心。

認準自己受造之物的身分地位,甘心盡本分滿足神

  一天,我無意中聽教會帶領說,陸姊妹現在被選為中層負責人了。我心裡「咯噔」一下,心想:「之前我們都是在一起盡本分的,沒想到她現在竟然被選為中層負責人了,可我呢,現在只是在教會扶持新人,差別怎麼這麼大呢?」想到這兒,我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但馬上意識到帶領說這些話是神對我的檢驗,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我雖然有一些難受,但我明白了神的心意,不管我有沒有地位,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不管我盡什麼本分,注重追求真理才是最重要的。想到這兒,我心裡釋然了,立下心志不再為地位「賣命」了,地位不能拯救人,真理才能拯救人。以後我願好好的追求真理,順服神的主宰安排,盡好自己的本分,神無論怎麼安排對我的生命都是最有益處的,從中使我認識到神對我實際的拯救,感謝神的帶領!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