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刑罰改變了我錯謬的人生追求

小 娟

  從小我就是一個很要強的人,上學的時候,老師常說:好好學習,長大了才能出人頭地。父母也告訴我,只有努力學習,才能拿到高的文憑,到時候就能光宗耀祖。為了父母的期望,為了自己長大能夠出人頭地、光宗耀祖,我刻苦學習,成績總是名列前茅,贏得了老師和親戚、鄰居的誇獎。本以為藉著自己的努力就能達到出人頭地,但事與願違,在我上初二時,家裡蓋房子欠了很多外債,看到父母每天早出晚歸地掙錢,單薄的身體越發消瘦,我不忍心父母如此勞累,迫於無奈只好輟學外出打工。就這樣,我想憑著自己的努力達到出人頭地的願望破滅了,為此一直活在消沉之中,常常躲在被窩裡哭,不知道以後的道路該怎麼走。

2009年10月,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我知道了神這次道成肉身發表話語,是來作拯救人、潔淨人、變化人的工作。通過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讀神的話,唱歌跳舞讚美神,不知不覺我的心情變得快樂起來。我看到弟兄姊妹盡本分明白真理很多,就特別地羨慕,很期待自己有一天也能像他們一樣盡上本分。為此我沒事兒就看神的話,積極參加聚會,幫助扶持弟兄姊妹,不知不覺我也明白了一些淺顯的真理。2014年,我被弟兄姊妹選為教會帶領,這真是做夢也沒有想到的事啊!為了證明我的實力,也為了證明大家選我做帶領是正確的,我暗立心志好好盡本分,爭取在各方面工作上都能取得好的業績,到時大家更會對我刮目相看的。受名譽地位心的支配,我樂此不疲的盡著教會帶領的本分,覺得自己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就在我為地位奔波忙碌的時候,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

神的審判刑罰臨到

2017年7月份,我收到一封信,上面寫著:某某姊妹被選為上層帶領……看完信,我的心怎麼也平靜不下來了,心想:「這個姊妹還沒有我信神時間長,都被選為上層帶領了,再看看自己,盡了幾年基層教會帶領的本分到現在還沒有提升,這要說出去多丟人哪!弟兄姊妹肯定會說我不是個追求真理的人,沒有培養價值,要不然怎麼會好幾年都不被提拔呢?」我越想越消沉。這時,我突然想起上層帶領曾說還缺兩名上層帶領,也就是說現在還缺一名上層帶領,看來我現在努力還不晚,興許我也有可能被選上呢!想到這兒,我立時振作了起來,得趕緊作好工作爭取這次機會。首先我想到神家最近下發的工作安排,要求把那些人性好、不經常聚會的新人扶持起來,我得趕在其他教會帶領前面抓好這項工作,這樣弟兄姊妹就會說我有工作能力、有負擔,到時候自然就會選我做上層帶領。想到這兒,我消沉的情形一掃而光。於是,我馬不停蹄地到各個聚會點給弟兄姊妹交通,讓大家趕緊配合這項工作,以便能儘快看到果效。過了幾天我去問弟兄姊妹落實的情況,誰知弟兄姊妹還沒有落實到位,有的說找不到人,有的說忙其他事顧不上。聽到這些我心裡很著急,心想:「要這樣下去,等上層帶領來詢問教會工作,一看我做得一塌糊塗,肯定會說我沒有真理作不了實際工作,那誰還會選我做上層帶領呢?那我什麼時候才能出頭露臉呀?」想到這兒,我心裡不由得生氣,隨口就教訓弟兄姊妹:「你們也太懶散了吧,對待工作安排就這個態度?照這樣下去什麼時候能把人扶持起來,你們怎麼就不知道體貼神的心意……」為了儘快把這項工作完成,我就白天聚會,晚上與弟兄姊妹一起去扶持不願意聚會的新人,那幾天滿腦子裡想的都是怎樣儘快地把這項工作作好,也不注重禱告和看神的話了。在我的努力下,不聚會的新人終於扶持起來幾個了,我心裡暗自高興:「上層帶領和同工要是知道了我的工作果效,肯定會說我能作實際工作,這下我被選為上層帶領也有十足的把握了,到時候弟兄姊妹一定會對我刮目相看的。」但我的卑鄙存心怎能逃脫神的鑒察。沒過多長時間,神的審判臨到了我,扶持起來的新人突然又不聚會了。這時我慌了神,心想:「忙了這麼長時間,工作剛有點起色,他們又不聚會了,關鍵時候怎麼就掉鏈子了呢?這讓上層帶領和同工怎麼看我呀?她們會不會說我沒有真理實際,沒有工作能力?難道我就要永遠這樣『原地踏步』了嗎?……」我越想越感覺上層帶領的本分離我是那麼的遙遠,此時我失去了追求的動力,心裡很難過,消極軟弱得連神的話也不想看了。痛苦中我只好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心裡很軟弱,當看到教會工作沒有果效,自己將要失去當選上層帶領的機會時,我心裡就痛苦難受……神啊!這段時間我的心離你很遠,也感覺不到你的同在。神啊!我不願活在敗壞性情中,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對自己的情形有真實的認識。」隨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不想讓,總想爭,爭還不好意思,不爭還不甘心。看誰出頭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覺得不公平,『為什麼我出不了頭?為什麼總沒我?為什麼總讓他出面,為什麼總也輪不到我呢?』有點怨氣。有怨氣自己還克制著,克制還克制不了,就禱告,禱告完好了一段時間,過後一臨到這事還勝不過去,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面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你們說神看著人這樣消極、墮落,爬不起來,對神滿了埋怨,守著筵席鬧著飢荒,神是什麼心情?(惋惜。)神看著這些人惋惜啊!也痛恨,也惋惜,想當年這些人撇家捨業,跑路,花費,甚至有些人獻青春,代價沒少付,但到頭來為什麼就沒得著呢?歸根結底是什麼原因?就是這些人不務正業,就在外面做,追求名利,與世人走一樣的道路。這話聽起來好像是不太合邏輯,他們信神,跟隨神,為什麼就走了世人的道路呢?你們理解理解,分析分析,『走了世人的道路』這話什麼意思。(就是人追求名利、地位,這些都是撒但的觀點。)說得差不多。這就是說你信神仍然不追求真理,還是追求外面做,出人頭地,追求得福,為經營自己的名利,跟世人走的道路、出發點、觀點沒什麼區別。不在乎你怎麼跟隨,不在乎你人在哪兒,在神那兒看就是這麼回事。你們說這些人到底是可憐,還是可悲,還是可恨哪?(都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現在是人盡本分得真理的關鍵時刻》)神審判的話語直刺我的心窩,看到這段時間我總想出頭露臉讓人高看,為了地位不惜一切代價,爭破頭也不想放棄,完全活在名利地位中,走的正是世人追求名利的道路。當初聽說姊妹被選為上層帶領,我的地位之心就出來了,覺得姊妹信神時間比我晚都被選為上層帶領了,而自己信神時間長,到現在卻還在基層教會帶領的位置上,心裡就不平衡,就嫉妒姊妹;當想到上層還缺一名帶領時,我心裡就蠢蠢欲動,鉚足了勁兒想爭這個位置,為了能把工作「果效」搞上去,讓上層帶領認可我的工作能力,也讓弟兄姊妹看到我能作實際工作,我積極扶持消極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受苦熬夜也不怕,甚至不惜一切代價想搶在別的教會帶領前面完成這項工作。當看到自己的勞碌有些成果時,心裡就高興萬分,覺得自己有了當選上層帶領的資本,走起路來都飄飄然了;可當扶持起來的新人再次不聚會時,我就消極軟弱,甚至連神的話都不想看了。現在我才明白,我這段時間完全是在為臉面地位作工,被地位沖昏了頭腦,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職責、自己的本分,也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往錯誤的道路上狂奔。神讓我們扶持軟弱的新人,是為使神的選民在教會生活中都能正常追求真理、盡本分,達到蒙拯救。可我絲毫不考慮這些,一點不體貼神的心意,對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漠不關心,而是一心追求出人頭地、高居人上,我的所做所行實在太卑鄙邪惡、太傷神的心了,就我這樣的人性還想做上層帶領,神怎能把教會的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交給我這樣的人呢?讓我做上層帶領只能坑害弟兄姊妹耽誤教會工作。此時我才認識到自己追求地位的危險與可怕,就我這樣的追求觀點早已讓神痛恨厭憎,我盡本分又怎能得到神的祝福呢?扶持上來的新人又消極不聚會了,這的確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如果我再不悔改最終必被神厭棄淘汰!認識到這兒,我很懊悔,就在心裡呼求神,願神帶領我能從錯誤的道路上回頭。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現在不管你的觀意願是願意追求真理,還是模模糊糊還不清楚什麼是追求真理,最簡單的一條實行法就是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處處為神家利益著想,放下自己的私慾,放下個人的動機、個人的存心、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先往後放,先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麼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分兩步走,這樣折中一下,你們是不是就感覺容易一些了?這樣時間長了,你就覺得達到滿足神不是一件難事。另外,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慾,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樣活著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慢慢地,你心裡滿足個人利益的慾望就越來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正確的實行路途,就是在盡本分中要先放下自己的存心慾望,不考慮自己的地位,多考慮教會的利益,把自己的責任與義務盡到,這樣實行慢慢地滿足自己慾望的心就小了。接下來我就有意識地把心安靜在神面前,使自己的存心能夠擺正,不再為了地位作工,而是想著怎樣能把自己的本分盡好,也把扶持人的工作帶到神面前禱告,又針對性地查找一些相關的真理,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交通扶持新人這項工作的意義與神的心意,弟兄姊妹也都有信心配合了,慢慢地這些軟弱消極的弟兄姊妹又開始正常聚會了。

弟兄姊妹正常聚會

我以為經歷了這件事,對地位我已經有些認識能放下一些了,但在神又一次擺設的環境中,才看到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心根深蒂固,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放下的。時隔不久,我們收到上層帶領轉來的一封信,是讓各教會投票選舉一名上層帶領。看完信後,我追求地位的心再次萌發,心想:「這次選舉對我來說可是個難得的機會,如果這次再選不上,以後可就沒有機會了呀!我一定要好好把握,說不定我也有參選的機會,如果我被選上,弟兄姊妹知道了也會替我高興的。」過了幾天,上層同工讓我們幾個教會帶領去聚會,聚完會讓我們每人回去寫寫這段時間都有哪些經歷認識。我知道教會要根據我們寫的經歷認識來衡量有無生命進入,這也是選舉帶領的一條標準。回去後我就趕緊加班熬夜寫了自己這段時間的經歷,唯恐落在其他幾個教會帶領的後面。隨後我又在心裡盤算:選拔帶領還需要讓弟兄姊妹寫被選舉之人的評價,那我這幾天在弟兄姊妹面前可不能流露敗壞,看見誰有什麼問題也不能直說,免得弟兄姊妹對我評價不好,影響到我的選票。當時,我看到一個姊妹盡本分不按原則,憑己意做事,弟兄姊妹的聚會受到影響打岔了教會的工作,我本來想跟她交通真理,又一想:「我如果跟姊妹說了,她對我產生成見,到時候給我寫評價時說我狂妄自大可怎麼辦?還是睜隻眼閉只眼吧!」在聚會時,我又挑一些對自己印象比較好的聚會點去主持聚會,這樣寫評價時就不用擔心別人對我有不好的評價了。那幾天,每到一個聚會點,我在弟兄姊妹面前就想方設法地談自己的經歷,為的是讓他們看到我有真理實際,臨到事會尋求真理。聚完會,我怕他們記不住、不明白,就問弟兄姊妹有沒有記住我交通的什麼,弟兄姊妹都說記住了,我才放心。以前我說話傷到一個姊妹,她對我有些成見,為了能在她心裡有個好印象,我就放下自己主動跟她道歉,沒想到她說:「誰沒有犯錯的時候,只要有認識就能變化,再說了,現在你比以前有長進了。」聽了這話我心裡比吃了蜜還甜,知道弟兄姊妹對我的印象還不錯後,我就放心多了,對當選為上層帶領更有把握了。沒幾天我就接到通知,弟兄姊妹都推選我去參加最後的選舉。一聽這話我有些激動,心想:「這次我還真有可能被選為上層帶領啊,看來我這幾天的努力沒有白付!」我越想越美,只等著上層帶領通知我去參加選舉了。

幾天後,上層帶領來信通知我去參加聚會,我一看信上還說讓我接別的教會帶領,我就開始在心裡盤算:「這次聚會肯定是為選舉的事,我該怎麼表現才能讓弟兄姊妹選我做上層帶領呢?等主持選舉的姊妹問我們問題的時候我先不回答,等別的姊妹回答完了,我再換一個角度交通,總結她們的偏差,這樣就會顯得我比她們高了,上層姊妹肯定也會說我善於發現問題,是追求真理的人,那我被選上的機率就大了。」到聚會這天,主持選舉的姊妹先問我們這段時間是怎樣經歷的,還交通了選舉帶領的原則。我們都談了自己近段時間的經歷,當我聽到別的教會帶領談她們是如何依靠神處理好教會的各項工作時,我就想:「我一會兒可得好好說,爭取比姊妹們交通得更好,讓她們看看我的工作能力。」可當我交通時,越想交通好,卻越交通不好,越說越覺得乾巴,心想:「這下壞了,顯露不成倒丟了醜,這讓參加選舉的姊妹們怎麼看我呀?她們會不會說我生命經歷淺不適合盡上層帶領本分?……」我越想越覺得自己這次當選的可能性太小了。就這樣,我在難受與忐忑不安中聚完了這一天的會。快散會時,主持選舉的姊妹叫我們投票,姊妹們很快就寫好選票交上了,可我卻在心裡不停地爭戰:「選別人吧,我當選的機會就更小了;選我自己吧,被別人知道了更丟人。唉!還是選別人吧,說不定姊妹們也會選我的。」當我把選票交給姊妹後,我心裡怎麼也放不下這事,滿腦子想的都是自己能否當選為上層帶領,眼睛還一直觀察主持選舉的姊妹,想從姊妹的言行舉止裡探聽點消息。姊妹臨走時對我說:「我們要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不管有沒有地位,只要追求真理照樣能滿足神……我們身量小時,沒地位對咱也是個保守。」聽了姊妹的話,我想一定是我沒有被選上,不然姊妹怎麼會這樣說呢?我嘴上回應姊妹:「是,我沒有真理實際,就是選上也作不了實際工作,只能坑害弟兄姊妹。」心裡卻特別痛苦難受,心想:「弟兄姊妹都知道我來參選,這沒選上多丟臉哪,別人肯定會說我身量小作不了實際工作才沒被選上。這次選不上恐怕以後就再沒有機會了,我信神都這麼長時間了,到現在還是一個基層的帶領,以後在弟兄姊妹面前怎麼抬頭呢?」我消極到了極點,走路都沒勁兒了。回到教會,弟兄姊妹跟我說話我也不想搭理,更不用說解決他們的難處了,而且在聚會中還總是打瞌睡。這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很危險,心裡也害怕這樣下去會被聖靈離棄,我就向神呼求:「神啊!我信神這麼多年了,生命性情沒有一點兒變化,現在又活在了追求名利地位的情形中,我活得很痛苦,我也不想追求這些東西,可是身不由己地受它的捆綁控制。神啊!求你憐憫我,幫助我脫離敗壞性情的捆綁。」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人心裡如果只有地位,只有自己的慾望,就是只滿足自己私慾、存心、動機,人就不可能見證神,也不可能追求真理,反之他所做的都是什麼?(所做的這些都是惡,是在抵擋神。)他只圍繞地位做事,那他容易說哪些話,做哪些事?(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常常為自己表功,說自己做了哪些事,或者自己如何受苦,自己如何滿足神,自己挨對付之後怎麼忍耐,對哪些人怎麼愛護或者怎麼獻愛心,這是為地位做事。為地位做事的人,他心裡有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沒有神的地位,這樣的人能追求真理嗎?不能追求真理的人有地位了,你們說會走什麼樣的道路?(敵基督的道路。)最終的結果會是什麼呢?(會成為敵基督,被淘汰。)這樣的人知不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呢?(知道。)」(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讀了神的話我明白了,如果我信神只為追求地位,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那我就永遠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最終只能因走敵基督道路抵擋神被神淘汰。想想自己一心想做上層帶領,不就是想讓人高看、崇拜嗎?為得到高的地位我可說是費盡心機,唯恐因一點疏忽給自己的選舉帶來不利,加班熬夜把自己怎麼經歷神作工,達到了什麼果效的信件寫好趕快轉走,唯恐落在別人後面;為讓弟兄姊妹看我有真理實際,我還在聚會中厚顏無恥地高舉自己、見證自己;當看到一個姊妹盡本分沒原則,憑己意,給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虧損,為了不影響姊妹對我的評價,我睜隻眼閉隻眼不跟姊妹交通,置教會利益於不顧而充當老好人的角色;為了讓同工姊妹們投我的票,我滿腦子想的都是怎樣在聚會交通中顯露自己、樹立自己,好讓她們看到我是一個追求真理的人,具備做上層帶領的條件;當得知自己不能被選為上層帶領時,我就像癟了的氣球一樣一下子沒勁了,對自己的本分託付沒有了負擔,對弟兄姊妹臨到的難處也沒有心思幫助扶持了,活在消極對抗的情形中失去了聖靈作工。事實證明我已走在敵基督的道路上了,也看到我的本性狂妄自大、爭強好勝,盡本分好高騖遠,不走正道,為了得到名利地位我不惜耗費自己所有的精力,一旦失去地位則癱倒如泥,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勁頭。我追求地位的醜態在神的作工中被顯明得淋漓盡致。想想我身邊倒下的敵基督,都是為了名利地位不走正道,最後作惡多端而被神淘汰,我現在不正在步他們的後塵嗎?我又想起抵擋摩西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外表上看他們是不服摩西的帶領,其實質是在與神對抗,他們想擺脫神的安排自己另立山頭,讓人都跟隨他們,這是在與神爭奪人,是觸犯神性情的事,最終神使地裂口將他們滅在地縫中,從中看到神的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再想想自己走的也是爭名奪利的邪道,所作所為也是觸犯神的性情,若再不向神回頭、悔改,不走追求真理的路,那最後也必將被神淘汰,也難逃地獄之苦啊!我越想越覺得信神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地位太可怕,信神到最終生命性情達不到變化,不能得著神的稱許,豈不是白信一場嗎?認識到這些,我便向神禱告:「神啊!我認識了追求地位的實質與危險後果,看到為地位作工實在是太卑鄙邪惡,為了地位我失去了理智、人性,做了太多悖逆你的事。神啊!我也知道追求地位是與你為敵的,可我為什麼總是身不由己呢?願神帶領我看透追求地位的根源,樹立正確的人生觀。」

樹立正確的人生觀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 》)神的話一針見血地把我追求地位的根源揭示了出來,我明白了原來名利地位是撒但給人戴上的一個無形的枷鎖,撒但用名利苦害敗壞人類的思想,以至於我們每一個人都把名利當成了追求的目標,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名利不惜付出任何的代價,我們在追求名利地位的同時,離神越來越遠,變得越來越邪惡,早已不知什麼才是真正的人生追求目標。此時,我明白了自己之所以能為名利地位患得患失,總也放不下,扔不掉,就是因從小受「出人頭地,光宗耀祖」「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等撒但毒素的薰陶、毒害造成的,這些撒但法則扭曲了我的思想觀點,使我把追求高的地位當成人生最正確的追求目標,把它看成人生中最有意義、價值的事,因此我就一心追求出人頭地,為地位活著,奮鬥一生。回想當我想靠著上學達到出人頭地的願望破滅時,我就覺得前途迷茫、暗淡,一度活在消沉中;信神後為了得到更高的地位,我真是費盡心思、處心積慮,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名利地位時,我如行屍走肉一般什麼本分也不想盡,活在黑暗中消極怠工。因著受名利地位的捆綁,我從來不揣摩怎麼盡好本分滿足神,怎麼盡本分是高舉神、見證神,怎麼能使弟兄姊妹得到生命的供應,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能使自己出人頭地。因著我追求名利走敵基督道路,教會各項工作都沒有果效,弟兄姊妹的難處不能及時得到解決,導致都活在黑暗中,雖然也聚會交通神的話,但卻不知道怎樣追求真理能夠達到性情變化。面對自己盡本分造成的惡果,我卻沒有一點良心的責備,還在為名利地位輾轉反側,夜不能寐,名利地位就像我的生命一樣時時牽動著我的心,觸動著我的每一根神經,使我為名利地位而喜而憂而痛苦,卻不為神家工作受到虧損而傷心難過,甚至達不到目的就消極怠工。為了得到地位我的良心理智已蕩然無存,早已喪失了該有的人性。想到這些,我真覺得自己就是該死該滅的對象,神沒有懲罰我已是對我極大的憐憫,我若不棄絕名利真不配活在神面前!認識到這裡,我體嘗到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是神及時的審判刑罰攔阻了我追求名利地位的步伐,使我在死亡的邊緣及時勒馬回頭。試想我的名利地位心這麼重,如果被選為上層帶領真不知會作出什麼惡,給神家工作帶來多少虧損,這次沒有選上上層帶領真是神對我極大的保守啊!

這時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現在這樣地審判你們,到最終你們會認識到什麼程度呢?你們會說雖然你們的地位不高,但你們享受了神的高抬,沒地位是因你們出生低賤,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賜給的。今天能夠親自接受神的訓練,接受神的刑罰、審判,這更是神的高抬,你們能親自接受神的潔淨、焚燒,這是神極大的愛。歷世歷代沒一個人能接受神的潔淨、焚燒,沒一個人能接受神話語的成全,現在神跟你們面對面地說話,潔淨你們,揭示你們裡面的悖逆,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麼呢?不管是大衛子孫,還是摩押的後代,總之,人是受造之物,沒什麼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而且你會禱告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這國家裡面,命定我生在這邦族裡,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麼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脫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從神的話中我更明白了神的心意,神這樣的刑罰審判我,剝奪我的地位,就是為了使我看透撒但的詭計,認識追求地位的危險後果,也是為了讓我認識自己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的身分與該站的地位,從地位的捆綁中解脫出來,最終達到不管神把我放到什麼位置上,都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滿足神。這真是神良苦用心的拯救與極大的愛呀!想想我被撒但敗壞至深,又是生活在世界的最低層,在世上也無人瞧得起,蒙神的高抬揀選來到神家享受神生命的供應,神給我盡本分的機會讓我操練,使我能在經歷神作工中得真理,可我受撒但本性支配不走正道,一味地追求出人頭地想讓人高看,鬼迷心竅地緊緊抓住地位不肯鬆手,不知撒但就是藉著名利地位來控制我、苦害我,使我一步步遠離神走向地獄。可神仍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在我一次次悖逆抵擋神走錯路時,神及時的審判刑罰臨到,使我反省認識自己,為的是讓我能從錯誤的道路上回頭,走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蒙拯救的路。我因著對神審判刑罰的作工不認識,在一次次野心慾望破滅時還消極軟弱、誤解神,但神不看我的敗壞悖逆繼續在我身上作著審判刑罰的工作,擺設各種人事物顯明對付我,讓我認識自己的敗壞,擺脫地位對我的苦害。想到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動著,不禁向神獻上感謝:「神啊!我能面對面地接受你的親自訓練,得到你的拯救是你極大的高抬。神啊!以後不管你把我放到什麼位置,我都願意盡好受造之物該盡的功用,順服你的擺佈安排。」當我有了這樣的追求目標後,我的心不再受能否被選上的捆綁轄制了,情形也越來越好,遇到事也開始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了,對弟兄姊妹遇到的難處也能用心尋求真理幫助解決,在處理教會事務中的棘手問題時,也能依靠神看透一些事了,我深知這是神的帶領與祝福,我從心裡感謝神!

神的帶領與祝福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我定規一個人的歸宿不是根據其年歲的大小,不是根據其資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據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據其可憐的程度,而是根據其有無真理,除此以外別無選擇。」(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為你的歸宿預備足夠的善行》)還有交通講道中說:「其實神成全人不在乎人的地位有多高、資格有多老或者信神受了多少苦,而在乎人必須追求真理,接受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經歷各種試煉、熬煉達到生命性情的變化,這才是被神成全的路。人如果對被神成全之後所承受的祝福有多大與真正人生的意義能看透幾分,就不會爭奪眼前這一文不值的名譽與地位了。人都是『近視眼』,看不見神成全人的意義所在,看不見神作工的現實與實際,才導致竭力爭奪名譽與地位,結果被神的作工淘汰,完全是人的小聰明把自己斷送了,這就是自以為有智慧的人卻中了自己的詭計。到有一天神的作工結束了,他們就落在黑暗中哀哭切齒了,那時後悔不該追求地位也沒有用了。」(摘自《生命的供應·認識神的作工才能跟隨到底》)從這些話中看到,神定規人的結局是根據人是否追求真理,最終是否得著真理,只有追求真理,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修理對付,敗壞性情達到變化了,成為與神同心合意的人,才是蒙神拯救被神得著了。從這些話中我也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看到在神這兒沒有地位高低之分,更看到了信神追求真理太重要了!我在神面前立定心志:以後我要好好追求真理,在凡事上尋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蒙神稱許!後來,當我再流露地位之心時,我就有意識地跟弟兄姊妹敞開自己,尋求用真理來解決這些不對的存心,不知不覺我的情形越來越好,弟兄姊妹的情形也好了,感謝神!

就在我的情形剛扭轉沒幾天,神的檢驗再次臨到了我。一天,上層帶領因為別的事通知我去聚會,在聚會中我們提到選舉的事,上層帶領說選舉結果出來了,我真的沒有被選上。這時雖然我心裡還是有些難受,但我不願再被這個東西捆綁轄制,就趕緊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現在我知道了選舉結果,得知自己真的落選了心裡有些難受,但我不願受這個東西的影響。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不受地位的轄制,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在本分上盡上自己的忠心。」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這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人實行真理的過程是人自己與自己的敗壞性情爭戰的過程。怎麼辦哪?這麼想也不要緊,它只要不控制你的行為就行,你不受它轄制,不被這種想法控制住,這種想法引導不了你的行為,這就戰勝它了。在神那兒怎麼看呢?神看到了你的存心,你喜愛真理,你敬畏神,你願意脫離不義,願意脫離惡,遠離惡。敗壞性情讓你產生了思想,讓你產生了意念,讓你產生了存心,但是這個存心、這個思想並沒有控制你的行為,並沒有把你的心志打倒、壓垮,你最終還是戰勝它了,神那兒紀念你。你經常這樣做,你裡面的情形就會越來越好,好到什麼程度人算是徹底戰勝這方面了,這方面性情算是有變化了呢?算是得著真理實際了呢?就是這些思想還有,有意念,有這麼一點想法,但不是難處了,你不痛苦了,它一出來你對它就有分辨,就是一露頭你就把它分辨出來了,你不費勁就把它戰勝了,這就行了,你有身量了。那試探用不用遠離啊?你說:『不用遠離,在我跟前沒有試探,不用人為地克制了,不用人為地背叛了。』好了,你有身量了,這就達到性情變化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得有具體的實行路途》)神的話語頓時使我心裡亮堂有了實行的路,看到人有敗壞性情這並不可怕,主要是在流露敗壞的時候能及時省察認識,實行真理憑神話活著,不受敗壞性情的驅使、左右,這樣就能逐漸擺脫地位對我的轄制捆綁,達到生命性情有變化,成為一個蒙神稱許的人。過後我又看到神話說:「不管人能做什麼,盡什麼本分,有什麼特長,是否是神揀選的,都在神的主宰之中。……人的命啊,都在神手裡,人能上哪兒,不能上哪兒,能盡什麼本分,每天都在哪兒生活,哪些年在哪兒生活,哪些年又去幹什麼,在什麼時間轉折,這都是神早就預定好了的。你還沒出生,你的前幾代、前幾世神就給你安排好了,預定你今生降生在哪一年、在誰家,父母是誰,哪天你能接受這一步作工來到神面前,什麼時候開始盡上本分,你有什麼特長,長多高,長什麼樣,有什麼嗓子,會跳什麼舞,將來有一天能盡上什麼本分,早就定好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從神的話語中我明白了,人什麼時候盡什麼本分是神早就安排好的,不是自己想盡什麼本分就能盡什麼本分的,一切都有神的命定。認識到這兒,我心裡也明白了,哪個弟兄姊妹能盡上層帶領的本分也是神在主宰安排,神早就定好了。又想到交通講道中說:「在神家裡讓你盡什麼本分,咱們就盡啥本分。讓咱們做一棵小草咱就做小草,就別做大樹,你是一棵樹,你也別想成為一座高樓,你是啥就做啥;安分守己,好好追求真理,把自己的本分盡好,這樣活著最好,活著不累。不管咱們在神家盡什麼本分、是什麼地位,咱們只要能活出真理、滿足神,能正常敬拜神,這樣的人生最快樂。不要受野心支配,不要受存心支配,要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摘自《講道交通(一)·順服神的意義》)從交通講道中我更明白了,不管神家安排我們盡什麼本分都要安分守己,守好自己的本分,不要受野心慾望支配「這山望著那山高」,要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如果只注重地位不追求真理,只會使人加劇滅亡。在神家盡本分不管有沒有地位只要能追求真理,活出真理實際達到性情變化,才能蒙神稱許,而且活得輕鬆、釋放。之後,我不再為自己得不到高的地位而愁苦難受了。並暗立心志:就是讓我永遠盡基層帶領的本分,我也要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老老實實守住自己的本位,走好敬拜神的道路。

走人生正道

不久,上層帶領又通知說還需要再補選上層帶領,這一次我心裡那種想得到地位的慾望減少了許多,在讓弟兄姊妹寫對我的評價時,我不再故意顯露自己讓弟兄姊妹高看,而且還有意識地揭露自己這段時間追求名利地位所走的敵基督道路,再也不去考慮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了。在參加選舉的過程中,我就跟神禱告,將心安靜在神面前認真揣摩姊妹們的交通,看哪個姊妹比較接近選舉上層帶領的標準。聚會結束時,我投出了公正的一票,心裡感到平安踏實,回到教會也不受這事的攪擾了。幾天後選舉的結果出來了,我還是沒有被選上,雖然當時心裡掠過一絲失落感,但我想到這段時間神為了潔淨拯救我,在我身上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飽含神的良苦用心,我不願再追求名利地位讓神傷心,只願意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自己的本分上多下功夫,追求真理達到性情變化來還報神愛、安慰神心。同時我也常常把自己追求地位的撒但本性帶到神面前禱告,接受神的鑒察,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憑神的話活著。我深知自己被撒但敗壞至深,沒有地位的確是對我的保守,以後不管把我放到什麼位置上,我都願意放下自己的野心慾望,盡自己的所能去滿足神的心意。

我想到神的話說:「公義的審判是為了潔淨人,無情的熬煉是為了潔淨人,嚴厲之語或責打都是為了潔淨,都是為了拯救。所以說,如今的拯救方式再不比以往,今天,公義的審判作了你們的拯救,作了你們各從其類的上好的工具,無情的刑罰作了你們的極大的拯救,面對這刑罰、審判你們又有何言語呢?你們從始到終所享受的不都是拯救嗎?你們既看見了神所道成的肉身,也領略了他的全能、智慧之所在,更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擊打、管教,但你們不也得著了極大的恩典了嗎?你們的福分不比誰的都大嗎?你們的恩典比那所羅門所享受的榮華富貴還豐盛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感謝神!神末世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就是拯救人的光,如果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對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本性實質是不會有認識的,雖然審判刑罰給我的肉體帶來的是一些痛苦熬煉,但經歷過後使我的敗壞性情得到一些轉變,逐步擺脫了名利地位對我的捆綁,這都是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經歷了神的作工,使我體嘗到了人活在撒但權下的可憐與可悲,神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了追求名利地位的危害與後果,若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會一直沿著敵基督的道路狂奔,最終被神淘汰,落在神的懲罰之中,永遠失去蒙拯救的機會。在經歷審判刑罰的同時,也使我體嘗到神公義性情的活靈活現。當我為名利地位追求時,神就向我掩面,我活在黑暗中痛苦不堪;當我呼求神向神悔改時,神又光照開啟我,使我在錯誤的道路上回頭扭轉。感謝神!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與試煉,我終於擺脫了地位這個枷鎖,心靈裡得到了釋放自由,有了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走上了追求真理的道路,我願在以後的光陰中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