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

林 靜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的農民家庭,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生性懦弱的人,因此我家常常受到左鄰右舍的欺負。在我八歲那年,我家房子每逢下雨就漏雨,總是外面大下,屋裡小下,因此父母辛辛苦苦攢點積蓄準備建房。可鄰居卻霸佔了我家預備建房用的一棵大榆樹,父親敢怒不敢言,母親氣不過就前去與他們理論,結果樹沒有要回來,還遭到他們一頓毒打。母親嚥不下這口惡氣去找村長說理,卻無人管問,母親感到走投無路就懸梁自盡,正好被剛剛放學的我及時發現,嚇得我哭著喊人才把母親救了下來。母親醒來後流著眼淚對我說:「閨女,你爸沒本事,咱家常常受人欺負,常言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你要爭口氣好好讀書,以後考上大學有了本事,人才瞧得起。」我使勁地點著頭,牢記母親的囑託,並暗下決心:一定要努力學習,為父母爭口氣,將來有本事了,讓別人都瞧得起。之後,我又看到表哥以往家境貧寒,誰都瞧不起,通過發奮讀書,最後考上大學,在城裡分配到一份很體面的工作。每當表哥西裝革履地從城裡回來探家的時候,親戚鄰居一改往日瞧不起表哥的神態,都對表哥高接遠送,親熱至極。看到這一切,更堅定了我追求出人頭地的信念,於是我更加刻苦學習,為複習功課常常熬到半夜。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的考試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常常得到老師的誇獎、同學的羨慕。每次學期考試,我總要捧回家一張大獎狀,父母也因此感到很欣慰。每當看著牆壁上貼滿的獎狀,我就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心想:「只要我堅持不懈,將來定能考上大學,實現自己出人頭地,做人上人的願望。」可事與願違,我在即將參加中考時脊背突然疼痛不止而癱瘓在床。父母不惜花掉家中所有的積蓄,帶著我四處求醫,但我的病情卻不見好轉。望著本不寬裕的家,因著給我治病變得更加窮困,我傷心極了:這病讓我錯過了考學的機會,這下不僅實現不了做人上人的願望,還成了父母的累贅,我的人生目標還未實現,就被這殘酷的現實擊得粉碎,我的命怎麼這麼不好呢?在我極度痛苦迷茫之時,一個親戚將耶穌福音傳給了我們。兩個多月後,我蒙了主極大的恩典,病竟奇蹟般地好了。嘗夠了病痛折磨的我,心裡對主充滿了感激之情,也深深覺得能健康地活著比什麼都好。隨後,我就留在教會裡開始聚會傳福音。因著我的熱心追求,我成了年紀最小的同工,經常給弟兄姊妹讀經,教詩歌,扶持幫助軟弱的弟兄姊妹,得到了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

幾年後,朋友把全能神的國度福音傳給了我,想到我這個不起眼的人竟有機會迎接到主耶穌的再來,我激動不已。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後,我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語,逐漸明白了律法時代、恩典時代、國度時代是神作的三步工作,還有神道成肉身顯現作工的奧祕、神末世道成肉身作審判工作的意義、如何脫去敗壞性情活出正常人性等方面的真理,我被神的話深深地吸引著,乾渴的心靈得到了神生命活水的供應和澆灌。為了還報神愛,我積極加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在教會中傳福音、澆灌新人。藉著我們的積極配合,宗派裡許多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紛紛歸回到神的家中,接受神話語的供應、餵養,神的福音工作在我們當地迅速擴展開來。後來,我被選為教會的中層帶領,負責幾個縣城的工作。面對神這麼大的託付,我心裡高興極了,心想:「在世上自己未能實現做人上人的願望,這次我一定要把教會的工作幹出個名堂來,相信照樣也能實現自己的這一人生目標。」從此,我不畏嚴寒酷暑,幹勁十足,渾身像上了發條的鐘錶一樣,樂此不疲地穿梭在各教會之間,力爭把教會的各項工作作好。因著我的努力配合,教會的各項工作也得到了神的祝福帶領,弟兄姊妹看到我既能為神撇棄花費,還能交通真理解決他們的問題,都很高看我。老年的弟兄姊妹對我說:「像你們這些年輕人能撇下一切,擔當神的託付,真是難能可貴啊!」我聽後心裡美滋滋的,覺得自己就是教會中不可多得的人才,前途一片光明,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聚會,交通,分享

隨著福音工作的擴展,南方的工作量也越來越大,上層帶領辛姊妹來信說南方地區需要幾名帶領過去澆灌新建立的教會。經過大家商量,弟兄姊妹舉薦我過去配合工作。我感到這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那些新教會的弟兄姊妹很多真理還不明白,我的職責和使命就是儘快帶領弟兄姊妹明白真理進入實際,這是神給我的託付,我得盡上全力,一定不能辜負神對我的期望。同時我心裡喜不自禁,覺得教會能差派我去南方盡本分,說明我在弟兄姊妹的心中還是有一定分量的,照這樣追求下去,以後說不定還能被提拔,到時候就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和仰望,那多風光啊!我心志滿滿地坐上了南下的列車,去了距家幾千里的教會盡本分。到了之後,我馬上投入到了緊張的工作中。由於南北語言、生活的差異,跟當地的弟兄姊妹交流起來就有一些吃力,有時需要反覆詢問才能弄明白他們的意思,而且各個教會之間路途很遠,有的地方要坐一天的車才能趕到……面對種種的難處,我絲毫沒有畏縮不前,為了把工作作好,我把聚會時間排得滿滿的,白天給這處教會聚完會,晚上坐夜車趕到另一處教會,中間稍作休息就急忙給弟兄姊妹聚會解決問題、安排工作。為趕時間聚會,我甚至連吃飯都嫌浪費時間,經常帶點東西在車上吃。經過一段時間的積極配合,我負責範圍內的各項工作果效都有了明顯提高,尤其是福音工作蒸蒸日上。新劃分的一個範圍裡,新選的幾名帶領經過我一段時間的帶培,都能獨立擔當工作了;上層帶領要求提供各種人才來配合各項工作,我也積極迎合,選出了合適的人選。一次,我帶著新選的教會帶領去聚同工會,和我一起來南方盡本分的張姊妹羨慕地對我說:「我到這裡盡本分這麼長時間了,工作沒有什麼起色,還沒有選出合適的人員擔當工作,可你那邊的新人都培養出來能作工作了。唉,我作工作真是太差勁了。」我嘴上安慰鼓勵著張姊妹:「神的工作都是神自己在維護,咱們人只是與神配合配合,只要咱們盡上全力,各項工作都會好起來的。」可心裡卻偷著樂,覺得自己是一塊金子,放在哪兒都會放出光彩。由於我的工作果效在同工中是最好的,上層帶領幾次來信說讓我把工作經驗寫出來給其他同工借鑑,互相取長補短。我心裡越發得意,覺得自己就是所有同工中的佼佼者,是這一帶教會的頂梁柱。從此,我起初接受託付時那種誠惶誠恐的心態消失了,整天沉浸在洋洋得意之中。

不久,上層帶領把我調到另一個城市盡本分,我除了負責自己範圍內的工作之外,還要幫助上層帶領落實一些工作,我更加沾沾自喜,心想:「看來我在同工中是主要培養的對象,要不然,帶領怎麼會把這麼多重要的工作交給我呢?我可得好好努力,只要能讓上層帶領器重,再苦再累也值得。」隨後,上層帶領給我們聚會說因著教會工作的需要,讓我們根據原則從同工中選出一名負責大範圍工作的同工。我不禁有些激動,心想:「在這兒作工一年多,我的工作果效與其他同工相比是最優秀的,這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這次選舉上層同工,肯定是非我莫屬。老家的弟兄姊妹要是知道我不僅在外地教會幹出了一番工作,還被提拔了,他們肯定對我刮目相看,到時衣錦還鄉,那該有多風光啊!」我越想心裡越美。為了讓帶領和弟兄姊妹看出我作工的實力,能在選舉時投我的票,我在聚會中表現得格外積極,帶領安排我去配合一些工作,我也比以往的勁頭更大了。半個月後,我們各自把選舉意見交上去後,我天天都在期待著選舉的結果。隨後,辛姊妹來給我們聚會,我原以為自己十拿九穩會當選,可沒想到的是,辛姊妹指著同工王麗對我們說:「這次按大多數同工的意見,選王麗姊妹負責上層同工的工作。」聽到這個結果,我火熱的心像一下子掉進了冰窖裡,心裡翻江倒海般難受,委屈、不服一起迸發出來:「為什麼她能選上,卻輪不到我?難道是我付的代價不夠多?還是我盡本分不夠積極?多少次我身體生病,為了把工作作好都是帶病盡本分,從不休息;多少次為了解決教會的難處和問題,我熬到三更半夜尋找真理解決,我受了這麼多的苦,到最後連個上層同工都選不上,以後還有啥發展前途?要是看我沒有培養價值,為什麼還把我放在工作中心地帶……」我越想越委屈,覺得什麼苦差事都讓我做,好事卻輪不到我,與其這樣,以後盡本分我也多給自己留點空間,反正我付多少代價也沒人能看見……我只顧發怨言,對帶領所交通的,一句也沒有聽進去。

散會後,辛姊妹看我情緒低落,就單獨找我談心:「林靜,我看你情形不好,你向來聚會都積極交通,這次也不怎麼說話了,心裡有什麼難處?」我怕說出來讓她笑話,就勉強說:「沒有什麼難處。」辛姊妹耐心給我交通真理,最後我只好把自己的情形談了出來。辛姊妹聽後,帶著愛心對我說:「其實,你作工的勁頭弟兄姊妹都看在眼裡,但大多數弟兄姊妹反映你最大的缺少就是不注重生命進入,臨到事很少反省認識自己學功課,很多時候還高舉自己、炫耀自己,這是咱身上的敗壞與缺少。教會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弟兄姊妹沒有選咱,這也是神的主宰安排,不管讓咱盡什麼本分,都得順服神的擺佈,注重在神擺設的環境中追求真理,進入真理實際,臨到事情多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性情,追求性情變化,把本分盡好,才合神的心意呀!」聽了辛姊妹的一番話,我嘴上沒說什麼,但心裡仍賭氣不能從正面領受,反而一個勁地流露:「我相信教會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我也承認自己進入真理差,認識自己差,但這能是大缺欠嗎?總比那些光會認識自己,不積極配合工作的人強多了,我看你們就是瞧不上我,盡本分再多有什麼用?」因我帶著這種抵觸心理,當辛姊妹再讓我協助落實工作時,我就揀容易的、輕省的去做,對於不好辦的、需要付代價的工作,我能推則推,不願再受這份苦了,心想:「你看我不行,不適合被提拔,為什麼還把我放在工作最繁重的地方?你看哪個同工比我好,可以把我調換走,省得我出力還不討好。」看到辛姊妹工作中遇到難處,我反倒幸災樂禍,心想:「你碰到難處工作落實不下去,就知道我的重要了。」新選的王麗姊妹過來給我聚會時,我心裡也滿了不服,心想:「你現在雖然是上層同工了,可你作的這些工作不是我常作的嗎?你不就是歲數比我大一點,我看其他方面也不見得比我強。」甚至還謬妄地認為,是帶領對我有偏見。因著我的消極對抗,一直對工作抱著應付糊弄的態度,給教會的工作帶來很多的難處,但我麻木得沒有一點自責。期間,帶領也對付修理、提醒、幫助我,可我卻充耳不聞。因著我的剛硬悖逆激起了神的怒氣,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

擊打,審判,刑罰

我漸漸地失去了聖靈作工,靈裡越來越黑暗,平時聚會能解決的問題,也覺得特別難,每次聚會交通起來乾乾巴巴,不到散會的時間就想離開,好脫離尷尬的局面。我負責的範圍有幾個向來積極配合的教會帶領因為得不到及時的澆灌供應,情形越來越糟糕,教會工作果效直線下滑。福音人員也陷在難處中,工作幾乎處於癱瘓狀態。而我也遭到了病痛的管教。一天,我突然感到呼吸困難,心跳加速,一下子暈了過去,接待的老姊妹嚇得急忙把我送到醫院,被檢查出是患了心肌過緩症,但就是這樣我還是硬著頸項不知反省悔改,最終因我徹底失去聖靈作工,作不了實際工作被撤換下來,教會決定讓我回老家的教會靈修反省。辛姊妹過來給我交通神的心意,讓我接受神的審判刑罰,回去後好好反省,不能讓神多年的心血代價付之東流。聽著辛姊妹安慰鼓勵的話,我痛哭流淚,心裡也知道自己活在黑暗中,給教會工作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不適合再擔當工作,撤換下來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可心裡不免又為自己的臉面難受,想到和我一起來的同工都還留在這裡擔當重要工作,前途一片光明,而自己卻被打發回家,家鄉的弟兄姊妹知道我落到這樣的境地,會怎麼看我?我在弟兄姊妹心中的形象不是一落千丈了嗎?回去後,見到弟兄姊妹我的臉往哪裡放?我越想越痛苦。

背上行李,踏上回鄉的列車,我渾身癱軟,哭了一路。因著前幾年我被中共抓捕,回家不安全,教會把我安排到了一個偏遠的山區教會。那天,教會帶領帶著我翻了幾座山,把我帶到一個曲徑通幽的接待家。晚上,我躺在簡陋的小木床上,想到當初我躊躇滿志地去外地盡本分,一心想把教會工作作好,再次得到被提拔的機會,可現在我卻因著打岔教會工作,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當地的弟兄姊妹若知道了會怎麼看我啊?會不會說我不務正業,不追求真理被打發回來了?一想到失去地位,會被弟兄姊妹小看,我就心煩意亂,輾轉反側,難以入眠,越想越痛苦,甚至連死的心都出來了。我第一次嘗到了沒有聖靈作工那種生不如死的滋味。痛苦無助中,我向神呼求:「神啊!此時我的心像掉進了無底深坑,痛苦不堪,我被撤去帶領的職務就像要把我的命挪去一樣!神啊!求你帶領我,使我在你的審判刑罰中能認識自己,認識你的作工,明白你的心意……」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當怎樣追求才是最合適的?你當把自己看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物來追求?你當知道,你該怎麼對待今天這所臨到你的一切,或試煉或苦難,或無情的刑罰或咒詛,臨到這一切,你都應當作慎重的考慮。……你不會適應環境,更不願適應環境,因你並不願意從這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看為殘酷的刑罰中得著什麼,你也不尋求也不摸索,只是聽天由命——走到哪兒算哪兒,那些在你看為殘酷的責打並沒有將你的心改變,也並沒有將你的心佔有,而是將你的心刺傷。你只是將這『殘酷的刑罰』視為今生的仇敵,卻並沒有得著什麼,你,太自是了!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沒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讀神話,反省

神嚴厲的審判之語扎在我的心上,回顧自己信神所走的路,自從被教會選為帶領後,作工有點果效,就把自己當作教會的頂梁柱,是走在前面的「領先人物」,是教會的「帥才」,同工中的「佼佼者」,常常覺得按著自己的才能,把我放在更高的位置上才合適,總在心裡盤算著自己哪天有高升的機會,能帶領更多的教會,也能得到更多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那才風光。當聽說要選拔上層同工時,我便自信地認為自己就是最佳人選,為了得到名譽地位,我積極花費,不怕苦不怕難;可當落選時,我就怨氣沖沖,不但不反省自己所走的道路是否合乎神的心意,反而把眼光盯在帶領身上,當帶領指點我的敗壞與缺少時,我還認為是她對我有偏見,看不見我這個「人才」,把從神來的指點幫助當作仇敵的攻擊,覺得自己是出力不討好,隨後就故意不配合帶領的工作,盡本分應付糊弄,消極對抗,臨到病痛的管教,我仍舊麻木不仁,為失去地位耿耿於懷,頑固對抗不知向神回轉,還把眼光死死地盯在地位上。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我簡直被地位野心沖昏了頭腦,燻黑了良心,沒有絲毫愛神、順服神的心。仰賴上天種地的老農尚且知道「種地在人,收成在天」「知天命、順天意」,可我卻不自量力,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不能老老實實地在自己的本位上盡自己的本分,敬拜神,總想追求名譽地位,超越神給自己劃定的範圍,滿足自己被提拔,被人高看的野心慾望,這不是野心通天的天使長嗎?想到主耶穌在地作工時,從來不以自己的地位自居,與罪人同坐席,還俯下身來給門徒洗腳。今天神又一次道成肉身來到地上作工,從來沒有說自己是神叫人敬拜,而是默默無聞地發表真理,供應人生命,使人在神的話裡認出神的身分、地位。而我作點工作,有點果效就巴不得讓所有的人都看見,不知羞恥地追求名譽地位,總想高居眾人之上,得到眾人的高看,遭到神的管教也不知悔改,甚至還能應付糊弄拿本分出氣,我的所做所行就如一個沒靈的畜生,不明事理,胡攪蠻纏,這不是和哪個人較勁,而是在直接抵擋神,早已觸犯了神的公義性情。教會把我撤換,這是神對我公義的審判,就是為了對付我的地位之心,否則,我麻木的心靈根本不會被喚醒。想到這裡,我對神產生了一點敬畏之心,又想到神的話說:「我要將所有的觸及我忿怒的人都扔在我的懲罰之中,將我全部的忿怒都傾倒給這些曾想與我平起平坐但從未敬拜我、順服我的獸身上,將我擊打人的杖放在那些曾享受我口之言的奧祕、曾享受我看顧、曾與我爭奪物質享受的畜類身上,我是不會饒恕任何一個爭奪我地位的人的……當忿怒的日子來到之時你們就再也不會向我索取了,那時我讓你們都盡情地『享受』,我讓你們都嘴巴啃泥,你們永世都不得翻身!」(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有的人能帶幾處教會就狂起來了,覺得神家沒有他不行,他應該享受神的特殊待遇。其實人的地位越高,對神的要求也越高……地位越高,野心越大;明白道理越多,性情越狂妄。信神如果不追求真理而追求地位是很危險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人對神的要求太多》)

神嚴厲的審判之語透射出神公義威嚴的性情,如兩刃利劍一樣扎在我的心上,讓我感到恐懼戰兢。神高抬我在教會盡本分,是為了讓我能追求真理,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活出真正人的樣式蒙神拯救,這是神對我極大的高抬和恩待,可我不思還報神恩,不務正業,一個勁地追求名利地位,有點果效就忘記自己的身分是誰,還野心勃勃想擁有更高的地位,管理更多的人,當我得不到地位時,我就與神消極對抗,甚至無心作工,我不就是與神爭奪神選民的敵基督嗎?當初猶太教的法利賽人、祭司長、文士,他們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但當主耶穌來作救贖工作時,他們不帶領人認識神,而是竭力維護自己的地位,散佈謠言讓人定罪、棄絕主的作工,最終將主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罪行,最終亡國,許許多多的猶太人流離失所被殺戮,遭到了神的懲罰與咒詛;還有律法時代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因著他們的狂妄本性,不聽神所使用的摩西的帶領,妄想取而代之,與摩西爭奪帶領以色列民的地位,最終遭神咒詛,被滅於地縫之中。而今天我這麼痛苦,不都是因為自己落選,想被提拔的野心沒有得逞才導致的嗎?我走的也正是抵擋神的敵基督道路,是通向地獄的滅亡之路。想到這些,我不由得俯伏在地,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被撒但敗壞得泯滅了人性理智,不配活在你的面前,我享受了你太多的恩典與話語的供應,可我在作工中卻不見證你、高舉你,我吃苦耐勞付出一切都是在為自己的名利地位奮鬥。神啊!我就是一個不走正道的邪惡之徒,是當代的法利賽人,按我的所做所行,真該遭受你的咒詛與懲罰,可你只是將天上的火焰顯現給我看,並沒有取締我的性命,我的這口氣息,是你的忍耐換來的,我不願再硬著頸項與你為敵,也不願再奢求得到什麼地位,只願在你的審判中來反省自己,無論給我安排什麼樣的環境,我只願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順服你。」

禱告,悔改

經歷了神的審判之後,我的地位心漸漸放下一些了,開始力所能及地盡本分。接待家的老姊妹帶著我給她的親戚傳福音,在傳福音的過程中,福音對象問了很多問題,可我對所涉及的真理並不掌握,我看到自己缺少太多的真理,才發現自己以往做帶領只有虛名並無實際,從心裡感到神把我放在這裡傳福音帶新人,是給我補了一課。想到神的良苦用心,我從心裡願意在這個環境裡操練進入真理。老弟兄、老姊妹行動不便,空閒的時候,我就幫他們做飯,收拾家務;農忙的時候,幫他們下田幹活,盡力解決他們生活上的一些難處,他們對我也像親人一樣。因著在接待家有了些正常人性的活出,老弟兄、老姊妹的孫子、兒媳見到我時,常說信神的人真好!後來藉著尋求考察,也接受神的作工。以往這處教會的福音工作很薄弱,經過一段時間與神配合,我所帶的幾個新人也願意傳福音,隨之福音工作漸漸有了起色。我天天和新人在一起讀神的話,唱詩讚美神,有時新人農忙,我就和新人在田間邊幹活邊交通神的話,以往死寂的山似乎也活躍了起來。藉著傳福音、澆灌新人,我也裝備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心靈裡感到很充實,很快樂,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恩待與憐憫!

一晃在山區快三年了,我整天傳福音、帶新人,還經常頂著烈日到田間幫助新人幹農活,穿梭在佈滿荊棘的崎嶇山路上,昔日細皮嫩肉的我被太陽曬得黑紅發亮,一雙手也磨出了繭子,但因著在農村受了一些苦,我也成熟老練了許多。在這個環境裡,我以為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敗壞性情已經變化了,可我太不認識自己,神針對我的情形把我內心裡的隱情顯明了出來,又讓我學習新的功課。一天,我帶完新人在回接待家的路上,突然遇到狂風夾雜著大雨。我艱難地推著自行車,行走在凸凹不平的山路上,雨水打得我眼睛都睜不開,心裡不免有些消極,心想:「我在山區盡本分都快三年了,也學習了一些功課,怎麼還不給我調本分呢?想想調到這裡盡本分的一個弟兄,他已經調出去做了福音組長,可我現在連個小組長都不是。再想想以往被撤換的弟兄姊妹,他們反省認識到自己的敗壞,願意向神悔改,好好追求真理之後,很多人很快又重新被選做帶領,可我在這裡歷練將近三年了,對自己也有些真實認識了,以我現在對神作工的態度和所裝備的真理,就是不能做上層帶領,也能做個教會帶領吧!教會裡為什麼不把我調出去盡本分呢?我還年紀輕輕,難道就一直讓我在山溝裡呆著傳福音?」想到這兒,我心裡感到一陣失落。回家後,我反省一路所想的,發現這又是自己的地位心在作祟,心裡就切切地呼求神保守我的心活在神面前,不讓地位控制我的心。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征服人務必把人的私心、把人的貪心、把人那些最攔阻敬拜神的東西給對付掉,這就達到了征服人的果效。所以,最起初征服人時務必得先將人的野心、將人最致命的東西給取締,以此來發現人愛神的心,來改變人對人生的認識,改變人對神的看法,改變人生存的意義,這樣,人愛神的心就純潔了,就是人的心被征服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恢復人的正常生活將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之中》)「所以對於人來說,如果沒有幾年的熬煉,沒有一定的苦難,人在思想上、在心靈裡面擺脫不了肉體敗壞的轄制。人在哪方面還受撒但的轄制,在哪方面還有自己的慾望,還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應該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難中能學到功課,就是能夠得著真理,明白神的心意。」(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試煉中應該怎樣滿足神》)神循循善誘的話語感動得我淚流滿面,從神的話裡我明白了,我們人類被撒但敗壞後都成了撒但的化身,都憑著撒但灌輸的毒素活著,要想達到性情變化必須得經歷更多的試煉熬煉。想想撒但灌輸的法則「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人活臉面,樹活皮」等等,已經深入我的骨髓,成了我的生命,我憑著這些撒但的毒素活著,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前途享受,以至於使我變得狂妄自大、野心通天、自私自利,沒有一點正常人的模樣。神要取締我裡面的野心慾望,把我從撒但的手裡奪回來,藉著苦難熬煉變化我的性情,改變我錯謬的人生觀,使我不再憑著撒但的毒素活著,恢復正常的良心理智,走上正確的人生道路,能愛神、順服神,這是神在我身上作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工作的最終目的。回想自己在很小的時候,心靈裡就被灌輸了這些撒但毒素,看到父母受到別人的欺凌,我就發誓要好好學習,考上名牌大學,能出人頭地,做人上人,讓人瞧得起;信神後,我仍是憑著這些毒素追求做大帶領,作大工作,實現自己做人上人的野心慾望。當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時,我作工作就勁頭十足,得不著的時候,就像洩了氣的皮球,渾身無力,本分也不想盡了,甚至失去活著的動力,連死的心都出來了。因著追求地位名利,我變得狂妄自大、卑鄙惡毒,看到誰高過我,觸及我的地位名利心就不服、嫉妒,看到誰不如自己,就貶低小瞧,憑著這些撒但毒素活著,使我的良心泯滅,人性扭曲,沒有一點人該有的良心理智。甚至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對自己有一些認識之後,我還巴望著哪天能被調出去,不做大帶領,做個教會帶領也行,其實就是想著有朝一日能東山再起,重振河山,從中看到這些撒但毒素在我裡面扎根實在是太深了,不是經歷一次審判刑罰就能達到果效的,得需要長時間的對付修理、苦難熬煉和事實的顯明,才能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真相,放下自己裡面的卑鄙存心、野心慾望。今天我才明白,神把我放在環境艱苦一些的大山裡,不給我出頭露臉的機會,就是為了更深地顯明對付我裡面的野心,潔淨我的撒但性情,巴望我能活出一個人樣,使我無論在什麼樣的環境中,都能老老實實地盡受造之物本分,達到真實的敬拜神、順服神、愛神。回顧自己這麼多年只為地位名利奔波忙碌,從來沒有在真理上下過功夫,也沒有注重尋求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最終什麼也沒有得著,再這樣走下去,我這不是自我愚弄,白活一場嗎?看到追求地位沒有絲毫的意義與價值,若不能明白真理、得著真理,地位再高也作不了實際工作,也不代表性情變化,相反,地位越高只能使我越來越狂妄,身不由己地打岔攪擾神的作工,最終因作惡抵擋神而被神厭棄淘汰。從神的話和自己的經歷中,使我感受到神就如慈母一樣,在我灰心失望時,用話語來開啟引導我,使我明白神的心意,有信心繼續追求真理;又如嚴父在我剛硬悖逆、頑固不化時,擊打管教我,使我反省自己,向神悔改,走人生正路。明白了神的心意與良苦用心,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激,重新在神面前立下心志,好好追求真理,再也不追求一文錢不值的地位了。

轉變

經過這次的審判刑罰,我感到自己的心靈像得到了一次洗禮,追求地位名利的野心慾望淡薄了許多。一段時間後,當看到我帶的新人有的被教會選為澆灌執事,有的被選為教會帶領,我不再自我欣賞,而是真實地體會到這些新人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在教會裡擔當託付,配合神的工作,都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這是神打敗撒但的見證,是神心最得安慰的事情,我的心裡也覺得坦然、欣慰,從中也體會到了神得著人實在不易。當我在教會裡傳福音,看到新人帶領遇到難處來找我解決時,我也不再因著自己沒有被提拔而失落了,而是結合自己的經歷認識給他們交通神的心意,耐心幫助他們,心裡感到特別踏實平安。我覺得自己有一定的身量了,也能活出點人樣了,但神知道我裡面被撒但敗壞的程度,為了更深地潔淨變化我,又擺設更深的功課讓我認識、進入。

因著工作的需要,教會安排我到上層福音組盡本分,我心裡很高興,覺得能到上層福音組傳福音,這是極大的榮幸。然而,我裡面出人頭地的慾望也禁不住又開始蠢蠢欲動,心想:「不做帶領也行,能到上層福音組傳福音也是一件光彩的事,認識我的那些弟兄姊妹要是知道了應該也會認可我吧!」沒想到剛到福音組,負責人就對我說:「林靜,這次一起過來配合工作的弟兄姊妹比較多,事務方面的工作也很忙,你和老姊妹一起盡接待本分吧!不光做飯,還得負責整理一下房間。」我聽後心裡不由得起了抵觸情緒:「接待本分讓教會裡任何一個弟兄姊妹都能盡,為什麼選我來盡呢?好歹我以往也是走南闖北的帶領,現在不讓我做帶領了,起碼也得給我個像樣的本分吧,沒想到我在弟兄姊妹的心中沒一點分量,竟然讓我盡接待本分,做一個後勤打雜的,這不是大材小用嗎?」想到這裡,我心裡不免有些失落,但有了之前所經歷的刑罰管教,我還是「理智」地接受了過來,和老姊妹一起樓上樓下地打掃房間忙碌起來。但隨後在與弟兄姊妹相處中,弟兄姊妹的言談舉止稍不合我的意思,還會觸及我地位名利的心。弟兄姊妹來到後,我看到其中有好幾個老家的弟兄姊妹,還有一個以往在教會裡不起眼的小弟兄。看到老家的弟兄姊妹都在忙著傳福音,我卻繫著圍裙在做飯、擦地板,感到自己很沒面子。一天,小弟兄見到我熱情地對我說:「林靜,你以前做中層帶領的時候,還負責過我們教會的工作,那時我什麼也不懂,可就喜歡聚會,你給我們聚會時,讓我得著不少幫助啊!」小弟兄平常的一句話,讓我聽了卻感到特別刺耳,覺得他就像是在嘲弄我現在落到這種境地,臉上不由得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又過了幾天,組裡的弟兄姊妹外出傳福音一直到凌晨兩點才回來,他們吃完飯後,桌子沒來得及收拾就抓緊時間休息去了,負責人對我說:「林靜,明天一早我們還得去傳福音,你趕快加加班把廚房收拾一下,別影響了明天做早飯。」我聽了心裡很不舒服,心想:「你們勞累了就去休息,半夜三更的我還得加班給你們收拾衛生,唉!還是你們高貴啊!」由於心裡抵觸這個環境,不知不覺我靈裡消沉了,看到勞累了一天的弟兄姊妹已經入睡,有的還打著呼嚕,我卻一個人在廚房裡收拾,心裡的委屈痛苦一併湧上心頭,眼淚不停地往下流,覺得自己在這裡就是弟兄姊妹使用的一個下人,沒有一點尊嚴,與其這樣還不如在山裡,在那裡雖不是帶領,起碼那些新人都挺喜歡聽我交通,我的虛榮心還能得到點滿足,可在這裡什麼都沒有了。因著我活在不對的情形中,做飯時頭腦迷迷糊糊,不是把飯做得又苦又鹹,就是把菜炒得沒滋沒味,弟兄姊妹沒有說什麼,還是把飯菜吃掉了。看到這些,我良心很受譴責,心想:「我怎麼把飯做成這樣?讓弟兄姊妹怎麼吃呀?本來弟兄姊妹在外面傳福音已經很辛苦了,回來還吃不上可口的飯菜,我盡的本分也不合神心意啊!」此時,我靈裡有一種無聲的責備:「還不是地位心沒滿足,就應付糊弄,心不在焉!」我邊琢磨邊想:「是啊!我在這兒盡接待本分,每天做飯、打掃衛生,心裡並不情願,不就是覺得自己掉價、沒有身分了嗎?還不是不甘願做沒有地位的平凡人嗎?」想到這兒,我對自己的情形看清了一些。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以往的彼得是為神倒釘十字架,但你應在最後滿足神,為神耗盡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為神做什麼呢?所以你應提前將自己擺上任神擺佈,只要神高興、樂意就任著他作,人有何資格發怨言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四十一篇說話的揭示》)「現在這樣地審判你們,到最終你們會認識到什麼程度呢?你們會說雖然你們的地位不高,但你們享受了神的高抬,沒地位是因你們出生低賤,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賜給的。……而且你會禱告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這國家裡面,命定我生在這邦族裡,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再次安撫了我的心,我揣摩著神的話,心裡明朗起來,從神的話裡明白了,彼得為了愛神能把自己交在神手中,追求盡受造之物的本分,只要神滿意,就任神擺佈、任神使用,最後倒釘十字架,為神作了響亮的見證。神在我身上作了這麼多審判刑罰的工作,神的心意就是讓我能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盡上自己的本分,真實敬拜神。不管我是盡什麼本分,我在神面前同樣都是受造之物的身分。揣摩著神的心意,我明白了本分沒有大小的區別,只是工作不同,因著工作的需要,負責人才讓我盡接待本分,這是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該做的。而我卻看不上這個本分,覺得有失我的身分,看到我領受真理太謬妄了。我也明白了,今天神再次擺設環境試煉我,就是要徹底潔淨我身上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性情,也是要檢驗我的工程,看我在試煉中能否真實地順服神的主宰命定,在經歷神多次的審判刑罰之後,看我交給神的答卷到底是什麼,這裡飽含著神的殷切期望。想到約伯在東方人中被尊為大,試煉臨到時,他沒有說一句埋怨神的話,更沒有顧及自己的身分地位,而是坐在爐灰中,手拿瓦片刮身上的毒瘡,為神站住見證,羞辱了撒但。可我從帶領的位置上撤下來,如今又在這裡盡上接待的本分以後,不思還報神的愛與拯救,寶愛神給的再次盡本分的機會,仍顧及自己的地位名利,心裡仍有痛苦和失落,還有不甘心的成分,我哪有一點良心理智呀!神心怎能得安慰,撒但怎能徹底蒙羞呢?想到這些,我悔恨不已,咒詛心裡流露的這些與神不相合的敗壞性情,願意甘心順服下來。我又想到組裡的弟兄姊妹都在夜以繼日地傳福音見證神,把那些還活在黑暗中的人儘快地帶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拯救,弟兄姊妹都在奉獻著自己的一份,而我的本分就是及時把飯菜做好,讓弟兄姊妹的身體得以補充營養,把房間整理好,讓大家有一個舒適的環境休息,這些都是自己該盡到、盡好的。想到這些,我心裡敞亮了,也有了實行的路途。做飯時,我看到老姊妹很勞累,就讓她歇會兒,自己主動到廚房洗碗,切菜,邊做飯邊揣摩神的話,靈裡滿了喜樂平安;平時打掃衛生,心裡也不覺得委屈了,跟神的關係越來越正常;有時弟兄姊妹在一起商量工作,讓我也加入,對於我說的比較合適的意見,他們也會採納,還時常跟我分享他們在盡本分中的心得體會。我覺得和弟兄姊妹的關係很親近,感到神也特別可愛,從心裡感到這樣活著才有點人樣。

經歷了神的一次次審判刑罰,我深深地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對我全是拯救,全是愛,如果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我仍活在撒但的黑暗權勢下爭名奪利,被撒但敗壞玩弄,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痛苦不堪,最終還會被它吞吃。是神的審判刑罰扭轉了我錯謬的追求觀點,使我追求名譽地位的撒但性情得到一些潔淨,帶領我走上了人生正道。今天我能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完全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我從心裡感謝全能神的拯救之恩!今後我願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盡好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阿們!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的神!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