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脫地位的枷鎖

李 放

  小時候老師常教育我們「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只有好好學習,將來功成名就,出人頭地,人活得才有價值、有意義。尤其看到電視上明星大腕被眾人追捧的畫面,我更認可了老師的話。於是,為了贏得老師、同學及周圍人的高看、誇獎,更為了將來學業有成,能有份體面的工作,過上人上人的生活,我寒窗苦讀,刻苦學習,但終因家境貧寒,初中畢業後就被迫放棄了學業。後來,我有幸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看到教會裡的弟兄姊妹都在爭先恐後地盡本分,我不甘願落於人後,也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看到誰本分盡得好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認可、讚許,我就暗暗使勁兒,爭取做得比他更好,來獲得眾人的讚賞、高看,好盡上更大、更重要的本分,我覺得這樣活著才有志氣、有價值!

2016年年底,教會安排我到編輯組盡本分,我心想:我信神時間短,能盡這個本分是神的高抬,決不能辜負神對我的期望。當時我們組裡共三個人,通過接觸我發現小姊妹素質好、領受快,各方面都比我表現出色。剛開始我心態還挺好,心想:「姊妹明白的多,那我就多向她虛心尋求,儘快提高自己的業務水平,擔起這個託付。」可是一段時間後,看到自己還是比小姊妹差很多,我心裡就有些失落,不甘心落在姊妹後面。一天,宋姊妹編輯文稿時遇到一個問題拿捏不準,就去問小姊妹,姊妹看完後交通著自己的看法,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談論著,我就像個局外人一樣看著她倆。此時我覺得自己被冷落了,心裡特別不是滋味,心想:「唉!她們也沒拿我當回事啊,連問都不問我,是不是覺得我不行啊?我不成個旁聽生了嗎?也沒派上用場啊!小姊妹和我是同一年信神的,她怎麼就領受那麼快、明白那麼多呢?我怎麼就不行呢?我是不是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啊?」可轉念又一想:「不對,我不能消極,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差得多更應該多努力學習,只要我肯受苦付代價,總有一天我會超過小姊妹的!」從此以後,我比以前更努力了,深夜她倆都睡了,我就拿出手機在被窩裡看編輯文稿的資料;天不亮,她倆還在睡夢中,我就開始琢磨怎麼給文稿排版;早晨她倆還在靈修,我就提前盡本分了;我的手邊隨時放著紙和筆,什麼時候有思路就隨時記下來……就這樣我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一段時間下來本以為本分上會有些果效,可沒想到,我的付出並沒能如我所願,和往常一樣我還是組裡最差的,我提的建議常常被否,我的思路在文稿裡被用上的依舊很少。負責人每次來探討工作,他的眼光還是總停留在兩個姊妹的身上,多數時候我只能坐在一邊聽他們交通,看到他們熱火朝天地談論著,我感覺自己像個醜小鴨被遺忘在了角落裡。尤其看到小姊妹如眾星捧月一般,我心裡滿了嫉妒,同時也很無奈,心想:「反正我怎麼努力也是最差的,能寫多少就寫多少吧!」就這樣,我每天帶著消極的情緒不冷不熱地盡著本分。後來,小姊妹受自己一方面敗壞性情的轄制情形不好消極了,這時我不但沒有為小姊妹的情形而擔憂,反而一下有勁了,心想:「這下我終於有嶄露頭角的機會了!」一天,兩個負責人來我們組,我美滋滋地把我剛編輯好的一份文稿給他們看,心想:「這次我比小姊妹快了一步,而且這次我寫得格外認真,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反倒是小姊妹這幾天情形不好,文稿也沒寫出多少,這次負責人應該會看到我的進步的。」我正滿心期待地等著負責人對我的文稿給出好評時,突然看到他們眉頭緊鎖在想著什麼,我原本興奮的心一下跌落到了谷底。結果可想而知,我的文稿的確存在一大堆問題!負責人每指出一處缺欠,我的心都跟著揪一下,看著文稿被畫得花花綠綠的,我只覺得臉在發燒,他們交通什麼我都聽不進去了。負責人走後,我委屈的淚水像開了閘的水一樣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我已經很努力配合了,為什麼我還是最差的?神為什麼恩待別人不恩待我?是不是神顯明我不適合盡這個本分哪?我在這兒純粹就是個擺設,還在這兒做什麼呀,實在太憋屈了!就是回教會盡點別的本分也比在這兒強。」可一想到要背叛本分,我又揪心般地難受:「我要是就這麼撂下本分走了,不是背叛神嗎?跟隨神這些年,不管遇到多大的難處,神從沒有離開過我,神的手一直牽引著我,帶領我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神在我身上付出的太多了,我要是就這麼走了多沒良心啊!」轉而又尋思:「還是走吧,回去不也一樣盡本分嗎?可是……」靈裡的爭戰撕扯著我的心,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痛苦中我哭著向神禱告:「神啊!我現在太痛苦了,實在經歷不上去了,我感覺自己在這兒被顯明得什麼也不是了,都想背叛你不盡這個本分了。神啊!我不明白在這樣的環境中你要成全我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進入了,求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

禱告,基督徒,尋求

一天我出門辦事,坐在公交車上,無意間看到公交站牌旁邊的廣告牌上有一幅圖畫:一隻雄鷹在空中展翅翱翔,一隻還沒褪掉黃毛的小雞仔仰頭望著雄鷹,使勁揮動著小翅膀,伸長了脖子正要向空中衝刺。圖片旁邊還有幾個醒目的大字:「小雞也有鷹的理想!」看著這句廣告語,我不由自地在心裡嘲笑起來:「哎呀!人不信神、不認識神的主宰真是太可憐了,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神命定你是小雞你就是小雞,你就老老實實地做個小雞得了,幹嘛非得要當鷹呢?沒有鷹的實質怎麼能當鷹呢?這不是折騰自己嘛!」這時,公交車啟動了,我冷笑著回頭又看了一眼廣告牌,就在這一瞬間,我突然回過味來問自己:我不也正如那小雞一樣的無知、可憐?我是不是順服神主宰命定的人呢?我又在追求什麼呢?最近我為什麼活得這麼痛苦呢?是我沒盡好本分滿足神,還是看到自己沒有真理實際寫不出劇本而為自己的生命著急?反思中我發現都不是。回想我自從來到編輯組後,因著配搭的兩個姊妹各方面都比我強,我就覺得自己低人一等,常常活在自卑中;她們商量問題不問我,我就覺得她們瞧不起我,不拿我當回事;我不甘心做組裡最差的一個,總想和小姊妹比試高低,想方設法超過小姊妹,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摘掉「倒數第一」的帽子,好挽回點顏面,讓大家也能重視我。我一直追求出人頭地,讓人高看,每一次的煎熬都是因為自己沒爭上臉面,我一個勁兒地想得著名譽地位,這不和世人走的是一樣的道路嗎?

回家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是不是也總想展翅高飛,總想單飛呀?總想做鷹,不想做小鳥,踏踏實實的,是吧?人追求的目標,追求目標的原動力、出發點都是違背神主宰一切、神擺佈一切、神掌管人類命運這一規律的,所以你那個追求在人的認為裡、在人的觀念裡再正當,再合理,在神那兒看都不是正面事物,都不是合神心意的。因為你違背神主宰人類命運這一事實,想要自己單幹,擺脫神的主宰,擺脫神的掌管,沒有任何的順服,所以你的難處就很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尋求真理順服神才能解決敗壞性情》)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神是造物的主,我的一切都在神手的擺佈安排之下,我能做什麼,有什麼樣的素質,能盡什麼本分都是神主宰命定好的,不管神給我多少,我都不應該有要求。可是我卻總是不滿足於神所給我的一切,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達到嶄露頭角、讓人高看的目的,恨不得讓所有人都喜歡我、仰望我,像眾星捧月一樣都圍著我轉;現在在犄角旮旯裡呆著,顯露不出來了,我就難受,就消極對抗,甚至埋怨神恩待別人不恩待我,因我不追求真理,不順服神的命定,導致我活在撒但的愚弄中痛苦不堪。編寫不出文稿這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藉此提醒我追求的道路錯了。想想至高無上的神為了拯救我們這班敗壞的人,尚且卑微隱藏在肉身中作工,從不誇耀、見證自己,處處給我們立下標杆,我僅僅是神手中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渾身上下沒有絲毫值得人高看和誇耀的地方,蒙神的高抬才盡上了本分,我不仰慕基督的卑微,不想著怎麼盡好本分還報神的愛,卻總想與神的主宰對抗,藉著盡本分的機會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真是太不知羞恥了!

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今天是神自己作工在受造之物中間,是神來在人間作他自己的工作,不是來搞運動,你們幾乎沒有幾個能認識到今天作工的是天上的神道成了肉身在作工,並不是要讓你們如何成為一個出色的人才,而是要讓你們對人生的意義、人類的歸宿有所認識,讓你對神、對他的全部都有認識。你該知道你是一個造物主手中的受造之物,你該明白什麼,你該做什麼,你該如何跟隨神,這不都是你要明白的真理嗎?不都是你當看見的異象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作工你們得認識,不要糊塗跟隨!》)是啊,我的身量大小神知道,神給我機會讓我在這個本分上操練,是要藉著本分給我提供一個得真理的平台,神從沒說要讓我成為一個多麼出色的編劇,編輯出多少份好的文稿,而是希望看到我在神給我的原有素質的基礎上,按著神的要求盡好我該盡的本分,藉著盡本分裝備更多的真理,達到性情變化。可一直以來,我看到別人明白得多、盡本分有果效就跟人爭比,羨慕加嫉妒,現在才明白,神把比我強的人安排在我身邊是來幫助我、補足我缺少的,是神藉著她們來帶我更好地盡本分。在這個過程中,我不需要跟任何人比,也不用在乎自己在人群中是否是最差的,我只需要多學習別人身上的長處,讓自己有成長的空間,爭取今天比昨天有進步,每一份文稿都比上一個有長進,一段時間之後得著一些真理,敗壞性情有變化,這就足夠了。想到這些,我的心一下就亮堂了,整個人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釋放,我也在神面前作了一個感恩的禱告,並立志好好追求真理,不再追求名利地位了。

經歷了這次的審判刑罰,再盡本分時我的情形積極了很多,當我再流露追求臉面地位的情形,看到姊妹比我強而心生嫉妒時,我就盡力背叛自己,順服神的命定主宰,守住自己的本分;遇到不明白的地方,我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放下臉面再去問姊妹,直到把問題弄明白為止;配合本分時也不被動地等別人問我了,積極參與進來跟她們一起商量、琢磨;當我的建議、思路沒被採納時,臉面上也覺得過不去,但在心裡面禱告調整,誰的思路好就用誰的,維護神家的利益。當我擺對心態面向神盡本分時,我的情形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每天都覺得充實、快樂,盡本分的果效也越來越好。

後來,負責人安排我到另一個組盡本分,有了之前的經歷,我從心裡不想再和新配搭的姊妹爭名奪利了,只想盡上自己的全力盡好本分還報神愛。盡本分時我一刻也不敢離開神,無數次地來到神面前懇求神帶領。經歷中我看到,當我擺對存心盡本分的時候,神從沒有把我放在難處當中置之不理,每編寫完一份文稿我都能清楚地感覺到神的帶領,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心裡對神充滿了感激。可是,我的本性太不可靠,把榮耀歸給神的同時,心裡還是不由自主地竊取神的榮耀,一想到這兩份文稿都是我主編的,心裡就覺得特別美。一天吃完飯後,我又偷偷地把文稿拿出來獨自欣賞,看到文稿最下面的標註:「主編:李放,副編輯:某某」,我心裡就樂開了花:「以前我總是副編輯,當姊妹的陪襯,沒想到,現在我的名字也寫在主編這一欄裡了,綠葉終於變成紅花了,別的組的弟兄姊妹也都知道我是主編了,看來我還行啊!以前我總覺得自己素質差、領受東西慢,比別人差很多,沒想到我也不像自己想像當中的那麼差呀,雖然文稿是神帶領完成的,不還得藉著我配合嘛……」我越想心裡越美,腦海中不禁回想起配合本分的過程中發生的一幕幕:負責人來輔導工作時常常圍坐在我的電腦前,商量工作時眼光也多數聚集在我身上,問我是怎麼想的;配搭的姊妹也常常拿著文稿問我「這個地方怎麼排版?」「那個地方怎麼樣?」當時我投入到工作上根本沒注意到這些小細節,當再次回憶起來的時候我心裡覺得特別享受,甚至有一次,姊妹給我編輯的一份文稿提完建議後謙虛的一句話「我說的也不一定對,你再尋求尋求」,我都感覺是對自己的一種肯定,看來姊妹們都挺認可我的實力,最終的決定權還是給了我!此時,我的臉面地位充分地得到了滿足,享受著做主編給我帶來的光環,完全忘記了自己遇到難處時,在神面前是怎麼一遍遍近乎哀求的禱告,忘記神是怎麼開啟、帶領我編輯文稿的。

交通

後來,組裡人員再次調動,劉姊妹所在的組缺一個人,負責人就安排我過去。我還無意中得知負責人和另一個組的姊妹都誇我,還說想重點培養我。聽到這些我非常高興,心想:「編輯組裡做主編的大部分都是盡過帶領同工本分、有經歷的或文筆好的弟兄姊妹,真沒想到,我覺得自己不具備這些,倒也成重點培養對象了。之前幾個我認識的弟兄姊妹都被提拔到上層盡本分了,以後我也得好好努力,爭取多編寫一些好文稿,也能早點被提拔,到時候讓家鄉的弟兄姊妹看看我也出息了,那多風光啊!」然而我的心思逃不過神眼目的鑒察,就在我開始為自己的野心慾望籌謀打算的時候,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

到了組裡,我看到兩個姊妹已經配合完一半的文稿中在排版上存在一些問題,我不禁心裡竊喜:「別看你們以前盡過帶領本分,但是你們編輯的文稿不見得能趕上我,看來在這個組裡我還是能做主編。」之後我便把自己放在了主編的位置上,很有「負擔」地把文稿中存在的問題標註出來並逐一修改。本以為修改後的文稿會得到姊妹們的認同,可是沒想到,劉姊妹並不認同我的觀點,還是認為她們原來的好,而且態度很明確。看著姊妹的態度我心裡一下急了,心想:「那可不行!這文稿寫成這樣就交上去,到時候負責人還有別組的弟兄姊妹一看,還不得說『李放,這就是你們配合編寫的文稿啊,就這水平啊?』那丟人的可不光是你們啊!」我以為姊妹不贊同我的觀點可能是我沒表達明白,姊妹沒懂我的意思,於是我就把自己的觀點又說了一遍,可是我們的觀點還是不能達到一致,而且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的觀點很少達成一致。眼看著十多天的時間過去了,稿子的排版還沒有定下來,我心裡很著急,就有些嫌棄姊妹,覺得是姊妹狂妄自是,不聽取我的建議耽誤了工作進度。之後,劉姊妹提議還是繼續按照她們之前的思路寫,有不合適的地方讓我幫助完善。聽她這麼說,我心想:「你覺得你的好,你就自己寫吧,我要是幫你完善了,到時候大家還以為是你的思路,你卻成了主編,那不就顯得你比我高了嗎?該提的我都給你提了,你不聽我也沒辦法,你的不成立,到時候負責人給你推翻了,還得用我的。」之後,這個文稿就按劉姊妹的思路寫完交給了負責人。

幾天後,如我所料,負責人說劉姊妹的思路存在問題,需要重新修改,我非但不覺得自己有責任,反而在一邊幸災樂禍:「哼!我說你的不成立吧!你還不聽,怎麼樣,還是被推翻了吧?你寫得不行,以後還是由我配合得了!」接下來,我們又重新排版、捋思路。就在我野心勃勃地想再一次藉著配合本分出人頭地的時候,神更重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之後在盡本分時,我們的觀點總是不一致,常常因此產生爭執,還常常出現互相聽不懂的現象。姊妹的想法說了一遍又一遍,我使勁聽也聽不明白,另一個姊妹就在中間來回給我們當「翻譯」,我也一遍一遍地表達著我的想法,似乎姊妹是聽懂了,也點頭了,但後來發現,我們根本沒有聽懂對方的意思。那段時間我每天腦袋昏昏沉沉的,靈裡特別黑暗,編輯文稿時沒有神的開啟帶領,有時坐在電腦前看著屏幕發呆,沒有任何的思路,盡本分感到特別吃力。看著別的組一份接一份地上交文稿,而我們的本分卻沒有任何果效,我的心裡就像著了火一樣,焦躁不安。臨到這樣的審判刑罰,道理上我也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得趕緊反省認識自己,可是被名利地位沖昏頭腦的我已經停不下來了,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能儘快把文稿趕出來,好替自己挽回點所謂的顏面。我越這樣追求,寫出的文稿越是不斷地出現問題……一天,負責人來輔導工作時,指出文稿中的問題對我說:「以前你編輯的稿子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大問題,現在怎麼把文稿寫成這樣了?是不是情形不太好啊……」負責人的對付修理就像一把刀扎在了我的心上……晚上躺在床上,我望著天花板欲哭無淚,心想:「自從盡上這個本分,在組裡我一直都是最差的,好不容易本分有點果效被重點培養了,結果現在快兩個月了,一份像樣的文稿都沒編輯出來,這讓認識我的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呀!」想想前段時間盡本分有果效時的「風光」,再想想現在負責人看我時那失望的眼神,我越想越痛苦,原本想盡好本分被負責人高看、提拔的,沒想到自己在負責人心目中的形象一落千丈,真是露多大臉,現多大眼哪!本分盡不好,弟兄姊妹也都看不起我,完了!我算是被徹底顯明了!那段時間,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別人對我的看法和評價,失去了在人心中地位的我,就像誰掏走了我的心一樣,特別痛苦,覺得這樣活著實在太窩囊了。我如蠶蛹般把自己纏裹在被子裡,真希望天就這樣一直黑下去,我就不用再面對任何人了……最終因著本分一直沒有什麼果效,我實在撐不下去了,只好主動要求靈修反省。沒有了本分的我一個人呆在房間裡,每天失魂落魄地望著窗外枯乾的樹葉在秋風中一片片飄落,我心裡感覺特別淒涼,本想著好好追求,將來被神大用,沒想到卻弄得身敗名裂,不僅沒當上主編,連本分都沒有了……現在正是神各從其類定每個人結局的關鍵時刻,我卻就這樣被顯明了,是不是神不要我了……我越想越難受,活在臉面地位和前途命運中熬得死去活來,意志消沉到了一個地步。痛苦中我哭著向神禱告:「神啊!從道理上我也知道顯明是為了拯救,不是為了淘汰,不管你怎麼作你的心都是好的,可是我心裡對你還是有誤解,也不想往上夠了。神啊!我不願繼續這樣悖逆下去,求你拯救我,開啟、引導我明白你的心意,使我從消極墮落的情形中走出來,不再誤解你傷你的心……」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有時候藉著一個事神顯明你了,管教你了,這意味著淘汰嗎?意味著你的末日就來到了嗎?不是,就像小孩總懷疑『我是不是我媽要來的?我是不是不是親生的?』他測不透大人的心理,不知道大人為什麼因為這個事痛打他,為什麼因為那個事把他教育一頓,劈頭蓋臉地數落他。……其實父母是什麼心哪?就是讓你長記性。他對你做這事,最後要達到的果效是什麼啊?光讓你長記性就完事了?光長記性那不是最終要達到的果效,長記性的目的就是讓你聽他的話,按他的話行,按他的話活著,別做悖逆他的事,別做讓他操心、操勞的事,這就達到果效了。你要是聽了父母的話,你是不是就長進了?父母是不是就省心了?父母一省心,他們對你是不是就滿意了?還用那麼罰你嗎?……你得弄明白神的意思。神的意思顯明人不是為了淘汰,顯明是為了讓人長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神話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的話猶如一股暖流一樣流進了我的心田,我一遍遍地看著神的話,每看一遍,都感覺是神在面對面地和我說話,我感受到了神那慈母般的心。是啊!我有悖逆、有敗壞,就該受神的責打管教,神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或是顯明都是為了讓我更好地認識自己,是為了拯救我,可我從不相信神是真心實意地拯救我,一臨到刑罰審判我就把神放在了對立面,認為神是在顯明、淘汰我,我不就是那個懷疑自己不是媽親生的小孩嗎?世人都明白「打在兒身,痛在母心」的道理,在神責打我的時候,我感受到的只是因著責打給我帶來的疼痛與痛苦,卻從來不知道神在責打管教我的同時神的心是如何的,也不尋求神為什麼責打我,就憑著自己的想像誤解神,真是不可理喻!可即便我這麼悖逆,神也沒有放棄對我的拯救,還在以他的話安慰我、供應我、感動我,我看到神的心真是太美善了!此時,我剛硬的心才被神的愛軟化,俯伏在神面前,像孩子回到了母親溫暖的懷抱一樣。

雖然我對神不再誤解,可我並不明白神擺設環境是要讓我明白哪方面真理,尋求中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被淘汰了,或者被清除了,或者被開除了,或者一丁點兒聖靈作工都沒有了,那是不是有根源的?絕對有根源,這裡有一個路途的問題,他始終不走追求真理、實行真理的道路,他始終背離這條道路,就做自己要做的事,按著自己的慾望、野心,維護自己的地位、名譽,維護自己的臉面,維護自己的慾望,滿足自己的慾望,一切都是圍繞這些做的,他雖然也付代價了,也花費,也起早貪黑,但最終造成的結果是什麼?因為他所做的這些事他在神眼中被定為惡,被淘汰了,還有機會嗎?(沒有。)太嚴重了!人靈裡的毛病就是這麼來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神話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聖靈在人身上作什麼工作完全取決於人信神所走的道路。人信神追求真理、在盡本分中處處滿足神,神就在人身上作開啟光照的工作,讓人得著真理;但如果不追求真理,背離神的道,一切都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虛榮,為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那聖靈在人身上就作顯明、淘汰的工作,這是神的公義性情決定的。揣摩著神的話,我開始反省自己信神所走的道路:自從我獲得聖靈作工,本分上有點果效後,我就把聖靈作工的成果竊為己有,活在沾沾自喜、自我欣賞的墮落情形中,享受著「主編」給我帶來的光環,享受著被人高捧的感覺;當負責人安排我去劉姊妹所在的組時,我還想繼續保持之前的光景,覺得只有保住主編的位子,盡本分時我才能佔主導,姊妹有問題才會問我、圍著我,別組的弟兄姊妹才能高看我,負責人才能器重我,將來往上層提供人選時我才能有機會,在別的弟兄姊妹面前我才有炫耀、顯露的資本。所以,我帶著這樣的野心慾望,一來到組裡,就趕緊投入到本分中,想儘快編輯出好的文稿給別人看,藉此來達到自己的存心目的,也想證實自己的能力。當我看到姊妹編寫的文稿中存在問題時,就以一個主編的身分給姊妹指點,好讓姊妹看到我的能力之後能高看我;當姊妹跟我觀點不一致發生爭執時,我不是先尋求姊妹的觀點是否比我的更好,而是一遍遍表達著我的觀點看法,只想努力把自己的想法表達明白,好讓姊妹放下自己的觀點聽我的;當姊妹沒有接受我的思路時,我為失去主編的位子而慪氣,不願意迎合姊妹的建議,怕姊妹成了主編就顯不出我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一個目的,那就是——保住主編的位子,找回自己曾經當主編時的「風采」。想到這兒,我看到自己藉著盡本分的機會處處爭臉面、爭地位,一心只想顯露自己、見證自己。我把個人利益看得高於一切,成天跟姊妹勾心鬥角,導致兩個月的時間本分沒有任何果效,直接打岔攪擾了教會的工作,我的這些惡行怎麼能不令神厭憎發怒呢!我失去聖靈作工沒有盡本分的動力,這完全是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但同時也是神對我的愛與保守,要不是神及時地制止,我還不知道以後能作出什麼惡來呢,到時候闖出塌天大禍,就真的會觸犯神的性情,被顯明淘汰了!

基督徒,靈修,反省

我常常望著窗外想:信神這幾年我也受了不少苦,雖然也知道自己算不上追求真理的人,但覺得自己正在往追求真理的路上走呢,只要這麼堅持下去,總有一天我會蒙拯救被成全的。沒想到,幾年了,我走的還是抵擋神的道路。神揭示人追求名譽地位方面的話我也沒少看,以往也經歷了一些神的審判刑罰,我心裡很清楚地知道,多少人就是因著一味地追求名譽地位成了抵擋神的人,因此我也常常警戒自己不要走上這條錯誤的道路,可為什麼走著走著還是走上了這條路呢?一天,我看到神的話揭示說:「撒但用一種很溫和的方式,很合人觀念的方式,也不是很激進的方式,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接受了撒但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則,建立了人生目標,建立了人生的方向,也不知不覺有了人生的理想,這個人生的理想不管外表的說辭是多麼冠冕堂皇,但是都離不開『名』和『利』。……為了人所要的名和利,人心甘情願地,不知不覺地,就把自己的身、心以至於自己的一切,自己的前途,自己的命運都交給了撒但,從來沒有疑惑過,也從來不知索回自己的所有。當人能對撒但有這樣的投靠與忠心之後,人還能自己控制自己嗎?肯定不能了,人就徹徹底底地被撒但控制了,人也就徹徹底底地陷在了這泥潭當中不能自拔。人一旦陷在名和利裡,人就不再去找尋什麼是光明,什麼是正義,什麼是美善的東西,因為名和利對人來說誘惑太大,是人一生甚至永遠都追求不完的東西,這是不是實情?……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人類生存了一代又一代,就越來越邪惡,越來越黑暗,就這樣,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毀在了撒但的名和利當中。那現在看撒但這樣做,它的險惡用心到底是什麼?現在清楚了吧!撒但可恨不可恨?(可恨!)也可能你們今天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因為你們覺得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沒有人生了;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看不到前面的方向了,看不到目標了,前途就黑暗了,暗淡無光了。但是慢慢地,有一天你們都會認識到名和利是撒但戴在人身上的多麼大的一個枷鎖,等到那一天你認識到的時候,你就會徹底反抗撒但的控制,徹底地反抗撒但帶給你的枷鎖;當你想掙脫撒但所灌輸給你的這些東西的時候,你就會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也會真實地恨惡撒但帶給你的這一切。那個時候人對神才有真正的愛與渴慕,才能走上追求真理的正確人生道路。」(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從小撒但就藉著老師的教育強行給我灌輸「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人活臉面,樹活皮」等等這些撒但的生存法則,讓我把「名」和「利」當成了人生的目標與方向,認為有了「名」和「利」就有了一切,人活得就有價值、有意義,導致我的思想當中只有名和利,只為名利而追求、奮鬥,使我一生都活在追名逐利的浪潮中,不再有時間和精力理睬神的作工,走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從小到大我每次看到電視上那些明星大腕在台上表演,觀眾為之歡呼吶喊的場面,以及那些有地位、有名望的人,走到哪兒都被人簇擁的畫面時,我就從心裡羨慕不已,覺得能得著人的高看、仰望才是活出了人生的價值。信神後,我雖然沒有像在世上那樣強烈地追求名譽地位了,但因沒有真理作生命,我的人生觀、價值觀並沒有改變,還在時時憑著撒但的毒素、法則活著,追求出人頭地、被人高看。當我從別人的眼神、流露、話音中稍稍感覺到一點被高看、仰望的成分時,我就從心裡覺得享受、覺得美,盡本分腦袋就能削個尖地往前奔;當自己沒能在別人心中佔據地位,得不到弟兄姊妹的高看時,我就感到痛苦,幹什麼都覺得沒勁兒。名利地位就像套在我脖子上的枷鎖一樣,把我捆綁得結結實實的,讓我動彈不得。沒得到地位時我拼命地追求,得到後我又不滿足,成天為地位患得患失,以至於我的喜怒哀樂都建立在臉面地位是否得到滿足的基礎上。受名譽地位心支配,我不僅每天拼盡全力苦苦追求,活得痛苦不堪,本性也變得越來越詭詐、惡毒:看到小姊妹各方面比我出色時,我心裡就嫉妒;當她情形不好時我就在一邊幸災樂禍,認為她要是好了哪能顯出我呢;當姊妹不贊成我的觀點時,我就覺得她對我的地位構成了威脅,為了得到主編的地位一個勁兒地排斥她;為了證明自己比姊妹強,能在組裡佔主導、做主編,得到負責人的高看、重用,我明明知道姊妹的思路不合適也不盡力交通扭轉,等著她被負責人對付,自己好取而代之……我把名譽地位看得比教會利益還重要,甚至大過對神的忠心,我哪有一點人性啊!我的心地太惡毒了!追求名利地位的野心使我心中絲毫沒有了神的地位,完全忘記了這個本分是神給我的責任與託付,失去了一個基督徒起碼該有的敬畏神之心,喪失了人格、尊嚴。而我對撒但的險惡用心沒有一點分辨,對自己所走的道路也沒有分辨,背叛抵擋著神卻以為自己是在追求真理滿足神,還把自己追名逐利的野心當成有上進心的表現,真是既卑鄙又可憐!神不忍心看我就這樣一直活在撒但的愚弄當中最終被撒但吞吃,一次次興起環境刑罰審判、責打管教我,希望能喚醒我的靈,使我能迷途知返,可我被撒但弄瞎了心眼,絲毫感受不到神的良苦用心,硬著頸項與神較量。而神一直都在默默地忍受著我的悖逆,繼續在我身上施行著他的拯救,擺設各種人、事、物環境讓我經歷,此時我才看到,神為拯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在我身上付出的心血代價太大了!我從內心深處恨惡撒但的險惡、卑鄙,立志背叛它,不再被它利用、苦害!

後來,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得學會走路,而且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能走你就走,你別學著跑,你能一步一個腳窩地走,你別兩步並作一步走,得腳踏實地地做人,別學著做超人,做偉人,做高大的人。……神要的是一顆什麼樣的心……首先,人得有一顆誠實的心。這顆心得誠實,老老實實的,腳踏實地的,沒有遠大的志向,沒有高的目標,就是在地上一步一個腳窩地跟隨神,敬拜神,做受造之物,不想做天上的飛鳥,也不想做外星球上的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更不想做什麼有特異功能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神的話給我指明了方向,神要的不是超人、偉人、高大的人,也不是有遠大志向的人,而是能按著神話語的要求腳踏實地跟隨神,通過經歷神的作工一點一點地實行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性情,最終能把心交給神,用一顆單純誠實的心盡心盡意地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成為真正敬拜神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神所稱許的人。揣摩著神的話,我想到了保羅和彼得:保羅在作工的過程中並不注重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總是追求名利地位,藉著盡本分的機會處處顯露自己讓人高看、崇拜,最終保羅的野心慾望是得逞了,他的名被恩典時代的人高舉了兩千年,成了無數人效法的對象,人把他的話看得比神的話還重要,可最終,保羅並沒有因著他的名望而得著神的稱許與他所盼望的歸宿,反而因與神爭奪地位,觸犯了神的性情,遭到神公義的懲罰!相反,彼得並不被別人看重,可彼得注重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在凡事上追求愛神、滿足神,彼得這樣愛神的赤誠之心被神看重,最終被神成全了。這時我好像突然明白了神喜歡什麼人,厭憎淘汰什麼人,我應該效法彼得,注重經歷神的審判刑罰追求認識神,得著神的潔淨、拯救,最終能成為一個真實愛神的受造之物,這才是我該追求的目標。認識到這些我的心一下釋放了,仆倒在神面前向神禱告:「公義聖潔的全能神啊!我感謝讚美你!感謝你的審判刑罰一直伴隨著我,在你的責打管教中我才看到自己信神不走正道,你不忍心看我繼續墮落下去最終被淘汰,才擺設環境迫使我回到你面前反省認識自己。神啊!現在我從心裡印證你的審判刑罰就是為了拯救我,你的愛太真實了,我感謝你!神啊!從你的話裡我認識到了追求名譽地位的危害,我也明白名譽地位不是我該追求的人生目標,更不是你要帶領我走的路,我願意真心向你悔改,以後我一定注重追求真理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好好盡本分來彌補我以前留下的虧欠和遺憾!也願你的審判刑罰、責打管教一直伴隨我,阿們!」

教會生活,聚會交通

後來,教會安排我盡澆灌新人的本分,看到神這麼憐憫我還給我盡本分的機會,我心裡對神滿了感恩,立志痛改前非,不再追求名譽地位了,願以實際行動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來還報神的愛。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儘量求真求細,新人遇到難處我就禱告依靠神,找神的話解決新人的情形。有一個新人家裡遇到一些難處,聚會一直不正常,我就依靠神多次給她交通真理幫助、扶持她,後來這個新人的難處解決了,不僅正常聚會了,還開始盡本分了。那段時間,我扶持的幾個新人的情形都很好,本分上滿有神的祝福,這讓我看到當自己的存心觀點擺正了,所盡的本分就能得著聖靈的維護與帶領!正在這時,神又擺上環境來檢驗我的工程。教會安排一個小弟兄與我一起配搭盡本分。對於弟兄的到來,我當時還很歡迎,可是當我們月底彙報工作時,弟兄居然沒經我的同意就把我負責範圍內的工作情況一起彙報給上層負責人了,不僅如此,他還把如何配合解決新人難處、問題的彙報也寫上去了,更令我接受不了的是,落款寫的是我們兩個人的名字,還把他的名字寫在了我的名字前面!看到這些時我心裡很惱火,心想:「這個弟兄是怎麼回事?你彙報我範圍內的工作不跟我商量也就算了,這幾個情形比較好的新人,從頭到尾都是我扶持澆灌的,你怎麼還把你的名字寫在我前頭了呢?這讓負責人怎麼看,還不得認為本分有果效都是你配合的呀?你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出成績的時候來了,你這不是搶功來了嗎?不行,我得改過來!」可是轉念又一想:「每天臨到的人、事、物都是神擺設的,弟兄這麼寫不也是神許可的嗎?看到弟兄這麼寫我為什麼會這麼難受?不就是因為涉及到我的名譽地位了嗎?弟兄彙報工作沒經我同意,我就覺得弟兄沒把我放在眼裡,不拿我當回事,弟兄把他的名字寫在了我的前面,我就覺得弟兄搶了我的功勞,到時候別人會認為弟兄比我會澆灌新人而高看弟兄不高看我,神擺佈弟兄這樣做就是為了潔淨我裡面的名譽地位心,我得從神領受,不能和弟兄爭了。」想到這兒,我就放下電腦,決定不把名字改過來了。可是不一會兒,我的心又開始攪得慌,越想越不甘心,我知道自己的情形不對了,就去了另一個房間禱告:「神啊!今天小弟兄能這麼做我知道是你在對付我的地位心,可是我心裡還是很難受,放不下,甚至不想跟弟兄配搭了。神啊!我知道自己這樣的情形會影響本分,我也不想活在這樣的情形裡抵擋你,求你開啟帶領我,使我有心志實行真理,背叛自己的敗壞性情,行到你的心意上。」禱告後,我靜靜地坐了一會兒,這時神開啟我想到神的話說:「這些東西怎麼擺脫呢,你們有沒有路途?你先看透,然後你得學會捨這些東西,放下這些東西。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你學會往後退,但是本分還不耽誤,做一個默默無聞、盡本分不在人前顯露的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話語的開啟使我心頭一亮,是啊,撒但就是利用名譽地位來捆綁、苦害我,讓我為了一點名譽地位就與弟兄姊妹打破頭地爭,讓我無法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盡好本分,這就是撒但敗壞我的方式。以往多少時候,受敗壞性情支配,我總想出頭露臉、高居人上,跟弟兄姊妹爭名奪利,導致彼此之間產生成見不能和諧配搭,使教會工作受到虧損,現在又因為誰作彙報、名字寫前寫後的事心裡記恨弟兄,不願意跟弟兄配搭盡本分了,這實屬撒但在拆毀神的作工啊!我要是再跟弟兄爭名奪利,豈不是又中撒但的詭計了嗎?在本分上我用了多少心使了多少勁,到底盡得怎麼樣,神都鑒察得一清二楚。幫助扶持新人的工作本是神的託付,更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應體貼神的急切心意,學著放下臉面、地位,做一個默默無聞不在人前顯露,只求神滿意的人。想到這兒,我抵觸的情緒一掃而光。感謝神!只有追求盡好受造之物的本分,讓造物的主滿意,這才是有價值、有意義的人生,這樣活著才光明磊落,踏實平安!我心裡立時輕鬆、亮堂了許多,起身去了隔壁房間,跟弟兄接著溝通工作。忙完後,我們在一起敞開心亮相自己的敗壞,交通神的話,我們之間的隔閡瞬間消失了,這時我才真實享受到了超脫敗壞性情的轄制,追求滿足神時心靈裡的那份釋放和寧靜。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對追求名譽地位的實質與危害有了一些真實的認識,並一步步走上了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的正確道路。我真實地體會到,雖然自己敗壞至深,名譽地位如同枷鎖把我捆得結結實實,但實際地經歷神話語的審判刑罰,這些根深蒂固的敗壞性情都能得著變化,神的審判刑罰的確能打開地位的「枷鎖」,帶領我們走上光明人生路,神的作工太實際,意義太深了!現在臨到事有時我還會流露追求名譽地位的敗壞性情,但藉著讀神的話反省認識自己,並有意識地實行真理,與弟兄姊妹敞開亮相揭露自己,覺得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心逐漸減少了很多,雖有時還有流露,但不會受其轄制攪擾了,能藉著禱告背叛把心一點點用在盡本分滿足神上了。我知道自己這方面的敗壞性情要想徹底得著變化、潔淨,還需要神擺設更多的人事物、環境來審判刑罰,顯明拯救,我願珍惜寶愛神審判拯救的作工,竭力追求真理,憑神的話做人,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體貼神心意安慰神心!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