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重 生

  我是個特別狂妄自大的人,加上上學後受「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等撒但毒素的毒害與薰陶,使我變得更加目中無人,自命清高。因二姐從小體弱多病,父母經常帶她去醫院住院,而大姐結婚早,家中十歲的弟弟和五歲的妹妹就由我照顧看管,自然而然家裡的大事小事都由我說了算。十三歲那年,我就成了家中的小人。弟弟妹妹都怕我,都乖乖地聽我的話,二姐雖大我三歲,也得聽我的,誰不聽話我就會大發雷霆,訓斥一頓……父母知道我的性格、脾氣,有時也順著我,我認為對的事,誰也攔不住,在這種家庭環境裡沒人約束我,我越來越狂妄。中考時,我以藝體生考上了高中,父母引以為豪,鄰居及親朋好友也都對我讚不絕口。為此我更是心高氣傲,高高在上,認為自己了不起。然而,當我上到高二時,由於家裡貧窮,無奈只好退學,雖然退學了,但我的心仍不甘落後,就想在社會上幹出一番事業。十九歲那年我進了水泥廠上班,車間最好的工作崗位是微機室,工資很高,還輕省。為了得著這個重要崗位,我拼命工作,任勞任怨地幹活。不到一年的時間,我被評上了「先進個人」「先進個人模範」,之後被調入了微機室,老職工都誇獎我能幹,年輕有為,對我刮目相看,這更助長了我的狂氣,心想:「只要我想幹的事,沒有幹不了的!」我覺得自己比誰都強,對誰都看不起,不放在眼裡。

2000年1月份,蒙神的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當我看到神的話說:「現在你們開始接受神的託付,能夠追求做國度子民,達到做國度子民的標準,這是起步的進入。要想達到完全通行神的旨意,就得接受這五個託付,這五個託付你若達到了,那你就合神心意了,必能被神大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認識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為了追求被神大用,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盡本分中,積極迎合教會的各項工作,拼命地受苦付代價,因此一再被提拔。2004年,我被提拔盡中層負責人的本分,就更認為自己是實幹家,心裡美滋滋的,覺得自己比誰都強,比誰都有工作能力,於是我更加賣力地花費,盼望再度被提拔。2011年春天,因著我的狂妄本性竊取了神的榮耀,各方面工作沒有了果效,被調整盡小區負責人本分。雖然本分被調整了,可我還是沒從地位上下來,總覺得自己還是比別人高,比別人強,心裡暗立心志:等我作工有果效了,我還會盡中層負責人的本分,別人都不行。神的話說:「我是公義,我是信實,我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真是神在暗中鑒察著我的存心,神最知道我被敗壞得有多深,不忍心看我走在錯誤的道路上被淘汰,墜落陰間,神擺設人事物,試煉熬煉來拯救潔淨我的敗壞性情。

我的狂妄是怎麼脫去的

2011年夏天,有一天上層帶領來信通知我去聚會。到了約定時間,我騎車到了聚會的地方,另兩名同工(以往的作工對象)也已到了。等了半天上層帶領還沒來,我不由自主地又站在地位上詢問起她們的情形與工作情況,針對一些問題我還找了神的話語與她們交通,她們高興地說問題解決了,我心裡美滋滋的,不由得想:「上層帶領忙,不能讓我給她們聚會嗎?我做了幾年中層負責人,這些工作又不是沒幹過。」當我流露這樣的想法時,第二天早上又來了一名同工姊妹(以往的作工對象),我便問她:「你也是來聚會的嗎?帶領沒來,昨天我們三人一起交通了工作上的問題,今天帶領再不來,我們就打算走了,回去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呢!」姊妹說:「帶領不來了,今天咱們一起交通吧!」聽了她的話,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噢,原來帶領是叫她來和我們聚會的,帶領安排了她澆灌我們啊!」我外表答應下來,但心裡卻七上八下的,翻江倒海般的難受,很是不服不滿,心想:「叫她來澆灌我們,她能交通出什麼?以往都是我給她聚會,對她我還不了解嗎?素質差,道理多,自己都不進入,還來給我們聚會,帶領真不會選人!唉!我這個人才帶領怎麼就看不見呢?我哪裡不比她強……」我心裡越想越苦。這時,姊妹已讀完了神的話,對我說:「姊妹,你先交通吧!」我應付著說了幾句,便低頭不語了,坐在那裡就如針扎一樣難受,真想起身就走,但礙於臉面硬撐著。我發現姊妹好像受轄制似的,說話吞吞吐吐,沒交通幾句話,就問我們能不能聽懂。此時,我心裡更不服了:「還問我們能否聽懂,又不是談多麼高深的真理,你讀神的話我們還能聽不懂嗎?有你這樣聚會的嗎?來了也不問我們的情形與工作情況,不了解問題怎麼交通真理呀……」這時,一個同工提出個問題,我看姊妹解決不了,便誇誇其談地交通了起來,通過交通問題解決了。我瞟了姊妹一眼,看到她低著頭坐在那裡,我心想:「你還給我們聚會呢!這麼簡單的問題都解決不了,還聚什麼會呀!還是我能解決同工提出的問題吧!你不行,我做中層負責人還差不多!」看到姊妹解決不了實際問題,我心裡暗自高興。到了晚上,我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心裡想不通:帶領怎麼用她不用我呢……正想著,一個同工說:「我看來的這個姊妹也不能解決咱們的問題,還不如咱們幾個人交通得好!」聽到這話,我心中竊喜,但還假惺惺地說:「咱們明天和姊妹交通交通吧!」心想:「不光我不服,同工也不服,你帶領不了我們,下次別來了!」第二天,我們便給姊妹提出聚會時要先了解人的情形與工作情況,再結合神的話交通解決。姊妹聽了說:「好,我接受。」之後姊妹便又繼續交通。我只是勉強坐在那兒,一句話也沒聽進去,心裡抵觸,根本不配合姊妹的工作,心想:聽你交通還不如我回去自己看神的話呢!就盼著趕快結束聚會好回去……一天的聚會我心不在焉,最後,總算熬到了散會,我終於鬆了口氣,騎上自行車飛快地回去約同工聚會。

晚上見了兩個同工,我剛開始交通,突然就覺得身體不舒服,立時上吐下瀉,半個小時後,兩眼睜不開了,躺在床上,四肢無力,一動也不能動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兩個同工擔心地說:「你下午來時還好好的,怎麼這麼快就得病了?」姊妹給我買來藥,吃了藥也不起作用。我心想:我也沒吃什麼東西呀?怎麼會突然得了這麼重的病呢?夜裡我起來上廁所時走到院子裡,立時心跳加速,四肢無力,一下癱倒在地,像要斷氣似的,雖然我心裡很清醒,可怎麼也起不來。那一刻我心裡很害怕,覺得要死了,痛哭流淚地向神默默地禱告:「神啊!我臨到這麼重的病,不知道哪裡抵擋了你,求神開啟我,讓我認識到,我願向你悔改……」禱告完,漸漸地不難受了,我又回到了床上躺下,心裡不住地向神禱告呼求,一時一刻也不敢離開神。之後,我上吐下瀉的病慢慢好了,可剛硬麻木的我並沒有在這事上真正尋求神學到功課。一天,上層帶領又召集我們幾個同工一起聚會,見面後帶領就問我們:「上次姊妹來和你們聚會怎麼樣?」我一聽這話,立刻表示對姊妹的不滿,還沒等我說幾句,帶領直接對付我:「你太狂妄自大了,不順服神的作工,就是一個三歲小孩給你讀神的話也得聽呀,你不是聽這個人的,是順服神的話,姊妹給你們讀的是神的話,就是交通不了什麼,讀神話也得聽呀!你還爭權奪利,不服氣,排斥人,挑毛撿刺的,你這不是與神對抗嗎?……」聽了帶領的這番話我心裡很不服氣,心想:「肯定是姊妹回去向帶領告我的狀,要不然帶領怎麼能知道呢?這次是完了,上層帶領知道我狂妄,人性次,爭權奪利,信神多年不追求真理,看來我是沒有被提拔的機會了,恐怕連小區負責人都保不住了,唉,都是這個姊妹給造成的!」我越想越生氣,越生氣就越鑽人鑽事……

向神禱告

聚會回來後,我心裡很痛苦,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神啊,此時我心裡很痛苦,因著我瞧不起姊妹,不能順服你的作工,不維護教會工作遭到了上層帶領嚴厲的修理對付,我活在黑暗中怨人怨事,卻不明白你的心意,願你開啟帶領我,使我能認識自己的敗壞,能夠學到我該學的功課。」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很少認為自己太卑鄙因而遭受這樣的試煉,而是認為自己太不幸了,而且說我總是對你挑毛揀刺。事到如今,你對我說的、對我作的到底有幾分認識?別以為你是天生的才子比天矮一分、比地高萬丈,你並不比別人聰明,甚至可以說,你比任何一個在地球上的有理智的人都傻得可愛,因為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從沒有自卑感,似乎你對我作的都明察秋毫。其實,你根本不是什麼有理智之人,因為你根本不知道我要作什麼,更不知道我正在作什麼,所以我說你甚至比不上一個對人生毫不覺察但卻仰賴上天的賜福而種地的老農。你對你的人生太不屑一顧,竟然不曉得有知名度,更沒有自知之明,你,太高大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不學無術的人不就是畜生嗎?》)神句句審判的話語如利劍刺在了我的心上,使我幡然醒悟。想想自己上次聚會的種種表現不就是在作惡嗎?我卻絲毫不認識自己。當病痛管教臨到時,我沒有真正去反省認識自己與神敵對的撒但本性,神又藉著帶領的對付修理來幫助我認識自己,可我不但不反省認識自己卻將眼光盯在姊妹身上,認為是姊妹告我的狀,完全活在了鑽人鑽事的情形中,一點也不接受來自神的審判刑罰,我真是個善惡不分、糊塗透頂的渾人。反覆揣摩著神的話語,不由得回想起上次聚會的情景,當我看到參加聚會的幾個同工都是我以往的作工對象,並且帶領沒有去時,我狂妄自大、自高自傲的撒但性情就不由自己地膨脹起來,誰也沒放在眼裡,總覺得自己比她們都強、都高,便站在地位上作工講道顯露自己,厚顏無恥地給別人當起帶領來。但當得知一姊妹是代替帶領來聚會時,看到姊妹比自己地位高了,觸及自己的地位之心,心裡就嫉妒,不服氣,有意排斥、轄制姊妹,嫌棄姊妹素質差,貶低她道理多,不會看人情形用真理解決問題等。當同工提出問題姊妹解決不了時,我更是幸災樂禍,趕緊給同工解決問題以顯示自己高明,讓同工們看我比姊妹強,還是我有工作能力,從而對姊妹及上層安排姊妹給我們聚會有看法。看到我狂妄得已失去了理智,沒有一點敬畏神之心,真是不知羞恥!姊妹讀神的話時,我不但不配合交通,反而還拆台,拉幫結夥,讓同工聽我的,孤立姊妹。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雖然我已看出姊妹受我的轄制,卻毫無一點自責、愧疚之感,還能變本加厲地打擊姊妹,我這樣與神作對,又怎能不讓神憤恨!從我對待姊妹一言一行的表現中,更顯明了我的卑鄙存心,人性的惡毒,對姊妹不能包容忍耐,沒有愛心幫助,絲毫不體貼神的心意,不維護姊妹的工作,看到姊妹作工作不合自己的意就故意雞蛋裡挑骨頭,打著幫助姊妹的幌子變相地排斥、打壓她,我為維護自己的地位,這樣沒有人性地對待姊妹,竟然毫無一點良心知覺!反省我從小到大都是憑著撒但狂妄的本性活著,處處事事都想比別人高,比別人強,把自己看作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心中無神,目中無人,從沒有自卑感,如同天使長一樣,總想與神平起平坐,與神爭奪地位,與神較量,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樣式。神今天給我蒙拯救的機會,讓我追求真理,追求性情變化,脫離撒但的捆綁,活出人樣,而我卻狂妄自大,總是爭名奪利,即使調整使用也不反省自己到底追求什麼,走的是什麼道路。我狂妄自大,自以為是,高舉見證自己、顯露自己,總想掌權自己說了算,站在地位上說話作工,把人帶到了自己面前,到現在有的同工還仰望我,我憑「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等撒但毒素活著,認為自己比別人強,總給別人當老師,我的確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毫無理智地擺弄自己那些一文錢不值的臭道理到處演講,真是不知羞恥!我所流露的正是受狂妄本性支配的敗壞性情,完全憑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活著,沒有一點人的模樣。我口口聲聲說聽神的話,順服神、滿足神,就因有姊妹顯不出我了,我就對姊妹抵觸、不服,不接受姊妹所讀的神的話語,這也正顯明我的實質是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我這哪是在信神啊?分明是有意抵擋神。此時,我心裡懊悔不已,淚水止不住地流出來:「神啊!我真是該死!我不是個追求真理順服神作工的人,平時喊的順服你全是道理,對待你話的態度就是對待你的態度,對你沒有一點敬畏之心,你道成肉身發表真理來拯救人,而我卻狂妄自大,不接受真理,硬著頸項與你敵對,真是毫無一點理智良心。若不藉著這次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我真不認識你的作工這麼實際、全能、智慧!神啊!今後我願順服聽從你話,接受真理,不再與你作對了。」神藉著病痛來管教我,又藉帶領對付我,讓我真實地體嘗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人有悖逆敗壞,對神不順不服,就得受到神的審判刑罰。正如神的話所說:「人都因著他刑罰、審判的工作看見了他的性情,由此對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讓人敬畏的,是讓人順服的,因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並非是與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於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讓人敬畏、讓人順服的,人是沒有資格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與人的作工》)看了神的話,我從心裡感謝神的刑罰審判、試煉熬煉的作工臨到我,藉著神的擊打管教,使我對神的公義聖潔的性情有了些認識。當我悖逆抵擋神,嫉妒不服、看不起弟兄姊妹,與人爭奪地位時,神的威嚴烈怒立時就臨到了我,讓我體嘗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當我呼求神時,神的刑杖退去,但我仍不學功課,神又藉帶領嚴厲對付和神話語的開啟,我才反省到自己的罪惡行徑。從這次的審判刑罰中,我深深地體嘗到了神的威嚴烈怒中還包含著慈母般深沉的愛,神恨惡我的敗壞,又擔諒著我的軟弱,還在開啟帶領著我,讓我明白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神這樣試煉熬煉我,不是要顯明淘汰我,而是要變化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是要潔淨我。當我走下坡路時,神精心地擺設環境來止住我作惡的腳步,不再沿著受懲罰的路走下去。此時,我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願意順服在神面前,尋求自己該進入的真理。

一天,我看到講道交通中說:「順服真理的權柄那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順服真理的權柄是指任何一個人不管他的年齡大小,不管是什麼地位,他說的合乎真理你地位再高也能順服,因為真理是高過一切,真理代表神,人不能代表神,唯有真理能代表神,真理的權柄高於一切,你如果在凡事上能順服真理的權柄,這才能代表你是順服神的人,這才能證明你是順服神的人。……如果一般弟兄姊妹說的對、合乎真理就該順服,這叫順服真理的權柄,真理的權柄在教會裡是最高權柄,神話的權柄是最高權柄。做一個真實順服神的人就得這樣實行操練,『我順服的是神的話,是真理,最小的一個弟兄姊妹說的合乎真理,我都接受,都採納』,沒有個人觀念,沒有個人成見,不受任何人、事、物轄制,順服真理才是真實順服神,不管這個真理從誰的口裡發出,出自哪一個人,都得接受順服,這是操練進入順服神的實際最重要的一個實行啊!誰說的合乎真理都接受,就是你最看不起的那個人,他交通的如果合乎真理,你說『你交通得對,合乎真理,我接受』……這麼進入真理實際是對的。在神家神話的權柄、真理的權柄高於一切,順服真理的人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不管誰交通的,只要合乎真理、合乎神話都能接受,都能採納,都能順服,這樣的人才是真實順服神的人。」(摘自《講道交通(七)·得著真理進入實際的最主要表現》)從上面的講道交通中我找到了實行進入的路途,也明白了順服神的權柄這方面的真理。無論是帶領工人還是普通弟兄姊妹讀神的話交通真理,就是我最看不起的人,只要他交通的合乎真理,我都得接受順服,不能再悖逆抵擋神了,只有這樣實行才是接受真理、實行真理的人。之後,我就操練實行這方面的真理,當遇到自己看不起的弟兄姊妹給我讀神的話,我的狂妄性情又想發作時,我就禱告神,有意識地放下自己,慢慢就能接受順服了。我也體嘗到了順服神話語權柄的甜頭,認識到神的話就是至高無上的真理,更有信心實行真理來滿足神。

實行真理滿足神

經歷了這次刻骨銘心的試煉熬煉,每次與同工接觸交通時,我都會提醒自己該站什麼位置,唯恐自己再觸犯神,也能與弟兄姊妹和諧配搭,正常相處,能活出些正常人性,順服神作工了。然而,性情變化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我卻認為經歷這一次審判刑罰、試煉熬煉自己就有變化了,原來那是我把性情變化看得太簡單了,神對我有望眼欲穿的了解,為了變化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讓我脫離撒但的苦害,神又一次精心擺設了環境來潔淨我。

感謝神的高抬,後來我又被提拔為上層負責人。當得知和我一起配合本分的姊妹是我之前的作工對象時,我心裡就抵觸起來,心想:「上層帶領真不會選人,怎麼把她提拔上來了?她是我之前作工對象中最差的一個,還讓她和我一起配搭……」在之後的配合本分中,我壓根兒沒有把姊妹當同工對待,還是把她當我的作工對象對待。每次去教會聚會時,都是我交通的多。一次,我倆一起去聚會,還是我先交通,先摳問工作,先與作工對象談心、交通,她只是隨和著說幾句就完了。我外表也說:「姊妹,你也得交通呀!得有負擔,這是咱兩個人的本分。」可心裡卻想:「你與我一起配合工作沒負擔,起不了作用,還是個多餘的,你還不如不來呢!」然後我又繼續交通起來。過了一會兒,我瞟了配搭一眼,看到她坐在那兒像沒事一樣,心不在焉的,也不交通,我心裡越看她越有氣,心裡想:「工作是咱們兩個人配合的,你可好,來了像沒事的一樣,還拿著小本子記錄,再記你工作也做不好。唉!我怎麼遇到這樣一個配搭呢?有她沒她都一樣,還不如我一個人配合工作呢!」後來,工作上自然是以我為首。上層帶領來信時,我倆看完,多數是我寫下發信,即使她偶爾有寫,也得給我看後再發;什麼事她先問我,多數我說了算;工作上即使與她商量了也以我為主,後來我乾脆不與她商量了,一個人說了算。一次,從彙報中我看到配搭負責的範圍,福音工作及澆灌新人的工作果效急速下滑,看到姊妹不急不忙的,我氣不打一處來,就站在地位上對付她:「姊妹,你看你負責的工作,澆灌新人與福音工作都沒有果效,還急速地下滑,你怎麼認識的?你打算接下來怎麼盡本分呢?」配搭姊妹低著頭說:「看到工作急速地下滑,是我沒有負擔造成的,我反省自己從調過來盡這個本分心裡就覺得輕鬆了。」聽到這話,我更是沒有好氣地說:「提上來就飄了,享受地位之福了,不作實際工作了,工作都下滑了還沒有負擔,還不去配合,你看我負責範圍的工作,新人聚會正常,福音工作果效也好……」自從我對付配搭姊妹後,她消極了,工作果效更是急劇地下滑。而我卻沾沾自喜,只顧欣賞自己作工能力強,卻無心思幫助姊妹扭轉情形與教會的不利局面,後來配搭姊妹因情形不好,工作果效差,被迫停下工作靈修反省。一次,一個姊妹見到我說:「我看姊妹總躲著你,受你的轄制,你別欺負她。」我心想:「她是因沒有負擔才失去聖靈作工的,我沒有轄制她呀!」後來,因環境不好,我們帶領和同工都靈修,與我一起靈修的一個姊妹對我說:「姊妹,你知道嗎?你的配搭說過受你的轄制,她失去聖靈作工是不是因受你的轄制?咱們也得好好反省反省自己。」聽到這話,我心裡有些驚訝:難道配搭真是受我轄制才失去聖靈作工的嗎?我覺得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心裡不服,還在講自己的理:「我怎麼轄制她了?工作上她沒有負擔我該說的也得說呀!我這是在維護教會工作,她失去了聖靈作工那是她自己不追求真理造成的,你們不了解情況還亂給我扣帽子!」我心裡覺得很委屈。一天靈修時,藉著讀神的話反省自己,與姊妹配搭三個月的一幕幕浮現在我腦海裡,我痛哭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你藉著兩個姊妹來提醒警告我,說配搭姊妹失去聖靈作工是因受我的轄制,此時我心裡很痛苦,很受熬。神啊!我的確需要你的審判刑罰,願你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和我該進入的真理。」

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神的態度、神的心是愛惜人的;相反,撒但愛不愛惜人哪?它不愛惜人,它想在人身上作什麼?它想害人,它就琢磨害人,是不是這樣?那它琢磨害人的時候,它那個心情是不是急迫的?(是。)所以說撒但在人身上作工作,這裡有兩個很能形容撒但這個惡毒、邪惡本性的詞,能讓你們真實地體會撒但的可惡,那就是撒但對待每一個人它都想強行佔有與附著,以至於能夠達到它完全控制人、殘害人的地步,達到它的這個目的與野心。強行佔有是什麼意思?是在你願意還是不願意的情況下?是在你知道還是不知道的情況下?你都不知道啊!在你不清楚的情況下,也可能它不跟你說什麼,也可能它沒做什麼,沒什麼前提,也沒什麼背景,它就在你身邊轉,圍著你,找個可乘之機,然後強行地佔有、附著,達到它完全控制你、殘害你的目的,這就是撒但與神爭奪人類的一個最典型的存心與表現。這話你們聽了有什麼感覺?(毛骨悚然,心裡害怕。)感不感覺噁心呀?(感覺噁心。)那你們感覺噁心的時候,你們覺不覺得撒但無恥啊?(無恥。)當你們覺得撒但無恥的時候,你們對於身邊總想控制你們的那些人,對地位、對利益極有野心的這些人噁不噁心呢?(噁心。)」(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四》)還有講道交通中說:「那些狂妄自大、特別自是、誰也不服的人,總好轄制別人,總看不起別人,總覺得自己比別人好,所以總是高高在上誰也不服,這樣的人就是對自己的敗壞實質沒有絲毫認識的人。好轄制人的人,總想控制別人,總想讓人聽他的,總想讓人都圍著他轉,這樣的人對自己也沒有認識,因為他一點兒理智都沒有,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有些人有點地位就要轄制人,就要控制人,有個地位就想稱王稱霸,讓人都聽他的,有個地位就搞以他為中心,讓人都圍著他轉,一切都得按著他的意願做,無論誰所作所為若不合他的意願,那誰就是他的仇敵,就是他打擊的對象。這樣的人認不認識自己呀?這樣的人沒有理智,沒有理智的人都不認識自己。……你只是一個帶領,你怎麼還能讓弟兄姊妹都尊你為大呢?你那個意願、你那個想法是真理嗎?不是真理,那你為什麼要求別人按著你的意願來呢?這是什麼問題呀?這是不是太狂妄自大了?這是把自己當神對待了,站在神的地位上來做事、說話,讓人都按著他的意念、他的心願辦事,人和人接觸還得經過他同意,還得看看他的臉色。這樣的人是不是屬撒但的?敗壞人類如果這樣要求人,是不是撒但掌權哪?這就是撒但掌權、惡人掌權。」(摘自《講道交通(四)·什麼是真實的認識自己》)神話語的揭示與上面的交通句句刺痛了我的心,結合神的話我反省與姊妹配搭時自己的所作所為:受狂妄本性的支配,我高看自己,小瞧姊妹,總高高在上,站在地位上說話做事,對姊妹發號施令,不能站平等的地位與姊妹談心,共同商量工作,而是一人獨大,一人專權,架空配搭姊妹,把姊妹轄制得不敢交通,沒有信心和負擔配合工作,最終導致工作果效下滑,不得不停下靈修。而我從不反省自己,反而認為姊妹對工作沒有負擔,就對她排斥、教訓或對付,看到她聚會時不積極交通,配合工作被動時就從心裡厭煩、嫌棄她,對她抵觸、打壓,認為她起不了什麼作用,是多餘的,甚至還埋怨怎麼遇到這樣一個配搭,還不如我一個人幹工作呢!所以在工作中我很少與姊妹商量徵求姊妹的意見,有時即使象徵性地提出問題,最終還是我作決斷,我這不正是在架空配搭姊妹而自己掌權嗎?姊妹盡本分受我轄制什麼事都得問問我,經過我的同意她才去做,我把姊妹控制在了自己手裡,實質就是一個人掌權,搞著自己的經營,這正是在搞獨立王國,我的所作所為與敵基督不是一樣的實質嗎?而我還麻木無知覺,藉著神興起兩個姊妹的提醒與警告,我才反省認識到配搭姊妹的確是因受我的轄制才失去聖靈作工的,導致一個區的澆灌新人工作與福音工作急速下滑。而我卻不知反省自己,也不起來維護教會的工作,不與姊妹一起查找原因解決問題,使工作趕快的好起來,反而因工作果效不好,向姊妹發洩怨氣,站在地位上教訓她,打壓她,還諷刺挖苦她,甚至還幸災樂禍地拿著聖靈的作工果效來顯露、炫耀自己,我真是毫無理性,厚顏無恥!神的話點透我站在地位上妄圖掌權的野心慾望,以及自己用各種手段轄制、控制配搭姊妹的卑劣行徑,在姊妹面前我常常見證、樹立自己,處處讓姊妹聽我的,存心目的就是讓姊妹崇拜、仰望我,把我當神一樣對待,我的本性實質太邪惡,太卑鄙!此時我心裡更感到羞愧難當,我盡本分是神交給我的託付,神並沒有給我地位,更沒有讓我站在地位上作工作。這時我才明白當自己站在地位上狂妄自大、自是自高,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時,是神最恨惡的,自己太沒有理智了,事實顯明我的狂妄本性並沒有變化,性情還是屬撒但的。我所作所為的實質完全是撒但惡魔實質的流露與彰顯,實行的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哲學法則,看誰不順眼、瞧不上就採取無情打擊、排斥,給人帶來的都是災難與傷害。神高抬我盡本分是讓我跟姊妹配搭,共同依靠神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讓人能順服神、敬拜神,而我卻拿著神給的本分當權力用,自己掌權說了算,當配搭姊妹不合我意時,自己就以權力控制人、打壓人,導致姊妹失去聖靈作工活在黑暗中,這不就是我把姊妹殘害的嗎?我控制地位權力,無法無天,為所欲為,打岔攪擾破壞教會的工作,這不是在抵擋神嗎?一想到自己所作的惡,我心裡就懊悔痛恨自己,不由得流出了悔恨的淚水:「神啊!我在盡本分中不但不體貼你心意,反而還攪擾搞破壞,傷害弟兄姊妹,我簡直就是一個畜生,沒有一點良知!神啊!我太敗壞悖逆了,求你憐憫、拯救我……」

神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

我又看到神的話說:「狂妄自大就使你藐視神,狂妄自大就使你不把神放在眼裡,狂妄自大就使你好高舉自己,狂妄自大就使你處處顯露自己,狂妄自大最後使你坐在神的位上見證自己,最後把出於自己的意思、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觀念都當作真理來供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追求真理才能達到性情變化》)神的話說:「人不得妄自稱大,不得自尊為高,當敬拜神,尊神為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神的話一針見血地點透了我的本性實質就是特別的狂妄自大,在盡本分中處處樹立自己、轄管人、佔有人、控制人,與神爭奪地位,實質就是與神為敵,嚴重地觸犯了神的性情!我站在神的位置上控制配搭姊妹聽從自己的,把自己當神來對待,這就是撒但本性在掌權,我所做的打岔攪擾教會工作之惡事,全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做出來的。這時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得太深了,撒但的本性已成了我的生命,使我身不由己地作惡抵擋神。若不是神的憐憫和寬容,按我的所做所行早該遭神擊殺、毀滅的,看到我狂妄本性不解決不變化太可怕了,能致我於死地。這時我心驚膽戰,痛恨自己所作的惡,我痛苦流淚地向神禱告:「神啊!我真的作了大惡了,已觸犯了你的性情,因著我的本性狂妄,給工作帶來了這麼大的攪擾,真是該死,該受你的咒詛,我心裡沒有你的地位,所做的都是在抵擋你。神啊!我才看到自己的狂妄本性實在是可恨、可惡、可咒詛!神啊!我願向你悔改,接受你的審判刑罰,變化自己的撒但本性。」

之後,我看到交通講道中說:「那人的狂妄怎麼解決呢?這個問題也很關鍵。人的狂妄性情存在的時候容易產生慾望,產生一種自大的心理,這個自大的心理一膨脹人就要掌權,就要為所欲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就是撒但本性膨脹了,那是個危險的兆頭。人有狂妄性情,這種慾望隨時都會因著一個特別的事而爆發出來,這個有沒有體驗到?人的情慾有發作的時候,狂妄的撒但本性也有膨脹的時候。那撒但本性膨脹的時候該怎麼解決呢?你得趕緊冷靜,要禱告神,多讀神的話,用神的話把它鎮住。你說不定讀到哪幾句帶有神權柄的話語以後,裡面對神的話一有開啟,一有光照,一認識到神的權柄、神的能力,人就老實堆那兒了,不敢動彈了,不敢任意妄為了,就開始蒙羞了,就知道自己半斤八兩了,就想著這句話:『如果聖靈不作工,如果沒有神的話,我啥也不是,瞎狂啥呀?不知羞恥!聖靈作工開啟咱們,咱們才能盡點本分,才有點人樣。』這是解決撒但本性爆發的最有力的武器、最捷徑的路途、最好的辦法。」(摘自《講道交通(十二)·關於神話〈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的講道交通(八)》)通過看上面的交通,我有了解決狂妄性情的實行路途,要想解決自己的狂妄本性就得禱告神,接受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在神揭示人本性實質的話上反省認識解剖自己,尋求真理的進入。回想以往的經歷中,每次當我流露狂妄性情被撒但苦害時,都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引導與開啟,使我認識、反省自己,恨惡自己,達到背叛自己,勝過了撒但敗壞性情,活在了神的光中。在經歷中我體會到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神的話是解決人敗壞本性的最有力的武器。這次我繼續這樣經歷的時候,神開啟帶領讓我明白真理,看透狂妄性情的實質,有了更明確的實行路,當我照著神的話去實行時,心裡越來越釋放,讓我看到人只有憑神的話活著,才能脫離撒但的捆綁與轄制。

後來,我與兩個姊妹一起配合工作。一次,上層帶領給我們來信落實工作,我深知自己本性狂妄,也不敢再自作主張,便有意識地放下自己與姊妹一起交通商量。在給作工對象寫信時,一個姊妹讓我寫,我想到這是神對我的檢驗,以往自己獨斷專行一個人寫信,今天我不願再走老路,願與姊妹們一起商量共同配合。於是,我說:「姊妹,咱們一起寫吧!我不能再像以往那樣獨斷專行了。」姊妹們也都很贊同。之後,我們盡本分時,就在一起共同尋求真理,商量解決教會的問題及難處,有時意見看法不同,我也能不持守自己、自以為高、自以為是了,而是提議尋求真理原則再統一看法……當我這樣實行真理時,獲得了聖靈作工,心裡有平安喜樂,感受到了神的愛與拯救。我不禁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神啊!你為拯救我擺設了多少人事物、環境來變化潔淨我,我心裡真實的感受到了你的愛碩大無比,你的愛太真實、太實在!因著我的狂妄本性不變化,讓你傷心流淚,我願立下心志,追求真理,重新做人,按你的要求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還報神愛安慰神心。」

神的話說:「所以對於人來說,如果沒有幾年的熬煉,沒有一定的苦難,人在思想上、在心靈裡面擺脫不了肉體敗壞的轄制。人在哪方面還受撒但的轄制,在哪方面還有自己的慾望,還有自己的要求,那你就應該在哪方面受苦。只有在苦難中能學到功課,就是能夠得著真理,明白神的心意。其實,許多真理都是在苦難試煉的經歷中明白的,沒有一個人說,在安逸的環境裡面、在順境裡就明白神的心意,就認識到神的全能智慧,領略到神的公義性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試煉中應該怎樣滿足神》)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擊打管教,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這樣作工審判顯明是讓我看清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狂妄本性支配我走敵基督道路,作惡抵擋神,不悔改必遭受神的懲罰,從而促使我尋求真理,脫去狂妄性情,早日得變化、潔淨,走上追求真理蒙拯救的正道。若不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我的敗壞性情永遠脫不去,仍然活在撒但的權下不能自拔,最終只能落得個抵擋神受懲罰的下場。在實際的經歷中,我體嘗到了神公義性情不容人觸犯,也認識了神的卑微隱藏、至高偉大以及美麗善良的實質,深深地感受到神對我極大的愛與拯救。在神愛的激勵下,我改變了自己追求的方向與目標,不願再這樣狂妄無知地活著,我是神手造的一個受造之物,我的一切都是神給的,應該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盡自己的本分,為神忠心的效力。今後我願追求真理,做一個有人性,有良知的人,有理智地活在神面前,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以後無論神給我擺上什麼樣的環境試煉,我都無條件地順服神的作工,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願將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