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經歷末世基督審判的

謹 慎

  我是一名基督徒,信耶穌七年,從得了不少恩典,心裡常常對主充滿了感恩與崇敬。2003年,我和丈夫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讀神的話語,我明白了一些真理,知道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也知道了神這次道成肉身主要是發表真理作審判刑罰的工作,藉著話語來潔淨人、成全人,要徹底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中拯救出來,使人歸回到神的寶座前,我很快就定真了神的末世作工。半年以後,我就開始在教會盡事務方面的本分。因著我盡的本分需要常常與帶領接觸,所以在我的心裡就覺得自己的地位比一般的弟兄姊妹高,臉面上也很風光。為此我盡本分特別積極,有勁兒,無論冒多大的風險,受多大的苦,跑多遠的路,出多大力都覺得值,從未喊過苦叫過難,也沒有發過怨言。久而久之我便覺得自己是一個體貼神心意順服神的人,在盡本分的路上常常哼著讚美神的詩歌,心裡特別釋放、快樂。

轉眼到了2014年6月份,教會帶領說要給我換一個本分,讓我接待兩個因信神被中共追捕逃亡的弟兄。一聽說讓我在家盡接待本分,我心裡「咯噔」一下,心想:怎麼?讓我盡接待本分?信神後,雖說我沒做過帶領,但盡事務本分論職稱也算是帶領級的,是神家的重要本分,接觸的也都是明白真理的人,對我的生命長進很有幫助;而盡接待本分是一個不起眼的本分,整天在家悶著,不但要一天三頓伺候人,也不能在外面出頭露面,更不能常常接觸帶領了,誰還能看見我?弟兄姊妹該不會認為我在教會裡什麼重要本分都盡不了,只能在家做個接待的,若在弟兄姊妹心裡落下這樣的印象怎麼能行?再說了,像我這樣又精明又能幹的人在家盡接待本分不是屈才嗎?結婚前,我曾是生產隊的「紅旗手」「模範標兵」「民兵班長」「棉花技術員」,做什麼都是在眾人之上;結婚後,我又一直做生意,家庭條件比一般人都好,人也都羨慕、高看。我這樣有頭有臉的人怎麼能盡這本分,這伺候人的活兒我說什麼也不能接。帶領看我不樂意,就給我交通神的心意。面對帶領的交通,我不好意思直接拒絕,就說:「我可以出錢租房子、出生活費,讓別人接待這兩個弟兄。」帶領說:「中共一直在瘋狂逼迫抓捕信神的人,租房接待弟兄姊妹太不安全。」我又推辭說:「那等我丈夫回來,我和他商量商量再說吧!」帶領聽出我這是在推辭,就微笑著說:「姊妹,你這一關都沒有通過,還和他商量什麼?今天這個本分臨到,咱得有敬畏神的心,得學會從神領受,得有順服神的心啊!」聽了帶領的交通,我心裡也很清楚,作為一個受造之物就得順服神的擺佈安排,但心裡還是不想盡這個本分。就在我猶豫不決不想接這個本分時,心猛然「嚯嚯」地疼了幾下,就像被刀子剜的一樣鑽心的疼痛。我猛地一驚,心想:「這是不是神的審判刑罰臨到我,讓我知道不接這個託付就是悖逆神啊?要不然我的心怎麼會突然疼痛呢?」於是我就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哪!這幾下鑽心的疼痛是不是你對我的刑罰,讓我認識自己的悖逆?今天臨到不合我觀念的本分,我就花說柳說不願意接受,我這樣的表現在你面前沒有一點理智,也沒有一點順服。神哪!現在我才稍稍有點知覺,是我錯了,面對本分我不該挑三揀四,我願意順服。」禱告後,我想起主耶穌的話:「凡為我的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太18:5)是啊,我能接待神家中一個最小的就是接待神了,這是多大的善行啊!這也是我當盡的本分,我應該順服接受。想到這兒,我的心就不再堵了,對帶領說:「好吧,我願意接待,讓兩個弟兄來吧!」

我是怎么经历末世基督审判的-004  第二天,我讓兒子開車去接兩個弟兄,在路上時,我心想:「我盡事務本分時,接觸的都是帶領,現在讓我接待兩個弟兄,這兩個弟兄最低也得是中層帶領或教會帶領級的,起碼也得是素質好的年輕人……」想著想著就到了接人地點。誰知,當我一看到兩個弟兄,頭都矇了:天哪!怎麼讓我接待兩個這麼大年紀的人?一個弟兄滿頭白髮,連一顆牙都沒有了,看上去有八十歲,比我爹的年齡還大,另一個弟兄也有七十多歲了。看到這兩個弟兄,我心裡立時像堵了一塊石頭似的,難受得都不知說什麼好。心想:「兩個這麼大年紀的老弟兄,我該怎樣做飯合適?菜做得不爛,他們嚼不動,做得太爛,那我們還怎麼吃?還有,我該怎麼維護環境呀?如果接待兩個年輕弟兄,被村裡的人見了,我可以說是我家做生意找的工人,現在接待兩個老弟兄,即便我說是家裡找的小工,別人也不會相信,誰家做生意會找這麼大年紀的工人?再說了,他們都這麼大年紀了,肯定也不是盡什麼重要本分的人。唉!我接待這樣的人能有什麼出息?盡這個本分真是太沒分量了!……」我越想心裡越堵,真後悔答應盡這本分,但事已至此,我又不能再說什麼,只好把兩個老弟兄接回了家。

接下來的兩三天裡,我雖然盡著接待本分,但從心裡不願意接觸兩個老弟兄,也不願意和他們多說話,心裡憋屈得飯都吃不下。我越想越覺得接待本分應該是那些盡不上什麼本分、沒有能耐的人幹的,像我這樣精明能幹的人盡接待本分就是屈才,讓我悶在家裡做接待,帶領也不來了,甚至再也不能享受和弟兄姊妹在一起時被大家圍著,被大家讚賞、高看的待遇了,這樣信神能有什麼出息?我越想心裡越消極,活在了痛苦的煎熬中。痛苦中我只好向神禱告:「神哪!我雖然把兩個弟兄接到了家,但對接待這個本分我還是不甘願接受,總覺得這是一個不起眼的本分。神哪!願你帶領我,我也不想這樣,也想把兩個弟兄當成一家人,盡好這個本分,可憑著我自己做不到。神哪!願你幫助我、開啟我,使我能順服下來。」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的談吐低下,你們的生活卑鄙,甚至你們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為人小肚雞腸,對事總是斤斤計較,為自己的名譽、地位爭爭吵吵,甚至情願下地獄、進火湖。就你們今天的言行,足可讓我定你們為罪的,你們對我的工作的態度足可讓我定你們為不義之人的,你們的所有性情足可說是滿了可憎之物的骯髒的靈魂,你們所表現、流露的足可說你們是喝足了污鬼之血的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們的人格太卑賤!》)「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說話,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說你既信神就得順服神,若做不到這一點那就無所謂信與不信了。你信神多年從來不會順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說話,而是讓神順服你,按照你的觀念來,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這樣的人怎麼能順服神那些不合人觀念的作工說話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真心順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著》)神話語的審判揭示使我自愧蒙羞、無地自容。反思自己盡接待本分的心思意念與敗壞流露,才看到我的人性、人格太卑鄙、太可憎,時時處處都在為自己的名譽地位考慮、打算。本來我就覺得接待的本分不起眼不想接待,藉著神的審判刑罰才勉強有了一點點的順服,可當我看到兩個弟兄年齡這麼大,心裡又滿了嫌棄,認為他們肯定盡不上什麼重要本分,我接待他們也沒什麼出息,甚至後悔盡這個本分。我總覺得盡事務本分能出頭露臉,有名有分的,盡接待本分沒分量,是沒能耐的人幹的,而且也不能被多數弟兄姊妹看到,出不了頭、露不了臉,因此我感到很憋屈,看到自己的看事觀點太低俗、謬妄,全是不信派的邪惡觀點。因著我對這個本分抵觸,對兩個老弟兄也不熱情,甚至不願意和他們多說話,也不能把他們當成一家人,所以給他們造成了一定的壓抑和轄制,看到自己的所做所行沒有一點正常人性,正如神話語所揭示的人性太低下,整天為自己的名譽地位計較、爭執,這樣的性情與活出讓神恨惡、厭憎,是被神定罪的。在事實的顯明中,我看到自己走的正是追名逐利的邪惡道路,信神卻對神沒有一點順服與敬畏,還無理智地要求神,讓神按著我的存心慾望給我安排本分,實屬一個不信派。同時,也使我看到自己以往的順服並不是建立在實行真理、體貼神心意的基礎上,而是因著所盡的本分能讓我出頭露臉、臉面風光,才有了一點點外表的順服。神這樣的審判刑罰與顯明是對我及時的拯救,使我認識到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卑鄙與醜陋,看到自己信神多年卻沒有順服神的實際,也看到自己的本性太虛偽、太狂妄。想想神從至高處來到地上,為拯救敗壞的人類受盡屈辱痛苦,發表真理供應我們,默默無聞為人類付出了一切,可神從來不顯露自己,更不在人面前邀功。我這個敗壞至深、螞蟻不如的人,享受著神的拯救,卻不知感恩還報,還想藉著盡本分的機會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實現自己追求名譽地位的野心慾望,看到自己真是太沒有良心、太卑鄙了。此時此刻,我心裡充滿了對神的虧欠與自責,流著淚向神禱告:「神哪!我錯了,在你的顯明中我看到自己的追求觀點不對,以前我能撇、能捨、能受苦,並不是在實行真理順服你,而是為了名譽地位,今天藉著這個本分把我徹底顯明了。神啊!我恨惡自己沒良心,虧欠你太多,真不配享受你話語的豐富供應……」禱告中,我早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從這之後,我對兩個老弟兄的態度完全改變了,再也不嫌棄他們了。看到兩個老弟兄都這麼大年紀了,因信神盡本分遭到中共的追捕,四處逃難、有家不能歸,他們的身心已經承受了很大的痛苦煎熬了,來到我家我如果不能憑愛心對待他們,反而讓他們感受不到教會的溫暖,使他們心裡壓抑、痛苦,那我豈不是沒有一點人性,所做所行不是與中共一樣惡毒嗎?我應該把兩個弟兄當成一家人,按著神的心意盡好接待本分,讓他們有一種家的感覺,讓他們看到神的愛,看到弟兄姊妹的愛。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兩個老弟兄很勤快,幫助打掃家裡的衛生,又是掃地、掃樓梯、抹樓梯扶手,還幫助丈夫薅院子裡的雜草。空閒時,他們和我丈夫一起聚會、讀神的話,他們有說有笑很合得來。慢慢地,天氣涼了,弟兄因出來時沒有來得及多帶衣服,我就把丈夫的衣服拿出來給他們穿,看到兩個老弟兄能平安地在我家住著,我心裡感到很踏實。沒想到一個多月後,我們的帶領因信神被中共抓捕了,為了兩個弟兄的安全,教會不得不安排兩個老弟兄及時轉移,就這樣兩個弟兄戀戀不捨地走了。

二十多天後,被抓捕的帶領被釋放了出來,我這裡的環境也暫時沒大礙,帶領再次找到我讓我接待三個姊妹。我心想:「這次盡接待的本分,再也不能像上次那樣悖逆了,我得順服神的主宰安排,把這個本分盡好。」於是我欣然同意了。雖然我覺得自己在接待上能順服神了,心情也好了,遇見不合自己意的地方,對姊妹們也多了包容、忍耐和理解,可是時間長了,我裡面的悖逆性情不知不覺又開始滋生了。

2015年春天,幾個姊妹在樓上住,她們用的流水管與下面的流水管堵塞了。為了不影響她們的本分,我就摸索著修理管道,我從裡面清理出了好多的髒東西,把一樓衛生間的牆壁都濺滿了污垢,費了好大的功夫才清理好。我不由得對幾個姊妹產生了怨氣,埋怨她們使用東西不愛惜,讓流水管堵了那麼多的髒東西,用壞了還得找人修理,盡找麻煩,要是不盡接待本分,我也不用受這樣的苦。唉!這接待的本分真是下等人幹的活兒,心中又開始抵觸接待的本分。想想以前盡事務本分時,弟兄姊妹都高看我,把我當成他們的組長,事務工作都是我出頭安排,弟兄姊妹什麼事也都和我商量,聽取我的意見。現在可好,在姊妹們面前我就是一個做飯的,一個低三下四的傭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做飯,還得經常清理垃圾,沒有一點清閒的時候,受苦受累也沒有人知道,沒有名沒有分的,我圖什麼?我越想越覺得委屈,不知不覺在心裡跟神講起理:「唉,這麼多年來,我盡本分也出了不少的力,應該讓我歇歇了,這沒功沒勞的本分什麼時候是個頭呢?」就這樣我活在埋怨、誤解中,對所盡的本分也滿了抵觸,也不願意與姊妹在一起聚會了。帶領來了問我情形怎麼樣,我也不願意敞開心說。帶領給我交通神的心意,我表面答應但心裡卻堵著,一點兒也聽不進去,就是一個勁地消極對抗。心想:「這個本分我就應付著盡,以後我也不和你們一起聚會了,我有什麼情形也不和你們說了,應付到什麼時候算什麼時候。」就這樣我也不和姊妹在一起聚會了,也不願和她們多說話,每天都活在痛苦壓抑中。為了不讓姊妹們看出我不願意盡接待本分,我天天帶著假面具強顏歡笑,可內心卻極度痛苦。一天,一個姊妹關心地問我:「姊妹,你也不聚會,也不吃喝神的話,也不聽講道交通,你盡本分怎麼還有這麼大勁頭?」我假作剛強說:「憑良心唄!」嘴上說著憑良心,但在神面前,我已經沒有了良心,已遠離神走上歧途了。

心靈爭戰,痛苦  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早已看清了我裡面的悖逆抵擋。一天,神的管教臨到了我,我得了 「纏腰蛇」的病,腰的周圍都起了水泡,水泡一爛就流水,疼得我難以忍受,就像要把我的骨頭往外抽一樣,吃藥打針也不見效,白天夜裡疼得都不能睡,本分也盡不了了。幾個藥店的老闆都說我這個病看得有點晚了,還說有好多沒有及時治療的人都死了。此時,我感覺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心裡痛苦極了,對神也有了一些埋怨,不知在這樣的病痛中該學哪些功課,靈裡特別軟弱下沉。

一天,帶領來看望我,我才將自己的情形給姊妹說了出來,姊妹給我談了約伯的試煉,以及試煉臨到該學的功課,該進入的真理,我們又在一起看了神的話:「熬煉對每一個人都是相當痛苦的,都是相當不容易接受的,但神就是在熬煉中向人顯明他的公義性情,在熬煉中向人公開他對人的要求,而且他在熬煉中對人作更多的開啟,作更多的實際的修理對付,藉著事實與真理的對照,讓人更認識自己,讓人更認識真理,讓人更明白神的心意,從而讓人對神有更真、更純的愛,這是神作熬煉工作的目的。神在人身上作的所有工作都是有其目的、有其意義的,他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不作對人不利的工作。熬煉並不是要將人從他的面前取締,也不是將人滅於地獄之中,而是在熬煉之中改變人的性情,改變人的存心、人的舊觀點,改變人對神的愛,改變人的所有生活。熬煉對人是個實際的考驗,對人是個實際的操練,只有在熬煉中人的愛才能發揮其原有的功能。」(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經歷熬煉才有真實的愛》)「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叫信神』。……別看你們現在跟隨著,對這步工作有點認識,但就你們的那個地位心仍沒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這個地位之福總掛心頭。為什麼多數人總消極起不來呢?還不都是因為前途『暗淡無光』嗎?……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

姊妹交通道:「從神說的這些話語中看到,試煉臨到不是要取締我們的肉體,而是要潔淨我們的敗壞性情,因著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只用話語的審判刑罰達不到撒但性情徹底變化的果效,必須得藉著事實臨及的試煉熬煉才能將我們麻木剛硬的心喚醒,來認識自己在盡本分中流露的敗壞性情,認識自己對神的悖逆抵擋,看清撒但是怎樣敗壞我們的,神是怎樣拯救我們脫離撒但敗壞性情的。而且在這樣的試煉熬煉中,讓我們深刻地領略神的公義性情,看到神的性情不容觸犯,生發敬畏神的心,良心理智得以恢復,能有信心、力量實行真理,背叛撒但敗壞性情。所以說我們在這樣的試煉中得注重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千萬不要誤解埋怨神,神無論是審判刑罰還是試煉熬煉,都是為了變化人、成全人,我們得認識神的良苦用心啊!想想咱總覺得盡接待的本分是伺候人,不能出頭露臉,這說明咱的地位心太強,是受『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出人頭地、高居人上』『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這些撒但毒素薰陶敗壞,認為信神盡本分就得盡能讓人高看的本分,只要能讓人高看,就能蒙神的稱許,就能達到蒙拯救,其實這些正是撒但的詭計,是與神不相合的反面事物,是實行真理順服神的攔路虎、絆腳石。正是這些反面事物的捆綁與束縛,才使咱處處都為自己的名利地位著想。臨到有地位、被人高看的本分就能順服,否則就不順服,即便外表順服了心裡也沒勁兒,只是勉強地盡著本分,帶著這種情形盡本分其實就是在悖逆神、抵擋神啊!今天咱突然患上這病,這是神的管教對付臨到了,神的心意是為了讓我們能反省認識自己的敗壞,早日明白神的心意,不再活在撒但敗壞性情的愚弄之中。我們必須得明白,在神眼裡無論盡什麼本分都沒有大小、高低、貴賤之分,只要人能在所盡的本分上存著順服的心,達到盡心、盡力、盡意滿足神,神就稱許了。因為神不是看人的外表如何,而是看人的存心觀點是不是為了順服神、滿足神,是不是為了盡好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我們若是抱著追求名譽地位的存心來盡本分,那就不是順服神,這樣盡本分不但不是善行,反而是作惡抵擋神。其實在教會裡無論盡什麼本分,都是從神接受的託付,地位都是平等的,只是所盡的功用不同罷了。教會就如一部機器,我們都是這部機器上的零件,各有各的功用,如果機器少了一個零件,這部機器就運轉不起來。所以無論哪一方面的本分,都是神的作工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神給每個人得著真理蒙拯救的機會和條件,我們應好好珍惜,接受順服才對啊!今天神能在咱身上作熬煉的工作,說明神還給我們機會,期待我們能認識自己的悖逆敗壞,向神回轉。只要咱有真實的悔改,神就不會丟棄,還會繼續憐憫寬容,帶領我們走前面的路……」

家庭聚會

通過姊妹的交通,我明白了神在我身上作熬煉工作的目的意義,看到了我的悖逆敗壞。因著受撒但法則的毒害、薰陶,我不甘心順服接受神給我安排的接待本分,覺得這樣的本分不能讓我臉面風光。當自己的慾望沒有得到滿足時,心裡就抵觸、應付,甚至跟神講理,認為自己在神面前是個有功之臣,不應該讓我盡這樣沒有名分的本分。看到我真是沒有一點良心理智,外面偽裝得很好,其實是帶著假面具盡本分,心靈深處隱藏著不服不滿,與弟兄姊妹之間沒有和諧配搭,對神給我的託付沒有一點順服。當環境合適的時候,我的心情就好,當看到不合我的意時,就對弟兄姊妹反感,根本沒有把自己的本分看成是從神來的託付,而是看成是人的安排來應付對待,我對神的公義性情沒有一點認識,沒有一點敬畏神的心。我真是太愚昧、太瞎眼了!我本來就是一把塵土,今天能盡這個本分,這是神的破例高抬,理應無條件地順服,可我卻沒有這樣的理智與順服,一味地追求地位,這都是撒但的毒素、法則在我身上作祟,才導致我活不出一點真正人的樣式,最終給我帶來的只能是沉淪滅亡。若不是今天讓我臨到這樣的病痛,我還不能幡然醒悟,更不會認識自己本性實質裡悖逆抵擋神的東西,還以為自己有一些順服神的實際表現了,我活在這些假象裡,就不會竭力追求性情變化,等到神工作結束時,我就會徹底失去蒙拯救的機會了。想到這兒,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刑罰熬煉、責打管教,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此時,我更恨惡自己對神的悖逆抵擋,暗暗立下心志:我不再憑撒但毒素活著了,要與撒但徹底決裂,盡好本分滿足神。緊接著我向神禱告,把病痛完全交給神,接受神給我擺設的筵席,同時每天都繼續反省自己的不足。幾天後,在我沒有用藥的情況下,身上的水泡慢慢地結疤了,疼痛也越來越輕了,一段時間後完全痊癒了。看到疾病痊癒得這麼快,我從心裡感受到神對我的憐憫與擔諒,神並不忍心讓我多受一分一秒的痛苦,只是因著我的悖逆、剛硬、頑固,神不得已才以病痛審判熬煉我,迫使我來到神面前反省認識自己,當我真實向神回轉時,神隨即將病痛從我身上挪去,這樣的愛如父教子般深沉。正如神的話說:「他所作的對你們都是真實的愛,並沒有惡意,是因著你們的罪惡而審判你們,以此讓你們反省,得到這極大的拯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當曉得你們的『作為』,當看見你們的出生並非『豪門富貴之子』,而僅是一貧如洗的撒但的子孫,也並非人類中的創始人,無有人權,無有自由,人類中的福分、天國的福氣本是與你們無關無份的,只因你們是人類中最下層的『人』,而且我也從未想到過你們的前途,所以,今天能有信心成全你們本是我計劃當中的一項,但是是破天荒的工作,因你們的地位太低下,本沒有人類中的份,這不正是人的福氣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的實質與人的身分》)神的話使我很受感動,看到了神對我這個撒但後裔破天荒的高抬。我原本就是一個被撒但敗壞得沒有一點人模樣的人,滿了污穢敗壞,滿了抵擋神的東西,真是蛆蟲不如,可我卻把自己看得很高,很尊貴,根本沒有認識到自己是個敗壞至深的人,是個需要神潔淨、拯救的人,致使我在盡本分中不知道追求真理,而是不務正業,一味地追求名譽地位,我真是太愚蠢、太無知了!之後,我又看到神對人的三個忠告:「第一,不要試探神。無論你對神了解多少,你對神的性情知道多少,千萬不要試探神。第二,不要與神爭奪地位。無論神給你什麼樣的地位,讓你擔當什麼工作,無論神高抬你盡什麼本分,也無論你曾為神花費、奉獻多少,千萬不要與神爭奪地位。第三,不要與神較量。無論你能否理解、能否順服神在你身上作的事、安排的事、臨到你的事,千萬不要與神較量。這三條你如果都能做到,那你就比較安全了,你就不容易觸怒神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三》)從神對人的三個忠告上,使我認識到了神對人的保守,也認識到了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看到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在與神對抗、較量,無論是對待本分,還是對待臨到的人事物都沒有一點順服,都是憑自己的喜好、慾望選擇本分,把名譽地位當成追求目標,當成衡量神是否稱許、能否蒙拯救的準則,看到自己的觀點太謬妄荒唐。想想起初的天使長,神讓它管理眾天使它還不滿足,企圖與神爭奪地位,因著它的狂妄自大、野心通天,最終被打到了半空中成為了撒但,遭到了神的咒詛。而我今天在盡本分的過程中,也嫌盡接待本分地位低,總是消極對抗,我這不是天使長的性情嗎?不也是太狂妄、太不自量力了嗎?我的狂妄性情若不解決,最終也必會觸犯神的性情,遭到神的懲罰與咒詛。此時此刻,我才看到追求名譽地位的後果太嚴重了,是在往地獄裡狂奔啊!這時我才猛然意識到神的審判刑罰是對我極大的保守啊!接著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什麼是真實的順服?如你意了,你什麼都滿意,覺得什麼都合適,讓你出頭露臉了,也挺光彩的,你說感謝神,你能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總也出不了頭,總也沒人搭理,你就覺得不是滋味了。……順境一般都好順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讓你傷心,讓你軟弱,讓你肉體受苦、臉上沒光的,讓你虛榮臉面都得不到滿足的,讓你心靈受苦的,這些你也能順服,你就真長大了。這是不是你們應該追求的目標啊?你們如果有這個心勁、有這個目標那就有希望。」(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順服神、敬畏神人活得才有尊嚴》)「現在不管你的主觀意願是願意追求真理,還是模模糊糊還不清楚什麼是追求真理,最簡單的一條實行法就是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處處為神家利益著想,放下自己的私慾,放下個人的動機、個人的存心、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先往後放,先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如果一個盡本分的人連這點都做不到,那還談什麼盡本分?這就不是盡本分了。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順服神的目標和方向,無論神擺佈什麼樣的環境,無論是否合我的觀念,能否讓我露臉,我都應該存著一顆順服神的心接受過來,放下個人的私慾,背叛肉體滿足神。尤其是在盡本分上,得注重擺對自己的存心,以神家利益、神的託付為重,把名譽地位放在最後,這樣實行才是對神真實的順服。這時我想到了彼得跟隨神不注重追求名利地位,而是追求愛神、順服神,注重實行神的話,注重自己的生命性情變化,追求一切滿足神,無論是順境或逆境,審判或祝福他都能甘心樂意地接受、順服,最終能達到順服至死、愛神至極;還有亞伯拉罕為了達到順服神,把自己的獨生子無條件地歸還給神;還有約伯的順服也讓所有的人佩服稱讚……想到歷代聖徒在神面前的順服和為神奉獻的精神,讓我佩服有加。再思想自己為神獻上了什麼?什麼也沒有,只是獻上了一點力氣還不是心甘情願,就我這樣的表現還認為自己有順服神的實際,真是太沒有自知之明了,我為自己的表現感到蒙羞慚愧。今後我願在順服神的真理上不斷進深,注重在現實生活中實行神的話,追求性情變化,早日活出順服神的實際來榮耀神!

2016年春天,蒙神高抬我又接待了幾個姊妹。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其中有一個姊妹有些挑食,我覺得應該包容別人的缺少,心裡也就沒有什麼了。但是到了夏天,天氣炎熱,做每頓飯衣服都被汗水濕透了,再看到姊妹挑食的時候,我的敗壞性情就在心裡翻騰,心想:「我辛辛苦苦把飯做好了,你還不願吃,真是難伺候。唉!為了盡好本分我整天圍著鍋台轉,卻得不到你的高看、賞識,我這是有苦勞沒功勞啊,真沒勁兒!」當我流露這些敗壞時,我意識到自己的情形不對了,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是啊,今天臨到這件事不是偶然的,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有我該學的功課。從我的流露上看到我又在注重臉面地位了,當自己做的飯得不到對方的認可時,心裡就不是滋味兒。我在心裡向神禱告:「神啊!我的虛榮臉面、名譽地位又在作祟了,我不能再被它捆綁、利用,我得放下它,憑神的話活著,願你帶領我。」

尋找神話

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我盡的本分就是做飯,不管是出力還是什麼,不在乎形式,我盡的是本分,面向神做。』心對不對?心對,他做事心是向著神的,不做在人前,而是做在神前,盡本分心擺得正,不針對哪個人,也不針對事。那他做事的原則是什麼?就是按真理做。別管別人怎麼想、怎麼看,咱們按真理實行,這就對了,這就找到原則了,這樣本分是不是就越盡越好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達到真實的信得具備什麼》)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我之所以難受是因我盡本分的存心不對,我的忙碌裡面還有自己的慾望、要求,想得到姊妹的認可、高看,當得不到時就沒勁兒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就是首先得擺對心態,面向神盡本分,按真理原則來盡本分,不要在乎自己在別人心裡有沒有地位,別人怎樣看待自己,注重那些沒有絲毫意義價值,這樣就不受轄制了。在神話語的帶領下,我的情形好轉了,也能正確對待姊妹了。後來和姊妹在一起交流時,聽姊妹說她的胃不好,不能吃辣的、酸的等刺激胃的飯菜。知道這個情況後,我才意識到是自己誤會姊妹了,是自己受敗壞性情的捆綁、捉弄想得太多了,於是對姊妹也有了理解和擔諒。後來我做飯時就儘量按著幾個姊妹的身體情況來做。

通過這幾年盡接待本分,我流露了不少敗壞性情,也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因著明白真理我錯謬的思想觀點得到了扭轉,看淡了名譽地位,明白了在神面前所盡的本分沒有大小高低之分,只要是教會的工作,都是重要的,只要憑真理原則來盡本分,都蒙神稱許。神的話說:「自從你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人世間的時候,你就開始履行你的職責,為著神的計劃、為著神的命定而扮演著你的角色,開始了你的人生之旅。」(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又看到交通講道中說:「神萬世以前預定我們在末世降生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作工這就是神給我們的使命,神在末世這步作工中安排我們盡什麼本分,盡什麼職責,完成什麼託付,這就是我們人的使命。……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在這一台傳揚見證神的『機器』上,各人擔當不同的職責,擔當不同的本分、義務,每一個人就像這台機器上的一個齒輪、一個螺絲釘一樣,離開誰也不行,少一個功用也不行,合在一起就是一台機器,轉動起來就是在傳揚見證神的作工。是不是這麼回事啊?我們每一個人把各自的本分都盡好,這台機器就轉動起來了,每個本分都缺一不可呀!所以,不管我們盡什麼本分都是神安排的,別小看這個本分,高看那個本分,這是人的觀點,這是偏見哪,太俗氣了!是不是啊?哪一個本分在神眼中看都很重要,都是不可缺少的,神都特別重視,不管盡什麼本分,你只要追求真理,最後得的賞賜是一樣的,得著神的祝福是一樣的,承受神的應許是一樣的。」(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五十三輯》)感謝神,藉著神話語的開啟和生命進入的交通我明白了,其實每一個人來到人世間,一生能幹什麼,適合盡什麼本分,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不管盡什麼樣的本分,神的心意是為了讓我追求真理,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忠心盡好自己的本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榮耀神、見證神。今天神安排我們全家信神,又賜給了我們好的家庭條件,說明我就適合盡接待的本分,這是神早已安排命定好的。思念神的愛,更覺得虧欠神,今後我願意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願再追求名譽地位,追求讓人高看,只願在盡本分的過程中追求性情變化,因為神成全人不是按著人的地位高低,而是看人有無進入真理實際。現在我仍是盡接待的本分,但我不再為自己的地位臉面斤斤計較、患得患失了,從心裡感受到我能盡接待的本分是神對我的恩待,不論教會讓我接待什麼樣的弟兄姊妹,不論被接待的弟兄姊妹地位高低,只要需要我接待,我都甘心情願與神配合盡好本分滿足神。雖然我現在離真實的順服神還差好遠,但我願意藉著盡本分一點點地操練進入這方面真理的實際,追求早日成為一個真實順服神、滿足神的人。

感謝神的愛,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