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審判中甦醒

張 晗

  2017年3月份,我們那片教會的中層帶領因失去聖靈作工被撤換,之後,弟兄姊妹推選我盡中層帶領的本分。面對這個託付,我暗立心志:今天能盡這個本分,這是神對我的高抬,也是弟兄姊妹的信任,我不能辜負神的期望,也不能讓弟兄姊妹失望。隨後,我便了解各教會的情況,當聽到弟兄姊妹評價前一任帶領盡本分中存在的問題、偏差時,我心裡有很大的觸動,心想:我一定要吸取前任帶領的失敗教訓,好好配合教會的工作,可不能像這個帶領一樣落個不好的評價。兩天後,前任帶領過來和我交接工作,我心裡不由得想:「現在我盡這個本分了,如果也盡得一塌糊塗,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啊?會不會說我和前任帶領一樣沒有工作能力,也作不了實際工作呀!不行,我可得認真仔細地交接工作,把各項工作都了解清楚,不能出任何的差錯。」於是,我非常仔細地了解每一項工作,哪裡不清楚的,我都會細細地摳問前任帶領,其中有一項工作這個帶領不是很清楚,我就嚴肅地說:「你這項工作落實得不夠細節,那我不能接手,你必須說清楚了,我才能接……」直到姊妹把工作彙報整理清楚了我才接手這項工作。在交接的過程中,看到前任帶領工作上的種種偏差,我就想:「以後我盡這個本分可不能像你們一樣,出現這麼多的偏差漏洞,我一定爭取把工作果效抓上去,讓弟兄姊妹看看還是我能作實際工作!」

教會生活

之後,我便積極奔跑在各個教會中,發現問題就及時解決,落實工作時千叮嚀萬囑咐,唯恐交代不清楚出現偏差弟兄姊妹會怎麼看我。就這樣,我樂此不疲地奔忙於各個教會之間,積極地配合著教會的工作。一段時間後,教會的各方面問題逐步得到了解決,各項工作也都有了起色,弟兄姊妹也都積極動地盡著各方面的本分。有一次聚完會,一姊妹對我說:「之前的帶領見我們的次數少,教會中存在的問題也不能及時得到解決,現在你常與我們見面交通,不光解決了我們的問題,也使我們對各方面的真理明白了一些,我們多在一起交通真理就是好……」聽了姊妹的這番話,我心裡不由得沾沾自喜,心想:「看來,還是我能作點實際工作啊!」每每想起自己盡本分的成果,以及弟兄姊妹對我的擁護、贊成,我就喜不自禁,覺得自己就是比前任帶領強……就這樣,我享受著弟兄姊妹的誇讚,活在了名譽地位的光環中自我欣賞。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他知道我裡面不對的存心、觀點以及所走的錯誤道路,隨之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

在隨後的日子裡,我靈裡越來越黑暗。與弟兄姊妹聚會也沒有話可談了,感覺特別乾巴,而且每次聚會交通神的話,就好像是硬湊話似的;看神的話也記不住,一點也感覺不到神的同在了;盡本分也是處處碰壁,有時通知弟兄姊妹聚會,不是忘了寫日期、時間,就是忘了告訴他們地址……工作中的問題也是層出不窮、漏洞百出,聚會中還時不時受到弟兄姊妹的對付、指責,教會各方面的工作果效不僅沒有在我的努力下提高,反而越來越差。看到自己的這些作工成果,我的情形一落千丈,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再也沒有勁去奔跑了。面對所臨到的這一切,我不知所措,心中很是不解:該做的我也去做了,為什麼工作卻沒果效呢?為什麼看不到神的帶領祝福呢?過後我看到自己的作工果效一直不好,心裡就想:「到哪兒都碰壁,還總臨到弟兄姊妹的修理對付,弟兄姊妹們會怎麼看我呢?肯定會認為我也盡不了這個本分。唉,還是別在這裡出醜了,我乾脆引咎辭職吧!」就在我不願面對自己被顯明的窘態而想選擇逃脫時,突然又想到自己在擔任這個託付時向神立的誓言,心裡很受責備,覺得自己不應該耍小性子,不能一遇到被神顯明或難處就引咎辭職,這不是背叛神嗎?這也沒有良心理智呀!就在我極度消極無助時,想到神的話說:「你如果相信神的主宰,你得相信每天發生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不是偶然發生的,不是誰有意跟你過不去,也不是誰有意針對你,而是神安排的,是神擺佈的這一切。神擺佈這一切為了什麼?不是亮你的相,不是顯明你,顯明你不是最終目的,要成全你、要拯救你這是目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是啊,神無論給我擺設什麼樣的環境,神的心意都是為了拯救我,今天臨到我的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發生的,而是神精心的擺佈、安排,是神讓我從中學功課,得真理的。我不能臨陣脫逃傷神的心,更不能埋怨、誤解神的心意。此時我向神呼求:「神啊!面對你給我擺設的環境,我不知道該如何經歷,我知道你擺設環境都是讓我學功課的,讓我認識自己裡面與你不相合的地方。神啊!願你開啟我,使我在此環境中能明白你的心意,不再誤解、發怨言。」禱告過後,我看到神的話說:「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的什麼東西了?我們來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這樣一個人,有這些表現,他的本性是什麼?用言語怎麼概括?就這個事一般人都看不透,只能看見表現,這與本性有什麼關係呢?他的本性是什麼?看不出來了吧?如果他真是這樣的表現,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從這些表現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認識人的本性》)「就像世人一樣,在世界上我得追求知識,有了知識以後可以出人頭地,可以當官,可以有地位,我有了地位之後可以大展宏圖,把我的家業、我的事業搞到什麼地步。外邦人不都走這個路嗎?受這種撒但的本性支配的人信神以後只能像保羅一樣,『我得撇下一切來為神花費,在神面前有忠心,到時候得冠冕最大,得福最大』,這跟世人追求世界是一樣的,同出一轍,都是受一個本性所支配。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識、追求地位、追求學問、追求出人頭地,如果在神家裡就追求為神花費、忠心,最後得冠冕、得大福。人信神以後如果沒有真理,沒有性情變化,走的肯定就是這條路,這是任何人不能否認的事實,這跟彼得的路是截然相反的。」(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怎樣走彼得的路》)神話語所揭示的不就是我嗎?回想我從接受這個本分那一刻起,就走在了追求名譽地位的路上,看到上任帶領的失敗,我想的不是怎麼吸取教訓,扭轉偏差、補足漏洞,把工作作好滿足神;而是想努力作好工作好讓弟兄姊妹看到我能作實際工作,因而得到弟兄姊妹的好評、高看。所以,我才樂此不疲地奔跑於各個教會之間,但我的存心目的根本不是為了愛神、滿足神,而是為了證實我比之前的帶領強,好得到弟兄姊妹的誇讚,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當看到教會裡存在各種問題時,雖然我積極去解決,但不是為了維護教會的工作與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而是為了讓上層帶領誇我是追求真理有實際的人。因著受這種存心支配,我不辭勞苦地跑路、花費,完全是為了最終得到冠冕。因我盡本分的存心、觀點不對,漸漸被聖靈離棄,神的公義性情臨到了我,才反省到自己所走的正是保羅追求名利地位、出人頭地的錯誤道路。我外表很積極、賣力地盡著本分,但所做所行及做每一件事的存心目的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當慾望得不到滿足時,我就覺得自己也付出了,也下功夫了,為什麼工作沒有果效,得不到神的祝福呢?隨之就開始埋怨、誤解神,甚至想背叛神逃離這樣的環境。我所流露、所活出的完全是撒但的形象,是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驅使在與神對抗,也是在與神爭奪地位啊!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有一些人純屬就是走什麼道路的問題,選擇道路的問題。……維護自己的地位、臉面、虛榮,處處為自己的利益著想,處處為自己的臉面、前途打算,做事,嘔心瀝血,不惜一切代價,心裡還覺得『我為神花費,有榮耀的冠冕為我存留』,保羅的話都出來了!其實他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是什麼道路,被神定罪了還不知道,到最終有一天釀成大禍了,他感慨嗎?能知道悔改嗎?到那時候他還對抗呢!怎麼對抗啊?『我勞苦功高啊,我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我沒有苦勞還有疲勞呢!』你做的那些事一文錢都不值,因為什麼?那是善行嗎?是盡本分嗎?是實行真理嗎?那是在做什麼呢?搞自己的經營,經營自己的什麼呢?發財?過日子掙錢?長高個兒?(經營自己的名利、地位。)在這期間他裝備了很多的字句道理,高深莫測的字句道理,全套的,能說,能講,能跑,能做,不作任何實際工作,把自己周圍的人籠絡得挺好,玩弄得挺好,像獨立山頭的王似的位子佔上了,就是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這是不是作惡?一點真理也不實行,最後的結論是什麼?那就不言而喻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實行神話才能達到性情變化》)從神的話中我看到人追求名利地位的後果及嚴重性,更看到了神的公義性情,神衡量一個人盡本分的果效,不是看外表的勞苦付出,主要是看人盡本分的存心,若存心是為了自己的名譽地位,那無論怎樣受苦付代價都被神定罪,這樣的人走的是敵基督道路,不是在實行真理滿足神。在神的審判刑罰與神話語的揭示下,我看到自己不明白真理的可憐相,錯把外表的跑路、花費、受苦當成了對神的忠心。現在我明白了,我所受的苦、所付的代價,都是為達到自己的野心慾望,是在搞自己的經營,其實質是在與神爭奪地位,是在悖逆神、抵擋神。想到這裡我感到有一絲恐懼與後怕,看到信神若不追求真理,處處憑著觀念想像來事奉神,只能給教會的工作帶來打岔攪擾,就是作惡抵擋神了還不以為然,還認為自己是在事奉神呢!若我還一直按著這個錯誤的道路走下去,最終必會因著心裡沒有神的地位,搞獨立王國而被神定罪、淘汰。此時我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感謝你的審判刑罰,使我認識到自己一直追求的都是名利地位,認識到自己所走的錯誤道路。神啊!我該怎麼背叛名利地位,該怎麼實行才能達到在盡本分中滿足你,求你帶領引導我。」

福音,考察真道

隨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做事別做在人前,得做在神前,你接受神的鑒察,接受神的檢驗,這樣你的心就擺正了;你總惦記做給人看,那你的心總也擺不正。另外,做事別總為自己,別考慮自己的利益,別考慮人的利益,別考慮自己的地位、臉面、名譽,先考慮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體貼神的心意,先考慮自己盡本分有沒有摻雜,盡沒盡上忠心,盡沒盡上責任,盡沒盡上全力,是不是全身心地為你的本分、為神家的工作著想,你得考慮這些。你一考慮這些,你的本分就不會差太多……你所做的不是考慮自己的私慾,不是考慮自己的利益,而是處處考慮神家的工作,為神的利益、為神工作的利益著想,你的心擺正了,你在神面前就積攢下善行了,有這樣的善行的人是不是就是有真理實際的人呢?這就有見證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臨到事情的時候先考慮神家利益,凡事接受神的鑒察,做在神面前,先別考慮自己的臉面地位和個人利益,先維護教會的工作,人的心擺正了,人在神面前所盡的本分才是善行,才有見證。神的話讓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有了實行路途,我願意按神的話操練面向神盡本分。後來,當我在盡本分的過程中再流露臉面地位的敗壞性情時,就向神禱告,將自己不對的存心拿到神面前,求神帶領我能接受神的鑒察,凡事做在神面前,不為維護個人名利地位而作工。漸漸地,我追求名利地位的心慢慢淡化了。這樣實行一段時間後,我覺得自己有一點變化了,但神知道我追求名利地位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不藉著多次的審判刑罰與顯明,我對自己的本性實質就不會有深刻的認識。在接下來的日子裡,神又根據我的敗壞和缺少擺設環境,讓我更深地認識自己,認識神的拯救。

一天,上層帶領給我們聚會時要求我們趕緊落實一項工作,並在聚會中讓我們各自談了對這項工作的理解,以及回去後該怎麼落實,並且要求我們把落實的結果及時上報……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心想:「這次的工作上層帶領安排我們趕緊落實,那我不能辜負帶領的厚望,回去後我得趕緊落實,儘快將結果轉交上去,讓帶領看到我辦事還是挺有責任心、有負擔的。」為了在上層帶領面前留個好印象,我回來就與配搭商量該如何落實這項工作,為了將工作儘快落實下去,我們把時間安排得特別緊湊。在落實的過程中,有的弟兄姊妹說對這項工作還不是很掌握,有的問這樣那樣的問題,我看到工作進展得緩慢,心裡就特別著急,心想:「你們不是這方面不了解,就是那方面有問題,像這樣的工作態度,這工作什麼時候能落實好彙報上去啊!如果彙報晚了,那上層帶領會怎麼看我呢?該說我工作能力太差了!不管你們有什麼問題,我也得把工作落實下去。」為了儘快地落實工作,我就積極主動地參與落實。因著我急功近利,面對弟兄姊妹遇到不明白、不了解的問題時,我不是帶著負擔去給他們談神的心意,讓他們明白真理,有實行的路途,而是憑血氣教訓弟兄姊妹:「一看你們平時就不作實際工作,今天一求真,不是這不了解就是那不掌握,若都像你們這樣作工,這工作還怎麼落實啊?如果因著我們負責的教會工作彙報不上去而影響整體的工作,咱們怎麼向神交賬啊?」就這樣,弟兄姊妹被我對付了一頓,都不敢再問問題了。散會後,我就抓緊時間整理所落實出來的內容,經過一天一晚上的辛苦奮鬥,總算整理出來了,我心裡美滋滋的,拿著我們這兩天辛勤勞動的成果,我滿心歡喜地去見上層帶領。

我們見面後,上層帶領先看其他幾處教會的工作彙報,讓我先看看工作彙報中的缺少再補充補充。於是我就打開電腦將我們教會和其他教會存在同樣偏差的地方補充了一下。到了晚上,姊妹把神的最新交通給我複製到卡上後,當我再把卡插到電腦上時,我整理的工作彙報不知怎麼回事全沒有了。面對此景我頓時傻眼了,我心裡很是奇怪:「這好端端的怎麼沒有了呢?今天就是來彙報工作的,這工作彙報沒有了我還怎麼彙報?這讓弟兄姊妹怎麼看我呢?上層帶領心裡會怎麼想我呢?會不會說我存心不對神顯明呢?」想到這兒,我心裡像被針刺了一樣難受,覺得這次臉可丟大了!姊妹們也提醒我在這事上尋求尋求神的心意,看看神是讓我學哪方面的功課。為了挽回自己的顏面,我想盡各種辦法修復那張卡,但最終卻無濟於事。這時我特別沮喪,心裡別提有多難受了,同時也對神生發了怨言:「神啊!這各項工作我也是盡力去配合了,可為什麼卡上的工作彙報卻沒有了呢?今天這事為什麼會臨到我呢?」

靈修反省,靈糧

散會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特別沉重,也很消沉。痛苦無助中我向神呼求:「神啊!面對你擺設的這樣的環境,我不明白你的心意,不知道我該在這事上學什麼功課?願你帶領引導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靈修時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做每一件事的時候都能檢查自己:這件事是憑愛神的心去做的嗎?有沒有個人的存心在裡面?到底是為達到什麼目的去做的?你要想把心交給神,必須先攻克己心,放棄自己的一切存心,達到完全為著神,這是把心交給神的實行的路。攻克己心指哪方面呢?就是放下自己肉體奢侈的慾望,不貪圖地位之福,不貪圖安逸,一切為著滿足神,心能完全為著神,不為自己就妥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神真實的愛是自發的》)「你總憑私慾活著,總滿足自己的私慾,這樣的人在神面前沒有見證,在撒但面前沒有見證,這是羞辱神的記號,處處羞辱神。你說:『我也沒做什麼,羞辱神什麼了?』你的心思意念,你做事的存心,你做事的目的,你做事的動機,你做出事的後果,處處都在滿足撒但,讓撒但當笑料,讓撒但抓把柄,沒有一點作為一個基督徒該作的見證。」(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是啊,人盡本分的存心、出發點很關鍵,若不是為了愛神、滿足神,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盡本分,這樣的盡本分,在神面前都被定為惡,都是活在撒但捉弄之下的。反省自己積極配合工作裡面的存心摻雜,我辛辛苦苦地落實工作並不是為了滿足神,而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是為了能儘快把工作落實下去,讓上層帶領看到我的作工能力,博得帶領的賞識,對我高看。我加班加點地落實工作,可當弟兄姊妹遇到問題不明白時,我不是循循善誘地扶持幫助,而是急功近利,只想趕緊整理好工作彙報「邀功領賞」,好得到帶領的誇獎、高看。因此看到弟兄姊妹有各種問題、難處時,心裡就煩躁、嫌棄,甚至還教訓弟兄姊妹,我外表打著工作落實不下去會影響整體工作的旗號,實則是怕得不到上層帶領的賞識。藉著事實的顯明,我看到自己在落實教會工作上的存心、目的、動機完全是在滿足我個人的利益,是在滿足撒但,讓撒但當笑料,自己做事處處彰顯的都是撒但,沒有一點信神之人的樣式。對照神話語的揭示,我看到自己的所做所行都是為名利地位而活,處處想在別人心中有個位置,我這樣的野心慾望其實質不正是天使長的本性嗎?不是與神爭奪地位嗎?多虧神的審判刑罰及時臨到我,否則我還不認識自己這錯謬的信神觀點,不認識自己為名利地位而追求的種種醜態,更不認識自己狂妄自大、野心通天,沒有一點正常人性該具備的良心理智,享受著神的拯救之恩,卻時時處處悖逆神、欺騙神、抵擋神,不能真實悔改還報神愛,我真是太沒有人性了!感謝神對我的顯明和拯救!

之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是用什麼把人牢牢地控制住的呢?(名利。)撒但就是用名和利來控制人的思想,讓人的思想只想著名和利,為名利奮鬥,為名利吃苦,為名利忍辱負重,為名利犧牲自己的一切,為維護名利、得到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斷或者決定。這樣,撒但就給人戴上了一個無形的枷鎖,這個枷鎖戴在人身上,人沒有能力去掙脫,也沒有勇氣去掙脫,人就不知不覺地在戴著枷鎖的情況下,一步一步艱難地往前走。為了這個『名』和『利』,人類就遠離神,背叛神……也可能你們今天還看不透撒但的險惡用心,因為你們覺得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沒有人生了;如果人離開了名和利,人就看不到前面的方向了,看不到目標了,前途就黑暗了,暗淡無光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從神的話中我認識到名利地位就是撒但苦害人的工具,是撒但捆綁人的枷鎖,撒但就是利用「出人頭地」「人活臉面,樹活皮」等毒素來毒害人。想想我就是深受這些撒但毒素的苦害,把撒但的生存法則當作真理來供奉,陷在其中難以自拔,身不由己地被撒但牽著鼻子走,為名利地位吃苦,為名利地位奮鬥,為名利地位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一直以來我盡本分就是在追求名利地位,讓弟兄姊妹高看,讓上層帶領賞識,為了得到這些光環,我還站在高位上喪心病狂地教訓弟兄姊妹,對弟兄姊妹發洩不滿情緒,覺得是他們不能及時彙報工作,影響了我出頭露臉的機會,把弟兄姊妹當成了該打該訓的奴才,看到自己的人性太壞,心地太惡毒了!神託付我盡帶領的本分,原本是讓我好好扶持幫助弟兄姊妹,把弟兄姊妹帶進真理實際,帶到神面前,學會愛神、順服神,活出正常人性榮耀神,而我不但不按著神的要求來盡自己的本分,對弟兄姊妹的生命一點負擔都沒有,還傷害、打壓他們,甚至把自己的敗壞性情灌輸給他們,我簡直就是惡僕啊!今天神興起環境、人事物來審判刑罰、對付修理我,讓我的工作彙報不見了,這是神的公義性情在向我發出,是神在警示我,讓我認識自己追求名利地位所作的惡,從而能反省自己悔過自新。而麻木的我卻不領會神的心意,反而還對神誤解埋怨,甚至消極對抗,可見我被名譽地位捉弄得早已失去了良心理智,沒有了一點人的模樣!我一個敗壞的小小的受造之物,蒙神高抬在教會裡盡本分,但我卻不在自己的本分上還報神愛,不在盡本分中凡事尋求真理,而總是為名利地位患得患失,被撒但捉弄得神魂顛倒,陷入撒但的網羅裡不能自拔,真是太可悲了!經歷了這一次次的顯明,我才看清了撒但的陰險惡毒,撒但就是利用名利來苦害人、捆綁人、吞吃人,讓我處處做事都為著名利地位,讓我在盡本分時不能對神忠心,讓我和它一樣做出抵擋神、攪擾神工作的惡事,最終因著抵擋神而遭到神公義的懲罰,失去神的救恩,我從心裡恨透了撒但的卑鄙、邪惡!今天神擺設環境顯明我,審判熬煉我,飽含神對我的愛與拯救,神不忍心看著我一直活在撒但的權勢之下,被撒但愚弄殘害。藉著這樣的對付顯明和開啟引導,讓我看透撒但利用名利地位來敗壞人、捆綁人的險惡用心,讓我棄絕撒但,按照神的心意盡好本分。認識到這些後,我對神滿了感恩和虧欠。此時我想到神的話說:「人是受造之物,沒什麼可誇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盡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對你們沒有別的要求。而且你會禱告說:神哪!無論我是有地位或沒地位,我現在認識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沒有什麼選擇,沒有什麼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這國家裡面,命定我生在這邦族裡,我只有完全順服在你的權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麼地位,我無非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無底深坑、硫磺火湖裡面,我無非也就是一個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個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愛你,因我只是一個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個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類當中的一個,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裡面,任你擺佈,我願意做你的工具,願意作你的襯托物,因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誰也改變不了的,萬事萬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時候你就不注重什麼地位了,這時人就解脫出來了,這樣你才能放心大膽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轄制。人經過解脫,從那裡出來,就沒有任何顧慮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作為受造中的一員,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實實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給你的託付,別做越格的事,別做自己『能力範圍』以外的事,別做讓神厭憎的事,不要追求做偉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為神,這些都是人不應該有的『願望』。追求做偉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為神更是可恥的事,是令人作嘔、令人唾棄的事,而成為一個真正的受造之物,這才是難能可貴的,才是受造之物最當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當追求的唯一目標。」(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一》)從神的話裡我明白了,人只是一個受造之物,在造物主面前人沒有什麼可誇的,無論今天神給我安排什麼環境、盡什麼本分,這都是造物主的命定,都在神的手中,最主要人得站好自己的位置。想想我作為一個受造之物,理當順服神、敬拜神,規規矩矩地守住自己的本位,守住神給我的託付,老老實實做人,不應該有任何的野心慾望,追求名利地位是最可恥、讓人唾棄的事,是讓神厭憎、恨惡、咒詛的事。我在心裡暗暗立心志:「神啊!我只願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來順服神的主宰,盡好本分還報神愛。」

隨後上層帶領又讓我重新落實這項工作。當接到這個通知後,我就來到神面前禱告說:「神啊!這次我不願意再為名利而做了,在落實這項工作的時候我願與弟兄姊妹一起共同進入,無論你擺設什麼樣的環境我都願意順服下來,尋求你的心意。」第二天我便約見了弟兄姊妹,一個姊妹對我說:「你昨天通知我拿電腦來,我今天早上出門時不小心把電腦摔了一下,不知道有沒有摔壞?」說著她便打開電腦,一看電腦藍屏,關機再打開還是不行。此時,我心裡開始焦急起來,心想:「這電腦不能用,還怎麼落實工作啊!今天的工作落實不下去,又不能及時彙報工作了,如果我們的工作彙報這次再上交晚了,那上層帶領會怎麼想我呀!」當我這樣想的時候,忽然意識到:「我這樣的想法不是又想做在人面前讓人高看嗎?這不還是為名利地位作工嗎?」於是我就默默向神禱告:「神啊!今天姊妹的電腦掉在地上也有你的許可,藉著這事再次把我為作工而作工,注重作工果效、注重名利地位的心又顯明出來了,如果沒有了電腦,這信件打不開,工作落實不下去,就達不到按上層帶領規定的時間上交工作彙報。我今天來的時候還口口聲聲說要順服你的主宰,不再追求名利地位,但在事實臨及的顯明中看到我心裡還是為名利地位作工。神啊!我不願再做在人面前讓人誇讚、高看。神啊!我願接受你的鑒察,將自己的本分盡好。」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最簡單的一條實行法就是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處處為神家利益著想,放下自己的私慾,放下個人的動機、個人的存心、自己的臉面地位,把這些先往後放,先考慮神家的利益,這是最起碼應該做到的。……你應該先考慮神家的利益,考慮神的利益,考慮神的工作,把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沒站穩,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可不可以?分兩步走,這樣折中一下,你們是不是就感覺容易一些了?這樣時間長了,你就覺得達到滿足神不是一件難事。另外,你能盡上自己的責任,盡上自己的義務與自己的本分,放下私慾,放下自己的存心、動機,體貼神的心意,把神的利益、神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這樣經歷一段時間,你就覺得:『這樣做人好啊!活得光明磊落,不是窩囊、齷齪、卑鄙,而是光明正大,這樣活著是人該活出的形象,是人該做的。』慢慢地,你心裡滿足個人利益的慾望就越來越小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我不能光考慮上層帶領怎麼看我,今天面臨這樣的環境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我應該放下自己不對的存心、動機,先考慮神家利益,能耐心地跟弟兄姊妹一起交通該怎麼落實這項工作,怎麼能將工作落實到實處,同時藉著落實工作,弟兄姊妹有不明白的我們共同交通,達到明白落實這項工作的意義。當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心裡平靜了下來,面對這樣的環境也能從心裡順服下來了。於是我就單純敞開將自己的這些敗壞亮給弟兄姊妹看,並談了神拯救我的良苦用心,擺設這樣的環境主要是為了潔淨我裡面追名逐利的撒但敗壞性情,讓我能面向神來盡本分。弟兄姊妹也談了他們臨到這樣的環境是怎麼經歷的,以及在面對再次落實工作時流露了哪些敗壞性情,並從中認識自己,願意向神悔改,體貼神心意來盡好自己的本分。我們交談後,又結合這項工作談了談神的心意以及個人的領受,當弟兄姊妹有不明白或看不透的問題時,我不再流露血氣教訓弟兄姊妹,而是與弟兄姊妹共同交通尋求,達到在落實這項工作時能進入原則,達到落實清楚。明白這方面的真理原則後,弟兄姊妹各自都寫了所在教會的工作情況,很快工作彙報就落實好了。一天下來我心裡感到無比的輕鬆釋放,我真實地體會到:當我不為名利地位去做,而是擺對存心按照神的心意盡本分時,神就在我身旁開啟帶領我,一切都是輕鬆加愉快的,心靈裡是無比的踏實和享受。就如神話所說:「你越放越輕鬆,越放越輕鬆,你這個人就變得自由釋放了;到有一天你變得自由釋放的時候,你就會覺得你丟掉的那些東西是纏累,而你真正得著的東西是至寶,是最有價值的東西,是最值得你寶愛的東西。」(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

人生正道,審判潔淨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使我認識到了自己為名利地位而追求的錯謬觀點,以及這樣走下去的嚴重後果,是神及時的拯救使我迷途知返;同時藉著神話語的開啟與引導,使我明白了受造之物該如何盡本分才合神心意,明白了神看的不是人外表的熱心付出,而是看人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是否尋求真理、實行真理,看人的心是否是為著神,是否體貼神心意;明白了信神只有追求真理,接受、順服神的審判刑罰,才能擺脫名利地位的捆綁束縛,良心理智才能得以恢復,在盡本分中才能處處以神的心為心,事事接受神的鑒察,活在神面前。神在我身上所作的審判刑罰的工作,外表看沒有驚天動地,但卻實實際際地喚醒了我的心靈,讓我從撒但的敗壞與捆綁中逐漸甦醒過來,知道了追求真理的重要性,從而竭力追求真理,腳踏實地盡好自己的本分,走人生正道。正如神話說:「神要在人身上看到的就是人的心能甦醒過來,就說神在人身上作工作的這些方式就是在不斷地喚醒人的心,喚醒人的靈……讓人知道誰是造物的主,人應該敬拜誰,人應該走什麼樣的道路,人應該怎麼樣來到神的面前;讓人的心逐漸地甦醒過來,明白神的心,領會神的心,了解神在人身上作拯救工作的良苦用心。當人的心甦醒的時候,人不再想活在墮落的敗壞性情裡,而是想追求真理來滿足神;當人的心被喚醒的時候,人能與撒但作一個徹底的決裂,不再被撒但殘害,不再被撒但控制,不再被撒但愚弄,而是能積極配合神的作工、神的說話來滿足神的心,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是神所要作的工作的一個初衷。」(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六》)我由衷地感謝神的審判刑罰拯救了我,雖然我的敗壞性情還很多,但我相信只要我接受、順服神的審判刑罰,竭力追求真理,總有一天能徹底脫去這些敗壞被神潔淨。

一切榮耀歸於全能神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