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就是不一樣

高 潔

  某職業學校東南角,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間有兩家擺攤賣小吃的,兩家的女人因為一點利益,你一言我一語地互相對罵,不一會兒兩家的男主人也上陣吵了起來。旁邊看熱鬧的人群中有人幸災樂禍地說:「趕緊打唄!打唄!」不知什麼時候有人報了警,十幾分鐘後過來了一輛警車,車內下來四名警察,一警察開始詢問當事人做筆錄,另三名警察喝斥兩家立馬收攤……

看到這一幕,高潔感慨萬千,不禁想到了前幾天發生在自己和姊妹們身上的一件事……

那天下午一點半,高潔與可心在學校門口等一個老姊妹,可過去二十分鐘了,還不見老姊妹來。高潔抬手看了一下手錶,有些著急地說:「可心,我聽說離這兒不遠還有一所學校,老姊妹別搞混了,她是不是在那邊的學校門口等咱們呢?我帶的東西多,不方便,要不你去看一下吧!」可心胸有成竹地說:「不會的,我給老姊妹交代得可清楚了,告訴她坐七路車來,她絕對不會在那個學校下車的。」又過了一會兒,還是不見老姊妹的身影,高潔更加著急了,又對可心說:「你還是到那所學校看看,看老姊妹是不是在那兒等啊,雖然你交代了她到哪兒下車,可她不熟悉這地方,會不會弄錯呀?」誰知可心堅持說:「不可能,我給老姊妹說得可詳細了,就讓她在這所學校下車,錯不了的。」高潔聽到可心的話就在心裡嘀咕:「哎呀!這個可心咋這麼狂妄呢!」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眼看已經兩點多了,按約定時間快過去一個小時了,還是不見老姊妹的身影,高潔再次讓可心去看看。可心這才不太情願地騎電車去了那所學校,沒一會兒,可心就帶著老姊妹過來了。這時高潔心裡洋洋得意:「看看,咋樣?還是我的想法對吧!早讓你去你不去,這下你該服氣了吧!」

之後,三人到了地方辦事情,高潔心裡還想著剛才的事。這時,她忽然想起神的話說:「你身邊發生的每一件事,你身邊的人對待你怎麼樣,或者你每天臨到什麼事,你臨到什麼樣的環境,你都能從中學到功課,你就長大了,你就進入正軌了。」「要得著真理從哪兒做起啊?從身邊的人事物做起,學會學習功課,在功課中尋求真理,在身邊的人事物中尋求真理,尋求神的心意,這樣才能得著真理。」(摘自《要得著真理就得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

是呀,神讓我們從身邊的人事物上學功課,遇事尋求神的心意,那我在這件事上該學啥功課呢?這時高潔不禁想起剛才自己心裡的種種流露:當幾次讓可心去那個學校看看,而可心沒去時,自己就急躁,認為可心太狂妄,總堅持自己不聽取別人的意見,對她產生了不滿;當最終結果和自己想的一樣時,就打心眼裡瞧不起姊妹,還暗自得意:「看看,還是我說的對吧,早給你說你不聽……」其實自己已經把眼光盯在了姊妹身上,看到的都是姊妹的問題,認為姊妹狂妄,覺得自己處處都好,自己的見解高明,這不正顯明自己太狂妄嗎?若這樣發展下去,自己只會越來越自以為是,越來越狂妄,不把別人放在眼裡。這樣的話可不行,一會兒得跟姊妹敞開心,把自己的醜相在姊妹面前亮出來……

人际关系,神的拯救

辦完事情,高潔提到了剛才那件事,說:「咱們在一起敞開心談談自己的想法,我先亮亮相。我這人真的太狂妄了,遇事總想讓別人聽自己的,當我幾次說的可心都不聽時,我就定規可心狂妄,當最後看到自己的看法對時,我心裡就沾沾自喜,自我欣賞,我流露的這些都是撒但的狂妄性情。主耶穌說:『為什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7:3、5)神的話也說:『就因為人接受的都是從撒但來的邪惡的、狂妄的、惡毒的本性,所以人與人之間不可避免地常常爭執,常常計較,互相都不能相合,這就是因著撒但的狂妄本性造成的。』(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五》)主耶穌告訴我們不要把眼光盯在別人身上,應該凡事省察自己,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可我總把眼光盯在姊妹身上,總看姊妹有問題,還貶低姊妹、抬高自己,看到我所流露的都是撒但的敗壞性情,沒有正常人性。並且神的話也把人與人能產生爭執、常常計較的根源給解剖了出來,就是因著我們被撒但敗壞後,本性都是狂妄自大、唯我獨尊,總想讓人聽自己的,當別人沒有按著自己的意思做事時,我們就會流露不服、不滿,與別人不能正常相處。今天臨到這件事也是神對我的顯明與拯救,讓我看見自己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認識到自己的狂妄性情是多麼嚴重。以後我願操練在凡事上按神的話去實行,臨到事時注重反省自己,和人產生不同意見學會放下自己,不再憑著狂妄性情與人相處。」

可心也自責地說:「神的作工真是太實際了,藉著今天的顯明,也讓我看到自己的確太狂妄、太自是了,真不容易接受別人的建議啊!神的話說:『信神要想性情變化脫離了現實生活不行,你能在現實生活之中認識自己,背叛自己,實行真理,而且能在凡事上都學習做人的原則、做人的常識規矩,這樣你才能逐步有變化。』(摘自《談談教會生活與現實生活》)以往我只是記住了神說的『信神要想性情變化脫離了現實生活不行』這話,但一臨到事,我就把這句話拋在了腦後憑觀念想像衡量,憑狂妄性情定規,也不尋求神的心意,尋求自己該實行的真理。以往我還一直認為自己不狂妄,臨到事能順服呢,今天藉著事實的顯明我才看見自己的缺少,我臨到事總堅持自己的對,絲毫不聽取別人的建議,我太相信自己、太持守自己了,本性太狂妄自大了。以後我得注重把神的話帶到現實生活中去實行,凡事存著敬畏神的心、順服神的心去做,學會放下自己、否認自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的狂妄本性,學著去順服對的建議。」

這時,一旁的老姊妹也接過話說:「唉!我也夠狂的,那天姊妹給我說約定的地址時,擔心我記錯了,讓我拿筆記著。我一個勁兒地說:『不用記,不用記,這點事我還能記不住?錯不了!』結果今天就臨到了這事。都怨我太相信自己、持守自己了,那天我要是聽姊妹的話,今天也不會讓你們等這麼久了。」……

想到弟兄姊姊解剖認識自己的場景與不信神之人互不相讓吵架的場面,高潔不禁從心裡發出感嘆:今天我們信神,能有神的話帶領真是好!神的話語真能潔淨人、變化人!在神話語的引領下,我們無論臨到什麼事,都根據神的話來認識自己的撒但敗壞性情,解剖自己身上的撒但生存法則,都注重自己生命性情的變化,那種唇槍舌戰的場景再也沒有了。這真是兩種不一樣的境地啊!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