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苦作工真的就能進天國嗎

河南省 李雲

人勞苦作工能蒙神稱許嗎

  一日,在同工會上,陳忠和幾個同工圍坐在一起探討有關「勞苦作工能否進天國」的問題。

陳忠說道:「這些年來,我不論是酷暑三伏還是寒冬臘月,都各處傳道、牧養教會,甚至捨棄了家庭、婚姻,我堅信這樣勞苦作工、撇棄花費,到來時就能被提進天國了。可每當看到主耶穌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2-23)我就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牧師常常講只要為主撇棄花費、勞苦作工就能被提進天國,保羅也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提摩太后書4:7-8)我們撇下一切勞苦作工、跑路花費應該是合主心意的,可主耶穌為什麼說那些奉主名傳道、作工的人是作惡的人呢?那像我這樣撇下一切勞苦作工、跑路花費到底還能不能進天國呢?我思來想去還是不明白,今天想和大家一起聊聊,看看你們對這個問題是怎麼看的。」

李同工聽後,一臉不屑地說:「陳同工,我覺得你是多慮了,保羅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我相信,只要我們按著保羅說的話去做,勞苦作工、撇棄花費,到主再來時肯定能被提進天國,這沒有什麼可疑義的!」

兩個基督徒勞苦作工傳福音

聽了李同工的話,王同工皺了皺眉頭,說:「保羅是這樣說的,我們這些年也是根據保羅的話傳福音、牧養教會,受苦花費,我們認為這樣實行就能被提進天國,但我們這樣追求到底能不能蒙主稱許呢?剛才陳同工也說到了這方面的困惑,咱們看看主耶穌是怎麼說的,主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這些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肯定都沒少受苦付代價,但主耶穌卻說他們是作惡的人,這就證明單勞苦作工並不代表就能蒙主稱許。李同工,在進天國的事上我們應根據主耶穌的話來衡量才對,而不是根據保羅的話衡量,因為主耶穌才是天國的王。」

幾名同工也都贊同地點點頭,李同工略顯不服,但又無可辯駁,只好把臉扭到了一邊。

鄭同工說:「是呀,在進天國的事上主的話才是標準,我們得根據主耶穌的話來衡量啊!其實,陳弟兄提的這個問題,也困惑我很長時間了。神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彼得前書1:16)聖經上還說『非聖潔沒有人能見主。』(希伯來書12:14)主是聖潔的,我們若不能被潔淨就不能見主面。我們雖然撇下一切、跑路花費,為主作工多年,也受了許多苦、付了許多代價,可我們到現在還能常常犯罪,就連不說謊都做不到;有時看到弟兄姊妹所做所行不合己意,還會嫌棄、反感,不能包容忍耐;臨到不合觀念的事,還能悖逆、抵擋主;尤其臨到天災人禍,還能對神產生誤解、埋怨;甚至還能貪戀世界,追隨世界邪惡潮流;等等。就我們這樣還能常常犯罪抵擋主的人,到主再來時能被提進天國嗎?」

聽到這裡,陳忠眼前一亮,心想:「是啊,我們雖能跑路花費、勞苦作工,但的確還能常常犯罪抵擋主,主是聖潔的,怎麼可能把犯罪抵擋他的人帶進天國呢?」

李同工正在搧蒲扇,聽鄭同工這麼一說,他沉思片刻,不服地說道:「我和你們的看法不一樣,聖經上不是說:『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裡的就不定罪了。』(羅馬書8:1)我們雖然還能犯罪,但我們因信主耶穌已經不被定罪了,主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我們進天國根本不用受活在罪中的轄制!」

郝愛光反駁道:「李同工,你認為還能犯罪抵擋神的人也能進天國,這不是賴恩得救嗎?你這個觀點我不贊同!主赦免了我們的罪,使我們能來到主面前享受主的恩典,這是事實,但主從來沒有說罪得赦免的人就能進天國,更沒有說只要勞苦作工就能進天國。主耶穌明確地告訴我們:『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裡,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裡。』(約翰福音8:34-35)主是聖潔的,天國裡的人都是脫離罪惡被潔淨的人,像我們這樣污穢敗壞的人,根本就沒有資格被提進天國!」

鄭同工緊接著說:「感謝主!郝同工這麼交通有亮光呀!記得聖經上說:『因為我們得知真道以後,若故意犯罪,贖罪的祭就再沒有了;惟有戰懼等候審判和那燒滅眾敵人的烈火。』(希伯來書10:26-27)主是憐憫慈愛的,但主也是公義的,凡是明知真道故意犯罪抵擋神的人就被定罪、被淘汰了,作惡多端的還要受懲罰。我們雖勞苦作工,但還常常犯罪認罪,總也實行不出主的話,甚至有的人還能偷吃祭物、犯淫亂,臨到逼迫患難還能背叛神、否認神,這樣的人怎麼能進天國呢?咱想賴恩得救這不好使啊!」

什麼樣的人才能進天國

天堂,天國

聽了弟兄姊妹的交通,陳忠贊同地點點頭,說道:「大家今天的交通確實有亮光,我們雖然為主撇下一切跑路花費、勞苦作工,但我們的確還能常常犯罪,沒有脫離罪的捆綁,甚至有時還能明知故犯抵擋主,主是聖潔、公義的,像我們這樣的人確實沒有資格進天國。我覺得主定罪那些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是作惡的人,也是這個原因。我想到主耶穌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馬太福音7:21)主的話說得很明白,不是所有口稱主名的人都能進天國,只有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這才是我們進天國的標準。」

王同工高興地說:「感謝主!聽你這麼一交通啊,我也明白點了,看來奉主的名傳道、作工的人不一定就是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樣是勞苦作工,有的人就得到了主的稱許,有的人就被主定罪了,這就看每個人所走的道路了。」

李同工皺著眉頭說:「勞苦作工的人不一定是在遵行神的旨意?這怎麼可能!我們撇家捨業,獻青春、捨婚姻,冬去春來勞苦付出,這不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嗎?」

郝愛光溫和地說:「一直以來,我們都認為只要撇下一切勞苦作工就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可是為什麼主耶穌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3)這話呢?從外表看我們作工是不少,但我們勞苦作工如果不能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不是為了愛主、順服主,這就不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事實上,許多人雖然能勞苦作工,但根本不尋求主的心意,不尋求真理,不注重實行主的話,而是常常憑著己意、個人的喜好做事,不能順服主的話;有的人勞苦作工就為得到名利地位,絲毫不體貼主的心意,尋求怎麼把弟兄姊妹牧養好;有的人勞苦作工就為得到天國的福分,是在與主搞交易;甚至有的人勞苦作工還能常常顯露自己、見證自己,把人帶到自己面前……這樣的勞苦作工就不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就如當初的法利賽人,他們雖然走遍洋海陸地傳福音,可是他們撇下一切並不是為了愛神、順服神,不是帶領人遵行神的道、敬拜神,而是常常高舉自己、見證自己,讓人崇拜仰望,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因法利賽人外表信神事奉神,實質卻追求名利地位,因此當主耶穌顯現作工時,他們看到很多猶太百姓都跟隨了主耶穌,為了保住地位、飯碗,他們不惜聯合羅馬政府將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最後遭到了神的咒詛。從這些事實中我們就看到,法利賽人勞苦作工帶著自己的存心目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野心慾望,這樣的勞苦作工不僅沒使他們蒙神稱許,反而遭到了神的定罪、咒詛!」

陳忠贊同地說:「是啊!法利賽人雖然外表受苦付代價,但他們還能抵擋神、定罪神,還能聯合羅馬政府把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這就足以證明人外表的受苦、付代價並不代表是在遵行天父旨意,更不代表人認識神、順服神!同樣,我們今天勞苦作工,雖然有一些外表的付出花費,但我們還能常常犯罪抵擋神,還不能順服神、愛神,這就稱不上是遵行天父旨意的人,還哪有資格進天國啊!誒,那怎麼實行才是遵行天父的旨意呢?」

怎麼做才是遵行天父的旨意

  郝愛光點點頭接著說:「怎麼實行是在遵行天父旨意,其實主早就告訴我們了,主耶穌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馬太福音22:37-38)從主的話中看到,真正遵行天父旨意,是指人在作工傳道的同時沒有自己的存心摻雜,不為自己的地位、利益、前途奔波勞碌,而是能盡心盡意地愛主,實行經歷主的話,按照主的要求作工,處處高舉主、見證主,達到真實地順服主,這才是遵行天父旨意,這樣的人才配進神的國啊!」

鄭同工附和說:「對啊,遵行神的旨意不單是外表受苦付代價,更重要的是我們在凡事上能實行主的話,遵行主的道,能體貼主的心意,不為自己的利益得失圖謀,盡心、盡力地完成主的託付;遇到不合我們觀念的事,不隨意論斷,能尋求主的心意,不管臨到什麼試煉,能夠順服神,為神站住見證,這樣我們才配進神的國。」

聽著大家的交通,陳忠微點著頭。

郝愛光繼續說道:「是啊,就像歷代的聖徒,約伯在失去家產、兒女的試煉中,依然敬畏神、遠離惡,不以口犯罪,能順服神的賞賜與剝奪,稱頌神的聖名,最後得到了神的祝福;亞伯拉罕在神要求他把自己的獨生子獻為燔祭的時候,他雖痛苦,但能甘願順服神的要求,將以撒獻上為祭歸還給神,得到了神的稱許,最後亞伯拉罕成了神經營計劃的領軍人物;彼得一生追求愛神,注重實行主的話,忠心牧養主的群羊,他為了愛神能夠忍受一切痛苦,最終甘願倒釘在十字架上,作出了順服至死、愛神至極的見證,得到了神的稱許。」

陳忠認可地回應道:「是啊!他們能夠實行神的話,無條件地順服神,為了愛神、滿足神,甘願捨棄所有,哪怕是自己的性命,這樣的人才是遵行神旨意的人。看來啊,單勞苦作工還不能蒙神稱許,關鍵是我們在作工的同時得遵守神的誡命,實行經歷神的話,追求成為愛神、順服神,成為遵行神旨意的人,這樣才能被提進天國啊!感謝主!郝姊妹今天的交通有聖靈的開啟光照,使我獲益匪淺呀!誒,郝姊妹,你怎麼能談出這麼有亮光的話來呢?」

眾人也都好奇地看著郝愛光,議論著「是啊,郝姊妹,你怎麼明白這麼多?」「是啊……」

郝愛光看著大家微微一笑,說道:「其實以往我和你們一樣,也被這些問題困擾著,今天我能交通出這些認識,都是看了一本書之後才明白的。我今天正帶著這本書,要不咱們一起看看?」說著,她便從包裡掏出一本書《羔羊展開的書卷》……

幾位同工高興地說:「好啊……」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