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見證:她是如何勝過婚外情試探的(上)

河南省 喜悅

  晚上,靜茹正在收拾房間。

「嘀鈴鈴……」電話鈴聲響了,她接通了電話,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喂!我是王偉,你在家吧!」

「王偉?」靜茹有些驚訝:多年未見,他怎麼會打來電話?

「嗯……我在,你……打電話有什麼事嗎?」靜茹吃驚地問道。

「好久不見了,想帶你去兜兜風。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一會兒就到了,你在門口等著我吧!」王偉說。

掛斷電話後,靜茹心裡開始翻騰起來,思緒一下子回到了校園時代……

靜茹不僅人長得漂亮,學習成績也好,學校有不少男生都在追求靜茹,王偉就是其中的一個。為了走進靜茹的世界,王偉用各種辦法想要靠近靜茹,如傳話、寫信、送禮物等來表達他對靜茹的愛慕之情。而靜茹是個聽話、懂事的孩子,她不想因為感情分心影響學習,辜負了父母對自己的期望,所以面對王偉執著的追求,她一直採取冷漠的態度。王偉並沒有因著靜茹對他的冷淡而放棄,幾年過去了,王偉仍是一如既往地追求著靜茹,他的執著換來了靜茹內心深處一絲絲的感動,但僅僅是感動。後來,王偉身邊出現了幾個女同學,她們整天黏著王偉,靜茹原本平靜的心竟起了波瀾。靜茹想著,剛好可以藉此考驗王偉一個學期,如果王偉對身邊的女孩沒有動心,依然執著於她,她就接受他的追求……

「嘀——嘀!」汽車的鳴笛聲打斷了靜茹的回憶,王偉已在門外等候。

靜茹坐上了王偉的車,面對這久違、意外的相見,他和她都陷入了沉默。

夜景

車漫無目的地行駛著,車內的氣氛有些尷尬。

良久,王偉打破了車內的沉默,「嗯……你……過得還好嗎?」

「還好,一直都很好。」靜茹淡淡地回答道。

「不知這幾年你都去哪兒了?怎麼都找不著你,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偶然間在一個朋友的手機上看到了你的號碼才給你打通了電話,要不還真不知哪天才能見到你呀!」王偉邊開車邊時不時地轉臉對靜茹說。

「我沒有走遠,只是工作有些忙,沒有和你們聯繫。」靜茹不急不慢地說。

王偉把車停在了路邊,說起了心裡話,低沉的聲音中帶著傷悲與惋惜:「當年在學校裡,我一直追求你,這一追就是五年哪!可這五年裡你一直對我冷冰冰的,我都不知道那五年是怎麼過來的。你退學後,我上了軍校,可心裡一直想著你,畢業後我就到處找你,卻始終未能找到你。最後迫於家裡的壓力我結婚了,可是你在我心裡還是原來的位置,以前是,現在是,以後也是。當我意外地看到你的電話號碼時,腦子裡就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恨』,恨我為什麼不晚點結婚,不早一天見到你……」

聽著這一句句真情告白,靜茹心裡感到一陣陣酸楚。看著如今的王偉,往日帥氣的臉上又多了幾分成熟與穩重。此時的靜茹竟然對王偉有些心動了……

「唉!在學校追你的那幾年,面對你的冰冷,我感到了茫然,就選擇再用一年的時間來等待你的回答,結果……你還是你,我還是我。你能告訴我,在學校裡你為什麼一直不搭理我呢?你心裡怎麼想的?你能說說嗎?」王偉有些痛心地問道。

聽到這裡,靜茹也感到一陣心痛與惋惜,心痛的是自己當年的「絕情」傷了王偉的心,惋惜的是因為自己的冷漠而錯過了王偉。看著眼前的王偉,靜茹感嘆這麼多年過去了,王偉竟還一直對自己念念不忘,想想自己年紀也不小了,到現在也沒有找到合適的男朋友,而身邊的同齡人一個個都結婚了,只剩下自己孤身一人,她也想擁有一個愛自己的伴侶,多少次她曾遐想過與戀人在一起相知相伴的浪漫畫面,甚至也曾夢見自己與王偉走到了一起……靜茹又想到當年王偉對自己執著的追求,就後悔沒能珍惜,如今的王偉還這樣執著於她,她真想接受他的追求,與他結為伴侶。可是理智告訴她:王偉已經成家了!作為一名基督徒,自己得按神的要求做人才合神心意,絕不能衝動,更不能說出心裡的真實感受。內心深處情感與理智的撕扯,使靜茹感到有些痛苦。

靜茹理了理凌亂的思緒,強裝鎮定,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回答王偉:「那年,我想著再考驗你一個學期,如果你對我仍不變心的話,我就考慮與你交往,但是我又想到父母對我的期望……可能這就是命吧!」

靜茹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理性地說出了這番話,但內心卻感到了揪心般的痛,如果時間能倒流,她一定作出另一個選擇,毫不猶豫地答應王偉,那樣也許就不會出現今天這樣的局面了。此時的靜茹情緒壓抑到了極點,眼淚在眼角悄悄地滑落,她很擔心被王偉看出來,便把臉轉向了車窗外。可王偉還是覺察到了靜茹在流淚,急忙拿出紙巾想給她擦拭淚水。

靜茹在心裡默默地呼求神保守自己,使自己能堅強起來。她接過紙巾說:「我自己來。」當她擦過眼淚後,王偉一把拉住她的手往自己的肩膀去,此時難過的靜茹正需要有個肩膀可以給她安慰。一瞬間靜茹有些恍惚,想要去依靠那個肩膀,但此時神教導、警戒人的話語在她腦海中浮現:「對一切作惡的(亂搞淫亂,錢財不聖潔,男女界限不清,打岔破壞我經營的,不通靈的,邪靈佔有的,等等一切選民之外的)都不放過,一個都不赦免,統統扔在陰間,永遠滅亡!」(摘自基督起初的發表與見證)靜茹一下子從恍惚中清醒了過來,神的話在審判、責備她,使她清楚地認識到神是聖潔的,神的性情公義不容人觸犯,神最厭憎犯淫亂、男女界限不清的人,自己若在男女上犯了錯誤,那將是永遠的污點,是被神定罪的,更是令神痛恨、咒詛的。靜茹知道自己一旦向王偉邁出一步,就會徹底沉淪。面對眼前的處境,靜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與不安,她想到自己不僅不能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還得尊重王偉的婚姻,現在的王偉已經不是昔日校園裡追求她的王偉了,而是一個有家庭,有妻子、孩子的人,她若在這時候做出越格的事,將會破壞別人的家庭,成為可恥的第三者。神審判的話語使靜茹生發了一絲敬畏神的心,她使勁地甩開了王偉的手,冷冷地說:「太晚了,送我回去吧!」

「這些年了,到現在你為什麼還是這麼排斥我呢?我只是想安慰安慰你也不行嗎?」王偉不悅地說。

「你誤會了,我不是在排斥你,而是在尊重你,因為你是有家室的人,你得為你的家人想想。」靜茹平靜地回答。

「如果我離婚了,你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呢?我不是在衝動!」王偉緊追問了一句。

這一句話讓靜茹的心又有了波動,她不知該如何回答,就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不做觸犯你性情的事。」禱告後,她想到神的話說:「它的言語滋潤你的心田,將你說得神魂顛倒,辨別不清方向,使你不覺被它吸引,甘願為它效力,做它的出口,又做它的僕役,而且毫無一點怨言,甘願為它盡上犬馬之勞,你被它迷惑了。」(摘自《你們的人格太卑賤!》)神的話再次讓靜茹清醒了過來,她知道自己內心的波動是因為受邪情私慾的支配,以及「愛情至上」「有情人終成眷屬」「不求天長地久,只求曾經擁有」「愛無罪」等邪惡觀點的控制,這是撒但在施行詭計引誘她,使她活在罪中,陷在肉體情慾裡越來越墮落、敗壞,她得有分辨,得識破撒但詭計。王偉已經結婚了,這是事實,靜茹知道不能被一時的甜言蜜語迷惑得失去理智,如果真的做出什麼越格的事,說出什麼越格的話,正是上了撒但的當,充當了撒但的出口,成了讓人唾棄的第三者,帶來的將是一個家庭的破裂,給王偉的家人帶來的是永遠的痛苦,而她在神面前也會留下永遠擦不掉的污點,後果不堪設想。

認識到這些,靜茹穩了穩情緒,坦然地回答:「別犯傻了!就算你離婚了,咱們也只能是朋友,我就當你開個玩笑!回家吧!」王偉看到靜茹態度堅決就不再說什麼了。

終於,車到了家門口,靜茹準備下車時,王偉再次去拉她的手,她加快動作急忙從車上下來,快步走回了家。到家後她躺在床上,心久久不能平靜下來,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幕,靜茹感慨萬千:若不是神的保守,面對王偉的真情告白與體貼安慰,她真的把持不住自己,會做出喪失道德、破壞別人家庭的醜事,更重要的是還會在情感方面陷入試探,做出觸犯神性情的事,留下不可饒恕的過犯,自己也會悔恨終生的。靜茹真正地體會到了神的話對她是多麼重要,不僅使她在試探面前蒙神保守,還指出實行的路途,使她在做事說話時都能沉著冷靜、有理智,活出正常人性,這樣的經歷讓靜茹感到了踏實、享受。靜茹不由得從心裡向神發出了感謝,感慨她能跟隨神,得蒙神的保守,實在太幸運了,她來到神面前作了一個感恩的禱告就入睡了。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