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家庭的「戰火」平息了

周 敏

  客廳的牆壁上掛著一張裝飾精美的全家福,照片上周敏一家五口臉上都掛著燦爛的笑容。看著這張照片,周敏感觸很深,因為這張全家福來之不易,若不是神話語的一步步帶領,這個充滿「戰火」的再婚家庭是不可能這麼幸福的。想到這些,周敏心中不由得對神充滿了感謝與讚美!

重組家庭 精心經營

  那年冬天,周敏的丈夫在煤礦事故中喪生了,留下了周敏和一雙年幼的兒女。後來經好心人撮合,周敏認識了丁強,丁強有一個十三歲的兒子。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兩人很快就組建了一個家庭。丁強搬到了周敏家,十三歲的兒子暫時由丁強的母親照顧。

婚後,對於這個重新組建的家,他們都非常珍惜。丁強向周敏信誓旦旦地承諾:一定會把周敏的一雙兒女視為己出,一定會照顧好他們娘兒仨的。丁強的一番話讓周敏備受感動。周敏心想:「俗話說『人心換人心,四兩換半斤』,只要你對我們娘兒仨好,我也會掏心窩地對你們父子倆好的。」於是周敏也對丁強許諾,她也一定會把丁強的兒子像親生的一樣看待,讓他的兒子享受到母愛。再婚後,丁強和周敏的生活很甜蜜,丁強精明能幹,對周敏和她兩個孩子照顧有加,周敏賢惠體貼,又知冷知暖,兩人相親相愛。每逢下雨天,丁強都會親自接送兩個孩子上下學,還時不時給他們買一大堆零食。這些周敏看在眼裡喜在心上,她也常常讓丁強的兒子放假的時候過來住,變著法兒地給孩子做好吃的,衣服髒了趕緊給換洗,還經常給丁強的兒子買衣服,自己的孩子有什麼,也要讓丁強的孩子有什麼。丁強看到這一切也很高興,常常說能娶到周敏這樣的好媳婦是前世修來的福氣。就這樣,這個重組家庭在周敏和丁強兩人的精心經營下,一家人過得其樂融融,令村裡人直羨慕。

矛盾上演 心生痛苦

  儘管他們如此精心地經營,但這樣的幸福生活也僅僅維持了一年。後來,丁強聽信了他母親和朋友的話,認為對周敏的孩子再好,畢竟不是親生的,到老了也指望不上,還是多對自己的孩子好點,而且兒子經常不在自己身邊,享受的父愛確實太少了,當丁強這麼想的時候心裡不知不覺就不平衡了。自那以後,丁強對周敏的兩個孩子便沒有了以往的耐心,開始挑毛揀刺,有時還當著周敏的面,因著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數落孩子。丁強的變化被細心的周敏看在了眼裡,但周敏為了家庭和睦,也不願問丁強是什麼原因,只是在心裡想:「大人說小孩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親生的還吵個不停呢,或許丁強真的是為孩子好呢。」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周敏感到了問題的嚴重。一次,周敏的兒子調皮地把麵湯倒在了水杯裡,丁強看見後對周敏的兒子大聲喝斥,孩子被丁強的舉動嚇得直哭,但丁強沒有就此罷休,還是不依不饒地罵個不停。周敏看不下去了,就不高興地對丁強說:「孩子還小,你說說就行了,怎麼還沒完沒了?」丁強氣哼哼地說:「都十一歲了還小,我這是在教育他,你就知道護你兒子!」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周敏和丁強吵了起來,這是他倆結婚一年多來第一次吵架。

家庭矛盾,家庭爭吵

就這樣,他倆之間的爭吵有了第一次,也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每次吵架都是因著孩子,矛盾也逐漸升級,夫妻之間的關係出現了裂痕。周敏看著丁強對待自己孩子的態度越來越不好,就想起丁強當初對她的承諾,感覺再美好的諾言終究抵不過現實的檢驗,她心裡特別痛苦,也時常想:「日子還很長,生活還得過下去,現在就吵吵鬧鬧的,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

硝煙瀰漫 戰火升級

  暑期到了,丁強按照慣例把自己的兒子接了過來,他對兒子照顧得細緻入微,給兒子洗腳,陪兒子看電視。周敏看著他們父子倆親密無間,就想起丁強對待自己孩子惡狠狠的樣子,心裡不由得對丁強產生了恨意。為了報復丁強,周敏也開始在丁強面前數落他兒子的種種不好,說他兒子沒心眼,吃飯愛抽鼻子……丁強聽後臉色很難看,但礙於兒子在跟前,也不好說什麼。

一天,丁強出去上班了,丁強的兒子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還不時發出「咯咯咯」的笑聲。周敏看著丁強的兒子高興的樣子,又想到丁強曾有好多次在自己孩子看得正高興時關掉電視的情景,心裡就不由地升起一股無名火,她走上前就把電視關掉了。丁強兒子的臉上頓時沒有了笑容,頭一低,像犯了錯誤一樣不敢吭氣。周敏看到孩子這個樣子,心裡又自責起來:「孩子是無辜的,對他爸有成見為何在孩子身上發洩呢?自己的心眼也太小了吧!」丁強得知此事後,對周敏的行為大為惱火,為了替兒子出頭,丁強找了個機會當著自己兒子的面罵周敏和她的兩個孩子。周敏為了不讓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也開始和丁強針尖對麥芒地吵了起來。他們的爭吵聲引來了周圍的鄰居,鄰居們有的勸架,有的小聲議論,有的笑著搖搖頭……這次的吵架讓周敏顏面盡失,她對丁強的怨恨又加增了許多。

從此,周敏家中往日的歡笑聲逐漸被充滿火藥味的吵架聲取代了。周敏和丁強雖同在一個屋簷下生活,但彼此心裡都有了隔閡和成見,這個局面是周敏不願看到的。周敏有好幾次都試著和丁強敞開心談談,可說不了幾句話,一涉及到各自孩子的問題,兩人都不肯讓步,又開始爭吵起來。在這樣充滿火藥味的家庭裡生活,周敏感到身心疲憊,特別壓抑,活在了痛苦的煎熬中。周敏不想再過這樣的日子了,她想到了離婚,可是一想到自己已經是再婚了,如果再結婚,情況還和現在一樣的話,那只會給自己和孩子帶來二次傷害,還是先忍下來吧,可以後的日子該怎麼度過呢?周敏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迷茫……

痛苦之時 福音臨到

  幾年後的一天,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周敏,給她的生活帶來了轉機。周敏開始參加教會生活,她看到教會中的弟兄姊妹在臨到事或與人相處的時候,都是憑著神的話來處理、解決問題。雖然弟兄姊妹之間也會有摩擦,但只要大家一讀神的話,在神的話中認識神、認識自己,敞開心交通,隨之彼此之間的隔閡、誤解就消除了。周敏從心裡感受到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她看到神的話語就是真理,是人行事的指南,只要人按神的話實行,人與人之間的矛盾、隔閡就能化解,達到和睦相處。這時周敏想到自己家中的難處,心中一下子有了希望,她相信只要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就一定能找到準確的實行路途,困擾她家多年的「戰火」一定會因著神的話而平息的。

福音臨到,傳福音

接下來的日子裡,周敏就常常向神禱告,把自己的難處交託給神。神是信實的,當她真心尋求時,就找到了自己痛苦的根源。她看到神的話說:「撒但敗壞人是藉著國家政府以及那些名人、偉人的教育薰陶達到的。他們的那些鬼話成了人的生命本性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是撒但的名言,已滲透到所有人裡面,成為人生命了,還有一些處世哲學的話也是這樣。……人的生活、人行事為人還有許多撒但毒素在裡面,幾乎沒有絲毫真理,比如人的處世哲學、人成功的座右銘、行事的手段,都是從撒但來的。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了,每個人的血液裡都流著撒但的毒液,可以看見人的本性都是敗壞的、邪惡的、反動的,都被撒但的哲學充滿了,浸透了,完全是背叛神的本性。」(摘自《怎樣認識人的本性》)生命進入的講道交通中說:「現在所有人的人際關係都不正常,要是因為人被撒但敗壞太深,人格表現極為低下,人都唯利是圖,辦事專講佔便宜,凡事都有個人存心目的。人都是為自己活著,都是為肉體活著,對別人沒有絲毫的關心愛護,甚至連該有的感情愛心都不具備,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互相防備、明爭暗鬥,無法正常相處,人該具備的良心理智也蕩然無存,人與人沒有同心合意的,如果不加一點忍耐都是冤家對頭。人的心裡充滿邪惡、充滿鬥爭,互相敵對,勢不兩立,幾乎沒有人的一點模樣,完全被撒但佔有,內心充滿了撒但哲學。所有這些都是神話裡揭示的,沒有絲毫差錯,這些實際情形在每個人身上都存在著。……人與人達到正常相處也該具備幾條實行原則,不能只滿足於不佔別人便宜、不坑害人,還應具備一些愛心,更要有良心理智,能夠彼此包容互相幫助,能關心別人,凡事讓別人得益處,能為別人著想,不能光顧自己,還能擔諒別人軟弱,能夠饒恕人的過犯,有了這幾條原則我們才能與人建立起正常的關係,達到和睦相處。」(摘自上面的交通《讀神話主要解決自己的哪些問題 》)

周敏這才認識到人被撒但敗壞後,裡面滿了各種撒但毒素和撒但的處世哲學,像「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你不仁,我不義」「人心換人心,四兩換半斤」等等,這些毒素侵蝕著人的心靈,人都變得越來越自私卑鄙、唯利是圖,無論做什麼事都是以利己、為己為原則,都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涉及自身利益的時候,你好我好大家好,一旦自己的利益受到虧損時,就開始互相防備,產生隔閡,甚至攻擊、報復,人與人之間不能正常相處。周敏意識到她和丁強就是憑著這些撒但毒素相處的,他們對對方的好都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礎上,對方對自己好了,自己就對對方好,一旦自己的付出得不到回報時,就開始產生矛盾,甚至矛盾加劇。想當初他倆剛結婚時,彼此都在精心經營這個家庭,但因著撒但毒素,自私卑鄙的本性在裡面作祟,丁強聽到別人煽風點火的話,擔心自己的付出萬一得不到回報就吃虧了,心裡就不平衡,於是對周敏的兒女沒有了耐心,開始冷眼惡語相待;而周敏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女受委屈,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式來對待丁強和他的兒子。儘管周敏知道孩子是無辜的,不應該把對丁強的怨氣發洩到孩子身上,但她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撒但本性,身不由己地對丁強的兒子發火。就這樣,他倆都憑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活著,整日為了自己的利益爭爭吵吵,互不相讓,沒有一點包容、忍耐,心裡充滿了仇恨,甚至對對方攻擊、報復,活在撒但的網羅裡痛苦不堪。孩子則成了他倆爭吵的導火索和無辜的受害者,家庭的戰火是愈演愈烈,逐步升級,周敏和丁強的感情也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這個再婚重組家庭隨時都會有破裂的危險。此時的周敏才醒悟了過來,原來這一切痛苦的根源都是撒但的苦害!

同時,周敏也清楚地認識到,要想使家庭獲得安寧,使自己和丁強的感情恢復以往,就得在凡事上尋求神的心意,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根據神的話對待,讓神掌權,讓神作主,不憑敗壞性情對待人或事,這樣才能擺脫撒但的苦害。周敏還想到自己已經是基督徒了,得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不管什麼時候不能只考慮自己,得學會根據真理原則對待人,要對別人多點包容、諒解。此時的周敏下決心實行真理,背叛自私卑鄙的敗壞性情,當然,她知道撒但毒素在自己裡面已經根深蒂固,要放下這一切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如果不依靠神、仰望神,根本實行不出來。於是周敏切切地禱告神,把自己的家庭向神交託和仰望,求神加給她實行真理的心志和勇氣。

實行真理 和睦有望

  周敏的兒子在學校調皮搗蛋,多次逃學。有一次老師通知家長去學校,周敏因著有事脫不開身,就讓丁強去了學校。回到家後,丁強鐵青著臉,把周敏的兒子叫過來狠狠地訓斥了一頓,還動手打了孩子,孩子站在那兒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這一幕被正好回來的周敏看到了。周敏心疼得直掉眼淚,她真想和丁強大鬧一場,心想:「丁強做得太過分了,不至於因著孩子逃學就這樣對他呀,孩子畢竟還小嘛!」這時,周敏忽然想起神的話說:「所以說每一件事都有一場爭戰,當你裡面有爭戰時,藉著你實際地配合,實際地受苦,神就作工在你身上,最後你裡面就能放下這件事,自然而然火就消了,這也是你與神配合的果效。做每一件事,都需要付出一定的心血代價,沒有實際的受苦,達不到滿足神,根本談不到滿足神,只不過是空喊口號!……每臨到一件事,都是神需要人為他站住見證的時候,別看現在你沒臨到什麼大事,不作什麼大的見證,但在日常生活的細節當中,都關乎到神的見證。讓弟兄姊妹佩服,讓家裡人佩服,讓周圍的人都佩服,等到有一天外邦人進來,對你的所做所行都佩服,看見神作得實在太好了,在你身上就是一個見證。」(摘自《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

周敏從神的話中明白了神的心意:這個環境臨到,從外表看是丈夫在打孩子,但在靈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看自己是憑自私的本性活著,為維護肉體情感與丈夫吵鬧,還是背叛自己,按照神的話來實行。想到這兒,周敏的火氣消減了許多,她知道自己不能隨從撒但,應背叛肉體滿足神,有意識地對丈夫多點包容與諒解,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樣才能為神站住見證啊!於是周敏平復了一下心情安慰兒子說:「兒子,你爸打你是為了你好,他想讓你好好讀書,長大有出息,你也別記恨你爸啊!」丁強沒想到一向寵愛兒子的周敏竟能說出這樣的話,他站在那兒反倒很不好意思,強硬的語氣立馬緩和了許多,也不再訓斥周敏的兒子了。

後來,周敏又看到神的話說:「只有造物主疼惜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憐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與這個人類有難以割捨的真情真意,也只有造物主能施憐憫於這個人類,只有造物主愛惜所有的受造之物。他的心被人類的一舉一動所牽引:他為人類的邪惡敗壞而怒而憂而傷;他為人類的悔改與信服而喜而樂而回轉而慶賀;他的每一個心思、每一個意念都為人類而有而轉動;他的所是所有都為人類而發表;他的喜怒哀樂都與人類的生存息息相關。他為著人類遊走奔忙,為著人類靜靜地付出他生命的點點滴滴,為著人類奉獻他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不曾懂得如何憐惜自己的生命,但他卻一直愛惜著他所親手造的人類……他把他的一切都給了這個人類……他無條件地、無償地施下他的憐憫與寬容,為的只是人類能繼續存活在他的眼目之下,存活在他生命的供應之下,為的只是有朝一日人類能歸服在他的面前,認得出他就是滋養人類生存、供應萬物生命的那一位。」(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二》)

樹葉陽光

讀著神的話,周敏細細品味著神的愛:在她對生活失去了希望,活在痛苦煎熬中迷茫無助的時候,神向她伸出了拯救之手,把她帶回到神的面前,使她受傷的心得著了安慰;雖然自己還深受撒但毒素的捆綁,憑自私卑鄙的敗壞性情與人相處,但神還是憐憫、寬容了她,用話語來帶領她,使她在神話語的揭示中認識到自己的敗壞性情,明白了痛苦的根源,有了實行真理的心志與勇氣;當丁強訓斥她兒子她又想維護肉體情感時,神就用話語來引導她,使她背叛自己,憑神的話活著。從神的話中她更加明白了神的心意,神希望她能儘早地脫離敗壞性情的轄制,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榮耀神,羞辱撒但……周敏被神的愛深深打動了。周敏從心裡感受到神一直都在人身邊,帶領、牽掛、眷顧著自己,神也一直在默默地為我們人類付出著,卻從未要求我們還報什麼,神的愛是無私的,神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能更好地生存。可想想自己在對待家人的事上,不論是剛結婚時自認為真心對待家人,還是後來「迫不得已」的攻擊、報復,所做所行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自己對人的愛都是建立在交易的基礎上,真是既自私又卑鄙,沒有真正人的樣式!周敏不想只是一味地享受神的愛,她也要用自己的實際活出來還報神對她的愛,在神愛的激勵下,周敏實行真理的心志和勇氣又加增了一些。周敏想到,其實丁強也是被撒但毒素捆綁的受害者,他在敗壞性情裡活著也十分痛苦,自己不應該記恨他,而應該依靠神戰勝自己的敗壞性情,讓神的話在自己心裡作王掌權,用自己的實際活出來感化他。此時,周敏彷彿看到了家庭和睦的希望。

站住見證 戰火停息

  一天中午,丁強又因為一點家庭瑣碎事罵了周敏幾句,周敏聽了很生氣,但因神話語的帶領,她選擇了沉默,一聲不吭地進了臥室。這時,丁強的兒子回來了,也到了做飯的時間,要是以往周敏一定會來個小小的「報復」,不光沒心情給他們父子做飯,還會當著丁強兒子的面數落丁強,誰讓他先欺負自己呢!可這次她沒有這樣做,因為她想到神的話說:「人說獻這個獻那個,光一句話不行,那真得捨呀!到捨的時候真能捨,這才叫真實的實際。真到關鍵的時候讓你捨,讓你放下這個放下那個,你捨不得這個捨不得那個,這就不行,對神還不是真心。越到關鍵的時候人越能順服,越到關鍵的時候越能放下自己的利益、虛榮臉面,這蒙神紀念,這都是善行啊!……撒但看到這一切的時候它會怎麼想啊?你實際地這麼一做,就是你真實地為見證神、背叛撒但用實際行動來表達了,不是口號了,這是最好的羞辱撒但、見證神的方式。用各種方式來見證神,用各種方式來讓撒但看見你背叛撒但的決心、棄絕撒但的決心,那挺好!」(摘自《只有真理作人的生命,人活得才有價值》)

神的話讓周敏意識到,撒但妄想藉著她維護肉體利益與丈夫爭執、計較,使他們都活在仇恨中,互相對對方產生成見、看法,破壞她與丈夫的關係,這是撒但的卑鄙目的。自己是信神的人,應該以實際活出來見證神、榮耀神,不能再憑著自私卑鄙的敗壞性情活著,以惡報惡,以牙還牙,以眼還眼,這是羞辱神名的事。想想丁強雖然惹她生氣,但她不能把對丁強的恨帶給孩子,丁強不仁,但她得有義,得放下自己的利益,實行真理滿足神,活出信神之人的樣式,這是神稱許的,也使撒但蒙羞。當她這麼想的時候,心裡放下了對丁強的怨恨,她也想到丁強的孩子從小缺少母愛,而她作為後媽,更應該對孩子多些疼愛,使孩子體嘗到家庭的溫暖,這是她作為一個母親應盡的責任。在神話語的帶領下,周敏不計較丁強對她的傷害,捨棄自己的利益,按神的話去做。很快,周敏很用心地做好了丁強和孩子愛吃的餃子和肉絲湯,飯桌上還對孩子關切地問這問那……當這樣實行之後,周敏心裡踏實了很多。而丁強本想著這次周敏肯定會像以往那樣不再搭理他,可看到周敏的舉動,他覺得周敏像換了個人一樣,他很好奇,究竟是什麼讓周敏有了這麼大的變化,和以前判若兩人了呢?

家庭溫馨 感謝神恩

  接下來的日子,周敏有意識地把神的話帶入現實生活中,當丁強又一次罵自己的孩子時,她不是只一味地護著孩子,而是站在教育孩子的角度看問題,這樣她慢慢也放下了對丁強的怨恨,心裡越來越釋放了。不管丁強再怎麼惹她生氣,她都根據神的話來要求自己,按照神的話來實行,不憑血氣,不憑撒但敗壞性情來對待他,更不把自己對丁強的怨氣帶給丁強的兒子,該幫孩子洗衣服就洗衣服,平時孩子回來時,還經常做一些他愛吃的飯菜,家裡買了好吃的,即使孩子不在家,周敏也要給他留點,每當換季,都給他們父子倆買新衣服……看到周敏的付出,丁強對周敏孩子的態度也好了許多,孩子做錯事的時候也能耐心教育了。隨之,周敏的兩個孩子和丁強的關係越來越好,丁強的兒子也和周敏親近得像一對親母子,丁強和周敏都為此感到欣慰。過春節時,丁強提議全家人到照相館照一張全家福,一家五口欣然前往。一張全家福,為他們爭爭吵吵的日子劃上了句號,也見證著他們幸福生活的開始。

現在,雖然周敏和丁強之間還會有一些矛盾,但因著神話語的帶領,周敏不再那麼自私了,他們的日子過得很溫馨。有一次,他們倆談起那段不愉快的往事時,丁強高興地說:「周敏,你信的神能力真是太大了,竟能讓你有這麼大的改變,真的讓我感到羞愧,以往真不該那樣對待你和孩子們,你對我們父子的好,我會記在心裡的。」聽到丁強這麼說,周敏非常感動,她心裡不住地感謝神,是神的話改變了她,使她不再憑敗壞性情活著,活出了真正人的樣式,也挽救了一個瀕臨破裂的再婚家庭,周敏不禁向神發出由衷的感謝和讚美!

一切的尊貴、榮耀歸於全能的獨一真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