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成了媽

陝西省 王佳

  凌微是一個八零後女孩,她和媽媽一樣天生精明能幹,做事利索。畢業後,因著信神凌微和丈夫走在了一起,婆婆留給她的第一個印象是:樸實的鄉下人,見人沒有太多的話,性格慢做事也慢。凌微便不由得拿婆婆和自己的媽媽作比較,看來婆婆不如我媽能幹。婚後,凌微和公婆一直分開住,雖然她也經常回家看望公婆,但每次回去都呆不久,她和婆婆相處的時間比較少,自然一切都很和諧。

半年後,凌微懷孕了,就在凌微臨產前兩個月,婆婆專程從老家來照顧她。相處久了,凌微慢慢地對婆婆產生了看法,每天婆婆雖然很早起來做飯,但眼看丈夫上班的時間都快到了,早飯還沒做好;中午丈夫都下班回到家了,飯菜還沒端上桌,尤其看到婆婆等炒完菜才開始燒水煮飯……一向幹活利索的凌微就嫌棄婆婆做飯太慢了,心裡有些生氣。回想之前,凌微都是早早地做好飯菜等著丈夫下班回來吃,可自從婆婆來了之後,她和丈夫每天都要餓著肚子等飯吃。有一天凌微終於忍不住了,進到廚房對婆婆說:「媽,咱們家有兩個鍋,你可以一個鍋裡炒菜,一個鍋裡煮飯,等菜炒好了,飯也就好了,你用一個鍋做飯太慢了……」心直口快的凌微一股腦地說了婆婆一通。婆婆聽後臉色陰沉了下來,不高興地回道:「哦,知道了。」凌微看出婆婆不太高興,但覺得自己是在告訴婆婆做飯快的技巧,所以,對於婆婆的表現,她也沒往心裡去。

婆婆成了媽

凌微以為婆婆聽她的建議再做飯就能快點,她和丈夫不用再餓著肚子等飯吃了。可誰知婆婆仍按自己的方式做飯,這讓凌微很生氣。丈夫下班回到家,凌微就在丈夫跟前發牢騷:「咱媽性子太慢了,幹家務、做飯都慢,你看我媽做什麼事多快、多利索。不如讓咱媽回老家去,讓我媽來照顧我,怎麼樣?」丈夫猶豫了片刻,說:「咱媽沒有習慣這裡的生活環境,做什麼都還是按老家那裡的習慣,來到這兒可能還不太適應,熟悉一段時間就好了,你就忍忍吧!再說了,臨到這樣的環境都有神的許可,有咱們當學的功課,咱們不應該憑著自己的意思來安排,應該尋求神的心意,站在真理的角度看事。神的話說:『在一個人成長的過程當中,他受到哪些人事物的薰陶與影響,學到了哪些知識與本領,養成了哪些習性,這些都是人不能選擇的。一個人的父母、親人是誰,周圍人事物是什麼,人不能選擇,而他與周圍人事物的關係如何,周圍人事物在他的成長過程中對他有怎樣的影響,同樣都是人不能選擇的。那麼這一切都是由誰決定,誰來安排的呢?既然不是人能選擇的,也不是人自己決定的,當然更不是自然形成的,那麼這一切人事物的形成不言而喻就都掌握在造物的手中了。』(摘自《獨一無二的神自己 三》)神的話告訴我們每個人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受什麼人、事、物的影響,有什麼樣的生活習慣,是什麼樣的性格,都是神主宰命定好的,任何人都改變不了,也決定不了。就像我媽是慢性子,幹活比較慢,而你媽是急性子,幹活也利索,不管是什麼性格都有各自的優點和缺少,咱們得順服神的主宰安排,不能憑著自己的喜好對待人,也不能把自己認為好的強加給別人。就像咱認為自己做事利索是優點,咱媽性子慢是缺點,就對咱媽嫌棄,或強要求咱媽做事也快點,一旦達不到就生氣,這是敗壞性情的流露。咱得正確對待咱媽,不要對咱媽有過高的要求,多看看咱媽身上的長處。」

聽了丈夫的交通,凌微感到臉上發燙,想到神的話說:「臨到這類事,就得互相適應,這都不是什麼毛病。人活這麼多年,一輩子十有八九都是不如意,這個看不慣,那個看不慣,什麼看不慣哪?有些其實是自己的問題,別大驚小怪的。人活的年頭長了就知道,自己也不尊貴,自己不比別人強。別覺得自己比別人都好,都高尚,都尊貴,得學會適應環境。」(摘自《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對照神話語的揭示,凌微蒙羞地低下了頭。回想凌微從開始接觸婆婆,就覺得婆婆是個慢性子的人,做事還不麻利,打心眼裡瞧不起她,尤其在與婆婆相處的過程中,對婆婆更是看不起、瞧不上,嫌婆婆做飯慢,收拾家務慢,做什麼事都沒有計劃……凌微總拿自己和媽媽的優點與婆婆比,以致看到婆婆身上全是缺點,她還想讓婆婆按著自己說的做,當婆婆沒有接受自己的建議時,就對婆婆滿了貶低、嫌棄。看到自己對婆婆沒有一點理解、包容與擔諒,也沒設身處地地站在婆婆的角度上考慮問題,流露的全是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這不正是沒有理智,沒有正常人性的表現嗎!

凌微又看到神的話說:「神的靈實化在了肉身,他的靈那麼至高、偉大,但他卻取了一個普通的人、渺小的人來作他靈的工作。從你們每個人的素質、見識、理智、人性方面、生活方面來說,你們太不配接受神這樣的工作,太不配讓神為你們受這麼大苦了。神太高大了,神至高到一個地步,人卑賤到一個地步,但神還在人身上作工,不僅道成肉身來供應人,跟人說話,而且還與人生活在一起,神太卑微了,太可愛了。」(摘自《注重實行的人才能被成全》)從神的話中凌微看到,神那麼偉大、至高無上,但為了拯救人類,從至高處降卑到最低處,穿上肉身來在人間,與我們這些敗壞低賤的人生活在一起。因著我們被撒但敗壞太深,還常常誤解、埋怨神,甚至悖逆、抵擋神,可神對我們沒有絲毫的嫌棄、貶低,還在默默無聞地發聲說話,發表真理拯救人。當我們軟弱消極時,神用話語安慰、鼓勵我們,加給我們信心、力量;當我們狂妄自大憑敗壞性情做事時,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使我們反省認識自己……神對人的愛太大、太實際了!凌微想到自己本是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人,身上滿了污穢與敗壞,有什麼資格嫌棄、貶低婆婆呢?想想自己和婆婆都是受造之物,自己只不過就是年輕點,幹活快點,但身上仍是滿了撒但的敗壞性情,缺少的還很多,沒有絲毫可誇之處,並不比婆婆強。凌微又想到自己剛到農村的時候,家裡的很多活兒也不會幹,可婆婆從沒有嫌棄過自己,還耐心地教自己,可自己卻狂妄自大沒有正常人性,還不知羞恥地認為自己比婆婆強,在婆婆面前指手畫腳,要她按自己的意思做,不能與婆婆和睦相處,不僅使自己痛苦,也給婆婆帶來了一些傷害。凌微從神的話中找到了實行路途,要想解決狂妄性情,就得按神的話實行,不再自以為是,要放下自己,學會理解、擔諒別人,多發現別人的長處,學會公平地對待人,活出正常人性。

公平地對待人

認識到這些後,凌微從心裡接納了婆婆,願意順服神擺設的環境,不再要求婆婆按自己的意思做,而是對婆婆多了份關心與理解。當凌微這樣實行時,心裡感到釋放多了,和婆婆的關係也融洽了許多。一次凌微在和婆婆談心時向婆婆道歉:「媽,自從你來這兒的這段時間裡,我看你做什麼都比較慢,就對你產生了看法,現在我從神的話中認識到自己活出的都是撒但的狂妄性情,總對你有要求,給你也帶來了一些傷害,我不應該這樣對待你。媽,以後我有什麼做得不對的地方,你就說出來……」婆婆看到凌微能有這樣的認識和變化,也感到很高興。

後來,凌微發現當她不再對婆婆有要求時,看到婆婆不是什麼事都沒有計劃,婆婆雖然幹活慢,但她做事很細心,想的也比自己都周到,就像買哪些菜既有營養又實惠。凌微還發現婆婆身上有很多長處:能接受別人的提議;比較尊重人,有事都和他們商量;脾氣好,遇事能忍讓,而這些都是自己不具備的。漸漸地凌微發現,婆婆做的飯越來越好吃了,而且婆婆很快掌握了生活中許多以往不會的技能,無論是做家務還是做飯都得心應手了。

藉著一段時間的經歷凌微領悟到,人與人相處得有原則,就像神的話說:「要適應環境,首先人得有一個見識:什麼人都有,什麼生活習慣都有,生活習慣不代表人性,你的生活習慣規律、正常、高尚也不代表你就有真理。對這事得看透,有一個正面的領受。另外,神給你安排這樣的環境太好了,你這人毛病太多,得學著適應,不挑別人的毛病,而且能憑愛心跟人相處,靠近他,看他身上的長處,學習他的長處,然後禱告神,也克服自己身上的毛病,這就是順服的態度與實行。」(摘自《進入信神正軌具備的五方面情形》)還有講道交通中說:「能正確對待別人,既不高看人也不低估人。別人無論是愚拙是聰明,或素質好孬,是貧是富,你都不該有成見憑情感,自己喜好的不要強加給別人,自己不喜歡的更不勉強別人,這就是不強人所難。做事不要單顧自己,也要顧到別人,要學會更多地體貼別人,讓別人得益處……」(摘自上面的交通《建立正常人際關係該具備的實行原則》)凌微從神的話和講道交通中看到與人相處的重要祕訣是:學會公平對待人,正確對待自己和別人的優缺點,人無完人,每個人都有長處和短處,不能拿自己的長處和別人的缺點、短處來相比,更不能看不上、瞧不起別人,若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活著,就不能公平公正地對待人,也不能與人和睦相處,最後只能造成人與人之間互相傷害,矛盾重重。凌微決定以後不管是和婆婆、丈夫相處,還是與鄰居、同事相處,都要按神話真理去實行,正確對待別人,更不按自己的喜好要求人,要學習別人的長處補自己的短處,對人有包容、有忍耐,多站在對方的角度上考慮,憑神的話活出正常人性,與人和睦相處。

從那以後,凌微和婆婆無話不談。雖然凌微偶爾還有看不慣婆婆的時候,但她能禱告尋求神的心意,在神的話中尋求真理、認識自己,放下自己,學會去理解婆婆,不再憑狂妄自大的敗壞性情活著。遇到意見有分歧的時候,凌微就把自己的建議說出來,和婆婆互相交流,採納對的建議。之後,凌微和婆婆的關係越來越融洽,甚至比她和親媽的關係還要好。凌微打心底裡感謝神,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