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義人?

河北省 李曼

  林薇拖著疲憊的身體走進家門,隨手把包掛在了衣架上。正在盛飯的建陽見林薇一臉倦意,關心地說:「累了吧!你先歇一會兒,咱馬上吃飯。」建陽突然又想到了什麼,問林薇:「今天同工會聚得怎麼樣?郝姊妹和賈姊妹的問題解決了嗎?」林薇走到飯桌前,皺著眉頭嘆了口氣說:「唉!她倆為了爭講台真是較上勁兒了,說著說著就吵起來了,誰都不肯讓步。我一生氣,就指責了她們幾句。」林薇想起自己剛才衝兩個姊妹發火的一幕,心裡就不是滋味,嘆了口氣,說:「發完火我就後悔了,耶穌要求我們要愛人如己,可一臨到事我怎麼就控制不住自己,總是守不住主的教導呢?」建陽認真地聽完林薇的話,安慰道:「現在弟兄姊妹都是這樣的光景,想守住主的教導卻守不住,想擺脫罪的捆綁卻總是身不由己地犯罪得罪主,沒有一個人能勝過罪。但羅馬書中不也說:『因為人心裡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裡承認,就可以得救。』(羅10:10)咱們只要跟隨主,相信主十字架上的救恩,就可以白白稱義了。雖然咱們還能常常犯罪。但主的救恩已經赦免了我們的罪,等主來時肯定會提接我們進天國的,你也不要太憂慮了。」林薇不太贊同建陽的話,就說:「咱們信主的確能夠得到主的救恩,但神說:『……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11:45)主是聖潔的,主的國也不允許污穢的人進去,咱們還常常犯罪,夠不上主的要求,最終咱們能不能成為義人蒙主稱許還是未知數呢!」聽了林薇的話,建陽沉默了,好像也在用心揣摩著這個問題。

「鈴鈴鈴……」電話鈴響了。建陽接起電話才知是他的妹妹建玲打來的,他高興地說:「小玲!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嗯,嗯,好,我馬上去車站接你,正好一會兒咱姐夫向東也過來,咱們一塊兒嘮嘮……」

傍晚,天灰蒙蒙的,不一會兒就下起了小雨。大街上冷冷清清,林薇家卻很熱鬧,林薇、建陽、建玲和向東幾個人圍坐在茶几旁有說有笑。林薇見建玲回來,心裡高興得不得了,給建玲又是剝橘子又是削蘋果,還不停地詢問她這半年的情況。當說到最近教會裡發生的這些事時,林薇的語調低了下來:「小玲,你不在家的這段時間,教會發生了很多事,弟兄姊妹的信心越來越冷淡,很多信徒因貪戀世界不來聚會,同工之間勾心鬥角、嫉妒紛爭,沒有一點愛心、包容,就連我自己也常常發血氣、記恨人,活在罪中,根本行不出義來。神曾說過:『……你們要聖潔,因為我是聖潔的。』(利11:45)雖然主釘十字架救贖了我們,赦免了我們的罪,但我們還常常犯罪,這能被稱為義人嗎?我真怕這樣信到最終也不能蒙主稱許啊!」向東聽到林薇的話,放下手裡的水杯對林薇說:「林薇,你這不是杞人憂天嗎?你說這話可是對主沒有信心哪!主耶穌釘十字架作了人類的贖罪祭,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回來了,我們跟隨主就是神所揀選的人了,沒有人能定我們的罪。正如羅馬書說:『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或作:是稱他們為義的神嗎),誰能定他們的罪呢?』(羅8:33-34)神稱我們為義了,那我們在主耶穌那裡就是義人了,這有什麼可懷疑的!」

林薇聽著向東的話,心裡掠過一絲疑惑,說道:「姐夫,要是照這樣說,那些外表信主心裡存著惡意的人,豈不也能被稱為義了?這不太合乎主的話吧!我覺得並不是每一個接受主救恩的人都是神所稱許的,猶大雖然跟隨主,但他還偷主耶穌的錢花,賣主賣友,他不能算是義人吧?那些偷吃祭物的、淫亂的、膽怯的、常常犯罪的人,他們能是神眼中的義人嗎?聖經上說:『行義的才是義人,正如主是義的一樣。犯罪的是屬魔鬼,因為魔鬼從起初就犯罪。』(約壹3:7-8)經上說得很明確,只有行義的才是義人,還能犯罪的人是屬魔鬼的,魔鬼怎麼能是義人呢!所以,我覺得像咱們這樣只是信主但還常常犯罪的人,恐怕不能稱為義人吧!」聽了林薇的話,向東頓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什麼樣的人才是真正的義人

林薇的話與建玲的想法不謀而合,建玲說道:「是啊,主是聖潔的,不可能把一個滿身污穢、還常常犯罪的人稱為義人。雅各書2章24節說:『這樣看來,人稱義是因著行為,不是單因著信。』可見,真正的義人不單單指人信神、跟隨神就行了,最主要是在信神的同時能實行主的話、順服主,這樣的人才被神看為有義行的人,才沒有人能控告他們的罪。而咱們現在還常常陷在罪中,根本沒有義行,怎麼能稱為義人呢?」建玲越說心裡越敞亮。

林薇和建陽也覺得建玲的交通有亮光,符合主的心意,正要順著建玲的話繼續往下琢磨時,一旁的向東依舊堅持說:「我們的確還會犯罪,這我不否認。你們說義人要有義行,這我也承認。但想想我們也常常獲得聖靈的感動,接受主的管教反思自己,痛哭流涕地向主認罪悔改,並且我們還遵行主的教導,實行愛人如己、背十字架,奉獻全人各處傳福音見證主的救恩,再苦再難也不停止退縮,把心思全放在了教會,這些不就是義行嗎?」聽了向東的一番話,林薇和建陽面面相覷,不知道如何回應,皺著眉頭陷入了沉思。

建玲邊喝著水邊在心裡默默禱告神,思索了一會兒,隨後她對大家說:「我們信主有一些行為上的變化這是真實的,但這屬於脫離罪嗎?能夠上義人的標準嗎?如果咱們只是背十字架、為主作工花費就能被主稱為義的話,那主耶穌為什麼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地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2-23)那些能奉主的名傳道、趕鬼、行異能的人不也是為主作工花費的人嗎?但為什麼主說不認識他們,還稱他們是作惡的人呢?可見,我們能傳道作工、認罪悔改不一定就是義人。就像法利賽人,從外表看他們事奉神非常虔誠,也走遍洋海陸地傳揚主的福音,受了很多苦,應該是合主心意的。但他們事奉神卻不認識神,心裡沒有神的地位,更不敬畏神,盡憑著自己的觀念想像事奉神,當主耶穌來作工時,他們不但不尋求考察,還抵擋、定罪主,最終把主耶穌釘在了十字架上。所以,無論他們外表的行為有多好,主都不會稱許他們,反而說他們是作惡的人。從這件事上看,神不以人外表的付出花費、好行為來定人是義是惡。想想咱自己,平時常喊著要體貼主的心意,外表上也在撇棄花費,積極傳福音建立教會,扶持消極軟弱的弟兄姊妹,但當遇到難處或自己看不順眼的人或事時,就發血氣、發怨言、教訓人,所做所行常常違背主的教導,我們有這樣的表現能是主眼中的義人嗎?」

聽了建玲的交通,向東沒有說話,但臉上卻露出了一絲不悅。

林薇越揣摩建玲的話越覺得有亮光,點點頭說:「看來只是在外面跑路作工,但所做所行、所思所想仍活在罪中的人,的確不能被稱為義人。那真正的義人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呢?」

建玲從提包裡拿出平板電腦,繼續說:「最近我在網站上看了一段話,把什麼是真正的義人交通得很透亮。我給大家讀一下:『「義」並非是施捨給人,並非是愛人如己,並非是不爭不吵、不搶不偷,而是無論何時何地都能以神的託付為己任,以順服神的擺佈安排為天職,正如主耶穌所作的一切,這就是神所說的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惡人必被懲罰》)當讀這些話的時候我感觸很深,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把什麼是『義』說得這麼清楚的話。從這段話中我們可以看到,『義』是指人能以神的心為心,不講任何條件和理由地順服神的一切安排,並且能遵行神的道,敬畏神遠離惡,最後能達到真實地與神相合,這樣的人才能稱為義人。就如挪亞,他能夠行出義來,是因著他的心能夠尊神為大,對耶和華神有絕對的相信與順服。當神吩咐他造方舟時,他沒有絲毫的猜疑、對抗,也沒有考慮個人的利益得失,而是以一顆單純、誠實的心來接受神的託付,哪怕付出所有,也要完成神的託付。挪亞在造方舟一百二十年的時間裡,雖然遭到了世人的譏笑和毀謗,但是這些都沒有動搖挪亞滿足神的心,最終洪水滅世時,挪亞一家八口蒙神保守剩存了下來。挪亞能體貼神的心意,以神的託付為己任,因此被神稱為義。再看看約伯,當他面臨滿山的牛羊被擄,僕婢被殺,兒女死亡,自己全身長毒瘡時,心裡萬分痛苦,但他不埋怨神,寧可咒詛自己的生日也要順服神的擺佈安排,最終為神站住了見證。因約伯的見證和平日所行的能敬畏神遠離惡,因此被神稱為完全人。」

聽了建玲的交通,林薇心裡一下子敞亮了許多,原來只有具備對神的真實體貼與順服,能通行神的旨意,敬畏神遠離惡,達到滿足神的心意才能被神稱為義。林薇心裡的疑雲逐漸消散,她高興地說:「感謝主!我現在才明白,看人能否被稱為義得看人能否真實遵行神的旨意,有沒有按照神的要求與吩咐去行,只有能為神站住見證滿足神的人,才是神眼中的義人。」

建陽一邊點頭一邊放下手中的水杯,高興地說:「聽你們這樣一交通,我也明白一些,雖然我們因信主外表有了一些好的行為,但心裡對主還沒有真實的順服與敬畏,還經常活在罪中,根本不具備義人所行的義。主耶穌也說過:『那時,義人在他們父的國裡,要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太13:43)義人所行的都是能夠榮耀主、見證主的,我們現在的所做所行根本達不到,看來以後還得往主的道上追求啊!」

林薇笑著說:「是啊!」

坐在一旁的向東,看到林薇三人高興的樣子,感覺有些不自在,但面對建玲的交通又無話反駁,只能低著頭繼續喝水。

剛才的交通雖然讓林薇收穫不少,但同時也產生了一個新的問題,林薇回想自己接觸過那麼多牧師長老,沒看到一個人能被稱為義人的,也沒從聖經裡看到或聽到誰能說透成義的路途,那到底該怎樣做才能成為義人呢?想到這兒,林薇便把心中的困惑說了出來。

建玲聽後高興地說:「主耶穌就是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讓我們悔改認罪,我們要成為真正的義人,只有經歷神的末世作工才能達到啊!主耶穌說:『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或作:不能領會)。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明白(原文作:進入)一切的真理;因為他不是憑自己說的,乃是把他所聽見的都說出來,並要把將來的事告訴你們。』(約16:12-13)啟示錄中7章17節也說:『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主耶穌說因為我們身量小,有些話主還沒有說,這裡提到『羔羊必牧養他們』,只有道成肉身的基督被稱為羔羊,也就是說,末世神要親自道成肉身成為人子來在人間,把生命活水也就是他的話語供應給我們,把好多我們不知道的事告訴給我們,我們只有得著神末世再來的說話發聲,才能找到成義的路啊!」

建陽聽後激動地說:「感謝主!如今災難越來越大,聖經中主回來的預言基本已經應驗,從各種跡象上看,主已經來了。而且啟示錄裡也預言:『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參閱啟2-3章)咱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得先尋找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啊。」

林薇激動地站了起來,說:「是啊!主耶穌說過:『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一同坐席。』(啟3:20)既然主提前預言了他要再來,肯定是讓咱們能跟上他的腳蹤,這是主的要求,也是我們當行的義啊,咱們得趕緊尋求主的顯現啊。」

建玲喜上眉梢,高興地點頭贊同。

建陽一聽興奮地說:「那就趕緊吧,咱們大夥一塊兒找找哪個教會見證聖靈向眾教會的發聲說話吧。」林薇也非常贊同,向東尷尬地笑了笑,勉強附和著。

建玲高興地點點頭,說:「其實啊,我今天回來就是要帶給大家一個好消息的,我們的主耶穌已經回來了,他就是道成肉身的全能神。神在末世發表了數百萬字的話語,這些話語就是聖靈向眾教會的說話。全能神的話裡揭開了很多的奧祕,像神三步作工的內幕,神名的奧祕,道成肉身的奧祕,人類的結局與歸宿,等等,像剛才表姐提到成義的路途,全能神的話裡也給我們闡明了,我們一起來看看全能神的話吧!」

林薇和建陽聽到主已經回來的消息都激動不已,林薇高興地說:「哎呀,主已經回來了啊?!那可真是太好了,那建玲你趕緊給我們讀讀吧!」

建玲點了點頭,打開神話語書讀道:「『你只知道耶穌末世要降臨,到底他如何降臨?就你們這樣一個罪人,剛被救贖回來,不經變化,不經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嗎?就你現在的老舊人,耶穌把你拯救回來了這並不假,你不屬罪這是因著神的拯救,但並不能證明你沒罪、沒污穢,你沒經變化如何能聖潔呢?你裡面還盡是污穢,又自私又卑鄙,你還想跟耶穌一同降臨,有那麼美的事嗎?你信神少一步過程,只是被救贖,沒經變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親自作工來變化潔淨你,否則你只被救贖不可能達到聖潔,這樣你就沒資格與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經營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變化、成全的關鍵一步,所以,你一個剛被救贖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產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稱呼與身分的說法》)『人的罪是得著赦免了,但人究竟怎樣才能脫去裡面的撒但敗壞性情,這些工作在人身上還沒有作,人只是因信得救,因信罪得赦免,但人犯罪的本性仍沒有除去,仍在人的裡面存在。人的罪是藉著神的道成肉身而得著赦免的,並不是人的裡面就沒有罪了。人犯罪能藉著贖罪祭而得著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脫去,使人的罪性能夠有所變化,對這個問題人沒法解決。人的罪是得著了赦免,這是因著神釘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舊活在老舊的撒但敗壞性情之中,這樣,就得把人從撒但的敗壞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來,讓人的罪性完全脫去,而且不再發展,使人的性情都能達到變化。這就需要讓人明白生命長進的路,讓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變化的途徑,而且讓人都按著這路去實行,達到人的性情逐漸變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讓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讓人脫去撒但的敗壞性情,讓人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達到人能完全從罪中出來,這樣,人才得著了完全的救恩。』(摘自《話在肉身顯現·道成肉身的奧祕(四)》)從神的話中我們明白,恩典時代主耶穌作的是救贖的工作,主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作了我們的贖罪祭,我們犯了罪,只要來到主面前禱告認罪,罪就得到了赦免;但犯罪的本性仍在我們裡面存在,我們還守不住主的教導,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如:狂妄自大、勾心鬥角、爭名奪利、貪慕虛榮、嫉妒紛爭,說謊話欺騙神,當臨到不合意的環境還能埋怨神、誤解神,當臨到家庭不順或天災人禍時甚至能否認神、背叛神。神是聖潔公義的,就我們這樣滿身的污穢敗壞根本不能稱為義人,更不能被神帶入天國。末世,全能神根據我們的需要作了一步審判刑罰的工作,我們只有經歷神的審判刑罰,才能對自己的敗壞本性有真實的認識,對神公義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有真實的認識,才能恨惡自己、背叛自己,從而脫去敗壞性情達到被潔淨,成為真實順服神、愛神的人。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成為真正的義人進入神的國中。」

林薇高興地說:「哎呀,確實就是這樣啊!今天我在聚會時還流露血氣衝姊妹發火了,當時我也是身不由己,過後自己的良心也受譴責。今天聽你這麼交通我才明白,原來主耶穌只是把我們從罪中救贖了出來,但敗壞性情還在我們裡面扎根,難怪我們天天活在犯罪認罪的光景裡呢,全能神的話說得真是太透亮了!現在我才明白,只有接受全能神作的審判工作才能成為真正的義人,進入神的國啊!我也要趕緊考察全能神的話!」

建陽高興地點點頭,答應要和林薇一塊兒考察。

窗外淅瀝的小雨早已停了,一輪明月掛在夜空,只聽見遠處不斷傳來林薇一家人愉快的交談聲。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