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幹將遇到佼佼者

河南省 寧塵

  我是公司的一名職員,在工作上一直是兢兢業業、勤勤懇懇,深得領導、同事們的信任,但最近卻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感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事情還得從前段時間說起,一天,領導說李曼要來我們單位上班,還準備把她調到我們組。聽到這個消息我心裡「咯噔」一下:「怎麼讓她來呀?她精明幹練,素質很好,又善於學習,無論哪方面學得都特別快。她要是來了,會不會成為我們組的佼佼者把我給比下去呀?那以後還能有我的出頭之日嗎?」想到這兒,我心裡一陣失落,但又無可奈何,只能盼望領導最好把她調到別的組,可千萬別來我們組……

幾天後,我們幾個組在一起商討工作,李曼也參加了。沒想到才幾天時間,她就策劃了兩份文案,讓我們看看有沒有偏差之處。大家看後都覺得她策劃的文案內容、思路都特別新穎,只是因著業務不熟悉個別地方還存在一點小瑕疵。看到她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做出如此優秀的文案,我暗想:「她果然有實力,若不是我工作時間比她長,業務比她熟悉,她很快就會把我比下去……」想到這兒時,我聽到其他同事不斷地誇讚李曼的文案策劃得好,這樣的結果雖在我預料之內,但聽到誇讚李曼的話,我心裡還很不是滋味。

唉,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大概一個月後,李曼來我們組了。一次我們在一起檢查企劃案,我和其他同事還正在琢磨,沒想到李曼只看了一遍,就脫口說出文案存在的漏洞,而且直點問題癥結,她的反應之快,看事之準,在我們中間實在是出眾。想到平時面臨工作上的一些問題、難處,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她剛來沒幾天卻有獨到的見解,不得不令人佩服。我不禁想起自己剛上班時,每天都是在埋頭苦幹中熟悉業務,可李曼剛來不久就對各方面的業務都掌握得那麼好,我真是看在眼裡急在心上,嫉妒的小火苗「噌噌」地開始燃燒起來。

嫉妒同事,發愁中

接下來的時間裡,有時我和同事商量工作,李曼有些聽不懂,我心裡不禁有一絲竊喜:「你插不上話更好,這樣你就不能再搶我的風頭了。」有時看到李曼對業務不熟悉沒做好工作消沉時,我表面上也會和同事安慰、鼓勵她,但心裡卻幸災樂禍:「你消沉了正好,省得你有一天超過我,搶我的風頭。」當她遇到不太明白的問題詢問我時,我嘴上跟她說著怎麼處理問題,但心裡卻防備她,總是留一手,生怕教會了她我在單位再無立足之地。

有一次,領導下達了新任務,給我們新增了一個很重要的短期工作項目,需要在組裡推選出一個人專門負責。我心想:「在組裡無論是業務能力還是對工作認真負責方面我都比較拔尖,而且我可是單位公認的幹將,領導和同事們也都很信任我,這次……」正想著,只聽見一旁的同事說:「李曼,我看你最適合,咱們組數你最精明了,我推薦你負責這項工作……」我聽後無名火「噌噌」直往上冒:「沒搞錯吧,我在這兒工作時間最長,我所受的苦、所付的代價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現在你們竟然推薦李曼,這不是無視我的存在嗎?」我越想越憤憤不平,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心想:「李曼剛來不久大家就這麼擁護她,要是她工作時間再長一些,業務能力提高了,恐怕就沒有我的出頭之日了。」頓時我覺得自己從佼佼者的位置上被頂替了下來,心裡有種被冷落的感覺。

被嫉妒沖昏了頭腦的我,心裡極度不平衡起來,對李曼的嫉妒也升為攻擊了。一次李曼接手了一個新任務,我看到她的文案裡面有一點毛病,還有不合適的地方,為了在同事面前證明自己的看法比她高明,我便給她指點了出來,還上綱上線,極力否認她的思路,本想著這次能挽回顏面,可誰知李曼有自己的見解,她把思路說出來之後,同事們也很贊同。看到自己的觀點被否了,我很不服氣,就開始找各種依據,極力辯駁,最後終於成功地否決了李曼的觀點,我心裡沾沾自喜,覺得這次總算略勝一籌了。但令我沒想到的是,李曼竟因此消沉了。這時,我沒有了當初的喜悅之感,反而有些自責。平心而論,李曼的觀點也並非完全錯誤,只要在那個基礎上加以完善就好了,可我為什麼把她的觀點完全否了,非要重新按照我的來呢?我怎麼變成這樣了呢?

後來,我們組的業績直線下滑,領導三天兩頭找我們開會,一向以業績為重的我,現在卻把工作搞得一塌糊塗,出現了這樣的局面,我也感到不可思議。面對業績的下滑、領導的批評,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更感到痛苦不堪。只有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尋求神的心意。

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你們總怕別人出頭高過你們,總怕別人成才高過你們,這是不是嫉賢妒能?……這是什麼性情?這就是惡毒!」「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惡的標準是什麼?就是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所行出來的有沒有實行真理見證,有沒有活出真理實際的見證。你如果沒有這樣的實際,沒有這樣的活出,那無疑你就是作惡的人。作惡的人在神那兒怎麼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來的都是在羞辱神,不是在為神作見證,不是在羞辱撒但、打敗撒但,而是在羞辱神,處處都是羞辱神的記號……」(摘自《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看了神的話,我不禁開始反思,這段時間我流露出來的心思意念都是對李曼的嫉妒,從一開始聽說李曼要來我們組,我就擔心她來了會影響自己在組裡的地位;當看到李曼精明能幹,素質各方面比我好時,我就心懷嫉妒,處處跟她比,跟她爭,唯恐她超過我,還在心裡防備她;甚至我對她還挑毛揀刺,有意難為她,令她顯出難堪;當看到李曼因工作上的難處消沉時,我雖表面上幫助她但心裡卻幸災樂禍,巴不得她一直消沉。這時,我才認識到自己正是神話語所揭示的性情惡毒的人。在工作中,我不在業務上下功夫,不琢磨怎麼和同事齊心協力把業績提高,卻總怕她出頭高過自己,嫉賢妒能,處處挑李曼的問題,導致影響了工作,使整個組的業績都下滑了。看到自己心思裡所想的,所流露出來的都是撒但性情,沒有活出一點基督徒該有的樣式,處處都在羞辱神,自己的所做所行在神的眼中被看為惡,是被神定罪的。認識到這兒,我心裡難受極了,也感到內疚、虧欠,覺得無顏面對神。

一個姊妹正在寫靈修筆記

我趕緊來到神面前,向神作了個悔改的禱告,禱告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臉面,涉及到名譽,每一個人的心都蠢蠢欲動,總想出頭,總想出名,總想露臉。……人陷在這些情形裡面這是不是網羅?這是撒但敗壞本性對人的捆綁。你們想想,人如果脫去這些敗壞性情是不是就自由釋放了?你們琢磨琢磨,人要想不陷在這些情形裡,能擺脫這些情形,擺脫這些東西的困擾,那人得作怎樣的改變呢?人得著什麼才能擺脫這些東西的困擾,擺脫這些東西的捆綁,能夠真正地自由釋放呢?一方面人得看透事,這些名利、地位就是撒但敗壞人、網羅人、殘害人、讓人墮落的工具和方式,在理論上先看透這方面。……你先看透,然後你得學會捨這些東西,放下這些東西。你總抓這些東西,總爭這些東西,心裡被這些東西佔滿、充滿了,你總不想放,總抓著不放,那你就被這些東西控制著,捆綁著,就成奴隸了,你就放不下了。你得學會捨,學會放,學會讓,推薦別人,讓別人出頭,別一臨到出面的事、露臉的事就打破頭要爭,要搶……」(摘自《把真心交給神就能得著真理》)「……在一起配搭就是一個取長補短的過程,你用你的長處彌補他的短處,他用他的長處又彌補你的不足,這就叫取長補短、和諧配搭。只有和諧配搭,人在神面前才蒙祝福,這樣就越走越順,越走越光明,心裡越來越踏實。」(摘自《談談和諧配搭》)

神的話使我明白了名譽地位是撒但敗壞人、殘害人的一種方式,也是撒但捆綁人的枷鎖。一直以來,我都是為地位、名譽活著,「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等撒但毒素成了我的生命,使我總想在人群中露臉,想高居人之上,成為佼佼者。當我在同事中間被高看時,就覺得風光無限;當有人危及到我的地位、名譽時,我就心生嫉妒,對人不服不滿,與人勾心鬥角,唯恐別人超過自己。我整天為名利地位患得患失,為了保住地位絞盡腦汁,把自己折騰得疲憊不堪,這時我才看到地位名譽給我帶來的全是痛苦,再這樣下去,我只能被撒但敗壞得越來越深,失去良心理智,甚至會做出傷害別人的事來。我不能再為了地位名譽苦苦去追求了,我得按著神的話實行,學會捨,學會放,別人比我強,我應放下自己的臉面地位,不與人爭執、計較,讓別人出頭,和同事之間取長補短,同時把神給自己的素質、恩賜發揮出來,這樣活得才有人樣,有尊嚴,心靈才能釋放自由,同時也能給別人帶來益處、造就。其實,每個人有哪些特長、恩賜都是神命定好的,就像李曼天生素質好,這也是神命定的,這是我嫉妒不來的。我應該正確對待她,多多學習她的長處,這樣我不僅能和她達到和諧,還能藉著她的長處補足我的缺少,學到更多的東西,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嗎?我怎麼這麼傻,怎麼就沒看透這事兒呢!

後來,因著李曼對這項新工作項目不太熟悉,需要找一個人跟她搭檔,同事推薦我去。我知道這是神給我實行真理的機會,我立志不再為名譽、地位活著了,也不能再憑著敗壞性情來對待李曼了,我要和她好好搭檔,做好這項工作。之後,我和李曼便投入到工作中。當看到她比我強時,我還會身不由己地流露嫉妒人的敗壞性情,這時我就有意識地向神禱告,求神咒詛自己的敗壞性情,正確對待別人的長處,之後放下自己的臉面,向她虛心學習;遇到意見不合的時候,我也動背叛自己裡面爭名奪利的心,耐心聽她的想法,看看誰說得對就按誰的來。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自己在業務上有了提高,慢慢地放下了對李曼的嫉妒,接下來我們在一起配合得越來越默契了。當我這樣實行的時候,心裡特別踏實平安,同時我也看到了神對我們的祝福,僅二十天,我們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很多,組裡的業績也提高了。我真實地感受到按著神的話實行的確有神的祝福!最重要的是當我放下嫉妒心,不再追求臉面、地位時,心裡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釋放自由,我不像之前那樣活得窩囊、齷齪、卑鄙了。感謝神!是神話語的帶領使我活出了一點人樣!

一切榮耀歸於神!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