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賣酒風波平息了

湖北省 張艷

  大年初三,超市裡播放著喜慶的歌曲,來來往往的顧客都在購買著各自需要的商品,呈現出一派熱鬧非凡的景象。

白酒區,導購們為了完成各自的業績拿到更高的工資和獎金,都爭先恐後地向顧客推銷自己負責的產品。一位年輕的男顧客推著購物車在賣黃鶴樓酒的櫃台前看了看後,就徑直來到擺放百年枝江酒系列的貨架前,讓導購員小江給他裝兩瓶價值三百六十八元的天之韻酒。小江正高興地為顧客裝酒時,賣黃鶴樓酒的導購員小黃氣沖沖地跑過來,不分青紅皂白地罵小江沒有職業道德,搶她的生意。面對小黃的無理取鬧,小江很惱火,本想和小黃理論一番,但想到現在是營業時間,就強忍住心中的怒火跟小黃解釋:「小黃,我沒有搶你的生意,是顧客動要我裝酒的,顧客還沒走,你可以問他。」顧客看到這情況,也趕緊聲明確實是自己要買這種酒的。可小黃還是不依不饒,對小江罵了一些不堪入耳的話。

這時,看熱鬧的人紛紛議論了起來:「這人怎麼這麼不講理呀!為了這點事斤斤計較,同事之間低頭不見抬頭見,這又是何必呢!」「哎呀!這世道就這樣,『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就是,這姑娘也太老實了!」小江本來就很氣憤,再聽圍觀的顧客這麼一說,心裡的火氣更是「噌噌」往上冒,心想:「小黃也太霸道了,今天這事本來就是她理虧,我要是再不還嘴,她還以為我好欺負,下次就會更得寸進尺了!俗話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次說什麼我也得爭口氣,不然別人會笑話我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呢!」想到這兒,小江就準備和小黃理論,可話到嘴邊她想到自己是信神的人,得活出基督徒的樣式,神的話說:「信神的人如果與不信神的人的言談、舉止都是一樣的隨便不受約束,那這人比外邦人還邪惡……」(摘自《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小江心想:「對啊,我如果憑著血氣和小黃計較、爭論,那不是和她一樣了嗎?這樣會羞辱神啊!信神的人就得實行神的話,按神的話做人,活出聖徒的體統,對人有包容、忍耐,有饒恕人的心,言行舉止得能榮耀神,這樣才能稱為是個信神的人啊!」想到這裡,小江心中的火氣下去了一些,她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便找藉口去倒水了。

小江來到了開水房,剛才發生的一幕又浮現在她的腦海裡,她還是對小黃罵她的事耿耿於懷,一想起就氣不打一處來。於是她在心裡一個勁地禱告:「神啊!今天臨到這樣的事,相信有你的心意在其中,我不應該以惡報惡,可我的身量實在太小,不能真正放下這事,我心裡很難受。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安靜在你面前,站在真理的角度上對待這個事,不與小黃計較。」禱告後,小江浮躁的心平靜了許多,她想起了一段神的話:「殘酷的人類啊!勾心鬥角、你爭我奪、爭名奪利、互相廝殺何時到頭?……有幾個不為自己個人的利益?有幾個不為維護自己的地位而壓制別人、排斥別人?」(摘自《惡人必被懲罰》)揣摩著神的話小江明白了,人類被撒但敗壞後就活在了撒但的權下,「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些撒但生存法則已經深深地種在每個人的心裡,使我們變得越來越自私卑鄙,貪婪惡毒,人與人之間越來越難相處,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互相爭鬥,惡意中傷,鬧得不可開交,甚至大打出手,沒有一點人的樣式。小江不禁聯想到她和小黃之間的事,小黃因著生意沒了,就咒罵她來發洩心中的不滿;而她也因著在眾人面前受了羞辱,丟了臉面,就惱火、氣憤,想去跟小黃一爭高下。小江認識到她和小黃一樣都是受這些撒但生存法則的支配,做人的原則就是利己、為己,一旦個人利益受損撒但本性就爆發了,就要去爭、去奪,誰也不願意吃虧。小江想到她讀了那麼多神的話,也知道每天臨到的事不管是好事還是壞事都有神的許可,都有自己該學的功課,可她臨到這樣的環境不是先安靜下來尋求神的心意,而是想隨從敗壞性情做事,明知真理卻實行不出來。想到這裡,小江明白了這樣的環境臨到她,神的心意是讓她能認識自己的敗壞,看清憑這些撒但生存法則活著,只能被撒但捉弄、苦害,活在爭鬥中失去正常人性,不能與人正常相處。神希望她能藉著實行真理解決自己的敗壞,成為有良心、有理智,說話、做事能榮耀神的人。小江明白了神的心意後,心裡釋然了不少。

陽光照射樹林

小江從開水房走出來,一眼就看到小黃正在跟經理告狀。此時小江剛壓下去的火氣不由得又升起來了,她心想:「剛才被你臭罵一頓,我都沒有跟你計較,你還得寸進尺惡人先告狀,簡直是欺人太甚!既然你鬧到經理那裡,我也趁機把話說清楚,讓經理為我主持公道,不然,經理若是聽信你的一面之詞開除我,那我豈不冤枉?」想到這裡,小江徑直朝經理辦公室走去。正在這時,突然有其他的事需要小江去處理,小江不知道自己現在該不該去跟經理解釋,就默默呼求神:「神啊!我陷在了兩難中,不知道該怎麼辦。神啊!求你開啟引導我,使我明白怎麼實行才合你的心意。」禱告後,小江想到神的話說:「往往有些人把人都不太注重的事、平時人總也不提的事當成小事,當成與實行真理無關的事,臨到這樣的事簡單地想想就讓它溜走了。其實這事臨到的時候正是你該學習怎麼敬畏神、怎麼遠離惡這個功課的時候,而且你更應該知道當這事臨到你的時候神在作什麼。神就在你的身邊,在觀察著你的一言一行,觀察著你的舉動、你心思的變化,這就是神的工作。」(摘自《怎樣認識神的性情與神作工要達到的果效》)

小江細細揣摩著神的話,神是萬物的主宰,經理能不能聽信小黃的話,自己會不會被開除,都由神主宰。現在她突然有其他的事需要去處理,這也是神的主宰,肯定有神的美意在其中。此時,小江意識到神正在她身邊看她要怎麼實行,若她還憑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撒但生存法則來做人、做事,為一己私利找經理替自己出頭,與小黃繼續爭鬥,就不是在實行真理,也不是在敬畏神遠離惡,那之前她跟神禱告的「願意實行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這話也就是空話了。小江同時認識到,要是她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不再憑撒但的生存法則活著,放下對小黃的成見,活出聖徒的體統,這樣才能滿足神。這時小江明白了,原來神是要藉著這個實際環境來檢驗她,看她是否能實行神的話,敬畏神遠離惡,活出真正人的樣式。想到這兒,小江心裡一下子亮堂了,她立定心志要站住見證,實行真理滿足神。之後小江微笑著忙自己的事去了……

傍晚,小江回到超市時,同事對她說:「你走後,賣關公坊酒的小芳和賣白雲邊酒的小白因顧客買酒的事發生了爭執,小芳怪小白搶她的生意,小黃趁機挑撥小芳罵小白。小芳經小黃一挑撥張口就罵,誰知小白不吃這一套,拿起一瓶酒就朝小芳砸去,結果把小芳的太陽穴砸青了。小芳挨了打嚥不下這口氣,為了報復小白,就要求住院治療,兩人鬧得不可開交。經理得知此事後非常生氣,直接把小芳和小白都開除了。」聽到這個消息,小江在心裡默默地感謝神,是神話語及時的帶領以及神奇妙的安排,藉著其他的事把她調開,攔阻了她去找經理為自己的利益爭奪的腳步,才沒攪入是非紛爭中。想想如果不是神的保守,自己去找經理說理,很可能一氣之下控制不住情緒也和小黃打起來,那樣的話現在住醫院的就是她,丟工作的也是她了。想到這些,小江對神滿了感激,感謝神的帶領使她在不知不覺中蒙了保守,免去了一場禍患,同時她也感受到實行真理真好,實行真理就能蒙神祝福!

回到家,小江想到今天所發生的事,雖然臨到了同事的辱罵和譏笑,但藉著這樣實際的環境,她看清了人類被撒但敗壞至深的事實真相,同時對自己自私卑鄙的敗壞本性有了認識,當她放下自己的利益按神的話實行時,她才活出了一點正常人性。小江真實地感受到,如果沒有神話語的帶領,憑著克制她根本不可能勝過自己的敗壞性情,最終只能是和同事勾心鬥角,兩敗俱傷。藉著這次的經歷,小江也體嘗到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看到神發表話語使我們明白真理,明白神的心意與要求,同時也在我們身邊安排各種人事物、環境讓我們經歷,我們按神的話語實行,走敬畏神遠離惡的道,撒但敗壞性情就能逐步得著潔淨、變化。小江越揣摩越看到神拯救人不易,看到每天臨到的人事物、環境都是神精心擺設的,是為我們生命長大效力的,裡面飽含著神對我們的憐憫和牽掛!

幾天後,小白來超市對小江說:「上次小黃那樣罵你,還向經理告狀,你還能坦然面對,我真佩服你,還是你的脾氣好能忍住。我就忍不住,她罵我,我就要打她,沒想到這一打把工作也打沒了。」小江說:「我不跟小黃爭鬥不是我脾氣好,而是因為我是一名基督徒,是神話語的帶領、開啟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當我按神的話實行放下個人的利益時,才沒有憑血氣做事蒙了神的保守,感謝神!不然我也會和你一樣與小黃爭個你高我低,很可能也會兩敗俱傷的。」小白聽後恍然大悟,不由得說人信神真好,人只有信神才能做到這些。

小江回想著她經歷的這場賣酒風波,雖然臉面受了一點羞辱,但她卻真切地感受到只有實行神的話,不憑敗壞性情活著,敬畏神遠離惡走人生正道,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一切榮耀歸於神!

相關推薦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