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諧配搭交響曲

湖北省 靖聆

我在教會裡盡本分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各方面的工作該怎麼做我也都掌握了一些,與姊妹配搭也算和諧,後因工作需要姊妹被調走了,新來的姊妹我們以前認識,我就認為我們應該也會合作愉快的。可因我的狂妄本性導致我不能正確對待姊妹,配搭之間出現了一些問題,故事還得從姊妹來的那天開始講起……

姊妹來的那天,我接到了上層負責人的通知,讓我出去幾天盡其他的本分,當時我心想:「怎麼這麼巧,姊妹剛來,她對教會的情況還一點不掌握,能做得來嗎?不行,我還得先把重要的工作處理了再說,免得耽誤了工作!」第二天,我就把教會裡急需做的事處理了一下,然後把教會的大體情況跟姊妹說了一遍,看到她一臉茫然似懂非懂的樣子,因時間的關係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心想我走後她再慢慢琢磨吧。臨走時我擔心姊妹會把事情搞砸,就又特意交代:「我出去的這幾天,工作上有什麼事你先放著,等我回來了再處理,你剛來還摸不著頭緒,就先熟悉教會情況吧!」

幾天後我忙完回來,姊妹第一句話就說:「姊妹,你走後上層帶領發來一份郵件我打不開,就把它刪掉了,還把幾份文件發走了。」我一聽郵件被刪掉了,心裡的火直往外冒,臉也沉了下來,心想:「我走時千叮嚀萬囑咐,讓你不要急於處理工作上的事,你怎麼就不聽呢?」我又急忙打開姊妹發走的文件,一看都沒整理好就給發走了,我立刻對姊妹有了看法,「郵件刪了會耽誤落實工作,這發送文件你又搞成這樣子,這麼簡單的事都弄砸了,真是不讓人省心,反倒添亂子!」於是,我強壓著火數落起姊妹,「我走時不是跟你說了嗎,你剛來對教會情況還不熟悉,先別處理事情,這下可好了,看你把文件搞得亂七八糟的,帶領來了肯定說是我沒教你才弄成這樣的,你說我怎麼跟帶領說吧!」姊妹被我說得低下了頭,委屈地解釋:「郵件打不開,我想是不是中毒了,就給刪了。我也不知你什麼時候回來,也擔心文件發不出去會耽誤教會工作……」聽姊妹這麼說,我更加惱火了,「你剛來什麼也不懂,跟你說的話還不虛心接受,事做砸了不知反省,還講你的理……」我氣得眉頭一皺,頭一扭,坐到了一旁不再搭理姊妹。姊妹見我不願理她,欲言又止,尷尬地站在那兒。我心裡有些受責備,心想:「算了,不跟你說了,我給你收拾殘局吧!你剛來,不教你也不會做,工作還得作呀!」於是我平復了一下情緒,先教姊妹怎麼打開郵件。我手裡一邊撥弄著鼠標,一邊想著教會還有好多事要處理,就快速地點擊著,見姊妹跟不上我的節奏,我心裡像貓抓似的,「你反應怎麼這麼慢,我那時是別人把步驟寫給我,我自己練會的,我這還手把手地教,像你這樣不知什麼時候才學得會,我哪有閒工夫陪著你慢慢練啊……」於是,我就自顧自地給姊妹寫了操作步驟,不管姊妹同不同意就塞給了她。姊妹見我不耐煩的樣子,也不好說讓我再教她,只好無可奈何地坐在電腦前自己練習。

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從聽到姊妹說把郵件刪除了,我就一直沒給姊妹好臉色,想想自己對待姊妹的態度,還有嫌棄姊妹的種種心思、行為表現,肯定讓姊妹受到了轄制。我心裡有些受責備,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了,就起來向神禱告:「神啊!今天我對姊妹沒有愛心,心裡瞧不起她,還給她甩臉子,我感到良心不平安,在這件事上我不知該學什麼功課,願你開啟帶領我……」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多數人有點本事就狂起來了,有點特長就覺得自己了不起了……就覺著自己那點東西至高無上,這是什麼性情?這是狂妄,沒理智。」(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性情是性情變化的基礎》)「因為在神面前,神看到你這個人的言行舉止,還有你內心所想的,你所表演出來的,不是正常人性該有的。……沒有正常人性的流露、理性、良心,也沒有聖徒的體統,心裡沒有神的地位。這不是麻煩了嗎?在神眼中,神對這樣的人評價會高嗎?神會高看這樣的人嗎?就不會了。」(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看了神的話我感到很扎心,神話語揭示得一點不差,我們只要會點什麼,比別人多明白一點技術,懂點技能,或有點工作經驗,就把自己看得很了不起,把這些當成資本就狂起來看不起別人,甚至高高在上轄制人、教訓人,言行舉止表現出來的根本沒有正常的人性、理智,更沒一點聖徒體統,都是讓神厭憎的。對照神的話我反省自己,從姊妹剛來,自己流露的都是狂妄的撒但性情,仗著自己盡這個本分的時間比姊妹早,對工作上的事知道得多一些,就覺得自己有資本了,要求姊妹按著我安排的做,而當姊妹沒按照我的意思來行事,還出了差錯,我就不給她好臉,憑血氣貶低、打擊、教訓她,還不許她解釋,讓姊妹心裡受轄制、痛苦;在教姊妹打開郵件的步驟時,看到姊妹學得慢,我怕耽誤我的時間,就只顧按著自己的節奏來,不去考慮姊妹的切實難處,導致姊妹沒學會,而我卻還以自己的高標準來要求她,嫌棄、貶低她。看到自己的這些表現,流露的盡是惡毒、狂妄,哪有一點正常人性的活出!想想自己能提前在這個本分上得到操練,掌握一些盡本分的原則和業務知識,逐步有了些路途,這都是神的開啟帶領與弟兄姊妹的幫助扶持才達到的,可我不求還報神愛,以愛心扶持剛來的姊妹,卻以此作為顯露自己的資本,貶低、嫌棄她。神把我和姊妹安排在一起,神的心意是讓我們彼此相愛,和諧配搭,共同盡好本分,而我對姊妹的態度,不僅沒把神的愛見證出去,反而還在表演撒但,處處讓她受轄制,看到自己真是沒有人性,活出的沒有一點基督徒的樣式,所做所行完全違背了神的心意和要求,實在讓神厭憎恨惡!

認識到這兒,我心裡很難受,感到對不住姊妹,便跪下向神禱告:「神啊!看了你的話,我才看清自己活出的沒有人樣,我總是把眼睛盯在姊妹身上,不認識自己,還貶低、轄制姊妹,我現在挺恨自己,不願再帶著成見對待姊妹,願你開啟帶領我明白正確的實行路途,幫助我能公平對待她。」

禱告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交通真理說心裡話,把一個事說清楚,講明白,能讓人得造就,得益處,明白神的心意,從誤解、謬解裡出來,這事需不需要站高位呀?需不需要用教訓的口氣來說呀?不需要教訓,不需要大聲,也不需要喊,更不需要用生硬的詞語、語氣、語調,就學會用正常的聲調,站在正常人的位置、地位上交通,心平氣和地說,說心裡話,爭取把你所明白的、把他需要明白的都倒出來,都說清楚,說明白。說明白之後他也明白了,你的負擔也得到解決了,他也不誤解了,你也更透亮了,這是不是都得造就的事?」(摘自神的交通)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路途,要想活出人樣,和弟兄姊妹建立正常的人際關係,得站在與人平等的地位上,體諒別人的軟弱和難處,用正常的語氣跟人溝通、交心,把對方不懂的、需要明白的一點點談清楚、說明白,實際地補足其缺少,使人得著幫助與造就;給別人指點缺少時要以弟兄姊妹能接受為標準,不強人所難,得給人一個適應、接受的過程,這是人該具備的理智。認識到這兒我也明白了,我不能用自己的要求標準去要求姊妹,不管姊妹能領受多少,我都不應該強人所難,她剛盡這個本分,有些問題不會處理也很正常,我要多體諒她,幫助她。她對工作有熱心這是好事,只是暫時還不明白原則,發的信件沒有處理好,但姊妹的存心是對的,這就需要我和她多交通,幫助她明白盡本分的相關原則,這樣姊妹再作工作偏差就會越來越少了。

認識到這些後,我就主動和姊妹敞開心,揭露了自己沒有正常人性活出的種種表現,又一起交通了「和諧配搭的原則」,當我們明白和諧配搭的重要性後,姊妹也反省認識自己,說臨到這樣的環境也有自己當學的功課。通過交通,我們都得釋放了。之後我們就按神的話實行,在教會工作的事上我們一起討論,各自發表觀點,誰說的符合原則,對教會工作有利就採納誰的意見。姊妹有什麼不明白的,我就根據真理原則與她交通,讓姊妹能明白,意見達成一致。有時姊妹從教會回來,把遇到的難題交通出來,我們就一起分析問題,尋找解決的路途。這樣實行一段時間,我們的情形越來越好了。我還讓姊妹多監督我,看到我做得不合真理的地方能時時提醒我。藉著一段時間的磨合,我們配合得越來越默契,相處得也十分融洽了。

神知道我被撒但敗壞太深,正常人性的活出還很差,為了使我活出人樣,神擺設了更多的環境來變化我。

一段時間後,我看到教會工作中存在一些問題需寫信交通扭轉,想到姊妹來有段時間了,我應該有負擔培養她,讓她多得著操練,也能儘快地掌握盡本分的原則,擔當起工作來。於是,我就和姊妹說:「姊妹,看到這段時間弟兄姊妹追求真理的勁兒不大,盡本分中還存在一些問題,咱們應該寫信交通一下,這次就由你來寫信吧!」姊妹一聽我說讓她寫信,便有些難為情地說:「我不知怎麼寫,還是你寫吧!」聽姊妹這樣說,我心裡就有些嫌棄她,心想:「你怎麼這麼沒有負擔,這本分是兩個人盡的,你來了這麼長時間也該操操心了,不然你什麼時候能獨當一面?不行,等一會兒我還得要你寫,你也要學會操心。」過了一會兒,我又提起這事,姊妹有些受轄制沒有回答我,當看到姊妹不說話的時候,我心裡翻騰開了:「我給你考慮的時間了,你也不回答,讓你寫信不是為你好嗎?你怎麼不知好歹呢?既然你不寫就算了,我自己寫,以後我再也不叫你了!」

我賭氣把信寫好後拿給姊妹檢查,她檢查完我卻發現裡面還有錯字沒改,我心裡又泛起了波瀾:「我好心培養你,讓你在教會工作上產生負擔,你不但沒負擔,連錯別字都不幫著改改,我看你是故意跟我慪氣啊!唉,跟你這人簡直沒法溝通……」此時,我心裡很生氣不想和姊妹一起盡本分了。

因著我對姊妹產生了成見,後來的兩天時間裡我也不問姊妹工作上的難處,也不想跟姊妹多說話,只是悶著頭做著自己的事。說實話其實我心裡挺難受的,但為了爭這口氣,我就不主動和姊妹說話。姊妹很想和我說話,可見我不願搭理她,也不敢和我說話了,只是時不時地偷瞄我一眼。雖然我在盡著本分,但靈裡越來越下沉,沒有平安喜樂,渾身感覺很沉重、很累,心裡也總感覺難受,不知到底該怎麼面對姊妹了。我痛哭流淚來到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我這兩天感覺很苦很累,像馱著很重的東西一樣沒勁兒往前走了。神哪!我知道是我的狂妄性情在作怪,因著我悖逆抵擋了你,可我背叛不了自己。神啊!願你幫助我走出困境。」

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凡事按原則辦事最基本的是什麼?(有理性,有人性。)這就對了,抓住根源了。人辦事再有原則,再有真理,首先得在有人性、有理性的基礎上面對一切事情,處理一切事情,這才是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做事不要顧及面子,不要顧及地位,不要顧及名聲,不要顧及自己的利益,要顧及神家的利益,要顧及神是怎麼看的、神是怎麼要求的,顧及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其他人的感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進入真理實際最基本的實行原則》)揣摩著神的話,我明白了做人做事最基本的原則是有人性、有理性,在臨到的事上能體貼神的心意維護教會利益,不憑撒但敗壞性情活著,學會與人正常相處,和諧配搭把本分盡好,這是正常人性該有的實行。可我本性太狂妄,總把自己看得很高,一看到姊妹做得不合自己的意,我就身不由己地小瞧她,貶低她,憑天然、血氣對待她,轄制她。想到當我讓姊妹給弟兄姊妹寫信,她不知怎麼寫而不願意寫時,我絲毫不去考慮姊妹的感受,也不問她到底有什麼難處,就定規姊妹沒有負擔而小瞧她,憑己意非要讓她寫;我明知道姊妹不說話是受轄制了,我不但不憑愛心跟姊妹交通解決她裡面的難處,反而因姊妹沒回應我就生氣,認為我這是為了她好,姊妹就應該按著我的意思來做事,姊妹沒有按我說的去做,我就在心裡論斷、抵觸她,把矛頭指向她,絲毫不能憑愛心公平對待姊妹;當發現姊妹檢查後的信件還有錯別字,我更是得理不饒人,甚至開始拿本分撒氣,跟姊妹分家、冷戰,導致姊妹受我轄制,活在壓抑痛苦中不得釋放。我所表現流露的如此沒有人性理智,哪有一點正常人的樣式!

接著,我看到講道交通上說:「撒但的本性、撒但的哲學、撒但的毒素在人裡面掌權的時候,人活出來的就沒有人性,就是魔鬼,就是邪惡,就是鬼性,沒有一點正常人性,這是事實。人活出來一個鬼性,沒有一點人的樣式,沒有一點正常人性,那不是無緣無故的,是因為受撒但的本性、撒但的毒素支配活出來的。人被撒但敗壞後,就沒有一點正常人性。」(摘自《講道交通(六)·只有具備真理才能脫去敗壞人性、活出正常人性》)從講道交通中認識到,我之所以不能和姊妹正常地相處,臨到事情總是轄制她,給她帶來傷害、痛苦,都是因我憑撒但的毒素「天上地下,唯我獨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活著,在這些毒素的麻痺、控制下,我變得越來越狂妄、惡毒,甚至把自己當成了真理的主人,高高在上,要求別人處處順從自己,一旦沒按我的意思就想採取措施把人治服,讓人聽我的。看到撒但毒素帶給我的是敗壞,是黑暗、痛苦,讓我活不出一點兒人樣,給別人帶來的也都是傷害和打擊。我也不想這樣對待姊妹,可一次次總是身不由己地憑撒但狂妄本性做事,不考慮本分,不考慮教會利益,還拿本分賭氣,這撒但狂妄本性支配我作惡抵擋神,若不悔改變化,只能被神厭棄、淘汰失去蒙拯救的機會。神要求我們信神跟隨神,就要達到性情變化活出個人樣來,自己還得更多地在盡本分中按神的話實行,才有真正人的樣式。

我又看到經文中說:「耶和華神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樣走獸和空中各樣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麼。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創世記2:19)神的話說:「這句話『那人怎樣叫各樣的活物,那就是牠的名字。』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各樣活物的名字神並不作任何修改,亞當說叫什麼,神就說『是』,神就確定了那個東西叫什麼了。神有沒有意見?沒有,這是肯定的!……如果作為人,作為一個敗壞的人或者撒但,會不會容許他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代表自己做事呢?一定不會!會不會與另外的人或者另外的與他不同的勢力去爭奪這個地位呢?一定會!在這個時候,如果是敗壞的人或撒但與亞當同在的話,他肯定會否認亞當所做的。為了要證實他有獨立的思考能力、他有獨到的見解,他會否定亞當所做的一切:你說要叫這個我偏不叫,我就要叫那個;你說叫張三,我偏叫李四,我就要顯示我的高明。這是什麼本性?是不是狂妄?而在神那兒呢,有沒有這樣的性情?神對於亞當做的這個事有沒有任何的異常的反對的舉動啊?肯定地說,沒有!在神的性情流露裡,沒有絲毫的爭執與狂妄自是,這一點在這裡表現得很清楚。」(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作工、神的性情與神自己 一》)看到至高的神,造物的主,那麼有權柄、尊貴而大有能力,卻從來都不以高大的地位自居,從不顯露自己,神把智慧加給亞當,讓他給各樣的活物取名字,亞當說叫什麼,神就確定了那個東西叫什麼,神絲毫沒有爭執,不強制人聽他的,而是給人自由意志與選擇的權利。從神的所是和流露中無一不看到神美善的實質,而我一個敗壞的人,在神面前連螞蟻臭蟲都不如,在盡本分中稍微比姊妹明白一點點,就把這當成了資本,總轄制她讓她聽我的,如果姊妹有一點做得不合我意了,我就嫌棄、貶低、甩臉子,給姊妹帶來傷害。我所流露的敗壞性情與實質,對比神的美善實質,簡直讓我無地自容、自愧蒙羞。我又想到身邊那些比較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他們注重實行神的話,因此狂妄自是越來越少,能放下自己尊重別人,與人交心憑愛心幫助人、扶持人,跟人能和睦相處,活出了一些真正人的樣式,活得釋放自由了。此時,我有了實行路途:注重尋求真理,實行真理,按著神的要求做人,活出人樣榮耀神、見證神,最後被神得著蒙神拯救!我也要向身邊那些追求真理的弟兄姊妹學習,按照他們的實行法追求進入。

反省認識到這些,我便默默地向神禱告:「神啊!在和姊妹配搭這事上顯明了我狂妄沒人性,我憑著撒但的狂妄性情活著絲毫沒有一點人樣,不但給姊妹造成傷害,也給教會工作帶來了攔阻、打岔。神啊!我不願再憑著敗壞性情活著,只願你能開啟帶領我,使我明白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樣式來滿足你。」禱告後,我便和姊妹敞開談了自己流露的敗壞,解剖了自己狂妄轄制人、想要掌控人的卑鄙邪惡實質,遭神厭棄導致靈裡下沉,以及自己讀神話語的認識,看到神公義、威嚴的性情,自己願意悔改,並向姊妹道了歉。當我這樣實行時,姊妹也認識自己對工作沒有真實負擔,也願意扭轉情形,和我一起和諧配搭把本分盡好。聽到姊妹這麼說,我心裡感到特別釋放、快樂,也有了實行真理的信心與力量。

神知道我裡面的撒但性情根深蒂固,再次擺設環境檢驗我。

一天上午,我和姊妹分頭處理一些信件,中途我兩次看到姊妹的手停在電腦上,很長時間都沒動一下,像在發呆一樣,我心裡不由得有點生氣:「你這是不是又不會做了,這都做了這麼長時間了,我也教過你,難道你又忘記了?唉,算了,我也懶得跟你說了……」但轉念一想,「我這不又在流露狂妄性情嫌棄姊妹嗎?如果姊妹真是遇到難處了,我若不問問,耽誤了工作怎麼辦呢?這也不是體貼神心意與姊妹和諧配搭啊?」這時我便在心裡默默向神禱告:「神哪!我不知姊妹現在是什麼情況,可我看到姊妹這樣,狂妄性情又流露出來了。神啊!我很怕自己又會出口傷著姊妹,只願你能開啟、帶領我,使我能從心底裡放下自己,學會擔諒、幫助姊妹。」後來我想到講道交通中說:「盡本分一合格,這個人就有生命實際了,那他起碼具備哪幾方面的實際啊?(辦事有原則。)(公平對待人。)(和諧配搭。)這些都對,還有什麼?(做誠實人。)最主要是在做誠實人上有進入了,不耍彎曲詭詐,不搞應付糊弄,這是最關鍵的。另外,他對待人有原則了,跟誰配搭不光看別人的缺點,還看人家的優點,如果發現別人真有缺點或者違背原則,他能憑愛心幫助,他對人有愛心了。沒有愛心的人看見誰有缺點,他就瞧不起,就排斥、貶低,看誰缺欠多,笨,沒有領受能力,就欺負、論斷人家,這樣的人人性不好。有愛心就能正確對待別人,不管別人身上有什麼優缺點,那也是神造的人,哪個人天生是什麼素質,長相如何,那都是神命定的,人不能隨意論斷……」(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第一百六十五輯》)從交通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我不能再像以往總看姊妹的缺點瞧不起她,每個人的素質是神命定的,我應該順服神的主宰安排,學會看人的長處。就像姊妹性格溫和,很喜歡看神的話,流露敗壞了也善於尋求真理解決,注重自己的生命進入,這是我缺少的,是值得我學習的,至於姊妹在工作中的缺少,我應憑愛心幫助,不能站地位轄制她讓她聽我的。正如神的話說:「把做誠實人、讓神喜悅、做有正常人性有正常理智的人這樣一個標準作為高尚的、值得人尊重的、神所喜悅的一個寶貴的形象,你得寶貝這個。」(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解決敗壞性情的路途》)神的話給我指出了實行的路途,我願按神的話實行。於是,我便鼓起勇氣對姊妹說:「姊妹,你是不是遇到難處了?哪裡有不明白的我們一起依靠神共同解決好嗎?」姊妹看我問她,她高興地說:「好!」看到姊妹挺高興的,我就說:「咱們先作個禱告,尋求聖靈的帶領吧!」當我們願意和諧配搭盡本分時,的確看到了聖靈的帶領,我們一起交通、商量,問題很快就得到解決了,看到這真是神作工達到的果效啊!

藉著神實際地擺設環境顯明和神話語的開啟帶領,使我認識到憑撒但生存法則、撒但的狂妄本性活著,給別人帶來的都是傷害,給自己帶來的也都是痛苦,同時也使我對自己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有了些認識,能從心裡恨惡自己,願意追求真理悔改變化。今天我能來到神面前,盡上一個受造之物的本分,在教會讀神的話交通真理,脫去一些敗壞,與人能正常相處,活出點人樣,這都是神話語的審判刑罰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這使我真切感受到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更看到神的憐憫與愛,我立定心志:在以後的日子裡,願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達到早日活出人樣蒙神拯救!

發表評論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