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審判刑罰轉變了我的人生觀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落後的偏僻村,受「重男輕女」的封建思想薰陶,這裡的多數家庭都不讓女孩子上學。儘管我家境貧寒,但因為我想靠讀書「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父母拗不過我,也只好破了這個例可惜頭腦笨,沒有考上高中雖然我通過讀書達到出人頭地的願望破滅了可我並沒有因此放下人生的理想與抱負,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於是我便學了一門手藝,然後自己開店,想用掙錢的方式實現我的人生目標。不久,在母親的帶動下我信了耶穌,因教會裡年輕人很少,有文化的更少,所以牧師、長老們就重點培養我,我也不負眾望,很快就成了一名講道人。每到禮拜天我站在講台上講道,台下的弟兄姊妹都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我,並且我無論走到哪裡弟兄姊妹都對我熱情、高看,這讓我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覺得自己的人生理想、抱負終於實現了。此後我非常熱心地為主作工,用心看聖經幾年後處講道,給同工培訓,成了本教派中小有名氣的講道人,成了弟兄姊妹仰望、崇拜的對象。

1998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看到主耶穌已經來了我更加大發熱心,多看神的話、積極盡本分三個月後我就做了教會帶領。可我並不滿足於現有的地位,覺得自己的前途無量,想用努力作工來換取更高的地位為此我披星戴月地走教會、傳福音、澆灌新人、扶持弟兄姊妹,再苦再累無怨言。因著我對高的地位的嚮往與渴慕,所以在盡本分期間每當聽到誰誰被提拔了,我就不由得心生嫉妒為什麼提拔他而不提拔我能力也不比他差呀?為了能被提拔做上教會的上層帶領,得到更高的地位,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努力,不能落在別人後面。於是我起早貪黑地作工、讀神的話,因著聖靈作工,我所負責的工作越來越有果效,最終,我如願以償地成了教會裡的上層帶領。此時我覺得自己「成功」了,便開始自我欣賞起來:別看我小小年紀,外表長相也不咋樣,我可是個大人物,帶了多少處教會、多少人……每每想到這些,我心裡就美滋滋的若我的家人知道我現在的身分、地位他們該有多高興,家裡出了這樣一個大有作為的人,他們的臉上多有光啊!那時我最盼望的就是什麼時候信神能不受逼迫了,我就可以衣錦還鄉,讓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大名。此後,我無論到哪個教會或與不認識的弟兄姊妹接觸,總是拐彎抹角地說話顯露自己、見證自己,讓他們知道我在教會中的身分、地位,並且與弟兄姊妹閒談、交通也總帶著官腔官調:「這段時間情形咋樣啊?今天聚會有哪些收穫啊?教會還存在哪些問題,你們可以反映,不知道怎麼解決可以提出來嘛……」看到弟兄姊妹哪裡做得不合適或有什麼難處不會處理我就說:我臨到這個事是怎樣怎樣做的,臨到那樣的難處是如何如何處理的,或說這件事我告訴你怎麼做,下次臨到這樣的事就這樣做,明白了吧!因著我說話、做事處處高舉自己、見證自己,從來不高舉神、見證神,也很少跟弟兄姊妹敞開自己的敗壞、缺少,漸漸地我取代了弟兄姊妹心中神的地位,成了他們崇拜的偶像,但我卻並不知曉,仍然在肆無忌憚地顯露著自己。而且,我不再注重作實際工作,而是貪享地位之福,發號施令,什麼事都是指揮別人去做,我完全成了官家老爺,成了官僚;有些弟兄姊妹情形不好,不能積極盡本分,我就把他們放在一邊,不搭理;有的教會帶領工作抓不起來,我說話就挖苦他,刺激他:「看你長得也不錯,頭腦機靈得很,你怎麼就不用在正道上呢別人工作都有果效,就你沒有果效,你不嫌丟人嗎?」神是聖潔的神,豈能容忍我在神的家中如此胡作非為作惡下去呢?神的話說:「你們那惡行與惡言惡語怎能從我的刑罰中逃走呢?你們的祈求怎能達到我的耳中呢?我豈能為你們的不義開拓出路呢?我豈能放過你們悖逆我的惡行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凡屬血氣的無人能逃脫那忿怒的日子》)最終,因著我的所作所為嚴重觸犯了神的性情,神向我掩面了,我失去了聖靈作工,落在了黑暗中,看神的話沒有開啟亮光,教會裡的問題也發現不了,弟兄姊妹有什麼難處問題也不能用真理解決,只能講點字句道理應付他們,各方面的工作被我搞得一塌糊塗,我深感自己已經被神厭棄,在教會作不了任何的工作了,但受「高居人上」的撒但毒素的捆綁,我竟昧著良心不願從地位上下來,不寫引咎辭職信直到教會我從地位上撤換下來。

失去地位後,我痛苦至極,全人像掉到冰窟裡一樣心灰意冷,躲在一個地方不想再見到任何一個弟兄姊妹,怕他們瞧不起我,覺得自己名聲掃地,活著也沒什麼意思了,甚至都想到了死,可一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像被刀扎一樣痛苦:難道我信神的生涯就這樣結束了嗎?信神到此劃上句號了嗎?我被熬得死去活來,進退兩難。無奈之下我只看神的話,從中找實行的路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人不曾真心愛我,當我把人高抬之時,人都自覺不配,但並不因此而滿足我,只是雙手捧著我給的地位仔細研究,並不覺我的可愛,而是一個勁兒地貪享地位之福。這不是人的短缺之處嗎?難道山挪移之時能因著你的地位而從你繞道而行嗎?水流之時能因著人的地位而停止向前嗎?難道天地能因著人的地位而顛倒嗎?……人並不愛自己,而是與撒但相合來反攻我,把撒但當作自己的資產來事奉我,我要將所有撒但的詭計都識破,使在地之人從此不再受撒但的迷惑,並不因著牠的存在而抵擋我。」(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二十二篇說話》)神話如同利劍刺透我的心是啊,當神給我「地位」時,我沒有看到是神的愛,是神的高抬,從而追求真理,盡好自己的本分來滿足神,是把教會、把為神作工當作實現自己「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的平台,因此拚命地付出、花費當自己的慾望得到滿足時,我就開始墮落、腐敗,把神的託付要求放在一邊,一味地貪享地位之福。當遭到神擊打、管教而被撤換時,仍沒有絲毫悔改之心,反倒為失去地位而消極超了負荷,甚至連活著的樂趣都沒有了,看到自己哪是在信神呢?純粹就是在信地位、信名利是地道的不信派!想想自己這些年來追求地位,最終給我帶來的是什麼呢?除了別人的高看、仰望,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就是使我墮落得越來越沒有人樣,最終落得個抵擋神的罪名而被神恨惡,活在神的刑罰中受煎熬,其餘什麼問題也解決不了。正如神所說的「難道山挪移之時能因著你的地位而從你繞道而行嗎?水流之時能因著人的地位而停止向前嗎?難道天地能因著人的地位而顛倒嗎」,災難臨到時地位不能拯救人,不能給人任何的幫助,那我不按照神的要求追求真理,而是追求地位不是愚昧嗎?不是在自殘嗎?這不正中了撒但的詭計嗎?其實,神高抬我做教會的帶領,不是給我地位,而是賦予了我責任,是讓我藉著這個機會來體貼神的心意,配合神的工作,能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帶進神的話,帶到神的面前,使人都能順服神、敬畏神,達到蒙神拯救;同時也使我在作工事奉的過程中得到神的成全,成為有真理、有人性的人,活出有意義的人生。而我卻總想控制人、佔有人,明目張膽地與神爭奪地位,把人都帶到了自己面前,讓人都崇拜我、跟隨我,我不是天使長嗎?按照我所做所行就該受神的懲罰、咒詛,但神沒有按照我的惡行來對待我,只是把我從地位上放下來,讓我反省認識自己,可我不但不悔過自新,反而消極對抗,甚至想背叛神,我真是太沒良心了!真不配稱為人!我越想越懊悔、虧欠,禁不住來到神面前痛哭流淚:「全能神啊!自從我被撤換後就一直消極,活在背叛你的情形中,失去了追求真理的信心與心志,甚至想用死來與你對抗,現在我已認識自己的悖逆,我願意向你悔改,不再追求地位,只願好好追求真理,得著你的潔淨,不管我以後有沒有地位,我都願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安分守己地盡好本分滿足你,若我再執迷不悟,願你的管教、擊打不離開我,直到我醒悟為止!」從那以後,便有意識背叛自己、追求真理,一有空就看神的話、學詩歌……一段時間後,再次憐憫了我,我又獲得了聖靈的作工,在教會中盡上了其他的本分。

雖然神的審判刑罰讓我認識了自己錯誤的追求觀點,並且使我有了一些轉變,但因撒但的本性在我裡面根深蒂固,我仍不能擺脫撒但毒素的轄制、攪擾,所以,臨到合適的環境、場合還是老病重犯。轉眼過了七個月,教會帶領安排我到外地盡澆灌弟兄姊妹的本分。接到通知後,我特別高興,心想:這次一定要好好配合,把我從神話中得來的開啟與實際經歷供應給弟兄姊妹,盡上自己的本分。於是,我背上行李出發了到了地方後,通過教會帶領得知這裡的多數弟兄姊妹都是初信的,他們對各方面的真理明白得淺,生命進入也比較差,這時想:我比他們好多了,讓我當教會帶領不是更好嗎?我現在好好配合,說不定哪天有個「伯樂」識出我這「千里馬」,那我就可以大展宏圖了。想到這裡我一陣興奮,好像看見了希望,於是,我開始奔走在各個教會中澆灌、扶持弟兄姊妹,不管弟兄姊妹有什麼難處我都耐心地給他們交通,很盼望他們都能進入積極情形中,這樣我也能早一天被上層帶領看中,能被提拔做教會帶領。但神是鑒察人心肺腑的神,我的所思所想、存心目的再次遭到神的厭憎,不久,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一天,我正在給弟兄姊妹聚會,有個教會帶領找我,說有急事,讓我趕緊去某某地方。這時我想:肯定是讓我去那邊做教會帶領,不然這樣急著找我幹什麼?我帶著喜悅的心情到了地方後,我迫不及待地問接我的姊妹:「這麼急讓我來幹什麼?」姊妹回答說:這邊有很多剛接受神末世作工的新人,因怕他們根基不牢,容易受迷惑,讓你過來給新人補課。聽了這話我如同五雷轟頂:啊?原來是讓我給新人補課?這沒名沒分的工作,啥地位也沒有,我還不如在那邊盡澆灌的本分呢,盡那本分好歹還算個同工呢!本想來這裡能被提升,沒想到竟然連個教會同工都不是。此時我心裡全是不服不滿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渾身癱軟,沒有一點力氣,拖著兩腿艱難地走到了接待家庭。第二天早晨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而且人還認為我們信神,神務必得給我們福氣,務必得將我們的一切都安排妥當,我們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個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給我們無窮的祝福,否則,就不叫信神』。……雖然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對地位你們仍是不放鬆,一直苦苦地追問著,而且天天在觀察著,深怕有一天身敗名裂,人貪享安逸的心始終沒有放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話句扎在我的心上,使我覺得好像神在面對面地審判我我清楚地認識到這樣的環境完全是神手的擺佈,是神在拯救我,是神為了對付、潔淨我的地位之心精心安排的。因著撒但的哲學「出人頭地」「高居人上」一直在腐蝕著我的思想,驅使我一直為地位名利追求忙碌,錯誤的道路執迷不悟,雖然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對付修理,但我對地位、名利」的邪惡實質沒有看透,所以還仍把它當作最有價值的東西而追求,卻對從神來的真理、生命不感興趣,整天為地位患得患失,看到被撒但敗壞、蒙蔽得實在太深了!完全喪失了人性理智,早已成了地位名利的傀儡、奴隸,成了與神為敵的撒但魔鬼!此時我的心被神審判的話深深地刺痛,覺得自己太虧欠神太傷神心了!我仆倒在神前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被撒但敗壞太深,為追求高的地位,我的良心、人性已泯滅,心裡所想的、所追求的都是讓你厭憎恨惡的東西,若沒有你話語的嚴厲審判,我仍不知悔悟。全能神啊!我恨惡自己的撒但本性,恨惡自己不追求真理只追求地位,我願意背叛自己,順服你的擺佈安排,好好配合這項工作,竭盡全力澆灌好弟兄姊妹,使他們能在真道上扎下根基。」接下來,我投入到了工作中……

後來我又看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的一段話:「那神要變化人的性情還要採取什麼作工方式呢?那就是試煉熬煉,試煉熬煉對人達到性情變化太重要了。比如說,有一個人他就喜愛地位,有點地位讓他幹啥都行,受多少苦都行,如果沒有地位那他就能背叛神,就能軟弱消極到一個地步,這是怎麼回事呀?這就是人本性裡的東西,人本性裡的慾望、喜好沒有變。這個要達到有變化光靠明白神話還不行,還得受苦,那這個苦怎麼受啊?就是藉著試煉熬煉。那對這樣的人得用什麼樣的試煉熬煉能使他性情有變化呢?那就先給他個地位,他裡面對地位的慾望得著滿足了,他的心情就特別好,天天興奮,天天激動,天天發熱心,等有一天,說不定因著啥原因,『嚓』一下子把他從地位上淘汰了,他一下子一落千丈,然後他就消極,流淚,受苦。如果他受上兩年苦,你們說這個人還要不要地位了?他對地位能不能冷淡、放棄了?這就能放棄了,用苦難磨煉他,磨煉他兩年,這個地位之心就給磨掉了。所以說,試煉熬煉對變化人的性情太有用了。」從這段交通中看到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神最知道我受撒但毒素控制,一直活在敗壞邪惡中追求地位名利而受痛苦,自己無力擺脫,神為了拯救我脫離撒但的苦害,用審判刑罰、試煉熬煉來拯救我,讓我看清撒但毒素的邪惡、污穢認識這些東西給我帶來的痛苦與殘害,能徹底從心裡放棄,而渴慕尋求光明,追求進入真理實際,活出真正的人生這是神最真、最美的愛。此時真實明白了,只有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才能使我從「出人頭地」的撒但枷鎖中徹底解脫出來,不再受它殘害,這正是神的智慧之所在,更是神為我擺設的豐盛筵席,是我達到性情變化活出真正人生必須經歷的過程。

經過神一次次審判刑罰、對付修理,也嘗夠了追逐名利的苦果後,我對「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的撒但毒素有了分辨,也看透了它的邪惡實質,從心裡開始恨惡它、棄絕它。想到自己從小到大都在為名利拼搏、奮鬥,甚至付出了一切,當我真得到地位高居人上時,這些東西給我帶來的卻是腐敗、墮落,是肆無忌憚地與神爭奪地位,以至於在神面前留下嚴重的過犯。今天,若不是神特別地寬容、憐憫,我哪還能有這口氣息?也許早已懲罰而死了此時,我不禁又想起那些不信神的人,他們都毫不例外地將「出人頭地、高居人上」的撒但毒素當作至理名言,作為自己一生奮鬥的目標,利用各種方式、手段實現自己的理想夢,個個活在痛苦中拚命勞苦,可一旦有了地位就開始貪污腐敗、邪惡墮落,失去人性做傷天害理的事,最後因著作惡太多,有的坐牢、甚至被槍斃等等,可見撒但毒素帶給人的全是殘害,全是墮落、痛苦,絲毫沒有幸福可言想到這裡,我更加感受到神的愛與憐憫,認識到是神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心,使看透了地位、名利的邪惡實質,看清了追求真理的意義與價值,而從錯誤的道路上回轉過來。我從心裡感謝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拯救保守了我,並立下心志要換個活法,一定要竭力追求真理、追求蒙神拯救,無論以後地位都要老老實實地順服神的擺佈安排,腳踏實地地追求真理,在神給的託付上盡自己該盡的本分,報答神對我的拯救之恩。從那以後,在盡本分的過程中,我開始有意識地反省自己的卑鄙存心,並尋求真理,認識解決,而且,不管教會安排我盡什麼本分也有意識地操練順服神的擺佈安排在工作中積極配合,慢慢地,我覺得自己的思想觀點在發生著變化,不再那麼為名利地位而患得患失了,儘管有時臨到一些事還有一些敗壞意念,但藉著尋求真理,很快就能扭轉過來,感覺自己得到了很大的釋放,心裡輕鬆多了。

有一次,弟兄姊妹選我做小組長,後來因工作沒有果效,教會將我撤換,並安排一個小姊妹接替我的工作。面對這次撤換,我心裡不再有什麼波動,並且在聚會時我對弟兄姊妹宣布:我做不了組長的工作,以後這個工作由姊妹負責,我跟你們一起配合傳福音。感謝神的審判刑罰改變了我,使我從「出人頭地、高居人上」這一撒但的枷鎖中掙脫出來,不再為了地位做沒有人性的事,姊妹和諧配搭在一起。當小姊妹有什麼難處工作壓力大的時候,我主動找神的話跟她交通、談心,讓她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不活在難處中,積極配合教會的工作。過後,一個姊妹對我說:「我們都在為你擔心,怕你撤換後沒有地位了消極怠工或者拆台攪擾,跟小姊妹不能和諧配搭,現在看你能不受地位轄制,還能積極配合姊妹的工作,我們真的很高興。」聽著姊妹們的,我心裡特別的感謝神,我知道不是我人好,而是神的刑罰審判在我身上達到的果效,是神的心血代價換來了我今天的變化,只願將一切榮耀歸給神!後來,教會又安排我做另一項工作的負責人,過了一段時間因精減工作人員,我被撤換下來,但我心裡很平靜,不再有什麼想法,只有一個心願:願弟兄姊妹都能配合好這項工作,讓神的心得安慰。經歷了神的審判刑罰後,我想起了神的話:「刑罰與審判對人來說雖然就是熬煉,是無情的揭示,是為了懲罰人的罪,懲罰人的肉體,但這一切的工作並不是要將人的肉體定罪而滅絕。話語嚴厲的揭示,都是為了把你帶到正道上,這麼多作工你們也都親自體嘗到了,沒有把你們都帶到邪道上吧!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活出正常人性,都是你的正常人性能夠達到的。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據你的需要,按著你的軟弱,按著你的實際身量作,並不把難擔的擔子強壓在你們身上。雖然現在你看不透,覺著好像我跟你過不去,你總認為我對你天天刑罰審判、天天責備都是因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罰審判,其實對你都是愛,也是極大的保守。」(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面對神話,想想自己的經歷,我對神的這些話有了深深的體會,真真切切地看到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對人都是愛,更是極大的保守,我能有今天的一點人樣完全是神審判刑罰的工作達到的果效,沒有神的審判刑罰就沒有我今天的變化。當然,我身上還有很多的撒但敗壞性情沒有脫去,但我相信只要竭力追求真理,順服神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就能得著潔淨、變化,徹底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活出真正的人生。以後,不管面臨多少審判刑罰、責打管教,我都要竭力追求真理,變化自己的敗壞性情,追求活出真正的人生來滿足神。

安徽省 劉羊

發表評論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