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 的 拯 救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從小因父母沒有什麼本事而遭到周圍人的歧視、冷落。為此,從我記事起,父母就常常教導我:「『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你要好好上學,長大後要有出息,不然這一輩子就會被人瞧不起因此,在我幼小的心靈裡,「出人頭地、臉面風光、光宗耀祖」成了我的奮鬥目標與追求方向。上學後,我暗暗發誓:一定努力學習,考上大學,幹出一番事業,擁有高的地位,讓周圍的人能刮目相看!為了實現自己的理想,我刻苦學習、拚命奮鬥,從小學到初中一直學習優秀,而得到老師、父母的好評,同學的羨慕,以及左鄰右舍的誇讚。我時常為自己贏得的眾多誇讚而感到高興自豪,認為自己的付出很值得,並對自己實現遠大的理想充滿了信心。

然而,就在我為美好的盼望而奮力拼搏時,全能神的末世救恩臨到了我。通過讀全能神的話語,又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我知道了人是神造的,只因為被但敗壞而遠離、背叛了神,並且知道了神的末世作工就是要將人從撒但權勢下徹底拯救出來,把人帶入美好的歸宿中。面對神的救恩,我激動不已,但為了不耽誤學習,我只在星期天回家讀神的話、參加聚會。就這樣,我一邊為自己的理想奮鬥,一邊信著神。一天,我看到神的話說:愛神的人走遍天下,見證神的人橫貫全宇,這樣的人都是神所愛的人,都是神所祝福的人,這樣的人永遠活在神的光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神的話一下子吸引住了我的心,我不禁想:信神竟然還能得到這麼大的祝福!我現在拚命學習,以後就算有個好前途,也只能得到周圍人的高看,並且也就是幾十年的事,若好好信神,到時候不僅能走遍天下,橫貫全宇,還能享受神的祝福,能得到永遠的歸宿,這可比我上學有出息千萬倍,受再多的苦也值呀!在這一慾望的支配下,我毅然放棄了學業,開始全時間信神,不光每天認真讀神的話、學唱詩歌,積極聚會盡本分。

一年後,教會帶領看我熱心追求,就安排我給剛接受神作工的弟兄姊妹聚會。當時,我就高興地答應了,心想:我剛信一年就能帶領弟兄姊妹,看來我還行,我一定要好好幹!一天,教會帶領通知我去一個地方聚會,到那一看都是陌生面孔,交通中得知那些弟兄姊妹都是教會裡的帶領工人,我立時有種優越感:我雖不是教會帶領,但讓我參加這樣的聚會,看來我真是比別人強!我要好好追求,在教會裡幹出一番成就,到時候就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從此,我每天起早貪黑地奔跑在弟兄姊妹中間,只要發現誰有難處就趕快找誰交通,無論颳風下雨、路途多遠,也不管工作中臨到什麼難處,我從不退縮。雖然有時感到有些苦,但一想到「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便又有了配合的信心。後來,我擔當的託付越來越大,走到哪兒都能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又看到以往澆灌我的一些弟兄姊妹如今成了我的作工對象,我便自我欣賞起來:我小小年齡就能擔當如此重任,照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我就能得到更高的地位,贏得更多人的高看,並且以後得到的福氣也會更大,看來我選擇信神這條路是對的。不知不覺,我自高自傲,誰也瞧不起,讀神的話也不用心,到哪兒都想享受臉面風光,對工作沒有了往日的負擔,看到弟兄姊妹有難處也不認真尋求真理及時解決,總盼望著哪天能被提拔。然而,神掌管萬有鑒察一切,我的所思所行被他看得一清二楚,以至於我的悖逆招致神的恨惡、厭棄,失去了神的祝福。隨之,我負責的教會各項工作的果效逐步下滑,弟兄姊妹的情形也都不好了。當上級帶領問起我工作沒有果效的原因時,我不認識自己,還把責任推到弟兄姊妹身上,說是他們沒負擔。姊妹給我交通作為教會帶領應從自身找原因,可我仍持守自己的觀點,以至於教會的各項工作毫無果效,弟兄姊妹也怨言四起。隨之,神的公義性情臨到我,我被撤換回家反省,當上級帶領告訴我被撤換並安排我傳福音的那一刻,我簡直懵了,怎麼也不相信這是真的,心裡的抵觸一股腦兒地往外冒:什麼?我被撤換了?為什麼要撤換我?是不是搞錯了?我本想著好好追求大幹一番,今天卻被撤換了,只傳福音還有什麼出息?沒有了地位,那我信神還有什麼前途、歸宿啊?……失去地位後,我感到顏面盡失,無臉見弟兄姊妹,呆在家裡也無心讀神的話,更不願配合福音工作,整天熬得吃不下飯、晚上睡不著覺,心裡火燒火燎難受,如同呆在地獄裡一樣,感到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我也聽不進去。尤其看到弟兄姊妹個個滿臉笑容,而我卻一副苦瓜臉,心裡更感到痛苦異常。一天,我痛哭流涕地向神禱告:「全能神啊,我現在的情形你瞭如指掌,臨到這樣的環境我心裡特別痛苦,總認為失去地位再信神也沒有意義了。神哪,我知道你末世作工是來拯救人的,我不想錯失機會,更不想離你而去,祈求你能帶領我明白你的心意,有信心繼續走下去。」禱告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人類信神的最可悲之處就在於人在神的作工之中搞著自己的經營,卻置神的經營於不顧,最大失敗之處就在於人在追求順服神、敬拜神的同時也在編織著自己理想中的歸宿夢,盤算著如何才能得著最大的福分、最好的歸宿。……神需要的是與他緊密配合與完成他經營的人,需要的是為了順服他而全身心投入到他經營工作中的人,而不是每天伸出雙手向他討飯的人,更不是為他有點花費就等待向他討債的人。神恨惡那些有點奉獻就等著吃老本的人,恨惡那些對他的經營工作反感而只願意談上天得福的冷血人類,更恨惡那些藉著他拯救工作的機會而投機的人。……那些對神經營工作反感、對神如何拯救人類與神的心意絲毫不感興趣的人,都在神的經營工作之外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他們的行為不被神紀念,不被神稱許,更不被神所看中。(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人在神的經營中才能蒙拯救》)神的話句句震撼我的心,我認識到自己不是一個真正信神的人,我信神的觀點及付出並不合神的心意。神今天作工是為拯救人類脫離撒但的黑暗權勢,神要的是真心跟隨他的人,是能順服他作工、體貼他心意的人,是對他沒有交易索取甘心為他花費的人,而我信神不在神發表的真理上下功夫,不想著怎麼順服神拯救人的作工,而是為了得到福氣與美好歸宿,為了利用神達到自己出人頭地讓人高看的卑鄙目的。為了自己的野心慾望,我冥思苦想,不辭勞苦,拚命付出,當慾望破滅時,就消極怠工,認為失去地位信神就沒有意義,而不願盡本分,甚至想離神而去,我對神哪有一點真實的信?我的付出哪有一點對神的真心?神看重的是人真實的信與愛,而我這帶有交易摻雜的信與付出怎能蒙神稱許呢?我這樣投機取巧、自我愚弄信,即使信到最後也不會蒙神稱許,只能是南轅北轍,離神越來越遠。想到這裡,我認識到今天被撤換是神的拯救臨到了我,神是藉著這樣的環境來喚醒我麻木剛硬的心,扭轉我錯謬的信神觀點,讓我走好信神之路,最終被神得著。明白了神的心意與良苦用心,我趕緊來到神面前禱告:「全能神啊,我感受到了你對我的愛與拯救,看到自己不是真心信神的人,我不願再帶著野心慾望信你,更不願再為地位追求,只願腳踏實地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滿足你。」禱告後,我心裡感到舒暢、輕鬆、釋放,真是體會到聖靈作工給我帶來的是平安、喜樂與甘甜!這次的審判讓我的心與神更近了一步,也有了渴慕真理跟隨神到底的信心與決心。隨後,我每天早起讀神的話,從中尋求神的心意,認識自己身上的敗壞,與弟兄姊妹一同傳福音,心裡感到特別有享受。

經歷了神這次刻骨銘心的審判刑罰,我盡本分的心態雖老實了一些,但因對自己的本性實質並沒有什麼認識,所以仍身不由己地憑著撒但的毒素走錯誤的道路。然而,神深知我被撒但敗壞的程度,更知道我需要什麼樣的環境才能達到變化,便又擺上了更多的功課和環境來進一步地潔淨、變化我。不久,我被提拔為福音小組的負責人。面對這次機會,我甚是珍惜,立定心志要體貼神心意,帶領弟兄姊妹好好配合福音工作,把更多的人帶到神面前安慰神心。一段時間後,因著與弟兄姊妹積極配合,我所負責的福音小組的工作果效明顯上升。這時,我的野心慾望又不由自主地開始冒了出來:俗話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以往做帶領沒能成功,這次我要在福音工作上大顯身手,這樣我就能東山再起,操練好了說不定還能出國傳福音呢,那時臉面該有多風光啊!想到這些,我便更來勁了,每天馬不停蹄地催促弟兄姊妹傳福音,看到人性好、素質好的福音對象我就與弟兄姊妹一起去傳。在傳福音期間,儘管常常遭到福音對象的譏笑、誹謗,但我都能默默地忍受。就在我為自己的野心慾望幹得熱火朝天之時,神的愛又悄悄臨到了我。一天,上級教會帶領通知我去外地盡本分,我喜出望外,心想:讓我去那麼遠的地方盡本分,肯定是上級教會帶領得知了我的情況,要提拔我擔當教會重要工作。一路上,我心裡美滋滋的。可到達工作地點後,一姊妹卻說因福音工作需要讓我配合事務工作(刻錄傳福音的光盤),姊妹的話如同給了我當頭一棒,我以為自己聽錯了,便又問了姊妹一遍,確認就是讓我盡這個本分時,我心裡有一百個不情願:我可是幹了多年教會工作的人,不算最好的也不是最差的,我來之前還是傳福音小組負責人,怎麼讓我盡事務本分呢?這不是小看我嗎?若讓家鄉的弟兄姊妹知道了會怎麼看我?我帶領弟兄姊妹傳福音,果效好了還有望被提拔,而盡這樣的本分見不到幾個人,就是做得再好也不會被別人知道……儘管姊妹給我交通這個本分的重要性,但我心裡仍順服不下來,並埋怨姊妹安排得不合適。因我心中抵觸,在配合時沒負擔,沒幹幾天就出現了問題,刻出來的光盤內容與盤上的名稱不符,不僅耽誤了弟兄姊妹傳福音使用,還損失了教會的一些錢財,我也因此被停止盡本分反省調整情形。失去了本分,我心裡感到空蕩蕩的,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不禁思想自己的所作所為:做教會帶領時,我為了地位耽誤福音工作,導致弟兄姊妹生命受虧損;如今又在刻錄光盤上耽誤了福音工作,並損失了教會錢財……思想著自己所留下的過犯,我感到揪心般的難受,不由得對神產生了誤解:跟隨神幾年來我作的惡太多了,這次肯定是神顯明淘汰我了,說不定我還會受到懲罰,就是神不懲罰,像我這麼敗壞的人也不會蒙拯救了。想到這,我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往下滾落,心如同被碾碎了一樣,感到自己落入了萬丈深淵只等著受懲罰。就在我極度痛苦絕望之時,一首神話詩歌浮現在我的腦海中:「神這次來不是為擊殺人,而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人孰能無過?若都擊殺了那還叫拯救嗎?人有些過犯是故意的,有些過犯是身不由己,在身不由己的事上認識完能變化,那神還能不等你變化就把你擊殺了?神能這樣拯救人嗎?神能這樣拯救人嗎?啊……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來也好,記住:事後趕緊醒悟!趕緊追求,往上夠。不管出現什麼情況,你只管追求變化,神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是拯救人的工作,神不會隨意擊殺他要拯救的人。不管能變化到什麼程度,你只管往上夠……現在你的任務就是只管往上夠就是只管往上夠,啊,只管追求變化,只管追求滿足神,只管按神的心意盡本分……(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神話詩歌·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神這充滿溫暖、安慰而又帶著期盼的言語深深地打動了我的心,讓我受激勵!我感到神就在我身邊,他在憐憫我、寬容我,在等待著我的悔改變化。同時,神的話消除了我心中對神的誤解:神這次來作工是為拯救人,他深知人被撒但敗壞的程度,對每個人都給予最大限度的拯救。神不是按人一時的行為對待人,而是看人是否願意悔改變化,是否有信心繼續追求,只要人知錯就改,竭力追求真理,神還會繼續帶領人、拯救人。雖然我為追求地位一次次悖逆神、抵擋神,給教會工作帶來虧損,按我的所作所為本該受到神公義的懲罰,但神並沒有按著我的過犯對待我,當我自暴自棄走向不歸路時,神精心安排人事物拯救我在我悲觀絕望時,神又開啟我,加給我追求的信心……神如此寬容我、拯救我,我不能沒有良心,不管我有多敗壞,也無論神怎麼對待我,我都應竭力追求真理,盡好本分滿足神。接著,我又來到神面前反思:我明知道信神該追求真理,可為什麼總是追求地位而不能老老實實地盡本分呢?困惑中,我切切向神仰望、交託,求神帶領。之後,我看到神的話說:在你們的追求中,個人的觀念、盼望、前途太多,現在這樣作工就是為了對付你們的地位之心,對付你們那些奢侈的慾望,就這些盼望、地位、觀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裡存在這些東西,都是因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蝕著人的思想,人始終未能擺脫撒但的這一誘惑,活在罪中卻不以為罪……你越這樣追求,越沒有收穫,地位心越強的人,越得經受更大的對付,越得經過大的熬煉,這樣的人太不值錢!得經受許多對付、審判才能徹底放下,就你們現在這樣的追求到最終只能是一無所獲。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變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著真理,你不注重追求個人的變化與進入,總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慾望,轄制你愛神、親近神的東西,這些東西能將你變化了嗎?能將你帶入國度之中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為什麼不願意作襯托物呢?》)神的審判之語如同利劍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我知道了所臨到的一切環境都是神對付我的地位之心,我不能腳踏實地追求真理走信神之路,就是因我被撒但敗壞太深,骨子裡、血液裡都充滿撒但的毒素,完全活在撒但的枷鎖下。我從小遵守的「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人活臉面,樹活皮」「光宗耀祖」全是撒但的毒素毒汁,受這些東西的薰陶、支配,我樹立了錯誤的人生觀、價值觀,一心追求出人頭地讓人高看仰望。信神前,我為此苦苦奮鬥,信神後,我仍野心勃勃,為出人頭地,為得到永遠的福氣而拚命地撇棄花費,不辭勞苦地奔波忙碌;得到地位後,我更加狂妄自大、誰也不服,為讓更多人的高看而耍詭詐、搞欺騙,任意妄為,給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帶來虧損,嚴重攔阻福音工作;而失去地位後,我不但不認真反省痛恨自己,反而誤解埋怨、消極抵觸,甚至想離神而去……我真實體會到臉面、地位就是撒但捉弄人、苦害人的手段,這些東西讓我變得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彎曲詭詐,一次次悖逆神、抵擋神,差點失去蒙拯救的機會。撒但就是藉著虛無的名利、地位讓人苦苦追求,這些東西絲毫不能給我帶來幸福快樂,也不能拯救我脫離撒但的敗壞,更不能讓我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可我卻把其當作寶貝苦苦追求,真是被撒但弄瞎了眼睛,油蒙了心竅!感謝神藉著這樣的環境,讓我看到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太低賤不值錢,也看到自己太可憐無知,所追求的沒有一點真理。神恩待我來到神面前,是讓我好好追求真理脫離撒但權勢,我不該再為屬撒但的東西而追求,我願脫離撒但的枷鎖與撒但徹底決裂!當我的觀點扭轉後,心裡不再覺得那麼痛苦,心裡得到了釋放。在神的帶領下,我的情形很快恢復正常,便又積極投入到了盡本分中。通過一段時間配合,我認識到在神家並沒有地位高低,也沒有本分大小,只是所盡功用不同,但無論盡哪一樣本分都是為了福音工作的擴展,也都是神的高抬與祝福。

經歷了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我覺得自己不再為地位追求,願意背叛撒但追求愛神滿足神,但因我的心與靈完全被撒但的東西佔有,還不能腳踏實地追求真理,走神帶領的人生正路。神為了喚醒我麻木的心靈,又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後來,我被調到一個福音工作果效最差的教會做帶領。因有了之前的失敗教訓,我在盡本分中時刻提醒警戒自己:不能再為地位奔波走失敗之路,要盡心盡力、盡職盡責地完成神的託付,絕不辜負神的心意。後來,經過一番付出,教會的福音工作有了明顯果效,弟兄姊妹的情形也好了起來,我也得到了弟兄姊妹的讚賞、帶領的認可。面對勝利的成果,我的狂妄本性又開始膨脹,認為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用不了幾年,我還會一路直升擔當更大的託付,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的。每當想到這些,我心裡就沾沾自喜。幾個月後,因工作需要,教會又調來一個姊妹和我共同配合教會工作。一天,我與配搭姊妹給弟兄姊妹聚會時,發現我交通時弟兄姊妹不做記錄,而當配搭姊妹交通時,大家都做起記錄來,我的嫉妒之心油然而生:她剛來就得到弟兄姊妹的好評,若時間長了,弟兄姊妹都高看她,那不就顯得我太遜色了嗎?要是被提拔也不會輪到我的,不行!我一定要超過她!為了顯露自己,當我們再給弟兄姊妹聚會時,我就等配搭姊妹交通完我再談,想交通出比她更高的東西達到讓人高看,可我越這樣做,越獲得不了聖靈作工,交通就越乾巴;當教會臨到一些問題時,我先發表自己的獨到見解,若一旦配搭姊妹不贊成,我就對她產生抵觸,認為她自是;若得知哪個弟兄姊妹情形不好,我就第一時間找其交通,以便讓弟兄姊妹看到我比配搭姊妹有負擔而對我有個好印象;在福音工作上,為了超過配搭姊妹,我對傳福音的弟兄姊妹嚴格要求,並經常不耐煩地教訓他們說:「神揀選我們,我們不能沒有良心,傳福音不好好付代價把人帶到神面前對得起神嗎?」「我們的本分是什麼,有沒有盡到?若盡不好本分就不用來聚會了!」終於,我的悖逆遭到神的厭憎,神興起人事物來對付我、拯救我。一天,我與配搭姊妹又給幾個弟兄姊妹聚會,當配搭姊妹談完後,我便指手畫腳、趾高氣揚地交通起來。剛交通完,本想弟兄姊妹會向我投來讚賞的目光,沒想到一姊妹直言不諱地對我說:「姊妹,你太狂妄,地位心太強,交通時字句道理挺多,並且好站地位轄制人,你應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然這樣盡本分是很危險的。」她的幾句話如同當眾打了我幾巴掌,我的臉立時「唰」地紅起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心中對她有了看法:你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我,這不是故意讓我難看下不了台嗎?你明白多少真理呀,有什麼資格說我?……我越想越生氣,但礙於臉面又不敢發火,就陰沉著臉,坐在那裡如坐針氈,總盼著早點結束聚會。散會後,我兩腿像灌了鉛似的走起路來毫無力氣。回到家,一想到姊妹的話,我心裡就翻江倒海一般難受,又想到神的話說過「你每天要幹什麼、要遇見什麼樣的人也是我手的安排,意識到姊妹這樣說我是出於神的擺佈,我不得不來到神面前反省自己:這段時間我雖然天天奔跑,但工作果效越來越差,看神話無開啟,聚會時大腦一片空白,什麼問題也看不透,心裡總感到有種說不出的虛空、壓抑,整天無精打采。思想著自己的情形,我才有種害怕的感覺,便來到神面前祈求神的帶領:「神哪,我知道不該再為地位追求,可我被撒但敗壞太深,面對你的再次高抬,我又老病復發,總想在人心中佔有一席之地,我知道我的所作所為再次觸犯你的性情,你已向我掩面。神啊,祈求你再次憐憫我,我願脫離撒但權勢把心歸向你。」隨後,我看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有一些人神對他也特別地恩待、高抬,提拔他做帶領,提拔他做工人,安排他作重要工作,可是,他沒有還報神愛的心,老為自己的肉體活著,老為地位、名譽活著,老想見證自己,讓人都尊重他,你們說這樣的事是不是善行啊?不是吧。這樣的人就是不知道什麼叫安慰神的心,他不體貼神的心意,他只為滿足自己;這樣的人就是傷害神心的人,這樣的人他所做的都是惡行,嚴重地傷害了神的心,太傷神心了!神提拔人做帶領、做工人,那是為了培養你,為了讓你達到被成全,可人不但不體貼神的心意,反而為自己做事,不為見證神、讓神選民得著生命進入而作工作,盡為見證自己、為達到自己的目的、為了使自己在神選民心中有地位而做事。這樣的人就是最抵擋神、最傷害神心的人,這是屬於背叛神的表現,用人的話說,叫不識抬舉……」(摘自《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二)·預備善行的重要意義》)交通中的話句句刺痛我的心,看到自己沒良心太傷神心。神高抬我擔當教會工作,是讓我體貼神的心意,在作工中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帶到神面前。同時也是為了讓我明白真理,進入真理實際,可我卻忘恩負義,根本不關心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如何,而盡為自己的名利地位圖謀,為得到更高的地位贏得弟兄姊妹的高看仰望,處處顯露自己、貶低別人,這實在傷透了神的心!神是造物的主,只有神配得人的仰望敬拜,我一個受造之物且被撒但敗壞至深,有什麼資格讓人高看仰望呢?我這樣做豈不是直接與神對著幹嗎?不是作惡抵擋神嗎?還有什麼顏面活在神面前呢?這時,我想起神的話說:他為我們嘔心瀝血,他為我們寢食難安,他為我們哭泣,他為我們嘆息,他為我們病中呻吟,為著我們的歸宿,為著我們的蒙拯救,他忍受著屈辱,我們的麻木、我們的悖逆讓他的心在流淚流血。(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神的審判、刑罰中看見神的顯現》)神的話使我心中倍受刑罰。神是至高無尚、公義聖潔的,為了人類能早日脫離撒但權勢進入美好的歸宿,他親自道成肉身在人間作工說話,期間遭到中共政府的百般逼迫,宗教界的棄絕、誹謗與褻瀆,還有不信之人的抵擋,神在忍受一切痛苦的同時仍默默無聞地拯救人。跟隨神多年,享受了神無數的愛,還給神的又是什麼?從信神起就為得福、為地位追求,經歷神的審判刑罰仍無有愛神之心,盡本分盡想牢籠人、控制人,我真是喪心病狂野心通天,讓神恨惡至極!神無私的愛讓我更加恨惡自己的自私卑鄙、低賤無恥,更有了徹底背叛撒但、追求真理滿足神的心志。過後,我又看到神的話說:追求主動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成功的路;追求真實地愛神的路是最正確的路;追求變化舊性純潔地愛神這是成功的路。所謂成功的路就是恢復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樣的路,是恢復的路,也是神從始到終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成功與否在於人所走的路》)是啊,神作工是為恢復人原有的良心理智,讓人藉著追求真理脫去身上的敗壞性情,盡到該盡的本分,活出有意義的人生,這才是一個受造之物該走的正確之路。明白了神的心意後,我不再覺得痛苦難受,並找到姊妹與她敞開心交通自己的情形,以及神對自己的審判與拯救,心裡感到特別踏實、釋放。經過神這次的審判刑罰,我感到生命成熟老練了許多,在盡本分中能有意識地背叛自己不對的存心實行真理,省察自己的存心是否是在盡受造之物的本分,是否是在追求愛神滿足神。通過一段時間的配合,我覺得盡本分不再那麼受地位轄制了,心裡輕鬆了許多,同時也明白了一些真理,對神有了一些實際認識。

後來,因著工作需要,我與一姊妹在一起盡本分,得知姊妹從福音小組撤換下來,因地位心太強而受苦受熬。看到姊妹痛苦不堪的樣子,我不禁想起自己以前為追求地位被撒但捉弄的情形,更深感神對我極大的憐憫與拯救。我知道臨到這樣的環境都是神的精心安排,便憑著愛心和姊妹交通撒但敗壞人的手段與撒但的本性實質,以及神對我一步步的拯救。通過交通,姊妹不僅對自己的敗壞性情有所認識,並願意背叛肉體實行真理。同時,我也對進入順服神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性情變化的路更清晰了,對神的公義性情與神的美善實質也加深了認識。當我們相處一段時間後,姊妹跟我說:「感謝神讓我們相聚在一起,通過你的實際經歷,我看到了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和神對我們真實的愛,神的審判刑罰實在太好了,我願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聽到姊妹的這番話,我不由得向神獻上感謝讚美,深知我能有今天的變化不是我好,而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的果效,是神的作工改變了我的心,使我有了點人的模樣。

跟隨神一路走過來,我享受到了神極大的愛與拯救,深切體會到神的審判刑罰是神賜給人類最大的祝福,也是神對敗壞人類最真實的愛與拯救。雖然在神一次次的刑罰審判、責打管教中,我也受了一些痛苦,但卻明白了許多真理,對神的全能智慧、公義美善有了一些真實認識,生命性情有了一些變化,得到了神賜給人的最真最實、最寶貴的生命財富,這是在安逸的環境中永遠都得不到的!我感謝神對我這父教子般的深沉愛,更感謝神的極大拯救!思念著神的審判刑罰給我帶來的莫大救恩,我禁不住唱起神話詩歌:「你的刑罰作了我的保守作了我的保守,你的刑罰作了我最好的拯救,你的審判勝過你的包容與忍耐,沒有你的刑罰審判,我享受不到你的憐憫慈愛。到如今,我更看見你的愛超過諸天、勝過一切,你的愛不僅僅是憐憫慈愛,更是刑罰審判,我在你的刑罰與審判中所得的太多了。沒有你的刑罰審判,就沒有一個人能得著潔淨,也沒一個人能體嘗到體嘗到造物主的愛。」(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彼得經歷刑罰審判的禱告》)感謝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把我從撒但權下拯救出來,更感謝神一次次的審判刑罰喚醒了我的心靈,帶領我走上了人生正道。如今,雖然我身上的敗壞性情還沒有完全得潔淨,但我願竭力追求真理,接受神更多的審判刑罰,早日得到潔淨,成為真實愛神的人,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一切榮耀、權柄歸給全能神!

山東省 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