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全能神才能改變我

信神前,她唯我獨尊、狂妄自是,在家裡稱王稱霸,人管得沒有一點自由。對於她專橫跋扈的狂妄性情,不管是家人還是單位領導都曾試圖改變她,她也曾嘗試著用各種辦法來約束自己,但都無濟於事,為此她常常痛苦煩惱……直到她接受全能神的末世福音藉著全能神話語的審判刑罰,以及神實際地擺設各種環境顯明、擊打,她才明白真理,看清自己狂妄的敗壞本性而產生追求真理的動力,隨之敗壞性情有了真實的變化。對此她不由得感慨:唯有全能神才能改變我!

我是快五十歲的人了,回想自己走過的路,無論是學校老師,還是父母、丈夫,單位領導都改變不了我這個唯我獨尊的狂妄之徒,但在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十多年的時間裡,全能神把我這個鬼性變化得有點人樣了,這完全是神審判刑罰的作工達到的果效,確實讓我看到全能神的奇妙作為。我深深地體會到唯有全能神才能把我從苦海中拯救出來,唯有全能神的作工才能改變我,除此之外別無拯救。

我曾經是個特別自以為是的人,在學校裡,我成績比同學好,同學們都圍著我轉,我享受著他們的羨慕,小小的心靈裡得到極大的滿足;在單位裡,我自以為技術比同事好,就瞧不起任何一個比我差的人,認為自己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同事也懼我三分;與親戚朋友相處,誰若對我稍有輕慢,我就不服、賭氣,冷眼相待,如果對方不先向我服軟,我就一直愛搭不理;在家裡,我以自己能幹為資本,讓父母、丈夫、孩子都聽我的,一旦我決定的事,十頭老牛也拉不回,丈夫也常常因拗不過我而獨自生悶氣。與丈夫生活了幾十年,他常說我:「你這人太要強了,什麼事都得按你的意思來,稍不如意就耍蠻、生氣,把人管得沒有一點自由,你太霸道了!就你這個臭脾氣,沒人能改變得了你!」熟識我的人也都說我該變一變了。我也意識到這樣的活出太糟糕,每次鬧過脾氣後,看見自己給別人帶來的痛苦與傷害,我也後悔,也煩惱,就試圖用克制等辦法來改變自己,但都無濟於事。屢次失敗後,我打算放棄了,心想:我是變不了了,就這樣過一輩子吧。沒想到,在我苦惱、無助之時,全能神向我伸出大愛的手,我的人生之路從此有了方向和目標

2000年,我和丈夫都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剛信神時,我們讀神的話語特別有聖靈的開啟光照,從神話中,我明白了神六千年經營計劃的奧祕,認識到神為拯救人類兩次道成肉身,付出了全部的心血代價,受盡了人間的一切苦難,但他從來不對人提出過分的要求,更沒有放棄過對人的愛與拯救。我認識了神的可愛,心裡特別激動,為能生在末世接受神親自的作工帶領感到萬分榮幸,不願錯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開始熱心追求起來。不久我們就盡上了接待的本分,我們常常聚會讀神的話,感覺特別受激勵,從神的話裡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正常,都是因為撒但把人敗壞了,是撒但的毒素在人心裡控制人的緣故。雖說今天神來作工就是為了拯救人脫離撒但的苦害,使人敗壞性情得著變化、潔淨,可我仍活在憂慮當中:我這狂妄的性情能變嗎?幾十年我都是這樣過來的,怎樣才能改變呢?後來我看到神的話說:「在國度時代神用話語來開闢時代,用話語來改變作工方式,用話語來作整個時代的工作,這是話語時代神作工的原則。……『話語這個詞雖然普通而且簡單,但從道成肉身的神的口中說出的話卻震動地宇,改變了人的心,改變了人的觀念、舊性情,也改變了整個世界的舊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國度時代就是話語時代》)讀了神的話後,我對神是怎樣成全人、變化人的有些明白了,不再為自己敗壞太深而憂慮,心裡也釋放自由一些了。從此以後我們每天讀神的話、揣摩神的話,也按照所明白的神話去實行。一段時間後,我就看到了神的話在我身上達到了一些果效,我有了一點外表的變化:不再因一點小事和丈夫爭吵了,也知道體諒他了;遇事也知道和丈夫商量了……這樣實行我感覺心裡很有享受,丈夫也說我與以前相比判若兩人。有一次,丈夫因小孩的事發火,我就跟他交通,讓他不要中撒但的詭計,後來他笑著說:「要是以前臨到這些事,你絕對是火冒三丈,現在你不但不發火,還跟我交通,看來神的話的確能改變人啊!」因著有了一點變化,我更有信心讀神話經歷神的作工。然而神的末世作工不像人想像的那麼簡單,不是只變化人的外表行為,而是要徹底改變人的撒但本性,讓人能以神的話為生存的根基,達到敬畏神遠離惡,這才是神的心意,所以神針對我的狂妄本性又作了更多的審判刑罰的工作。

幾年後我蒙神高抬做了教會的帶領。開始盡這本分時,我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番來證明自己的實力。我認為在家裡、在單位我都能把事情處理得井井有條,我說的話大家都贊同認可,我就是當領導的料,今天做教會工作也一定能大顯身手。於是我便開始安排教會的工作,本來教會裡的弟兄姊妹都是各盡本分各司其職,接待的接待,傳福音的傳福音,都是按照各人的特長來安排本分。可我為了一顯身手,無視教會的工作安排,憑己意發動教會裡盡其他本分的四個弟兄姊妹跟我一起抓教會的工作,儘管他們的本職工作還很忙,而且他們也不會作教會工作,但我認為人多力量大,只要我們幾個都好好配合,作工果效肯定會比以前好。可哪知一段時間後,不但他們的本職工作沒作好,而且教會工作也搞得一團糟。一次聚會,一個姊妹說:「這個教會的工作作得太亂了,到底這裡有幾個教會帶領?怎麼連弟兄姊妹的小組聚會都安排不好呢?弟兄姊妹想找人重新安排都不知道找誰。」姊妹的話如同五雷轟頂,驚得我半天說不出話來。那一夜我整夜未眠,翻來覆去地想:我這樣安排得不是挺好的嗎?結果怎麼會是這樣呢?這時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來到神面前向神禱告時,淚水奪眶而出:「神哪!此時此刻我的心如刀絞般,特別痛苦,我那麼努力地作工,一心想做好,可為什麼搞成今天這個樣子呢?神啊,求你開啟光照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知道失敗的根源。」禱告後,我翻開神的話看到:「事奉神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敗壞性情沒有變化的不可事奉神,若你的性情沒有經過神話的審判刑罰,那麼你的性情仍代表撒但,從而足以證明你的事奉是在獻好心,是藉著撒但的本性來事奉的。你用天然個性來事奉神,按照個人的喜好來事奉神,還總認為自己願意的就是神所喜悅的,自己不願意的就是神所厭憎的,完全憑著自己的喜好來作工作,這叫事奉神?到頭來你的生命性情一點沒有變化,反而因著事奉神更加頑固,使你的敗壞性情根深蒂固……事奉神的人若是隨從個性,按著己意來,隨時都有被淘汰的危險。」(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取締宗教的事奉》)神話的審判刑罰猶如利劍直刺我的心窩,使我認識到這一段時間裡,我在教會中凡事都是自己說了算,盡本分不要原則不要真理,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憑己意一意孤行,胡亂安排弟兄姊妹配合教會工作,上層帶領一次次地提醒,我都不當一回事,認為社會上的工作、家庭裡的事我都能料理得開,教會的工作我照樣能作好!憑我的聰明頭腦熱心和幹勁一定能做出一番成績來。誰知教會不同於社會與家庭,在教會作任何工作都要有真理原則作依據,還要有敬畏神的心,凡事尋求神心意,多與明白真理的人交通,這樣才能符合神的要求,才能行到神的心意上,不是憑我的喜好,憑我的能力就能做好的。今天信神是經歷神的作工,盡本分不按神的要求做,就會失去神的看顧保守,失去聖靈作工,聖靈不作人再有能耐也是一事無成。經歷了這次的審判刑罰,頑梗的我第一次認識到自己的荒唐與狂妄無知,不僅把教會工作搞得亂七八糟,使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受到極大攔阻,還因著這種撒但本性使自己成為抵擋神的人!認識到自己帶著這種撒但性情來作工事奉神,實質就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就是作惡;憑著天然個性與己意盡本分,隨時都有可能觸犯神的性情,有被淘汰的危險!看到了神威嚴不容人觸犯的性情,我感到不寒而慄,心裡對神有了點敬畏之心。我又看到神的話說:「受點約束、受點苦對你們有益處,若放鬆你們就把你們斷送了,你上哪能蒙保守?現在你們這些人因著受刑罰、因著被咒詛、因著審判蒙了保守,因著受許多苦蒙保守,要不人早就墮落了,並不是有意跟你們過不去,人的本性難移,非得這樣作才能將人的性情變化。……對你們就總得壓著點,總刑罰、審判才能將你的靈喚醒,最有益你們生命的還是刑罰、審判,必要時還得作點事實臨及的刑罰,你們才徹底服氣。你們的本性就是沒有刑罰、咒詛就不肯低頭,也不肯服氣,沒有眼見的事實就達不到果效,你們的人格太低賤,不值錢!」(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實行(六)》)從神的話語中我看到了神的良苦用心,如果沒有神及時的審判刑罰臨到,我真的不知要狂到何時,也不知要闖出什麼樣的塌天大禍,是神及時的擺佈安排,藉著弟兄姊妹嚴厲的對付修理,才停止了我作惡的腳步,使我懸崖勒馬,蒙了神的保守,我從心裡感謝神對我的拯救。此後,我開始有意識地放下自己,不敢再憑己意亂做事了。針對我亂安排、瞎指揮給教會秩序帶來混亂的事,我找出工作安排中「做教會帶領的職責」仔細地看了又看,總結自己工作上的偏差,並主動找上層帶領,商量怎樣把教會工作抓好,徵求他們的意見。雖然剛開始實行的時候感覺有些難,因為沒信神之前在社會、家庭中我習慣了自己說了算,從不願接受別人的意見,現在要放下自己按真理原則做,還要耐心聽取別人的意見,就覺得掉架子、沒臉面,但實行幾次之後,便感受到聖靈作工帶來的快慰,心裡踏實、亮堂,也看到了神的祝福。慢慢地,教會工作就有了轉機,工作上的偏差、漏洞扭轉了,弟兄姊妹的情形也都好起來了,福音工作也有了起色。

  在神的帶領下,我在作教會工作方面逐漸找到了一些路途,不再像以往那樣隨心所欲、瞎闖蠻幹了,但因我對自己的狂妄本性還沒有真實認識,神為了潔淨變化我,再次為我擺設了環境讓我經歷。那一年,我被調到一個新的地方做教會帶領,因我初來乍到,對各項工作都不熟悉,也無從下手,而且看到那裡的各項工作比別的地方都差,我心裡特別緊張。那時我只有懇切地仰望神、依靠神,把一切的工作都交託在神手中,有什麼難處都來到神的面前向神禱告,尋求,從不敢自己做主。因著我的實際配合,神也特別祝福這裡的工作,幾個月後,這裡的福音工作竟然比其他幾個地方的福音工作都好。此時的我狂妄自大、爭強好勝的老病又犯了,一個勁地在心裡和他們比試高低:怎麼樣,還是我比你們強吧?你們在這幹那麼長時間也沒把工作抓起來,我剛來不到一年教會各項工作就抓起來了,也不知你們的工作是怎麼的!看到這裡的工作經過我一番「不懈」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我活在了自滿自足的情形裡自我誇耀。正在這時,其他範圍的一個教會出了環境,有些弟兄姊妹被中共政府抓捕,上層帶領讓我去配合處理,我心想:一定是在培養我,看來我還是比其他教會帶領強。這時我不顧自身的安危,趕緊去那個地方安排落實各項工作,不知不覺一個月過去了,環境也慢慢平息了下來。那個教會的弟兄姊妹都誇我:「當時環境那麼惡劣,我們都不知所措,幸虧那次你交通得及時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看到一次次的作工成果,我心裡更加肯定自己是個有工作能力的人,是個會解決問題的人,看來我在社會上有本事,在教會裡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此時的我,全然活在了飄飄然的情形之中,無論走到哪裡都高舉自己、見證自己作工的成果,還在弟兄姊妹面前顯露說上層帶領多器重我,讓我去處理其他教會裡的問題,我在那地方抓工作怎麼好……總之,凡我所到之處弟兄姊妹都知道我會解決問題、有工作能力。漸漸地,我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了,作工開始唱高調、站高位教訓弟兄姊妹。我見一個姊妹工作沒作好消極了,就對她說:「你就是沒有負擔,藏奸耍滑太詭詐,不體貼神的心意。」見另一姊妹工作有失誤的地方,便對付她:「你盡談道理,工作沒起色還不是你不作實際工作造成的?再不好好配合工作,還不如把這個位子讓給別人。不僅如此,狂妄的我對上層帶領的交通也不放在眼裡,認為她們交通的還不如我好呢!後來上層帶領來聚會我就成了主持聚會的……此時的我狂妄到了一個地步,甚至覺得我盡這個本分是大材小用了,如果再選上層帶領的話肯定是非我莫屬了……針對我的情形,上層帶領曾與我交通幾次,但我卻一直不認識自己,依然我行我素。就這樣,我目空一切,野心慾望也越發膨脹起來,有時心裡也知道活在這樣的情形裡不對,但卻無力走出這種困境,仍舊毅然決然地在錯誤的道路上直奔。正當我狂妄得難以自制,完全失去了理智之時,神的審判刑罰臨到了我。

一天上層帶領打來電話讓我到車站去接她,見面時看到一個姊妹拉著行李包與上層帶領一起過來了。我心裡猜想:這次八成是把我調到別的地方做上層帶領了,這個姊妹可能是來接我工作的,不可能是撤換我吧?因無論從哪方面看我都比其他幾個教會帶領強,肯定是把我調走幹大工作的。一番思索之後,我也就放心了。當上層帶領讓我把工作交給新來的姊妹時,我也沒有多想。當工作都交接完時,上層帶領說:「工作交接好了你給那幾家送送光碟,其餘的時間靈修。」此時的我腦袋「嗡」的一聲,只覺得天旋地轉,像一下子從天上被打到無底深坑一樣,心裡急劇地翻騰:你們怎麼這樣安排,不會搞錯吧?我是教會不可多得的人才,怎麼會讓我「休息」呢!……我心裡翻江倒海,折騰個不停,怎麼也想不通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結果。那些日子我常常流淚向神禱告,訴說心中的痛苦與不解,求神引導我,使我在痛苦的煎熬中能認識自己,明白神的心意。因我知道,神不作無意義的工作,今天我能臨到這樣的事,一定事出有因。於是,我慢慢地冷靜下來,開始讀神的話、反省自己。一天,我看到一段神的話:「有些人特別崇拜保羅,就喜歡在外面演講、作工,喜歡聚會,喜歡講,喜歡讓人聽他的,喜歡讓人崇拜他,喜歡讓人圍著他,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喜歡讓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們從他這些表現發現他本性裡面的什麼東西了?……如果他真是這麼個表現的話,就足以說明這個人狂妄自大,絲毫不敬拜神,並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轄管人,他想佔有人,他想在人心裡有地位,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他的本性特別突出的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讓人敬拜他,這是不是他的本性啊?」(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第二十九篇》)面對神話語的審判揭示,我不由得淚如雨下,不得不承認自己就是神所說的保羅一類的人。再想想這一段時間的所作所為,我完全活在了自以為是、自我誇耀的情形當中,我才認識到自己天性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就喜歡讓人高捧,喜歡讓人崇拜,喜歡在人心裡有地位,讓人都注重我的形象。無論在社會上,在家裡,還是在教會,我都是唯我獨尊,好為人首,特別喜歡享受別人羨慕的目光,並以此為追求的目標。一旦作工有點成效就目空一切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就要妄自稱大作妖作怪了。想到當初我剛到這個地方對各項工作都不熟悉,也都無從下手,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什麼也做不了,只有緊緊地依靠神求神帶領。後來是神祝福這個地方的工作,使各項工作有了好的果效,可不知羞恥的我卻認為工作有成果是我的功勞,是我有頭腦、有工作能力,把神作工的成果當成自己的能耐與資本到處炫耀,這與保羅所走的路不是同出一轍嗎?我這樣不知羞恥地竊取神的榮耀,實質就是跟神爭奪在人心中的地位嗎?這不正是神對我極大的顯明嗎?神高抬我在教會操練盡本分,給我追求真理的機會,是讓我在盡本分中依靠神,實行高舉神、見證神把弟兄姊妹往神話真理裡帶,也藉此機會使我明白更多的真理,進入實際,達到性情變化,最終能蒙拯救、被成全。可我卻不理會神的心意,憑著撒但本性在弟兄姊妹中間作威作福當弟兄姊妹有難處時,我不是交通真理幫助解決他們的問題,而是站高位教訓他們,打擊他們的積極性;看見同工工作沒作好,活在消極情形裡,我不但不實行高舉神見證神,使人認識神的作工、明白神的心意,反而還瞧不起他們,對他們進行挖苦、貶低,甚至將其撥到一邊,只顧交通釋放自己的觀點,盡情地顯示自己的高明,根本就不把他們放在眼裡。看到我活出的完全就是一個魔鬼撒但相,作了那麼多的惡不知悔改,還恬不知恥地想著被提拔,真是麻木到了極點!若不是神及時的審判刑罰臨到——藉著上層帶領安排我靈修反省,我真的不知會狂妄到何種程度,走上了敵基督的道路還渾然不知!想到至高無上的神來在人間作工,為了人類的生存、為了拯救全人類脫離撒但的苦害,他卑微隱藏、默默無聞地為人類付出了一切:兩千年前,主耶穌為了救贖人類,受盡人間的苦難,最終為擔當了全人類的罪被釘在十字架上,付上了血的代價;今天全能神冒著高於恩典時代幾千倍的危險來拯救人類,儘管整個人類都抵擋他、毀謗棄絕他,但他也從不向人道明什麼,表白什麼,從中看到神的實質太偉大、太美麗了!神沒有狂妄的成分,沒有自高自大的成分,他從來不顯露自己,只是默默地作著他的工作。相比之下,我一個塵土不如的敗壞之人,作點小工作就覺得了不起,就要炫耀自己讓人高看,就要處處樹立自己標榜自己,高高在上,甚至還想「一統天下」,這不正是天使長的種類嗎?神的卑微隱藏、默默無聞更顯他的偉大、聖潔;我無法無天、專橫跋扈的性情更凸顯我的渺小與卑賤,顯出了我靈魂的骯髒。看到自己沒有真理盡是作惡,身不由己地顯露、賣弄自己,真是荒唐、自取其辱啊!此時,我心裡更加懊悔、自責,更加恨惡自己的敗壞本性。我又看到神的話說:「你真明白了人生的真理,對於要做什麼樣的人,怎樣做光明正大的人、做誠實的人,怎樣成為見證神、事奉神的人,你把這些真理明白了之後,你就不會再做抵擋神的惡事,充當敵基督、假牧人的角色,即使有人慫恿你也不會幹的,再逼迫你也做不出來了,因為人裡面有真理了,能恨惡邪惡了,對反面事物內心反感了,不容易做出來了,因為人的性情變化了。你裡面真有真理了,走的路自然也正確了,沒有真理就容易作惡,並且身不由己。」(摘自《基督與教會帶領工人的座談紀要·第三十篇》)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追求真理的重要性。看到只有追求真理我的敗壞性情才能達到變化,我才能活出個人樣來;明白真理、得著真理了,在盡本分中我才能蒙保守不做惡事,才能高舉神、見證神,盡好本分滿足神。看到了追求真理的價值與意義,看清了我被撒但敗壞的事實真相後,我心裡更加迫切地想實行出真理,脫去這個撒但敗壞性情。

於是,我開始注重真理上下功夫,多讀認識神與了解神性情方面的神話,認識神喜歡什麼樣的人、恨惡什麼樣的人等等。在生活中,我有意識地放下自己傾聽別人的意見,並注重與弟兄姊妹敞開亮相,解剖自己不對的存心,不再追求讓人高看、崇拜,與弟兄姊妹有意見分歧的時候,雖然也想爭個上風,但一想到這是撒但的敗壞,不是真正人的活出,就有意識地背叛自己,學會尋求、等候,在神話裡找答案,不再像以往那樣轄制人、打擊人,做人低調了許多、老實了許多。感謝神對我的拯救!一次,一姊妹當著好幾個弟兄姊妹的面揭露我說大道理,沒有一點真理實際。當時我很想為自己辯解表白,但我意識到這個意念不對,趕緊向神呼求:「神啊,我知道姊妹這樣揭露我,是你對我的審判,也是對我的補足,我願意順服下來,不為自己臉面地位爭辯。」當我從心裡接受過來時,就暗暗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實行真理進入實際,讓神的話在我心裡掌權,並藉著一段時間的配合,自己覺得釋放了許多,弟兄姊妹說我的交通比以前實際了很多,能給他們帶來益處、幫助。此時我不再像以往那樣沾沾自喜,而是從心裡感謝神的帶領,我向弟兄姊妹說:「凡是我們所得的對真理的純正領受都是來自於神的,神是一切正面事物的發表,凡是有於人的都應該從神領受,我們所明白的都是神開啟的,人沒有什麼可誇口的,若沒有神的開啟光照,我仍是一無所有,我們該感謝神。」當我這樣實行時,心裡特別踏實、喜樂,有享受,也體會到憑真理活著的人才是真正有人樣的人。後來,蒙神高抬我又被選為教會的帶領,我深感自己的不堪不配與責任重大。因此在盡本分中我能凡事尋求真理按照原則盡本分,有意識地高舉神、見證神,不再憑撒但的本性活著了,在神的帶領下,教會的工作也越作越好。

如今在家裡我們實行讓基督掌權、真理掌權,一家人越來越和睦相愛,這是我幾十年來從未享受過的幸福。父母、弟弟、弟媳看到我身上的變化,也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幾年不見的弟兄姊妹都說我:「幾年沒見你的性情的確變化了不少,不再像以往那樣張狂了,以前弟兄姊妹都怕你,現在跟你接觸我們覺得挺釋放自由的……」聽到他們這樣說,我更加感謝神,只有全能神能拯救我這個敗壞至深的人,是神的審判刑罰給我帶來了生命性情的變化。這些年來神為了拯救我,在我身上作了無數的審判刑罰、試煉熬煉的工作,把我從一個桀驁不馴的狂徒變化到今天這個模樣,這真是神的大能,我真實地體嘗到:沒有神的審判刑罰擊打管教就沒有我的今天,審判刑罰是神對我最真最實的愛,這愛使我從撒但敗壞的人性裡走出來,有了真正人的樣式,走上了人生的正軌。正如神的話說:「從創世到現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愛,沒有一點恨人的成分,就是你看到的刑罰審判也是愛,是更真、更實的愛,這愛就是帶領人走上人生的正道……」(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征服工作的內幕(四)》)現在,雖然我身上的敗壞性情還沒有完全變化、潔淨,但我已從神審判刑罰的作工中看見了神的拯救,相信只要我肯繼續配合,順服神的作工,神一定能把我作成!阿們!

廣西省 心志